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魔刀噬主
    南宫无极周身都在颤栗,身上的气息起伏不定,似乎他体内的血气,正在疯狂地流逝,全部都被血魔刀吸收了。

    “血祖临世!”

    只见南宫无极对着王平安一刀劈出,血海翻滚,殷红如同浓稠地液体在流淌,红芒映照在四面八方。

    伴随着无极嘴里吟诵的古怪咒语,翻滚的血海开始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

    那身影模模糊糊,看不清影子,但是充满了一股嗜血、邪恶的气息,给人一种亘古,沧桑的浩荡之感。

    这身影仿佛血液凝聚而成,一念之间瞬间飞入了血魔刀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咻!”

    血魔刀向着王平安激射而来,凌厉的刀罡,掀起一道血色狂风。

    四周空间都有一种凝固的感觉,似乎无处逃遁,随处都是无穷无尽的血海。

    “呜嗷….”

    白虎咆哮一声,举起前爪,直接拍向了血魔刀。

    “大白,危险!你快退!”

    看到白虎奋不顾身地拍向血魔刀,王平安心头一惊,急促地吼道。

    “吼!”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白虎身上腾地也升起了一片血雾,一股血腥、残暴、嗜血的气息从它身上喷薄而来。

    与此同时,在白虎身上爆发出了一股浩荡的血脉之力,一个巨大的白虎虚影突兀悬浮在它身上,血脉之力一圈圈地向外扩散。

    “白虎血脉!”

    在这一刻,白虎终于不再保留,彻底激发了体内的血脉之力。

    “砰!刺啦!”

    白虎的抓向血魔刀的爪子,接触到血魔刀的一瞬间,顿时开裂,血液飞溅,骨头都几乎为之断裂。

    “咻!”

    血魔刀微微一滞,继续向着王平安劈了过去。

    “叱!”

    就在血魔刀被白虎阻挡的一念之间,王平安手里掐动法诀,嘴里念念有词,一个绿蒙蒙地嗖地从王平安体内飞了出来。

    王平安双臂一扬,体内的灵力疯狂地注入到乙木鼎里。

    乙木鼎是法宝,王平安虽然已经是炼气八层了,但是催动它依然要消耗大量的灵力。

    “乙木鼎!镇!”

    王平安手指一点,乙木鼎滴溜溜一转,疯狂地吸收天地之间的木灵气,并且在飞快地暴涨,最后化作一丈大小,对着血魔刀狠狠地砸了过去。

    “哐当!当!”

    血魔刀遇到法宝级的乙木鼎,并且还是十分擅长防御的辅助性法宝;顿时被击飞出去,发出一声清脆的悲鸣,刀身上的红芒溃散,无力地飞回了南宫无极的体内。

    “噗呲…..”

    与此同时,王平安猛然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上气息萎靡,蹬蹬蹬地向后倒退,身形摇晃,似乎随时都会坠落在地上。

    在血魔刀进入南宫无极身上的时候,南宫无极身上的气息急剧下降,并且满脸都是恐惧之色。

    “死!”

    白虎刚缓过来,猛然抽动虎尾,向着南宫无极狠狠地鞭挞过去。

    “砰!”

    南宫无极一脸恐惧,面对着白虎的攻击,仿佛根本没有反抗地欲望。

    虎尾如同百丈石柱,狠狠地砸在南宫无极身上;他仿佛一个破麻袋,砰地砸飞出去。

    “啊啊….救我!”

    南宫无极被砸飞出去后,周身浴血,胸膛都凹进去了,整个人状若癫狂,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惊恐万状地叫道。

    只见他周身萦绕在一层邪恶的血芒里,身上的血气在急剧流逝,整个人变成了皮包骨,状若厉鬼。

    “大哥…..”

    南宫鸿运看了一眼南宫无极,悲愤地叫了一声,一锤逼退大黄狗,抽身就向外逃跑。

    “想跑?”

    “滚回去!”

    白虎怒吼一声,举起没有受伤的爪子,一掌就将南宫鸿运震退回去了。

    “汪!”

    说时迟,那时快!

    大黄狗兴奋地吼叫了一声,身上弥漫出一层璀璨的黄芒,血脉之力翻滚,嗖地就出现在了南宫鸿运面前。

    “咔嚓!”

    一口就咬住了南宫鸿运的胳膊,用力一撕,整条手臂都被撕了下来。

    与此同时,白虎怒吼一声,虎尾横扫而来,硬生生地将南宫鸿运砸入了大地之中。

    尘土弥漫,硝烟滚滚,大地在颤抖。

    *****

    “啊啊啊……”

    南宫无极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叫声也变得若有若无。

    在几个呼吸间,南宫无极已经变成了一个奔跑的白骨,已经包着一层皮的头颅,他嘴里发出微弱的惨叫,砰地一声落在了地上。

    “嗡嗡嗡!”

    在南宫无极倒在地上的一瞬间,一把充满邪恶气息,通体殷红的残刀滴溜溜一转悬浮在空中,一股奇异的气息弥漫在空中。

    “这…南宫无极就这样死了?”

    王平安施展鲲鹏九变落在南宫无极身边,眼里充满了震撼之色。

    他和白虎竭尽全力才堪堪将南宫无极击伤,万万想不到最终他竟然变成了这般凄惨模样。

    “好邪恶的魔刀,竟然会噬主,直接吞吃了主人的精血,恢复自己。”

    王平安一脸忌惮地盯着空中的血魔刀,难以置信地说道。

    刚才血魔刀被乙木鼎击飞,已经灵性大损了。

    但是看如今的情况,很明显没有受到损伤,上面血气萦绕,仿佛已经吸收了足够的灵力,随时能够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在大荒城里,南宫无极一直都在暗中击杀其他部落的先天武者,用他们的血液修复血魔刀。

    也许,南宫无极根本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被血魔刀反噬,憋屈地死去。

    “哼,你再厉害,也只是无主之物!”王平安沉吟了一会儿,一道灵力瞬间落下了血魔刀,欲要收服它。

    “嗡嗡嗡!”

    当王平安的灵力和神识落在刀身上,顿时红芒大作,一股狂暴嗜血气息,从血魔刀身喷薄而出。

    与此同时,无数负面的情绪,伴随着那一股邪恶的气息,交织在识海里。

    “死亡奥义,镇压!”

    王平安心念一动,嘴里念念有词,手中掐动法诀,一头黑色游鱼,带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出现在空中。

    死寂、肃杀,似乎要毁灭一切生机,将所有的生命都赶向时间的尽头埋葬。

    当死亡奥义落在血魔刀身上时,红芒终于开始逐渐地消退了;那一股强大的抗拒力,终究抵不过奥义的镇压。

    “收!”

    王平安手指一点,对着血魔刀打上了好几道封印法诀,这才将血魔刀收入储物戒里;对于这把邪恶的魔刀,目前他充满了忌惮之色,并不敢轻易参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