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三一零章 进入道界,神秘古碑
    

    王平安被阴阳镜散发出的灵芒笼罩住,整个人如同离弦的箭一样,咻的冲入旋涡中。

    进入旋涡之中,仿佛来到了一个大道之力组成的海洋,道韵翻滚,大道之力激荡涌动,萦绕在周身。

    整个人飞快地穿梭者,像是在时空隧道中飞快地行进。

    几个呼吸之后,王平安只觉得周身的压力陡然一空,自己出现在了一个奇异的世界之中。

    “轰隆隆!”

    几乎在同一时间,王平安周身的所有禁制都消失了,修为节节暴涨。

    他的修为在这一瞬间直接恢复了,并且还在疯狂地暴涨。

    金丹十层,金丹十一层,金丹圆满......

    完全没有瓶颈,在阴阳镜的加持下,修为疯狂地突破,并且没有丝毫根基不足的情况出现。

    几个呼吸后,王平安的修为达到了金丹圆满之镜。

    与此同时,炼体修为也跟着突破,转眼就成为了十级炼体者,周身灵芒闪烁,一股沛然巨力从他周身扩散开来。

    “哈哈,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的修为竟然全部恢复了。”

    王平安一脸惊喜,兴奋地说道,心里想着要不要将大黄狗和白虎从剑府洞天里放出来。

    “咿,为何剑府洞天打不开了?”

    不过,下一秒脸色顿时变得阴沉无比,眼里充满着震惊之色。

    原来进入道界之中后,剑府洞天竟然彻底断了与他的联系,想要再次催动剑府洞天,将两只灵兽送出来,已经是一种空想了。

    其实这还不是最主要的,王平安最担心的的就是遇到危险之后,自己再也无法进入洞天之中躲避了。

    就像当初从乾坤大陆进入神之大陆,若是没有剑府洞天,他恐怕已经彻底化为灰烬,消失在空间通道之中了。

    如今失去了剑府洞天,几乎相当于斩断了他一条手臂。

    王平安摇了摇头,一脸沉重,呼出一口浊气,便抬头打量四周。

    天地一片昏暗,杳杳冥冥,分不清东南西北,各种大道之力交织在一起,混乱无比。

    在滚滚道韵之中,蕴含着一股古老沧桑的气息。

    落地之后,极目四望,山脉残缺,大地上沟壑纵横,千疮百孔,如同古老的废墟。

    坍圮的山峰,奇形怪状,如锯齿残次不齐,如莲蓬密密麻麻,斑斑点点。

    沧桑。

    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这里透露着无尽的沧桑,岁月走过的气息清晰可见。

    “轰!”

    当王平安向外大踏一步的时候,虚空中突兀轰地降落一股无形的浩瀚灵压,重若泰山,轰地落在王平安身上,让他举步维艰。

    “这…这里的灵压竟然如此恐怕,若不是连体者,恐怕起码需要有金丹的修为,才能够一直待在这里。”

    王平安脸色微变,难以置信地说道。

    心念一动,他再次回到阴阳镜散发的灵芒下。

    阴阳镜笼罩之处,所有的灵压荡然一空;她似乎以一己之力,抗衡了整个道界的灵压。

    王平安感应到阴阳镜,一直都在吸收天地之间的道韵,自身散发的红白双色灵芒,交织成龙,萦绕在镜子上。

    殷红如血,米粒大小的符文密密麻麻,散发着丝丝生之奥义;银白色符文,滴溜溜旋转,有一股寂灭死亡的气息。

    在阴阳镜上,依然传来一种强烈的渴望,嗡嗡嗡地震动着,欲要带王平安前行。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王平安一脸好奇,尝试着用神识控制住阴阳镜。

    此时此刻,王平安能够将神识渗入阴阳镜子中,但是却无法将镜子控制。

    无奈之下,他只能放弃控制这灵镜,任凭它向前方飞去。

    “嗡嗡嗡!”

    阴阳镜激射而去,王平安笼罩在了灵芒中,施展遁光紧跟在其后。

    ******

    天地杳杳冥冥,混乱无比,如同混沌不见生灵,只有残破的山脉。

    王平安也不知道跟着阴阳镜走了多走,他发现阴阳镜震动的越来越厉害,那一股沧桑之感扑面而来。

    道韵弥漫,氤氲着古老的气息,萦绕在虚空中挥之不去。

    王平安跟着阴阳镜风驰电掣,在残破的山脉之间激射而去。

    “轰!”

