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三一三章 天地剧变,世界残碑
    

    在外界,虚空震动,狂暴的力量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再也找不到道界的踪影。

    此时此刻,每一个神族都感应到了天地剧变,一种无法形容的威压弥漫在天地之间。

    大道之力混乱无比,就连在白云谷之中的吴有道等人都感应到了。

    “这肯定是道界散发出来的异象,似乎有什么重大事情要发生似的,记载之中从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形。”

    众人聚集在一个大厅之中,上首的古向天阴沉着脸,有些迟疑地说道。

    “唉,也不知道王长老这次前往道界,究竟是福是祸。”

    又一个满脸皱纹,岣嵝着腰的长老,颤颤巍巍地说道。

    吴有道四人脸色十分复杂化,虽然很想告诉古向天等人,王平安有可能已经陨落了。

    只是感受白云谷众多长老内心的渴望,他们却始终无法将王平安的本命牌破碎一事说出来。

    “哈哈,安儿吉人自有天相,何况还有两头灵兽保护他,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吴有道挤出一抹笑容,含笑对众人说道。

    心里百般酸楚,可此时此刻无法诉说。

    天地的剧变越来越严重,不久之后,不但空间破碎,山脉也跟着出现了变化。

    山脉断裂,大地开裂,火山爆发,时而磅礴大雨,时而烈日当空,天气变化莫测。

    以往百年一遇的自然灾害,在这时频繁出现,仿佛世界末日一样。

    不管是神族还是人族,或者妖族,全部都是人心惶惶,处在极度不安之中。

    看着情形,不用脑子思索,都能够感应到一种莫名的危机。

    ******

    此时此刻,在道界之中。

    王平安依然盘坐在古碑上,一道道强大的大道之力,在他奇经八脉里流转着。

    他身上的气息逐渐暴涨,俨然与化神修士一番无二了。

    “轰!”

    不久之后,身上气息暴涨,识海疯狂扩张,神识之力以可怖的速度在增长着。

    “呼,总算踏入化神之境了!”

    王平安蓦然睁开双眸,眸中法则之力萦绕,神光激射,空气为之激荡,泛起丝丝涟漪。

    “轰隆隆!”

    一道道巨响声在王平安体内响起,如同海风呼海啸,山洪暴发一般。

    他体内的五脏六腑,筋骨血脉,肌肤毛发,甚至每一个细胞都发生了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玄妙变化,整个人无比契合大道,仿佛融化融化在了大道之中。

    体内奔涌的血液,散发出无穷蓬勃的生机和恐怖的力量气息,生之法则萦绕在周身,带来无穷无尽的变化。

    炼体修为,也在这一刻晋级了。

    周身萦绕上一层淡淡的金色,是血液里也有一抹金光波动,散发着远古强大的气息。

    骨头看似跟常人的骨头没有两样,但是表面却仿佛镀上了一层淡金色,骨骼之中霞光流转,电光闪烁,似乎随时能爆发出无穷的力量。

    每一个呼吸,在外面看是平和均匀,但内里却是一股恐怖力量在起伏,就像海水看似平缓的起落,但那平缓下蕴藏的大海力量是人类无法想象的。

    一呼一吸之间,轰鸣声大作,如同闷雷在天际回响一样。

    “轰隆隆!”

    此时此刻,王平安身躯节节暴涨,眨眼化作千丈大小,四周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各种法则之力激荡在身上。

    他正在进行一种玄奥的变化,整个身躯砰地炸裂开来,化作漫天血雾。

    旋之,血雾重组,化作一头千丈大小的金色鲲鹏,鲲鹏周身符文萦绕,一股浩浩荡荡的威压冲天而起。

    他如同一个远古神魔立在天地之间,古老沧桑蛮荒的气息一圈圈荡漾开来,恐怖的灵压震慑诸天,搅动风云,似乎要将整个道界都轰碎了。

    鲲鹏九变鲲鹏变,在法体重铸之后王平安已经可以自由地将法体重组,施展出鲲鹏变。

    “哈哈,炼气炼体双双突破,化神化鹏双喜临门!”

