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娇医难求:重生悍妃不好惹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你单独去找刘妃算账
    

    第二百七十九章 你单独去找刘妃算账

    白子看着他紧锁的眉头,问道:“王爷有什么心事?”

    宁王手里转着杯子,抬起头看他,“白子,阿柒成亲,你给她送什么啊?”

    白子嘿嘿笑了一声,“我没什么好东西,就是有,这些年都输清光了,她也不指望我能掏出什么好东西来。”

    宁王愕然,“你还赌钱?”

    “开始是赌钱,之后……”白子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赌的?似乎是跟龙尹乐他们斗地主,输了一次,就开始想赢,结果一直都是输,真是不堪回首啊,“赌一切可赌。”

    宁王似乎听过他是因为欠着龙柒柒什么,所以才来到奇案门的。

    “别赌了,十赌九输!”宁王假仁假义地劝了一句,因为还不知道怎么开这个口。

    倒是白子顺势问了,“宁王你呢?你给她送什么?”

    作为土豪级前夫,白子确实有些期待。

    宁王终于找到了突破口,手指轻轻地弹了一下杯子,不甚经意地道:“本王之前给了阿柒十万两,她倒是可以用这十万两给自己添妆。”

    白子一听,心里头就很生气了。

    这个龙柒柒一直哭穷,还说没拿过宁王的银子,把自己的名单一减再减,分明就是不想邀请妖界的朋友。

    平日里还说自己从不轻视妖魔道,但凡走正道的,一律支持鼓励。

    虚伪!

    宁王看着白子,见他忽然眼底就染了怒火,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本王应该再送点什么?”

    白子道:“还送什么呢?仁至义尽了,都给了十万两,再送给她,她受得起吗?”

    宁王哦了一声,听他的意思,是龙柒柒收了那十万两?

    但是她为什么要跟练血说没有收?难道是不想让五哥知道她有银子?

    确实,两家结亲,女方不该负担婚礼的银钱,毕竟女家没有专门摆下宴席,女家出个陪嫁就好了。

    只是,她似乎也不是那样的人啊。

    她和五哥之间,有这么泾渭分明吗?

    宁王再试探,“那,你知道她那十万两到底买了什么嫁妆吗?或者,银子都存放在哪里?”

    “谁知道?银子的事情,她一向不跟外人说的。”白子淡淡地道。

    宁王哦了一声,心里便有些清明了,差点还错怪了佳音,幸好不曾去问她。

    “好了,本王得回去了。”宁王问明白之后,心事也没了,便站起来要走。

    白子一怔,“这就走了?才喝没几杯啊。”

    “有事,下次再喝。”宁王怕听他诉苦,急忙就招呼铁痕一同溜走了。

    白子气结,“这算哪门子的请喝酒?还不如我回国师府自斟自饮呢。”

    宁王回去的时候,心情不错。

    铁痕有意无意地说:“这个国师也真是的,收了银子怎么说没收呢?她也不像是那种藏着掖着的人啊,王爷您说是不是?”

    宁王不甚在乎地道:“私房钱,女子肯定紧张,这也没什么。”

    铁痕有时候很想把自家王爷的脑袋剖开看看,里面到底是堆满了草还是狗屎。

    好歹当初也是户部的尚书,怎地退下来没多久,脑子就不好使了呢?

    难道美人真的会让男儿英雄气概都消失殆尽?

    铁痕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幸好他没有女人,所以脑子能格外保持清醒。

    一路回去,铁痕就这个问题深刻地反复地不知疲倦地思考,终于得出结论,爷是真的很爱刘妃,同时,爷也确实被刘妃骗得很惨。

    白子那边,没了酒喝之后,气冲冲地回去找龙柒柒算账。

    “你说没银子,弄得我跟孟婆两人反目,可你分明就收了宁王的十万两银子。”

    “我没收过啊!”龙柒柒看他来势汹汹,蹙起了眉头,“他倒是跟练血说让刘妃给我,可刘妃也没给我。”

    “我不信,当初你们签下和离书的时候是怎么约定的?”白子逼问道。

    龙柒柒回忆了一下,“当时忽然就说要和离,我都没做好心理准备,但是既然他提出了,我肯定就答应了啊,答应之后,他说给我十万两作为赔偿,这个银子我想着不拿白不拿,我还养着雪生呢,可这个银子只是说说而已,我一直都没拿到手上。”

    “没拿到手上?他自己给不给不知道吗?银子都在他那里,给没给他肯定清楚啊。”

    龙柒柒淡淡地道:“我走后,刘妃是王府的主母,钱财事宜是她管的,而且我们协商和离的事情,刘妃也知道,所以,宁王以为刘妃会给我这笔银子,听说,他还给我拨了什么庄子之类的,我也没见着。”

    白子眸子圆瞪,“你就吃了这个哑巴亏了?他今晚跟我说,银子都给了你了。”

    龙柒柒脸色微变,“他这样说?”

    “是啊,他留我吃酒,跟我说你有十万两,是他给的。”白子气得很,知道是刘妃捣鬼,“这个刘妃,真想掐死她。”

    龙柒柒也很生气,“我没拿过,我去找她。”

    她急匆匆往外走了两步,忽地又停了下来。

    “去啊!”白子见她停下来,挥手道。

    龙柒柒迟疑地看着他,“宁王前几日跟我说过,让我别再伤害他和刘妃的感情……”

    “你说事实而已。”白子气势弱了一重,他忽然想到一些事情,把龙柒柒拉回来,轻声道:“宁王对你肯定是有感情的,他如今跟刘妃好好的,不会寻你什么事,但是万一他跟刘妃闹翻了,回来追求你,你怎么办?”

    龙柒柒白了他一眼,“胡说八道。”

    “你有我了解男人吗?他现在是以为自己能够履行当初许下的誓言,他还没到放弃的时候,因为,他把自己的底线放得很低很低,可一旦刘妃不断触犯这个底线,他会放弃的,哪怕是再卑微的人,都不会愿意一味付出而只能面对对方的欺骗和伤害。”

    龙柒柒看着忽然变身爱情顾问的白子,眨了眨狐疑的眸子,“真的是这样吗?”

    白子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若不曾从一场不计付出的暗恋里走过来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龙柒柒知道他爱过一个人,还是龙女,但是,他所爱的人,已经早有所爱。

    确实,失败者之言,是可以作为经验之谈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不去找刘妃?”

    “去,但是别当着宁王的面去,你得亲自会一会这个刘妃,私下教训她,正好有个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