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三一二章 法体重铸,死而复生
    

    没有人知道王平安是生是死,与他有血缘关系,或者最亲密之人,全部都感应到了他出事了。

    不过,当吴有道等人沉浸在悲伤之中,一直守在道界外的神族却是炸开锅了。

    此时此刻,道界的入口消失了。

    天地震动,灵压浩荡,滚滚大道之力纵横四周,弥漫在整个神之大陆之间。

    空间破碎,丝丝缕缕强悍的空间之力肆虐涌动。

    亘古不朽的苍穹,从不曾被轰碎的空间,在这一天却是自动破碎了。

    天地杳杳冥冥,无尽的大道之力流淌着,各种法则肆虐,毫无秩序,仿佛整个世界的大道秩序突兀之间消失了。

    整个神之大陆,陷入了无尽的混乱之中。

    世界轰鸣,法则咆哮,天地变色,仿佛即将步入世界末日。

    在道界的入口外,有许多化神后期的神族坐镇,但是在这一瞬间,心里却莫名浮起一股恐惧,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从道界之中散发出来。

    隐约之间,这些人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

    “怎么回事?为何天地震动,大道秩序混乱呢。”

    “虚空居然破碎了,这么多年来,从没有见过空间会破碎,若是空间可以轰碎,我等怎么会一直固守在那个出口前,一直囚禁在这里。”“一定是道界发生了变化,难道是之前那个人族的缘故吗?”

    众多神族面面相觑,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幕,脸色阴沉得几乎滴出水来。

    这么多年来,神族一直都试图解开道界的秘密,可是从没有出现过。

    但是一直以来也相安无事,并没有发生过什么可怕的异变,像今天这种变化还是第一次遇见。

    “不可能是那人吧?一个漏网之鱼,怎么可能成为变数呢。”

    这些神族闻言神情一愣,空气变得死寂。

    他们不愿意相信,这一切的变化与王平安有关,但是直觉之中又隐隐觉得与最后进去的人族,应该有牵连。

    “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一个人送出来,他们真的扛得住吗?”

    这些神族沉吟了片刻,继续讨论道。

    “让我来推演一番,那人究竟是不是变数。”

    一个满脸皱纹,头发花白,身材干瘦的老者,突然低声说道。

    这人上前一步,其余神族眼睛一亮,纷纷停止了讨论。

    这老者叫天机真君,据说精通推演之术,一身本事玄奥无比。

    “叱!”

    天机真君翻手取出两枚龟壳,手中法诀掐动,嘴里念念有词。

    龟壳灵芒闪烁,符文萦绕,一缕缕玄奥的气息从龟壳上,向四面八方一圈圈地散发开来。

    天机真君脸色惨白,额头冷汗直冒,身形颤抖,每掐动一个法诀,都似乎承受着恐怖的压力。

    “砰!噗呲!”

    几个呼吸皱,天机真君手中的龟壳砰地飞了出去。

    一股强大反噬陡然从心底升起来,人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沉闷,噗地吐出一滩瘀血。

    “咳咳,天意不可违反......”

    天机真君捂着胸膛,一脸惨白,十分落寞地说道。

    “天机道友,发生什么事情了,可是推演到了?”

    其余神族见此情形,脸色微微一变,然后离开就围了过来,好奇地问道。

    纵观这么多年来,神之大陆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征兆,所以每个人内心都十分渴望知道答案。

    “推演不出,还有那个人的身份更加恐怖,我强行推演之后,竟然差点让反噬之力直接重伤了。”

    天机真君呼出一口浊气,一脸庆幸地说道。

    “那人族身上一定有秘密,不是身怀命道之术,便是身上有遮掩天机的强大法宝,这才让我无法推演。”

    天机真君脸色十分难看,有些感慨地说道。

    “天机道友,那你说这一次天地异变,是否与那人有关?”

    一些神族不死心,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道。

    “咳咳,这个说不清楚,我猜测应该有关系!”

    天机真君眼神一闪,沉吟了片刻,一脸笃定地说道。

    “天机道友既然都这么说了,定然与那人族有关;我好悔恨,若是当初将那人拦住了,说不定我们也可以解开道界的奥秘。”

    之前一起拦截王平安的神族,听到天机真人的推测后,心里充满了懊恼之色。

    “如今怎么办?”

