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九十七章 死亡奥义退敌
    随着白虎妖激发血脉之力,空中的压迫感愈发强烈,空气都为之一滞,让人如同深陷沼泽,举步维艰。

    “汪汪汪!”

    感受到白虎妖身上爆发出的血脉之力,大黄狗仿佛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刺激。

    它对着白虎妖龇牙咧嘴,狂吠不止;与此同时,在大黄狗身上也爆发出了一股浩浩荡荡的血脉之力,亘古恒久,如同来自于开天辟地的混沌时代。

    密密麻麻的符文在大黄狗身上飘散出来,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吞噬之力萦绕在其身上,让人一眼看去宛若堕入无尽的黑暗深渊,永远迷失。

    我:

    “咻!”

    白虎甩动着灵活的尾巴,如同一道钢鞭一样,向着的黄狗席卷而来。

    大黄狗仿佛鬼魅一般虎尾横扫出的虚影,张开嘴就咬向了虎尾。“呜嗷...吼...”

    白虎吃痛之下,一爪就拍向了大黄狗,大黄狗眼里闪过一丝凶光,也举起前脚刨了过去。

    大黄狗身上萦绕着一层神秘的黄色光晕,密密麻麻的符文散发出丝丝缕缕让人心悸的气息。

    狗爪和虎爪一大一小,形成强烈的对比,如同螳臂当车一样;但是两者的气势,还有力量交织在空中,发出一道道轰鸣声,一时半会儿完全难分高低。

    “砰!嗖!”

    大黄狗被白虎拍中后,化作一道黄忙再次掉落砸飞到地上。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声地动山摇的轰鸣从林间响起,无数灌木纷纷被折断,白虎宛若一座小山丘一样碾压过去,所到之处,灌木杂草齑粉,砂石纷飞。

    “吼,该死的野狗,今日我一定要吃了你!”白虎皮粗肉厚,砸落在地上只是有些狼狈而已,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爬起来后,它周身萦绕的红芒更盛,怒气冲冲地盯着大黄狗和王平安。

    “汪!”

    大黄狗也从硝烟里飞了出来,龇牙咧嘴地盯着对方。

    “王平安,这家伙力量太大了,我和它战斗并,没有什么优势,你等下出手干扰它。”

    大黄狗突然悄悄地传音对王平安说道。

    下一刻,大黄狗身上黄光大作,再次扑向了白虎。

    “吼!”

    白虎眼里露出一丝诡异之色,猛然发出了一声震动九天的响声,声音浩荡恢弘,带着一股滚滚威压冲天而起,一圈圈宛若实质化的音波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王平安和大黄狗猝不及防,识海里嗡地一声,整个人瞬间都蒙了;第五丰运等人更是不堪,虽然距离白虎有接近三百多丈,不过听到这音波后,集体扑通地摔倒在地上,头痛欲裂,周身的力量完全提不起来。

    “吼!”

    说时迟,那时快。

    白虎尾巴一扫卷向了王平安,身形一动,张开大嘴就扑向了大黄狗。“汪汪汪!”

    大黄狗从眩晕里苏醒过来后被吓得魂分魄散,直接张开了大嘴,一个个神秘的符文从它嘴里激射而出,伴随着一股强大的吞噬之力,白虎身形为之一滞。

    在白虎停滞的一念之间,大黄狗如同闪电一样咬住了白虎的喉咙。

    “咻!”

    在千钧一发之间,王平安体内猛然出现了一个绿芒萦绕的宝鼎;宝鼎滴溜溜旋转着,迎风而长,眨眼化作一丈高大。

    符文萦绕,绿芒闪烁,宛若一座山岳挡在了王平安面前。

    “当啷!”

    虎尾砸在乙木鼎上,鼎身灵光闪烁,一声沉闷的响声如同晨钟暮鼓回荡在天地之间。

    在乙木鼎四周灵光颤抖,符文飞舞的一瞬间,王平安如遭重创,周身颤栗,口吐鲜血,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如纸。

    “咻!”

    乙木鼎滴溜溜一转,再也无法悬浮在空中,直接飞回了王平安的体内。

    白虎眼里闪过一丝惊异之色,猛然一爪拍向了大黄的脑袋,好像要将自己的脖子也跟着一起拍成肉酱似的。

    “滴答滴答!”

    大黄狗咬住的地方已经开始汩汩地流血,滴答滴落在地上;大黄狗如同一个蚂蟥一样,死死地吊在白虎身上。

    白虎举起爪子的那一刻,一道诡异的红色芒疯狂涌动,仿佛下一刻就要化为实质。

    与此同时,空气涌动,一股无形压力从四面八方涌向大黄狗。

    大黄狗眼里闪过一丝不甘之心,瞬间松开了嘴巴,向后飞去。

    然而,一切已经迟到了。

    白虎锋利的爪子已经狠狠地拍下向了大黄狗的背部。

    “砰!”

    大黄狗周身的符文溃散,灵气激荡,如同出膛的炮弹一样倒飞出去。

    在这股狂暴的力量下,狗毛纷飞,不过它好像并没有受到实质化的伤害,嚎叫一声继续奔跑过来。

    “死亡奥义!”

    王平安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身上突兀出现了一股玄奥的气息。

    万物凋零,天地寂寥,一股死亡的气息萦绕在四周,一个个玄奥的符文交织在空中,散发出磅礴的死亡之气,像是要剥噬一切生机。

    眨眼之间,空中出现了一头墨色的游鱼,在空中漂浮不定,死亡之气深入骨髓,散发在四周。

    “叱!”

    只见王平安手指一点,死亡之气凝聚成游鱼,带着一股毁灭一切生机的恐怖气势,向着白虎激射而去。

    “这是什么鬼东西?”

    白虎硕大的眼睛露出一丝惊疑之色,震惊地说道。

    在黑色游鱼出现的一刹那,它蓦然感觉到死亡的气息从心头浮起,一股寒意瞬间笼罩在周身。

    “破!”

    白虎举起前爪猛然一拍,罡风四射,爪影重重。

    然而,死亡之气轻易越过了白虎所有的攻击,径直落在了白虎脖子上的伤口。

    “嗡!”

    下一刻,死亡之气涌动,疯狂地萦绕在白虎脖子上的伤口,如同附骨之疽一样,挥之不去。

    白虎能够感觉到,似乎有一道玄奥的力量,一直不停地想要剥噬自己体内的生机,根本无法抵抗。

    “汪汪汪!”

    趁他病,要他命。

    大黄狗怒吼一声,再次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了白虎;并且一口就咬住了白虎的后退,血液汩汩地向外冒。

    “焚天!”

    王平安一脸一沉,手中法诀一变,再次施展出焚天法术。

    浩荡的火云翻滚涌动,带着焚天煮海的气势,向着白虎再次笼罩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