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娇医难求:重生悍妃不好惹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寒气发作
    

    第一百三十三章 寒气发作

    南宫越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眼里,有片刻的迷惘,仿佛对龙柒柒和白子在此有些意外。

    龙柒柒扶着他坐起来,“觉得怎么样?”

    南宫越看着她,神情显得很平静,“皇姐出殡了吗?”

    “是的!”龙柒柒一直看着他的眼睛,唯恐看到异样的光芒。

    但是,并没有。

    他显得无比的沉静,眸子里连一丝波澜都没有掀起。

    “是什么妖上了本王的身?”南宫越问道。

    龙柒柒与白子对视了一眼,然后才慢慢地回答:“玉魂。”

    南宫越嗯了一声之后,便没再问了。

    白子给他倒了一杯水,他接过,一口就喝尽。

    放下杯子的时候,龙柒柒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寒芒,但是,很快消失。

    他整个人都表现得十分冷静,这让龙柒柒和白子都摸不准他是否知道是迟贵妃害了他们姐弟。

    他不问,他们自然更不能说。

    龙柒柒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对了,王爷,奇案门后衙得装潢一下,白府丞这些天没地方住,能不能让他先搬来摄政王府住几天?”

    摄政王点头,“准了!”

    “白子,你赶紧回去收拾东西,马上就过来。”龙柒柒回头道。

    白子嗯了一声,“行,那我走了,你若没事,便先在王府等我一会儿,回头帮我收拾东西。”

    龙柒柒嗯了一声,“好,横竖我今日无事,我就留在这里,帮你收拾收拾。”

    如此牵强地找借口留下来,两人都觉得自己有些白痴,或者把南宫越当白痴。

    白子出去之后,练血和暗珲便进来伺候。

    “本王身上都发臭了,去天池吧。”南宫越站起来,他站在龙柒柒的面前依旧显得很高大,很威武,但是,龙柒柒却觉得他像一个躯壳,一个没有生命的躯壳。

    龙柒柒笑了,“这么巧?我也想去泡泡温泉,一起。”

    南宫越没有反对,也没有辩驳说以前叫你泡你也不泡,现在倒是上赶着了。

    一切都几乎在沉默中进行。

    他是脱了上衣就直接下了池。

    龙柒柒是穿着衣裳下池。

    下池之后,南宫越便一直闭着眼睛,像一尊雕塑,脸上也毫无表情。

    龙柒柒泡了一会儿便觉得热,想爬上去,但是,南宫越却倏然拉住了她的手,声音低沉地道:“别走!”

    他依旧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在这个温热的池水里泡着,却微微发抖。

    他冷,是真的冷。

    他的牙关都有些打颤了。

    是阴寒之气反噬了。

    龙柒柒取了龙杖让他握住,然后伸手抱住了他。

    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他的身子冰冷刺骨,池水又温热,龙柒柒很不自在,但是也不好走开。

    如此这般,过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龙柒柒已经是大汗淋漓,而南宫越也渐渐停止了颤抖。

    他的面容在池水的浸泡之下,还是显得很苍白,可见方才寒气着实厉害。

    “好些了吗?”龙柒柒问道。

    “没什么事了!”南宫越睁开眼睛,她的双手已经抱着他的脖子,下巴就压在他的胸口。

    龙柒柒放开了他,“这寒气反噬,平日都是泡水熬过来?”

    “今天好很多,有龙杖。”

    这是他第一次承认龙杖叫龙杖。

    龙杖倏然飞回龙柒柒的手中,几乎嚎啕大哭,终于正名了。

    龙柒柒方才只是抱着他,没有握住龙杖的另外一头,所以,他握住龙杖的时候,应该能感受滚烫灼心的热。

    这种热若能忍受,便会从手心一路钻到四肢百骸,旁人是抵受不住这种灼心的热,但是他寒气厉害,因而这种热力进入舒服。

    “起来吧,我热死了!”龙柒柒舒了一口气,爬到边上,大口大口地喘气,伸手脱掉外裳,免得背着一身的水。

    南宫越也上来了,从屏风上取下毛巾下来擦身子。

    外头练血和暗珲听得动静,便走了进来。

    见龙柒柒脸色殷红,发鬓滴水,大口大口喘气,一副大战过后的模样。

    而南宫羽赤着上身,正慢慢地擦着身子。

    “对不起,对不起,没看到!”暗珲怔愣一下之后,连忙就拉住练血跑了出去。

    龙柒柒怔了一下,没看见?这里有鬼?

    她瞧了了瞧四周,并没有。

    “练血和暗珲一向没有这么冒冒失失的。”龙柒柒道。

    南宫越淡淡地睨了她一眼,“他们以为我们方才在通奸!”

    龙柒柒笑了,“想象力真是丰富。”

    不过,严格来说,其实也不算通奸,男未婚,女已离。

    龙柒柒没有衣裳换,练血便给她拿了一身新衣裳。

    递给龙柒柒的时候,练血千叮万嘱,“要还给我的。”

    龙柒柒接过来,“舍不得?”

    “没有,哪里舍不得?”练血依依不舍地看了那身衣裳一眼,谁舍得?这是过年时候做的新衣裳,一直没舍得穿。

    练血和龙柒柒的身高差不多,衣裳特别合身,但是练血却看着就不顺眼,总觉得,自己穿才是最好看,旁人怎么穿怎么别扭。

    龙柒柒看在眼里,偷偷地问南宫越,“借我十两银子。”

    “干什么?”南宫越也已经穿戴整齐,虽俊颜不减,却总觉得多了几分冷漠沉静。

    “有用!”

    “本王没有银子。”

    “你这么穷?”龙柒柒有些吃惊。

    “银子都在练血那看着,你去问她拿。”南宫越皱眉,“但是,你如果要问练血拿银子比较麻烦,她会问长问短,还问你给多少利息什么时候还。”

    “这么小气啊?”

    南宫越嗯了一声,“王府每日开支,一文钱不花,都是练血放银的利钱在开销。”

    龙柒柒膛目结舌,“没想到练血还是贤妻良母型的。”

    高捕头帮着白子搬东西过来,东西很多,一箱一箱的密封好。

    “你怎么那么多东西?来住几天而已啊。”龙柒柒问道。

    “住一天也得把要用的东西带过来。”白子道。

    他和她不一样,她是一个对生活很随便的人,而他,很精致。

    锅碗瓢盆,洗澡洗脸的毛巾,刷牙的柳枝,盐都得用自己带的。

    棉被枕头席子,寝衣寝鞋,但凡日常所用的一切,他都带了过来,还封得十分精致,就唯恐旁人碰了会脏。

    龙柒柒大写了个服字!

    但是同时也暗暗觉得,白子许是一直打光棍了,没有女人能忍受这种对生活吹毛求疵的性格。

    跟随他过来的,还有白蛇落尘兔。

    落尘兔,如今除了是奇案门的捕快,还是他的私人生活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