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五章 阴阳造化诀
    “哈哈,安儿,是不是感觉很憋屈,感觉力气不足?如果力量达不到,熟练度再高,也无法劈出四牛之力。”

    “想不到你这一次还真是因祸得福,竟然已经可以劈出三牛之力了,数个月后想必就可以劈出四牛之力了。”

    这时候,一声中气十足的笑声突然从身后响起,让王平安心里一惊,瞬间从沉浸在刀法世界里回过神来。

    他回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王成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后,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他眼里充满了欣慰和感慨之色。

    王平安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已经十四岁了,终于突破到中级战士之境了。

    像是王战和王成,他们在十二岁都已经是中级战士了;突破越早,意味着越有希望冲击先天之境。

    在十五岁之前突破三牛之力,便有一线机会冲击先天之境。

    “成叔!”

    王平安收起刀,有些拘束地看着眼前的王战。

    王成身材魁梧,身穿兽皮,虎背熊腰,双目炯炯有神,散发出摄人心魄的目光,让人望而生畏;隐约还可以看出有几分和王战相似。

    “你的刀法已经很熟练了,可惜你这体质太弱了;你看这胳膊瘦不拉几的,你还得多修炼牛魔劲,若不然你的刀法就会卡在三牛之力的境界。你先回去吧,身体刚恢复,刀法可以先不练了。”

    王成看上去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可近人,他把王平安手里的大刀接了过去,有些愠怒地说道。

    看着王成肌肉高高隆起的胳膊,王平安脸上一片苦涩,欲言又止。

    他也想不通,同一个部落之人,怎么这王平安就瘦不拉几的;也难怪这么多年都还滞留在初级战士之境,被七彩玄纹蟒咬了之后,五天不够就挂了。

    王成说完之后,再次回到高台继续教导那帮孩子。

    ******

    “安儿,你去哪里了?”

    王平安回来之后,姜柔一手拿着一个木碗,一手拿着一只巨大的xiong掌,一脸关切地问道。

    “娘,我陪小妹去演练武场了。这是黑熊掌吗?”王平安接过姜柔手里的东西,好奇地问道。

    “你去练武了?叫你好好休息,怎么我不盯着你,就跑出去了是吗?”姜柔顿时柳眉倒竖,狠狠地瞪着王平安。

    “没有,我只是去看看。”王平安脸上露出悻悻地笑容。

    “这还差不多;这是黑熊血,还有这是熊掌,你龙叔特意留给你补身子用的。”姜柔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我....我不喝!”王平安心里一阵恶寒,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之前喝蛇血的味道,他还记忆犹新,这回又逼着他喝熊血,打死他都不愿意。

    末了,王平安让姜柔把熊血蒸熟了才喝掉,那滋味实在腥得让他几乎呕吐。

    “娘,替我谢谢龙叔,下次就不要留给我了,我身体已经无大碍了。”王平安吃完那一大块血饼,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

    “咦,安儿你这表情不对啊,身体不舒服吗?”姜柔有些不解地盯着王平安脸上的神情,奇怪地问道。

    “没事,这血太补了,我回去修炼了,好好炼化一下。”王平安说完之后,有些心虚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也不知道是什么黑熊的血液,在这血液入腹之后,王平安确实感觉到了体内有一股热流,这热流引起了牛魔劲的异动,让他忍不住地运转功法,引导这一股热流遍布奇经八脉。

    一个时辰后,体内的热流终于消失不见了。

    “不知道白天修炼阴阳造化诀会不会引起异象?”这时候,王平安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了修炼阴阳造化诀。

    之前他一直都是在晚上偷偷修炼,因为害怕被王战发现自己修炼其他功法,无法解释出处。

    “嗡!”

    当他运转阴阳造化诀之后,一股让王平安大惊失色的力量疯狂而至。

    空气震动,泛起丝丝涟漪,一股至阳至刚的力量纷纷被他吸收;这力量完全区别于夜晚吸收的阴柔之力。

    “轰轰轰!”

    王平安可以感觉到,体内潜伏的阴柔之力狂暴地涌动出来,阴阳融合,力量如同江河决堤,在奇经八脉奔腾涌动。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王平安周身开始萦绕出一道黑白双色的奇异光晕,一股无形的威压充斥在房间里。

    王平安心神大振,整个人处在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中,感觉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都在这一刻舒展了......

