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二九九章 婉清转世,山中秘地
    

    看见那小女娃的一瞬间,王平安如遭电击,泪眼迷蒙,梦回木家寨。

    “婉…婉清,是你吗?”

    王平安身形一闪,嗖地就落在了小女娃面前,如鲠在喉,沙哑着声音问道。

    这时候,王平安注意到有一股恐怖的压制力落在身上,让他的实力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制,根本无法彻底发挥出来。

    这女娃虽然比木婉清小,但是和木婉清几乎一模一样,神情眼神,眉目之间的神韵,都与木婉清百分百白相似。

    就连大黄狗,看见这小女娃的第一眼都误认为这是木婉清了。

    吴有道四人都没有见过木婉清,看到王平安魂不守舍,他们脸上俱都露出好奇之色。

    虽然他们同样也反应到了一股玄奥的压制力,不过此时都被王平安吸引了,也都没有出口探讨。

    “你们不用这么看我,说了你也不懂;这女娃儿与王平安的未婚妻一模一样….”

    大黄狗摇尾巴斜了吴有道四人一眼,然后将王平安和木婉清之间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你…你们是谁?呼,还好不是神族,你们想干嘛!”

    大一点的女娃儿,感受到王平安身上散发出汹涌澎湃的气息,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瑟瑟发抖的说道。

    仔细看了一眼王平安几人都不是神族,她脸上的惧意这才消退。

    “大哥哥,你…你是谁啊?芙儿好像不认识你啊!不过你的身上有一种让我十分熟悉的气息,仿佛我们曾经见过一样。”

    柳芙儿盯着王平安看了一会儿,有些迟疑地问道。

    在看见王平安的一瞬间,她心里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仿佛与王平安认识很久很久了,在此刻重逢心里有种莫名的悸动。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这种谋面殊途的局面,王平安从来都没有想过。

    心如刀割,泪流满面。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

    依稀之间,王平安仿佛再次回到了曾经在木家寨的日子,那个一直追在身后,含着安哥哥的小女娃。

    笑着,奔跑着,最后成为亭亭玉立的少女。

    而后,在一朵耀眼的火焰之中,化为灰烬。

    回忆如使人心碎,痛入骨髓。

    “大哥哥,你怎么哭了?你哭得我好难受。”

    柳芙儿泪眼汪汪,走到王平安面前,伸出手想要擦去王平安的眼泪。

    不过,伸出手的时候,脸上却带着一丝迟疑之色,还有一些担忧。

    “芙儿,我们走吧,小心神族来了。我们在这里这么久了,再不回去,阿爹和阿娘肯定担心死了。”

    一直在旁边盯着王平安的柳红儿,看到柳芙儿竟然径直走向王平安,心里一惊,身形一闪,一把就将柳芙儿挡在身后。

    “可是….”

    “可是什么,赶紧跟我走!”

    柳芙儿知道王平安等人没有恶意,所以胆子也大了起来,拉起柳芙儿的小手,身形一闪便向前飞去。

    看着柳芙儿两人飞快地离开废墟,王平安愣在地上,眼里神色十分复杂。

    “安儿,我等的修为好像被压制了,你的修为呢?”

    就在这时候,吴有道四人身形一闪来到王平安身上,一脸凝重地问道。

    “嗡嗡嗡!”

    王平安没有说话,轻轻地祭出一个法诀,玄奥的力量激荡在四周,形成一个个玄奥的符文,符文滴溜溜一转,向着前方激射而去。

    “轮回之印!轮回?世间真的有轮回!”

    王平安嘴里念念有词,眼睛越来越亮,兴奋地说道。

    “安儿,你没事儿吧?你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还请你振作起来。”

    焚天苦着脸,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对着王平安劝说道。

    “啊?我没事儿,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王平安回过神来,感受到四人眼中的关怀之意,心里一暖。

    焚天摇了摇头,只能将修为被压制的事情说了出来。

    “嗯,我的修为如今也只有筑基圆满,仿佛有一层无形禁制之力禁锢住了。不过,炼体修为却没有被禁锢。”

    “轰!”