    看了一眼彻底消失的道结入口,这些人脸色十分复杂。

    “等吧,静观其变!以我们的势力,根本不会区区一个人族。”

    在神族眼里,人族就是奴隶,完全不足为虑。

    所以这些人话里,全部都透露出一脸不屑之色。

    天机真君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径直找了一个地方盘坐在地上。

    *******

    时间流逝,王平安化作漫天血肉,血肉散落在巨大的石碑上端。

    几天过去后,血肉骨骼洒落在四周。

    阴阳镜疯狂低运转起来,将滚滚大道之力不停地吞噬着。

    红白双色如龙,混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哗啦啦地落在王平安散落在四周的骨骼和血肉上来。

    这些血肉和骨骼上完全感应不到王平安的气息,但是却在诡异地吸收着天地之间的灵气和道韵。

    若是有人在场,便可以发现,阴阳镜似乎在借用这两股强大的力量,开始洗涤骨骼和血肉之中的杂质。

    “我死了吗?这里是什么地方?古碑呢?”

    在被大道之力轰碎的一瞬间,王平安感觉到自己的神魂陡然消失了,所有的意识都不存在。

    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竟然恢复了一丝神识。

    他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个囚牢了,四周一片混沌,不辨东南西北。

    一眼看去,四周是无尽的大道之力,一片混沌,仿佛是上古时代,还没有开天辟地时的混沌虚之地。

    “这是哪里?”

    王平安如同一头孤魂野鬼,一直在四周游荡。

    他满脑子的黑人问号,根本分不出自己到底是生是死。

    任凭他怎么奔跑,或者呐喊,一直都被囚禁在这混沌之中,找不到出去的路口。

    与此同时,在古碑上。

    王平安残破的骨骼,模糊的血肉,一直都在红白芒萦绕之下。

    古碑灵芒闪烁,也开始散发出一丝丝神秘的力量,顺着阴阳镜红芒之中的勃勃生机注入到地上的血肉和碎骨骼。

    “嗡嗡嗡!”

    不知道过了多久,阴阳镜开始震动起来,所有的灵芒陡然消失了。

    下一刻,一股白芒彻底将每一块骨骼和血肉都包裹住了。

    一股让人心悸的死亡之力萦绕在四周,带着一股寂灭的气息,将一切都推向死亡的尽头。

    又是数天过去后,阴阳镜再次震动起来,所有的灵芒彻底消失了。

    这一次出现的却是红芒,一个个米粒大小的殷红色符文,咻咻地进入骨骼和血肉之中。

    “轰!”

    突兀之间,阴阳镜华光璀璨,仿佛被彻底激活了。

    一个斗大的殷红色符文凭空出现,引导着其余密密麻麻米粒大小的符文,轰地将满地的血肉和骨骼彻底笼罩在一起。

    紧跟着,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地上模糊的血肉,残破的骨骼,在这一刻爆发出璀璨的灵芒,仿佛化作了一个个玄奥的符文,每一个符文之中,都是红白双色,蕴含着浩浩荡荡的生之法则,死之法则。

    生死两种法则交融在一起,完美的的运转着,生死循环,完全么没有一丝冲突的征兆。

    否来太极,生之尽头是死,死之终点则是生。

    如枯木逢春,野草萌芽,在死亡的灰烬里重新绽放生命的辉煌;像是蝉蜕皮,老鹰磨爪,死去的躯壳里孕育着新的的希望。

    虚空中的阴阳镜滴溜溜地旋转着,散落下一道道浩荡的灵压,喷涌而下的符文,化作红白两道瀑布,悬挂在虚空中,绚烂夺目。

    古碑上的骨骼和模糊的血肉,似乎在这一刹那化作符文,又如夜空星辉闪烁,飞舞着重新在虚空中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

    仔细一看,这符文组成的虚影,隐隐约约还能看到王平安的影子。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古碑上散发的浩荡大道之力,那些玄奥的天然纹路,散发的气息,悄悄地融入到虚空中的符文人影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虚空中符文人影上散发的灵压也是越发的惊人。