    王平安扬天长哮,心情澎湃,恨不得施展阴阳将镜,将整个道界给轰碎了。

    化神境加上鲲鹏变的炼体修为的实力,若是能够操控阴阳镜,绝对有资格撼动道界的空间屏障。

    “啾啾啾!”

    王平安嘴里发出震耳欲聋的啼叫,扇动着遮天蔽日的翅膀,掀起千万丈飓风,席卷四面八方。

    “咻!”

    过了良久之后,王平安这才收回鲲鹏体,化作人形。

    他脸色有些苍白,身上气息起伏不定,不过眼中却是充满了兴奋之色。

    施展鲲鹏变对于王平安来说,还是一件十分吃力的事情。

    “嗡嗡嗡!”

    当王平安盘坐在古碑上,想要好好休息一番恢复修为的时候,古碑突然震动了,一个个玄奥的符文哗啦啦地落入王平安身上。

    海量的信息疯狂地进入识海之中,王平安平静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最后更是一脸骇然,眼里既有恐惧也有兴奋。

    “这…这个石碑竟然是世界碑,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王平安兴奋得语无伦次,整个人似乎都处在癫狂的状态之中。

    将刚才的符文全部参悟完之后,王平安才知道原来上古时代乾坤大陆,还有神之大陆,以及东南西北域全部都是一个个世界的组成部分。

    这世界叫古圣界,有上古遗民居住在这里。

    上古遗民最后被发现了,许多修士开始攻击古圣界,最后将界碑都轰碎,世界也四分五裂。

    分裂之后的世界,法则之力不全,大道残缺,根本无法让修士飞升。

    古圣界的核心区域,其实就是现在的神之大陆,神族其实就是古遗民留下来的后裔,所以在这里会不受到影响。

    界碑蕴含着世界之力,引动了阴阳镜,最后王平安居住在了这里。

    按照记载,他若是能够炼化界碑,那么便可以掌控道界,成为无敌的存在。

    “嘿嘿,还有这种好事,那我看一看究竟能不能炼化界碑。”

    虽然炼化界碑失败之后,便会化为灰烬。

    不过王平安仗着对死亡法则的领悟,加上阴阳镜在一旁掠阵,所以十分嚣张地要炼化这界碑。

    王平安盘坐在地上,心念一动,阴阳造化诀疯狂地运转起来。

    “轰!”

    下一刻,脸上闪过一丝毅然决然之色,直接将是神识渗入界碑之中。

    界碑顿时疯狂地震动,大道之力汹涌澎湃,翻滚激荡,那些玄奥的天然纹路,灵芒璀璨,爆发出一道道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

    “噗噗噗!”

    王平安的神识,如同扑火的飞蛾,在滚滚大道之力下,陡然消失了。

    “嗯哼!”

    他眉头一皱,痛得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周身有隐隐有些颤栗。

    心念一动,王平安整个人的气息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不定起来,身上符文萦绕,一缕缕玄奥的大道之力散发出来,逐渐与石碑上的大道之力重合在一起。

    此时,他的道体彻底被激发出来了。

    在施展道体之后,世界碑果然不再抗拒王平安,他的神识之力顺利进入了世界碑的核心。

    不过,当王平安想将自己的神识之力落在世界碑上的时候,一股狂暴的力量轰地爆发出来。

    一时不察,他的识海瞬间炸裂,整个人的气息陡然消失了。

    紧跟着,一股死亡法则涌动在四周,王平安的识海飞快地重铸,生命气息再次从身上爆发出来。

    “好险!这世界碑果然不是凡物,看来想要炼化还需要一段时间。”

    王平安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一脸后怕地呢喃道。

    刚才他是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从胸膛碾压而过,真是无比。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阴阳镜要不断地磨炼自己,甚至于最后让世界碑的大道之力将自己轰成粉碎。

    若是没有阴阳镜逼着自己走上一条不寻常的道路,重铸法体,此时此刻想必他就已经陨落了。

    王平安呼出一口浊气,再次将神识深入世界碑之中之中。

    各种大道之力奔涌而来,识海不断的炸裂,他不停地努力着…..

    ******

    “轰隆隆!”

