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二十七章 大黄,来咬我啊
    “轰隆!”

    火球一闪即逝,向着三丈外,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激射而去。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过后,石头顿时四分五裂。

    “汪汪汪!”

    看见这恐怖的一幕,一直趴在地上的大黄狗突然跳起来钻入了灌木丛中,惊恐万状地狂吠起来。

    “大黄,你跑什么?又不是打你。”王平安忍俊不禁地看了一眼大黄狗。

    此刻他脸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可是眼里充满了兴奋之色,整个人看上去十分亢奋。

    “法术,这就是法术,修士的攻击手段,我终于做到了;那天大荒城两人施展的绝对是法术。”

    凝聚这一个火球符印,几乎耗尽了体内一半的灵力,等到他再次祭出一个火球后,体内的灵气顿时荡然一空。

    “你在帮我继续护法,待我恢复灵力后,给你做烤鱼。”王平安对大黄狗说了一声后,赶紧盘坐在地上,运转阴阳造化诀诀,恢复灵力。

    过了一个时辰后,王平安总算恢复过来了,然后在去水潭里捞了两条鱼,清理干净后,放在木架上烧烤,一会儿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诱人的香气。

    “大黄,我要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暮色降临之后,王平安告别了王大黄狗,再次回到了寨子里。

    ******

    回到寨子里之后,王平安听说明天王战要去大荒城换取柴米盐油,他悄悄地找到了王战。

    “爹,你明天去大荒城,能不能带一把三尺轻剑回来?不需要太好,普通的铁剑就可以。”王平安一脸期待地盯着王战。

    在王家寨并使剑的人十分少,而且几乎都是重剑;兵器又十分宝贵,所以并没有定制多余的长剑。

    在这里的人几乎都是使用杀伤性十分大的重型武器,这样可以对野兽造成更大的伤害。

    “铁剑?你要来干嘛。”王战皱着眉头盯着王平安缓缓地问道。

    “爹,我想练剑…..”王平安有些心虚地说道。

    “哼,你简直是胡闹!你在刀法上有天赋,好好的修炼刀法,争取早日凝聚出刀罡,千万不要好高骛远,去修炼剑法。”王战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王平安的要求。

    “爹,我的刀法已经到了瓶颈,我看到寨子里也有剑法的秘笈,我想试着修炼一下,说不定可以有所感悟。爹,你就答应我好吗?”王平安不死心地问道。

    “你出去吧…..”王战神色阴晴不定,指了指门外,毫不客气地赶走了王平安。

    看到王战的变化,王平安心里一喜,他估计着应该有戏。

    次日一大早,王战和王成两人,载着这几个月寨子里积攒下来的干货,离开了寨子。

    王平安依然向往常一样一大早就来到了山谷修炼。

    转眼之间,七天过去了。

    “咻咻咻!”

    在山谷里,三个熊熊燃烧的火球在空中飞旋,一股浩荡的热浪翻滚汹涌。

    “去!”

    “轰隆隆!”

    三个火球呈品字型向着一颗直径三尺粗壮的树木激射而去,在空中发出一阵刺耳的嗖嗖声。

    火球带着恐怖的力量撞击在树木上,大树轰然炸裂,被火球接触的地方,全部都化为齑粉,消散在空中。

    “按照记载,火球术的水平应该算入门了,已经到瓶颈了。”王平安一脸欣喜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激动地说道。

    “火球术主攻击,我选一种防御性的法术,攻防一体,那就完美了。”沉吟了一会儿,王平安决定开始修炼第二种法术。

    “土灵铠不错,修炼成之后,凡铁不伤,金刚不坏,宛若磐石;只要站在大地上,便可以汲取源源不断的土灵气。”

    一般来说,修士有八种属性的灵根,除了金木水火土之外,还有风雷冰三种变异灵根。

    正常情况下,拥有某一种的灵根,才会去修炼某一系的法术。

    只要这个修仙者不傻的话,都不会白费这个时间,去修炼和自己灵根不相对应的那个法系。

    比如土系单灵根的修仙者,可以修炼所有的法术。但是只有在练土系法术的时候度最快,只要数天半个月就能大致释放出土系基础法术。

    如果对方去练习火系“基础”法术的话,至少要数月甚至数年时间,才有可能释放出同等威力的效果。

    如果一个土系灵根傻傻的去练习火系“初级”法术的话,那么他估计练个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或许才可能释放出一个微弱的火系“初级”法术

    按照这个逻辑,灵根越多的人,可以修炼的法系种类自然越多。八灵根俱全之人,优势最大,可以比无限制的修炼所有的八系法术。

    不过八灵根体内灵气十分斑驳复杂,灵根属性越少的人,品质越高,修炼天赋则越强大

    法术一般分攻击性法术、防御性法术、辅助性法术,王平安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灵根,反正捡着什么就修炼什么。

    *******

    王平安花了一个时辰方才把土灵铠看完,这才开始跟着上面的记载凝聚土灵铠的符印。

    “嗡嗡嗡!”

    半个时辰过去后,王平安身上开始弥漫出一层淡淡的玄黄色。

    随着空中的符文钻入丹田里,王平安体内很快就形成了一个黄蒙蒙的印记,如同一片沧桑的大地,充满着一股大道的玄奥气息。

    王平安催动阴阳造化诀,大地之中的土灵气疯狂地涌入奇经八脉之内,最后汇聚在土之符印上。

    整个丹田之黄光大作,符印璀璨夺目,如同耀眼的星辰,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压一闪而过。

    “土灵铠!现!”

    王平安低喝一声,阴阳造化诀运转,猛然催动土灵铠的符印。

    周身黄光大作,符文闪烁,整个人如同涂抹了一层铜粉一样。

    等到光芒散去,王平安身上多了一个黄蒙蒙的神秘铠甲,像是悬浮在他体内上一样,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从上面散发出来。

    “大黄,过来!快来咬我啊…..”

    “???”

    一直在趴在地上啃着骨头的大黄狗顿时满脑子的黑人问号,实在想不明白王平安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要求。

    “汪汪汪!”

    大黄狗叼着骨头,摇了摇头,并没有扑过来。

    “傻狗,求你咬我啊,我试一试这法术的威力。”王平安一脸嘚瑟地看着打黄狗。

    “汪!”

    大黄狗低吼一声,化作一道黄色旋风,向着王平安激射而来。

    “哎哟,你这傻狗,真的咬我!”

    下一刻,让王平安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这大黄狗直接咬破了土灵铠,一口就咬住了他的手臂,只要它一用力,绝对会见血。

    “汪汪汪!”

    大黄狗松开王平安,眼里闪过一丝人性化的鄙视,再次回到草丛里啃着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