    王平安说完后,周身灵芒闪烁,周身萦绕着一层的淡淡的金芒,一股沛然巨力萦绕在四周。

    若是连空灵体也施展出来,他现在起码算是一个中阶炼体士,堪比七级妖兽。

    “难道神之大陆压制我们人族的修为?你们两个受到压制了吗?”

    王平安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将目光落在大黄狗和白虎身上。

    “我们也受到压制了,不过对于我们影响不大,毕竟我们本体还在,现在依然可以发挥出八级妖兽的力量。”

    大黄狗摇了摇头,大大咧咧地说道。

    本来两兽已经迈入九级妖兽之境,如今跌落了一个境界,但是依然还是高阶妖兽,战力不凡。

    “这件事先放一放,此地不宜久留;听刚才那两个娃娃说,这里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神族,我们还是走吧。”

    五人一兽身形一闪,向外激射而去。

    片刻之后,他们才飞离了废墟所在的位置。

    *******

    崇山峻岭连绵,天地苍茫,灵气翻滚激荡。

    神之大陆中有着一种古老的气息,灵气中隐隐带着天地大道之韵,让人每一次呼吸都感觉到神魂共鸣。

    但是始终有一股无形的压制力,将他们的修为彻底压制起来,无法完全发挥出来。

    “这里就是神之大陆吗?这灵气浓郁程度,以及各种灵草,还有虚空中蕴含的玄奥道韵,这里绝对是一个修炼圣地,只是为何会成为神族主宰的花园呢。”

    王平安悬浮在空中,呼出一口浊气,一脸感慨地说道。

    难怪神族能够在这里生存繁衍,这里的大道似乎比乾坤大陆还要强大。

    “王平安,我知道那两个小女娃去什么地方了,我们要去看一看吗?”

    这时候,趴在王平安肩膀上的大黄狗,突然抬起头看了一眼四周,然后低声对王平安说道。

    王平安闻言神情一愣,脸上神色阴晴不定。

    木婉清是她心里永恒的痛,已经成为了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靥。

    之前领悟死亡奥义,施展了轮回禁忌之术,只要木婉清转世重生出现在他面前,他就可以确定。

    如今他已经百分百确定柳芙儿就是木婉清了,只是现在两人谋面殊途。

    再者,柳芙儿如今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屁孩,王平安也不能将她怎么样。

    一时间,他倒是有些犹豫,究竟要不要去打扰对方现在原有的生活。

    “走吧,去看一看。”

    过了一会儿,王平安眼里的迷茫之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比坚定之色。

    不管未来是什么结局,会发生什么事情,王平安都会想办法告诉柳芙儿,有关于她的前生的一切事情。

    若是柳芙儿不想恢复记忆,那么他也不会勉强。

    吴有道四人已经知道王平安和木婉清之间的纠葛,所以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

    王平安跟在大黄狗身后,翻山越岭,一直走了数百公里。

    出现在四人眼前是一片古木参天的森林,一眼看去,宛若是魔改升级版的热带雨林。

    这里的树木直径最少有三四米,甚至于灌木都有小碗口粗细,枝繁叶茂,高耸入云。

    藤蔓交织,宛若虬龙一样缠绕在树木之间。

    神识一扫,发现树林之间,竟然有各种灵药,似乎这里根本就没有人采集药材炼丹。

    许多药材,在乾坤大陆几乎已经绝迹,但是在这里随处可见。

    “神之大陆真是一个宝库啊,这么多药材都没有人采摘,实在浪费!”

    王平安一边采集药材,一边感慨地说道。

    大黄狗和白虎则是埋头啃食药材,根本不搭理王平安。

    在林中穿梭,不时候被强大的野兽或者巨蟒袭击,不过并没有古兽,也没有出现能够修炼的妖族。

    “大黄,到了没有?”

    在林中转悠了半天,收集了大量的药材,王平安好奇地对大黄狗问道。

    “很快就到了,你急什么,我都还没有吃够呢。”

    大黄狗头也不回地对王平安说道,径直钻入了林中。

    随着越来越深入树林里,四周开始出现层层云雾,萦绕在林间,越到高处,云雾越发浓郁。

    在这里,神识之力似乎都被压制了,仿佛进入了一个巨大的法阵之中。

    终于伸手不见五指,只能靠神识辨认方向。

    “轰隆隆!”