    就在这时候,杳杳冥冥之中,突兀传来一道晴天霹雳,虚空震动,威压浩荡。

    “有危险!”

    王平安心里一惊,一股让他汗毛竖立的强烈危机,突然出现在他心头。

    下一刻,只见上百道法则之力,带着一股毁天灭的强悍力量,轰地向他涌动过来。

    “完了!”

    王平安面如土色,心里焦急万分,一种不祥的预感伴随而至。

    强大的禁锢之力,越过阴阳镜笼罩的灵芒,瞬间将他禁锢之原地,动弹不得。

    “轰隆隆!”

    说时迟,那时快。

    阴阳镜轻轻一颤,白色符文滴溜溜一转,一股死亡的气息席卷天地,所有的法则之力,化于无形之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这镜子竟然如此恐怖!”

    看见眼前这一幕,王平安愣住了,一脸惊愕。

    良久才回过神来,倒吸一口凉气,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

    这么多的法则之力,凭空出现,那一股力量简直如火山爆发,完全可以毁天灭地。

    若不是有阴阳镜的庇护,想必此时他已经化为一堆化石,掩埋地下了。

    想到这里,他心里都后怕不已。

    不过,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能一直跟着阴阳镜。

    他跟着阴阳镜,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着。

    四周杳杳冥冥,不分东南西北,王平安也无法分辨出,如今自己是在前进还是在倒退。

    不时之间,都会出现一道道恐怖的法则之力,稍有不慎都有可能陨落。

    “都说道界无比凶险,难道所谓的危险,就是这些不可预知的混乱法则之力吗?”

    王平安小心翼翼地跟着阴阳镜,再也不敢随意离开镜上灵芒笼罩的区域。

    “咦,有人!”

    突然之间,王平安的神识扫过一片沟壑的时候,清晰地出现了一个人影。

    “你等等我!”

    王平安心里一急,将神识之力渗入阴阳镜中,将自己的想要停留在这里的想法表达了出去。

    阴阳镜果然通灵,竟然真的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散落下万丈光芒。

    下一刻,王平安身形一闪,嗖地飞入了沟壑之中。

    只见映入他眼中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男子,男子周身浴血,伤痕累累,气若游丝。

    神识一扫,发现对方的丹田都已经破碎了,出气多近期少,眼看就要挂了。

    不过,对方似乎是一个高炼体者,生命力十分强大,所以既然没有死亡。

    王平安来到这人面前,出手如电,飞快地将数枚灵丹塞入他嘴里。

    与此同时,施展生之法则,一股磅礴的生机,疯狂地涌入到对方体内。

    “咳咳,你…你是谁….”

    这人昏迷之中苏醒过来了,眼神涣散,脸色惨白,剧烈地咳着。

    “我也是从外面进来的修士,你是谁?怎么又会在这里。”

    王平安皱着眉头,低声问道。

    “我…我是应龙老祖的奴隶,想了来这里寻找机缘,可惜遇到了法则之力,最后被轰成重伤。”

    这男子将一切关于道界的东西,全部都说了出来,似乎为了报答王平安的援手之恩。

    “我活不成了,道友还是赶紧走吧;进入道界中心才会有机缘,时间越久,法则之力越多…..”

    这人上气不接下气,每说一句话,似乎都耗尽了所有力气,眼神中的光芒逐渐黯淡下来。

    一会儿,只见他声音越来越小,身上的生命力也在急剧地流逝着,最后就在这里陨落了。

    “唉,人族为奴,来这里也只是炮灰。”

    王平安一脸感慨,然后在四周将这修士埋葬之后,再次跟着阴阳镜向某一个方向飞去。

    按照这男子的说法,神族之所以一直霸占着道界,并且不停地培养最有天赋的人族,让他们进入道界之中寻找机缘。

    其实在道界中,有一片战场,战场上有着残破的铠甲,法宝碎片,甚至于灵宝碎片也出现过。

    另外还有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道界里隐藏着沟通乾坤大陆的秘密。

    若是有人能够将这个秘密解开,那么就能掌握神之大陆前往乾坤大陆的方法。

    然而,这么多年来,从没有人能够将这个秘密解开。

    所以一直以来,神族已经不在乎这个传言了,只想着让人寻找灵宝碎片。

    “这么多年,这传言是真是假无法考证;不过灵宝碎片,若是能够得到一件的话,也不枉此行了。”

