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娇医难求:重生悍妃不好惹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气哭了佳音
    

    第一百三十五章 气哭了佳音

    胡妈妈刚转身,便见有灯笼的光芒照过来。

    龙柒柒定睛看了一下,是刘佳音领着两名丫鬟过来。

    心累!

    刘佳音快步上前,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福身下去,“给王妃请安。”

    龙柒柒嗯了一声,口气淡淡地道:“这么晚了,过来找王爷吗?”

    刘佳音微笑着道:“王爷这几日睡不好,叫了御医出来请脉,并开了宁神茶,如今安神茶也熬好了,妾身来请王爷回去服用。”

    “他睡下了!”龙柒柒道。

    刘佳音微笑道:“那倒是叫王爷折腾。”

    她转身吩咐丫鬟,“你去把安神茶端过来,我在这里伺候王爷用药。”

    丫鬟应声便去,丝毫没有等待龙柒柒发话的意思。

    龙柒柒看着刘佳音,“你开安神茶,是给王爷睡觉用的,如今王爷已经睡着,而你要叫醒他起来喝安神茶来助眠,刘妃这逻辑,我不懂。”

    她不是有意为难刘佳音,只是,看宁王这几日着实是睡不好,既然睡着了,那便让他多睡一会吧。

    她都不介意有个陌生男人睡在她的屋中了。

    刘佳音解释道:“御医说,王爷是心神损伤,因而纵然能入睡,也会噩梦连连,所以,这安神茶还是得喝。”

    “你进来吧!”龙柒柒说完,便转身进去了。

    刘佳音让另外一名丫鬟在外头候着,自己紧跟着进去。

    当她看到和衣躺在榻上的时候,神情明显一松。

    龙柒柒坐在妆台前,自己梳头。

    刘佳音问道:“王妃怎么不叫人进来伺候?”

    龙柒柒头也不抬地道:“我又不是残废,梳个头还要人伺候?”

    刘佳音的言词尖锐了起来,“瓜田李下,有其他人在,总归是好一点的。”

    龙柒柒嗯了一声,“所以,你在了。”

    头发没干,梳顺了,龙柒柒便又用毛巾擦拭。

    长长的黑发垂下,烛光下面容清冷,眸子清冷。

    刘佳音看着她,心底泛起了一丝酸楚。

    从嫁过来的那天,她便知道龙柒柒是她最大的敌人。

    但是,她一直都不动声色,等待龙柒柒的主动出击。

    无人能忍受自己所爱的男人身边有其他女人的存在,尤其,龙柒柒是个刁蛮的人,纵然之前表现出种种不在意,却也不过是在掩饰。

    她一直等,却也没等到龙柒柒的反击。

    反而,还与王爷顺利的和离了。

    只是,没和离之前,王爷对龙柒柒反而是没什么好脸色,便是说起她也带着几分厌恶。

    倒是和离之后,态度截然不同。

    三番四次地借故来她屋中,这一次,还干脆在这里过夜。

    她不知道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很清楚一点,便是男人的爱如同朝露,若不采摘回去好生安放,便会消失不见。

    她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更让她不耐烦的是,龙柒柒至今还没表现出让人厌恶的一面。

    相反自己站在她的身边,像个急躁的丫头,而她龙柒柒,倒像是气度如华的大小姐。

    自惭形秽。

    龙柒柒擦拭干头发之后,便往脸上涂抹点保湿霜,她自己做的,这天气寒冷干燥,脸上总是绷紧不适。

    “王妃这么晚了,还上妆?”刘佳音问道。

    龙柒柒没看她,淡淡地道:“你盯着我做什么?你该干嘛干嘛去!”

    刘佳音宽松的衣袖下,拳头紧握,指甲印入了手心。

    龙柒柒坐在床头看书,本来,她往日是坐在榻上的,但是如今榻被宁王睡了。

    刘佳音便坐在宁王旁边的凳子上,凳子有些高,她双脚悬空,坐得很不舒服,但是她脸上却没有丁点的不耐烦。

    等到丫鬟取来了安神茶,她便站起来走上去,轻轻地叫道:“王爷,王爷!”

    宁王慢慢地睁开眼睛,睡眼惺忪地看着她,略怔,“你怎么会在这里?”

    刘佳音嘴角含了一抹浅浅的柔笑,“我熬了宁神茶,知道你在王妃这里,便端过来让你先服下。”

    宁王伸手扶了一下额头,然后才坐起来,“好!”

    他看了龙柒柒一眼,龙柒柒只顾着看书,也没看他们两人。

    刘佳音从丫鬟手中端过安神茶,送到他的唇边,“来。”

    宁王伸手接过,“本王自己来。”

    说完,咕噜咕噜地喝完。

    许是这几天晚上都没睡好,他困倦得很,喝了安神茶,又躺了下来继续睡。

    刘佳音怔了一下,本以为他都醒来了,便会回去,没想又睡回去了。

    她一时也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

    龙柒柒见状,起身走了过来,对刘佳音道:“走,出去跟你说两句话。”

    刘佳音眸色暗沉地看了龙柒柒一眼,以为她要刁难自己,便道:“王妃有什么在这里说吧。”

    龙柒柒压低声音道:“他睡着了,让他睡一会儿。”

    “既然王爷睡着了,便吵不着。”刘佳音执拗地道,她真的很不耐烦了,想逼龙柒柒对她发难,好让王爷听到。

    龙柒柒看着她,到底还是沉不住气,“好,那就在这里说,我只说三点,第一,你不必防贼一样防着我,所有人不知道我与他和离了也好,我知道。第二,他几个晚上没睡好,难得睡着了,你犯不着为了自己的小心思而吵醒他,他几晚没睡好,你不心疼?第三,你今晚所做,太掉价。”

    龙柒柒说完,回头在床上拿了本书,“我去王爷的书房睡一晚,这房间给你们,自便!”

    羞辱的感觉,让刘佳音几乎哭出来。

    她咬着嘴唇,忍了许久才从惊怒中冷静下来。

    她凭什么?她龙柒柒凭什么?

    宁王侧身睡着,但是他没睡着。

    他很困,可也不至于立刻便入睡。

    龙柒柒说的话,他一字不漏地听去了。

    心里复杂的情绪,难言。

    当初他为什么对齐妃和梁妃都视若不见?

    因为他觉得,做夫妻一定要像皇姐和驸马一样,此生只认一人。

    他是当朝得权的亲王,注定了他身边会有很多他不喜的女子,可他只想对一个人忠诚。

    那个人,他认定了是佳音。

    这份感情他一直都认为是纯粹的。

    他也认为她会这么纯粹地对待他。

    从雪生的事情到今晚发生的事情,都让他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