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娇医难求:重生悍妃不好惹 > 第九章 宁王的心思
    

    第九章 宁王的心思

    铁痕想到这里,整个人都镇住了,“此女武功高强,因何落得如斯田地呢?看她受伤不像是高手造成,倒像是被人用蛮力虐打。”

    宁王嗯了一声,“这便是本王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他顿了一下,“不过,也罢了,不必深究,这一次皇上应该能吸取教训,不敢再乱跑了。”

    铁痕顿了顿,“怕是不会吸取教训的。”

    宁王听了这话,头大得很,皇上确实正是最顽皮的时候,性子又野又滑头,想方设法地出宫玩耍,明知道如今莲花门作乱,四处派人刺杀他,他就是浑然不怕。

    “铁痕,你昨晚可曾见到那女子额头似乎有一朵莲花印记?”宁王那时候只是仓促一瞥,当晚火光明亮,他想过是火光映照了树枝投下来的阴影,但是,如今想想,真觉得那莲花印记是有的。

    莫非,她是红莲门的人?

    “这个,属于不曾看见。”铁痕道。

    “或许是本王看错了。”宁王从书桌的抽屉里抽出一份宗卷,“送到刑部去,便说已经查明,举报属实,可以准备抓人。”

    铁痕微怔,没有伸手去拿宗卷,而是问道:“王爷,此事需要跟齐妃娘娘打个招呼吗?”

    宁王冷淡地道:“不需要,她既然是本王的侧妃,娘家的事情便和她没有关系,齐奎,罪有应得。”

    京兆尹齐奎,齐妃的父亲。

    “是!”铁痕接了宗卷便出去。

    龙柒柒在府中休养了几天,算是把身边的人给摸透了。

    除红橘和董妈妈之外,其他三个,是府中家生丫鬟,父母在府中得脸,属于有“强大后台”的人,因此都心思疏离,不想留在这冷清的荣华阁。

    其中,如琴是首先攀上了梁妃,乱葬岗那档子事,就是她伙同梁妃做的。

    还有两个如,使劲地找关系要出去,唯有那傻丫头红橘还在尽心尽力地伺候她。

    龙柒柒默默地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也不着急着收拾。

    事实上,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人往高处!

    至于这大月王国,龙柒柒也知道了个小概。

    小皇帝今年八岁,年前登基的,先帝临终前,点了自己的亲弟弟南宫越为摄政王。

    宁王南宫瑾……也就是她的挂名丈夫,任户部尚书,掌管这个大月王国的财政,是财爷。

    至于那位即将嫁给宁王做侧妃的刘佳音小姐,是宁王的青梅竹马,刘佳音的父亲任礼部尚书,是宁王的恩师。

    府中还有一位齐妃,是京兆尹齐大人的女儿,今年很争气地怀上了宁王的头胎。

    京兆尹,管着京中治安,换句话说,某京的公安厅厅长啊。

    梁妃的父亲是刑部侍郎,她的兄长,则是京中步卫营将军,官拜四品。

    一个个的来头都很厉害,但是最厉害的还是原主。

    龙太傅,先帝的宠臣,先帝病重时,他把持朝政,与摄政王慕容越抗衡,为了牵制宁王,他求先帝赐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宁王。

    宁王气得要死,因为人家有青梅竹马的刘家小姐了,从小就立誓要娶刘小姐过门。

    但是没办法,当时先帝就看重他龙太傅,圣旨一下,这事儿便定了。

    太嚣张一般是没什么好下场的,所以先帝两脚一伸之后,太傅一件件,一桩桩的贪污舞弊案子被揪出来,年前判了个斩立决,如今已经去地府卖咸鸭蛋了。

    他贪污舞弊,结党营私,好歹是受了好处的,死了也无怨。

    但是,他的儿子们,全部都被充军。

    女儿,也就是她,显然很快就要被人扫把出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