    王平安脸上充满着兴奋之色,跟着阴阳镜继续前行。

    “轰隆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像是走了很远,又像是一直都在原地踏步。

    然而,这时候虚空的大道之力,几乎浓郁得形成一片天幕,滚滚灵压如潮水一样,汹涌澎湃,激荡在天地之间。

    一眼看下去,大地千疮百孔,依稀可见法则奥义萦绕在沟壑之之间。

    在神识的扫描下,王平安终于发现了掩盖在尘埃下的法宝碎片,残破的甲胄,以及各种骸骨…..

    高山夷为平地,大地开裂,当初这里竟然发生过毁天灭地的恐怖大战。

    在这里王平安还能够感受到傲各种刀意,剑意,似乎可以流传万载,不朽不灭,等待后来者的参悟。

    一柄残破巨剑镶嵌在大地中,散发着凌厉的剑气;剑身通体龟裂,可是依然爆发出让人不敢直视的威压。

    “这巨剑不错,应该超越了法宝的等级。”

    王平安眼前一亮,向着巨剑飞去,阴阳镜散发的灵压,向所有的剑意都隔绝在外。

    “这…..”

    然而,当王平安伸手握向剑柄的时候,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巨剑突兀化作漫天扬尘,瞬间消失在他眼前。

    虽然气势滔天,可是早已经化为腐朽。

    王平安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继续向前寻找。

    一会儿,王平安眼睛一亮,一件漆黑如墨,散发着淡淡威压的灵甲,在沟壑的尘埃中露出半个影子。

    神识一扫,发现这灵甲胸膛部分,有一个巨大的窟窿,仿佛被人之间捅穿了。

    “唉,竟然灵性大失,完全没有作用了。”

    王平安捡起灵甲,发现灵甲中的法阵已经彻底被击毁了,根本起不了防护作用了。

    “不过,这灵甲里似乎还有不少炼器材料,到时候分解出来还能使用。”

    他也精通炼器,一扬就看出灵甲中,其实有许多各种材料可以分解出来,继续用于炼器。

    王平安在沟壑中走了将近一个时辰,依然找不到一件完好无损的宝物;至于传说的灵宝,他更是连影子都没有看到。

    带着些许失望之色,王平安跟着阴阳镜再次离开了。

    “嗡嗡嗡!”

    走了大概一个时辰后,虚空中的大道之力翻滚涌动,一圈圈地荡漾开来。

    道韵翻滚,汹涌澎湃,如海潮一样此起彼伏。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咔嚓咔嚓!”

    王平安试着离开阴阳镜笼罩的地方,周身骨骼顿时发出一连串咔嚓咔嚓声。

    若是他反应慢一息时间,恐怕都会被压成肉饼了。

    这里虽然无比恐怖,但是阴阳镜却是显得十分激动,疯狂地颤抖,发出一种模糊的欢快意识里,飞快地向前飞去。

    大道之力氤氲,杳杳冥冥,神识之力在这里也受到了压制,王平安一时间无法看清楚前方究竟隐藏着什么。

    过了不知道多久,阴阳镜突兀冲天而起,嗖地悬浮在空中。

    镜子滴溜溜地旋转着,散发出红白双色,灵光闪烁,耀眼夺目。

    镜子符文萦绕,散发的气息恐怖无比,生与死两种不同的法则交织在一起。

    在王平安目瞪口呆之中,阴阳镜陡然化作万丈大小。

    镜子散落下万道红光,红光所到之处,大道之力消失,天地清明,再也没有了之前杳杳冥冥的感觉。

    “这…这是什么东西!”

    天地一片清明,映入眼前的一幕却让王平安目瞪口呆,震惊不已。

    只见前方宛若一个巨大的星云漩涡,缓缓地转动,漩涡里有密密麻麻的大道之力散发出来。

    漩涡下,一个古朴沧桑,千丈高的无名古碑屹立在天地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