    在神之大陆之中,此时天地一片混乱,大道之力肆虐翻滚,天地黯然之色,天崩地裂,狂暴混乱的气息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一眼看去,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了,将世界所有的生灵和文明痕迹抹去,重归混沌。

    “快跑啊,神之大陆这片天要变了!”

    “天啊,这大道之力如此恐怖,根本不适合生存。”

    无数凡任熙熙攘攘,哭闹声混成一片,众人惊慌失措,疯狂地逃窜着。

    整个神之大陆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许多神族已经回到自己的家族之中,不再继续守候在道界之外。

    此时神之大陆的空间似乎变得十分脆弱,所以这些神族全部都聚集在一起,想要通过剩下的三个空间通道,带着神族前往乾坤大陆,任凭神之大陆走向毁灭。

    同样,在王平安开始炼制世界碑的时候,乾坤大陆也不太平。

    山崩地裂,天地变色,火山爆发,洪水滔滔如同九天银河决堤。

    各种自然灾害接二连三地出现,大都之力混乱无比,整个乾坤大陆也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各大宗门纷纷封山,时刻关注着天地之间的变化。

    “轰隆隆!”

    数日之后,在乾坤大陆某一处无人出没的禁地中,大地突兀开裂。

    轰鸣声大作,大道之力激荡,一股狂暴的力量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弥漫在整个乾坤大陆之间。

    只见一个残破的断碑从地下冲了出来,悬浮在空中,散发出浩浩荡荡的恐怖威压。

    这断碑似乎受到了什么牵引,一缕缕玄奥的气息,仿佛越过空间的隔绝,向神之大陆传送过去。

    若是王平安在这里,一定会震惊地大叫起来。

    这个残破的古碑不是其他东西,正是世界碑断裂的碑顶。

    在乾坤大陆中的世界碑虽然是主体,并且保存得比较完整,但是碑顶已经不翼而飞,想不到会出现在这里。

    断裂的世界碑顶悬浮在空中,华光璀璨,虚影映照在整个乾坤大陆。

    海量的大道之力哗啦啦地融入断碑中。

    在这一刻,所有在乾坤大陆之中居住的生灵,都能够感应到虚空中断碑的虚影。

    “什么东西问世了,这灵压如此恐怖!”

    “好像是在天谴谷传来的气息,这灵压难道是灵宝出世了?”

    各大宗门本来已经封山了,但是感应到恐怖的世界碑顶之后,纷纷出关了。

    上至化神老祖,下至于筑基修士,全部都向着天谴谷赶去,想要将世界碑顶收归己有。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世界碑之下,狂暴的灵压镇压得元婴一下修士,呼吸都有些困难。

    “嘶,这似乎是一个残破的石碑顶,这什么法宝?残缺了散发出来的气息还如此恐怖,若是完整那该多强悍。”

    这些修士和妖族,全部都不敢靠近世界碑顶,只是徘徊在外面,仔细地打量着残破的世界碑顶。

    “桀桀,既然没有人要,那么这宝物就归本座所有了。”

    这时候,一个贼灭鼠眼,身上散发出元婴初期气息的黑袍道士,身形一闪,冲天而起,向着世界碑顶抓过去。

    法则之力激荡,眨眼在虚空中形成一双浩浩荡荡的巨掌,向着世界碑就是笼罩过去。

    黑袍道士眼里充满着贪婪之色,眼看世界碑顶越来越近,他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一副智珠在握的神情。

    说时迟,那时快。

    “轰!”

    只见虚空中世界碑顶滴溜溜一转,一道道强悍的大道之力轰地飞向黑袍老者。

    符文萦绕,灵压浩荡。

    在这一瞬间,世界碑顶似乎轻易就调动了整个乾坤大陆的大道之力。

    大道之力轰向黑袍老者,一股强悍的灵压轰地禁锢住他,让他动弹不得。

    “不….”

    他目龇欲裂,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在滚滚大道之力下,这黑袍老者彻底化为灰烬,消失在天地之间。

    “嘶嘶!还好没有首先动手,如此恐怖的力量堪比化神后期啊。”

    四周的人眼中灵芒暴涨,身形一阵,难以置信地惊呼道。

    那些跃跃欲试的修士,纷纷在心底庆幸自己没有首先动手,世界碑顶上散发的力量,没有任何一个修士有把握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