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娇医难求:重生悍妃不好惹 > 第一百三十四章我会把握机会
    

    第一百三十四章我会把握机会

    摸不准摄政王到底知道多少,安排白子在这里,起码是保险一点。

    龙柒柒也在府中吃了饭才回去,吃饭的时候,南宫越一切正常。

    回到府中,宁王也早回来了。

    宁王的情绪也比较低落,心爱之人刘妃虽然陪伴在侧,但是失去亲人的痛楚,也没有那么快能走出来。

    相反,他反而有点疲于应付刘妃那种密集式的关怀。

    他想安静一会儿。

    所以,他趁着刘佳音去沐浴的时候,便去了荣华阁。

    龙柒柒是刚回来一会儿,本来想换下衣裳叫人洗一下命题还给练血的,见他来了,只好先等一会。

    “从摄政王府回来?”宁王问道。

    “嗯。”龙柒柒叫人去沏茶,见他面容苍白,想来这几天也休息不好,“王爷节哀,人始终都有一死。”

    宁王看着她,忽然就笑了起来,但是笑得十分讽刺辛酸,“知道吗?齐妃死的时候,本王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很凉薄是不是?父皇死的时候,先帝死的时候,本王虽难过,却也不至于伤心,父皇在生的时候,先帝就是太子,他们父子两人的感情很深厚,都是高高在上的,不可亲近。”

    龙柒柒静静地听着他说,其实,能说出来反而是好事,南宫越什么都没说。

    “皇姐不一样,皇姐年长我十年,本王生母早死,其他兄弟姐妹都不爱与本王玩,只有皇姐和五哥两人跟本王最要好,皇姐下降的时候,本王十岁,那年,追着皇姐从一直跑到了东门,皇姐坐在花轿里,听得本王叫,便叫人停下了轿子,宫中的教引姑姑和贵妃们都说,不可停下来,不吉利,但是皇姐偏是停了下来握住本王的手跟本王说以后随时可以去公主府看她……”

    宁王说这些话的时候,听听顿顿,有好几次都能听出哽咽的嗓音。

    龙柒柒想起在望乡台的时候,见到云萝公主确实是常带着他玩,也是真心疼惜。

    她不擅长安慰人,因此听了也没说什么,只是为他续茶。

    偏生宁王也不想听什么安慰人的话,他只是想说,然后有个人默默地听。

    在这个时候,任何安慰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其实本王亏待了齐妃。”宁王忽然看着龙柒柒,眸子哀伤,“齐妃和梁妃不一样,她不争不夺,不擅长心机,可本王的心思都在佳音的身上,每日所思所想只为娶她进门,因而,对梁妃对齐妃所做的一切都是视若无睹,觉得和自己没有关系,龙柒柒,其实本王很感激你救了雪生,她是本王的女儿。”

    亲人的死,给他带来了很大的触动。

    让他开始反省回顾。

    这点,倒是让龙柒柒有点意外,也有点欣慰。

    至少,他对齐妃心生愧疚,便怎么也不可能刻薄雪生。

    雪生没了母亲,若连父亲都不管不问,对她来说,是多残忍的事情?

    听完宁王说一大通,龙柒柒最后才道:“对了,听说云萝公主身边有个奶娘,对公主很好,她和公主虽只是主仆关系,可到底相依多年,怕是早有母女情分,如今公主出事,她老人家一定很伤心,我明日想去看看她,也算是为公主尽一点心了。”

    宁王点头,“是的,奶娘不仅对皇姐好,对本王也很好,皇姐和她确实有母女的情分了,去看看她也好,本王陪你去吧。”

    龙柒柒点头,“好。”

    宁王没有离去的意思,龙柒柒见天色不早了,刘妃那边大概等得急,这节骨眼上,别后院起火,便道:“王爷便先回去吧,明日早些起来。”

    宁王站起来,往榻上一趟,“龙柒柒,本王今晚在你这里将就一宿吧。”

    龙柒柒一怔,“这不好,刘妃该胡思乱想了,王爷还是回去吧。”

    宁王抬起眸子,锐利地看着她,“这荣华阁,也是属于宁王府的。”

    这就是寄人篱下的悲哀。

    龙柒柒只好担负起心理辅导的职责,坐在了他面前的凳子上,道:“王爷,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女人都是自私的,希望自己的男人在他最伤痛的时候,能陪伴在他的身边,你若在我这里过一晚,她会怎么想?”

    “你在乎她怎么想?你不是不喜欢她吗?”宁王淡淡地道。

    “我不在乎,但是王爷应该在乎。”

    宁王闭上眼睛,声音疲惫地道:“这几天,本王都没睡好,闭上眼,就能看到皇姐满身是血地坐在椅子上,而五哥手里捧着皇姐的心,佳音确实很担心本王,一直安慰,跟本王说生死大道理,可本王不想听,本王只想静静地躺一会。”

    说到这份上,龙柒柒再往外撵人,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好,那你躺一会儿,什么时候想回去了,再回去吧。”龙柒柒转身去拿衣裳,准备沐浴。

    宁王却忽然睁开眼睛看着她的背影道:“龙柒柒,本王昨晚做了一个梦。”

    “嗯?”龙柒柒回头。

    “梦见一大片的血海,梦见了迟母妃,梦见了你骑在龙头上。”宁王看着她,“这种感觉很真实,看到你和迟母妃说话,但是不知道你们说什么。”

    龙柒柒微微吃惊,那段记忆,应该都抹去了,怎么会梦见?

    不过,同时作为一名法医,她知道人的大脑很复杂,人的大脑一旦开发到百分百,便会超过灵力。

    “王爷怕是想得太多,才会梦见一些荒诞的事情。”龙柒柒道:“别想了,快睡觉。”

    宁王凝望着她,“你骑在龙头上,很威风,和本王认识的龙柒柒,不是同一个人,你真的是龙柒柒吗?”

    龙柒柒无奈地道:“这话说得,我不是龙柒柒还能是谁?”

    宁王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谁知道呢?或许,是一缕鬼魂?是一个妖精?”

    龙柒柒跟着笑起来,“是啊,或许王爷说得对,只是,谁又不是一缕鬼魂呢?好了,我沐浴了,王爷早些休息。”

    她转身从容地走了出去。

    她把头发给洗了,洗去那一股子硫磺的味道。

    穿着宽松的寝衣出来,胡妈妈便已经再加了炭,屋中暖和得很。

    宁王已经睡着了,呼吸均匀。

    胡妈妈拉着龙柒柒走到外头,轻声说:“王妃,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您今晚可要把握。”

    龙柒柒也累了,便敷衍地道:“好,你去睡吧,我会把握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