    数日之后,众人爬上一座山巅的时候,耳边突兀出现轰鸣声,震耳欲聋回荡天际。

    神识一扫,隐隐约约能够看见一道瀑布冲天而下,斜挂在山上,如同一道白色的匹练,向上下奔涌而去。

    轰鸣声大作,如闷雷在空中回荡着。

    极目远眺,只见瀑布夹在两山座山脉之间,如同白龙在天。

    顺着瀑布往下看,则是笔直而下的山溪水,一直向前方流淌着。

    在山脚下有一个广阔的山谷,山谷里开辟有一块块方田,在瀑布滋养下,地里长着绿油油的农作物。

    杳杳冥冥,云雾缥缈,风来云岚涌动,依稀可见两岸稀稀拉拉地木屋,间或还有一些泥土房,给人第一感觉是进入热带雨林,遇到土著了。

    “是这里,那小女娃一定在这里!”

    王平安眼睛一亮,脸上充满了喜悦,兴奋地说道。

    此时此刻,他已经感应到一种来自灵魂上的颤栗,那是与木婉清之间最深刻的联系,来自于血脉上的共鸣。

    即使隔着轮回,此世今生,依然还能够相互感应到。

    此时此刻,在山脚下的一间有些破败的木屋中。

    柳红儿两姐妹低着头,面对着坐在上首的一男一女的咆哮。

    “哼,你们两个翅膀硬了是吗?叫你不要轻易出去,竟然敢趁我不在偷偷地溜出去玩了,若是遇到古兽,或者其他部落的人你怎么办?”

    “红儿还有你,你能不能让我省省心,都这么大了不好好带你你妹妹,竟然敢怂恿她一起跑出去,真是气死我了。”

    一个满脸络腮胡须,身材魁梧的男子,气得上双目喷火。

    他身穿兽皮,果露在外面的胳膊肌肉高高隆起,充满着爆炸的力量。

    “夫君你消消气,红儿她们不是回来了吗?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你吼什么吼,把小孩子都吓坏了。”

    坐在一旁的一个妙龄少妇,起身瞪了一眼男子,一脸不满地说道。

    “哇…..”

    果不其然,柳芙儿嘴巴一瘪,立刻哇地一声哭出来来了,脸上带着惶恐之色。

    “好了,好了!芙儿,快到为娘这里阿里。”

    妙龄少妇眼里闪过一丝疼惜之色,走过去一把将柳芙儿搂在怀里,低声安慰道。

    “唉,你看这两个孩子,还不都是你惯出来的….你们两个都给我听着,关禁闭一个月。若是不给你们一点教训,根本就不长记性。”

    这满脸络腮胡须的男子,叹了一声,有些无奈地说道。

    “红儿姐姐,那…那个大哥哥好像来了。”

    这时候,梨花带雨的柳芙儿将小脑袋从妙龄少妇怀里钻出来,低声说道。

    “大哥哥?那是什么人,怎么会来这里。”

    中年男子脸色一变,嗖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里是一处禁地,有着天然的云雾庇护,除了人族之外,其他种族进来,都会莫名其妙的迷路了,或者吸入过多的云雾,然后出现神志不清的情况。

    加上部落中还有高中坐镇,所以一直以来相安无事。

    但是每一次被其他种族发现这里所在位置的时候,都会爆发出惨烈的大战。

    如今听柳芙儿说有一个人出现在这里了,柳战顿时吓得脸色大变。

    若真的是有人跟着柳芙儿来到这里,那么他们一家人都会成为部落的罪人,甚至于可能给部落带来无尽的灾难。

    “阿爹,事情是这样的…..”

    柳红儿从没有见过柳战这般暴怒的模样,吓得瑟瑟发抖,然后将出现在神族禁地四周,突然又遇到王平安,以及后面发生的奇怪事情。全都一字不落地向柳战复述了一遍。

    “听你这么说,那么对方应该是人族,还好不是神族。走,你们跟我去将此事报告给祭祀。”

    柳战脸上浮起一丝庆幸之色,然后一脸凝重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