    逐渐地,人影开始变得清晰起来,每一道符文逐渐散去,那些破碎的骨骼,模糊的血肉,以一种神奇的方式,重新构铸在一起,形成一一副强悍的肉体。

    这人影一直都在演变着,最后化作了王平安的模样,双眸紧闭,身上气息全无,仿佛是一个无魂的躯壳。

    这躯壳银芒璀璨,空间之力萦绕,大道之力翻滚,生死法则冲天而起。

    这一具强大的躯壳,仿佛是空灵体,又像是天生道体,更是生死法则的完美载体。

    阴阳镜继续散发出缕缕强大气息,一道道符文落在躯壳上。

    天地灵芒大作,闪耀苍穹,无尽的灵压震动九天。

    ******

    王平安的陷入一种玄奥的境界之中,整个人徜徉在混沌之中,各种法则之力萦绕在周身。

    他一直在这里飘荡,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仿佛整个神魂都彻底变成了这些法则,散发出七彩绚烂的灵芒,上面散发出一股让天地黯然之色的恐怖灵压。

    “这里究竟是什么,真的无法出去了吗?难道我要一直都困在这里。”

    在沉思中,王平安昏昏睡去了,彻底淹没在混沌之中。“轰!”

    当他再次苏醒过来之后,一个斗大的玄奥符文,如同开天的巨斧,越过混沌的黑暗,咻出现在他眼前。

    下一刻,他的神魂直接被这符文带走了。

    “轰!”

    几个呼吸后,王平安突兀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那是自己肉体的气息。

    他神识一扫,发现自己竟然进入了一具完美的躯体之中。

    “轰隆隆!”

    躯壳上灵芒闪烁,爆发出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

    之前仿佛缺失了灵魂一样,在这一瞬间,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勃勃生机,一种生命的气息从躯壳上嗖地升起。

    此时此刻,在躯壳上竟然散发出了王平安的气息。

    “这...这是什么回事?”

    王平安睁开双眸,神识一扫,脸上露出一片茫然之色。

    依稀记得自己当初已经陨落了,在大道之力下法体炸裂,最后进入一片神秘的混沌之中。

    只是想不到如今突然再次重生了,并且肉体仿佛重铸了,一股恐怖道极致的力量轰地爆发出来。

    “嗡嗡嗡!”

    几乎在同一时间,海量的符文的哗啦啦地融入王平安的识海里。

    “这...这才是阴阳镜的奥秘,重铸法体,彻底领悟生死法则。”

    王平安脸上一片欣喜,兴奋地惊呼起来。

    这时候他才知道,是这个古碑引动了阴阳镜,阴阳镜得到足够的力量后,彻底激发开来,于是在这里为王平安重铸法体。

    生死两种法则,流经奇经八脉,他仿佛神识瞬间沉浸入了海量的信息之中。

    从陨落到法体重铸,他全部都参悟了一遍,仿佛置身在每一个步骤之中。

    “轰隆隆!”

    与此同时,王平安身上的修为节节攀升。

    炼气、筑基、金丹......

    他的修为仿佛完全没有任何瓶颈,随着海量的道之力进入体内,修为疯狂地暴涨,一会儿便迈入了元婴之境。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迈入元婴之境后,竟然没有降落天劫,而且完全没有一丝天劫的来临的征兆。

    王平安的修为继续暴涨,一直暴涨到元婴后期,天劫依然没有来临。

    到了元婴后期,更加恐怖的大道之力萦绕在四周,王平安仿佛天生道体,与大道之力相互辉映,映照在天地之间。

    到了元婴后期之后,他身上的修为终于开始放慢了提升的速度,然而依然还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提升中。

    王平安双目紧闭,沉浸在升级的快感之中,各种法则之力在识海里演绎着。

    此时此刻,他身上的灵压震慑整个道界,仿佛与道界有着神秘的联系,炼化的大道之力,似乎是整个道界最核心的力量。

    时间流逝,王平安的修为逐渐向着化神的境界靠近。

    这时候似乎已经遇到了瓶颈,停滞不前了;不过,阴阳镜悬浮在虚空,散落下万丈灵芒,王平安依然正在适应新的躯壳,契合度每高一分,力量暴涨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