    当王平安苏醒过来之后,发现一个小不点站在房间里,定定地看着自己。

    “哥哥,你刚才在修炼?你身上的气息好恐怕啊。”王晓露一脸后怕的盯着王平安。

    “晓露,你什么时候来了?”王平安心里一惊,不动声色地问道。

    “我来了一会儿啦,天快黑咯,准备去吃晚餐了。”王晓露蹦跶着走了过来,眼里闪过兴奋之色。

    两人边聊边向外走了出去,王平安根本不给王晓露有机会询问刚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异象。

    接下来的日子,王平安便不再去演武场一起演练,而是独自进后山修炼了;上次被七彩玄纹蟒咬伤是因为太深入山里,这一次他只是在外围修炼,并不敢太深入。

    王家寨依山旁水,地处一个巨大的盆地,山后都是茂密的树林。

    山中飞禽走兽出没,草木萌发,古木老藤随处可见;山势雄浑,山腰之上,多有峡谷,山涧,平地,流泉飞瀑,宛若人间圣地,充满着一种原始生态的美。

    王平安身形如电,在树林中飞快地穿梭,一会儿便来到了一个瀑布下,瀑布下有一个水潭,四周经常会有各种野牛,马鹿等大型野兽出现。

    “哞哞哞!”

    这一日,王平安刚穿过树林,便是听到一阵悠长的牛哞声,伴随着瀑布的响声传入耳朵。

    “咦,这家伙,恐怕快成凶兽了!”

    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王平安眼神一亮,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只见一头周身漆黑,体格剽悍的黑色野牛,正在优哉游哉地吃着水潭附近肥美的水草;头上的黑色长角如同虬龙之角,锋利无比。

    “哞哞!”

    感应到王平安的到来,这野牛看到王平安到来,立刻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双目刺红,鼻孔喷出丝丝热气,双角一抵,作势向王平安冲过来。

    “轰!”

    黑色野牛双脚一踏,大地震动,如同一辆推土机一样,轰隆隆地向王平安顶了过来。

    “呔!”

    王平安心里一惊,身形一闪,在空中化出一道残影;下一刻直接握住了牛角。

    “蹬蹬瞪!”

    狂暴的力量喷涌而来,王平安脸色大变,身形蹬蹬瞪地向后倒退。

    “眸!”

    与此同时,野牛眼里闪过一抹凶光,前脚猛然向着王平安胸膛踢上去。

    野牛宛若移动的推土机,来势凶猛,地面都在猛烈的震动着;鼻子里喷出的雾气似乎实质化,野兽的威压扑面而来,让人不由地产生一股心悸的感觉。

    “哼,好你个孽畜!”

    王平安冷哼一声,牛魔劲疯狂运转,身形一晃瞬间倒退三丈开外。

    几乎在同一时间,他翻手一把抽出后背上的大刀,奋力地劈了出去。

    “咻咻咻!”

    刀气纵横,一道无形的气浪奔涌而出,在空中眨眼形成了三头蛮牛虚影,这虚影带着沛然巨力,随着大刀对着野牛的头部呼啸而去。

    “砰!”

    大刀狠狠地砍在了牛蹄上,顿时血流如注。

    “哞哞!”

    下一刻,野牛嘴里发出一阵嚎叫,眼里开始闪烁出一股奇异的光芒,身上的气势暴涨,凶狠地盯着王平安。

    “不对,这是狂化!这野牛有凶兽的血脉!”

    看到这一幕,王平安心头狂跳,一股十分危险的气息扑面而至。

    “破!”

    王平安心里大吃一惊,一刀劈出,空气泛起涟漪,眨眼之间形成了三头牛,另外半个牛头正在飞快地形成,随之出现了第四头蛮牛虚影。

    “哐当!”

    寒芒一闪,长刀砍在牛角上,沛然巨力疯狂落下,牛角瞬间被崩断,刀刃立刻翻卷。

    “哞哞!”

    野牛发出一声恐惧的惨叫,立刻倒头就跑。

    “哈哈,四牛之力,终于打出四牛之力了!”

    王平安握着长刀,兴奋地大笑起来,完全没有追赶野牛的意思。

    在刚才的压力下,他的牛魔劲终于踏入了四牛之境,在寨子里终于勉强算是一个高手了。

    他一直都知道王战对自己寄予了很大的希望,但是自己修炼天赋十分平庸,若不然也不会发生上山寻找灵药被七彩玄纹蛇咬伤的事情。

    “爹,我做到了!虎父无犬子,我没有辜负你!”

    王平安突然跪在地上,仰天怒吼,像是对天祷告,又像是在对这具身体诉说。

    “嗡嗡嗡!”

    旋之,无数记忆从王平安脑海深处涌动而出,这一刻这具身体与王平安彻底融合在一起。

    “今日方知我是我,从此我会带领我们寨子走向辉煌!”王平安缓缓地站了起来,眼神一片清澈。

    这一刻,曾经的王平安彻底消失了,只有来自地球的王平安,他将在这一片世界走上崛起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