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娇医难求:重生悍妃不好惹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探看奶娘
    

    第一百三十六章 探看奶娘

    他一直闭着眼睛,脑子百感交集。

    耳边传来抽泣声。

    他到底还是心疼了,这个他曾发誓要用一辈子对她好的女人。他睁开眼睛转过身来看着刘佳音,“怎么了?”

    便只当没听见方才两人说的话。

    刘佳音鼻音重重地道:“王爷都听到方才的话了吧?”

    宁王重新坐起来,有些茫然,“什么话?”

    刘佳音看着他,眼睛红红,鼻头红红,楚楚可怜。

    宁王微愠,“是不是龙柒柒骂你了?她呢?”

    刘佳音哽咽一声,投入他的怀中,“不,不,王妃没说错,我是小气,嫉妒,没大家贤妇的模样,我是特意过来的,我怕你们在一起,王妃生气也是应该的,本来就是我小气。”

    宁王伸手抱住了她,心里像是吞了一只苍蝇。

    这些话,龙柒柒一个字都没说过。

    她说得最严重的一句话,便是她掉价了。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罢了,别管她,我们回吧。”

    刘佳音仰起头,泪光盈盈地看着他,“王爷会嫌弃我吗?”

    宁王伸手捧着她的脸,郑重地道:“佳音,我不会嫌弃你,也不会背弃你,只要你不变,本王也不变。”

    他希望,她能听得懂他的话。

    刘佳音感动地笑了,“我不会变,这一辈子都不会变。”

    两人走后,红橘便去把龙柒柒叫了回来。

    胡妈妈见了龙柒柒,很失望地道:“王妃怎地就退让了呢?便是跟那刘妃一争又如何?”

    龙柒柒坐在榻上,寻找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有什么好争?”

    胡妈妈道:“话可不能这样说,怎么就不争?男人的恩宠本来就是靠争才得来的,王妃若一直这样,以后指不定就没地位了。”

    “要那么多地位做什么?人就躺这么大一点地方。”她伸手比了一下,笑道。

    胡妈妈蹙眉,“我的好王妃啊,你可知道,你肩上担负着重任。”

    这是胡妈妈来了之后,头一次说得那么坦白。

    龙柒柒本来想着她不提,自己也不提的,如今见她说开,便打发了红橘出去,叫胡妈妈在自己的面前坐下来,正色地道:“母亲叫你来做什么,我知道,龙家已经塌了,谁都改变不了,胡妈妈,你是个聪明人,也见了许多事,应该知道有一句话,邪不压正,再能耐的邪,最后都会被心正之人打败。”

    胡妈妈神色有些不自然,“老奴不知道王妃说什么。”

    “你知道,出去吧,这话我说了一次,不会再说第二次,若想从我身上为龙家找一位靠山,那是不可能的。”龙柒柒淡淡地道。

    胡妈妈真没想到,龙柒柒会这样说。

    或者说,没想到她会看得这么透彻。

    这还是以前那位糊涂刁蛮的小姐吗?

    看容貌,显然是,可看性格和做事方式,显然又不是。

    胡妈妈带着满腹疑问出去了,转身关门的时候,看着龙柒柒,轻轻叹息了一声。

    龙柒柒慢慢地放下书。

    有些问题,她其实从不想的。

    例如人的爱情。

    她不知道爱情是个什么样,她没见过爱情的灿烂。

    但是,从孟驸马和云萝公主身上,她看到了爱情该有的样子。

    宁王其实也爱刘佳音,但是,他们的爱,不是双向的,至少不是纯粹的双向。

    但凡爱情里掺杂了功利的东西,就会黯然失色。

    至于南宫越,南宫越大概是不曾爱过素翎的。

    刘佳音那位表妹,自然也没有所谓的爱,没拒绝不外乎是觉得合适吧?

    合适,将就,这就是大部分的婚姻。

    至于迟贵妃,当年为什么会嫁给皇帝然后生下了云萝和南宫越姐弟?她若一直等着飞升,大可以不嫁人,难不成她不知道嫁人就肯定会有牵绊吗?‘

    姐弟两人,这般的苦……

    辗转反侧,一直都没睡着,眼睁睁地看着帐顶到天亮。

    翌日一早,宁王便来了。

    他大概也没睡好,眼圈黑得厉害。

    “宁神茶没起作用?”龙柒柒问道。

    “收效甚微。”宁王苦笑。

    “走吧!”龙柒柒道。

    云萝公主府,已经冷冷清清了。

    皇太后虽下旨先维持着府中的一切,但是没了主子的府邸,就没了灵魂没了主心骨。

    大家都不知道该干什么。

    “奶娘呢?”宁王问公主府的家臣。

    家臣躬身回答:“奶娘伤心过度,病倒了,不见任何人。”

    “领本王去吧。”宁王道。

    家臣犹豫了一下,才带着他去。

    这便是龙柒柒要带宁王过来的原因,若宁王不来,她只有硬闯,才能见到奶娘。

    奶娘的屋子很大,装潢也十分华贵。

    檀木家具,玉石屏风,小厅里黑檀木的古董架上,摆放了数件看上去十分名贵的古董瓷器,屋中挂着的字画,看得出是出自名家的手笔。

    奶娘躺在床榻上,确实是病恹恹的。

    几层锦被盖住了身体,露出一张青白憔悴的面容,眼睛肿得像两只皱皮的桃子,眼底没有任何的光芒。

    病气和药草的味道充斥,她床边站着一个伺药的丫头,见宁王进来,便福身出去了。

    奶娘勉强地撑起身子,欲跟宁王行礼。

    宁王伸手扶住她的肩膀,“躺着。”

    奶娘眼底涌出了泪水,“谢王爷惦记着老奴,老奴……老奴这心实在是难受,恨不得跟公主去了。”

    宁王听得难受,“且莫这样说,皇姐走了,这公主府也得你打理不是?”

    “打理不打理,又有什么用?人都没了,难不成还会回来?”奶娘长长地叹气,浑浊的泪水从眼角不断溢出。

    龙柒柒像是忽然想起一样,对宁王道:“方才我们进来的时候,应该先去给公主和驸马上香,不如你先出去上香,我安慰安慰奶娘,且女人家说话也方便一些。”

    宁王确实也怕奶娘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看着难受,便道:“好,本王回头就来。”

    他看着奶娘,道:“身子要紧,皇姐视你如母,你若真出点什么事,皇姐便是九泉之下,也不能安心。”

    奶娘垂下了眸子,嘴唇哆嗦着,看得出是难忍悲痛,“王爷有心了。”

    宁王嗯了一声,转身便出去。

    龙柒柒转身走去把门关上,然后慢慢地走回来,站在了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