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二五三章 灵镜护主,顺利通关
    当王平安缓缓睁开双眸,周身萦绕着金木法则,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强大的危险气息。

    他脸上有一丝淡淡的苦涩,眉宇间是化不开的愁苦。

    以金丹二层的修为,已经参悟两种法则,并且还让法则成功地化形,这本事一件震古烁今的事情。

    然而,掐指一算,发现只有距离三个月之期只有十天时间了;纵然有天地喜事,也是无法开心起来。

    最后十天的时间,还需要参悟一种法则之力,将法则化形,方才算过关。

    虽然已经领悟两道法则,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但是王平安可不认为,最后十天还能够再次让领悟出一种法则,并且让法则成功化形。

    “呼,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要亡我,我必逆天。”

    王平安呼出一口浊气,再次闭上双眸,身上有一股不朽的意志力爆发出来。

    这一次王平安选择的是火之法则,之前参悟焚天留下的法印,虽然是剑之法则;但是焚天是火属性修士,其中也蕴含着火属性法则的奥义。

    所以总得来说,参悟火之法则,是最明智的事情;选择最属性的法则,方才有一线机会,让他在最后的时间里凝聚出法则。

    阴阳造化诀运转,天地之间火灵气哗啦啦地涌动过来,彻底将王平安笼罩耀眼的红芒中。

    不久之后,王平安身上开始散发出淡淡的法则之力,如火龙飞舞,若烈火燃烧。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平安周身都散发出了密密麻麻的火焰法则,一股股炽热的气浪,激荡纵横,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熊熊烈火凭空燃烧,仿佛要将虚空都燃烧成灰烬。

    “嗡嗡嗡!”

    一股强大的威压散发开来,法则之力在虚空泛起一阵涟漪,逐渐开始在王平安眼前凝聚起来。

    逐渐固化成形,散发的气息越发恐怖。

    “砰!”

    突兀之间,刚凝聚到一半的法则,猛地炸裂了,眨眼消失在天地之间。

    一次次失败,一次次重试,始终都无法让火之法则彻底化形。

    然而,时间却一天天地过去了,已经距离三个月九十天还剩下了三天的时间。

    留给王平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此时此刻,整个法则囚笼已经开始变得不稳固起来,四周的法则已经开始震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破碎了。

    在剑府洞天中,金猴布满褶皱的脸上,流露出浓浓的担忧之色。

    它静静地站在水池边上,向着王平安离开的方向看去,宛若一尊雕塑一样。

    “时间快到了,又失败了。”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我都已经似乎忘记了自己是谁;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离开的希望,难道还是一场空欢喜吗?”

    金猴的声音带着丝丝沙哑,一种无法言说的悲凉,从它身上突兀升起。

    它十分看重王平安,坚信王平安有一天可以获得剑府洞天;只可惜,王平安太着急了,修为这么低就要去闯第二关。

    倒数第二天,王平安还没有出来。

    在法则囚笼中,随处可见肆虐的法则之力,十分混乱。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

    当法则凝聚出来,化形失败后,王平安脸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但是眼里却有着不甘。

    “啊!我不甘心!”

    “我还有许多事情还没有做,难道今天真的要陨落在这里吗?”

    王平安双拳紧握,眼里充满了愤怒,扬天大吼,状若疯狂。

    “我一定可以将火法则领悟到化形之境!”

    王平安再次运转阴阳造化诀,手中法诀掐动。

    天地之间法则之力流转,再次凝聚出一柄火焰三尺青锋。

    青锋震动,法则之力阵阵,开始逐渐地化形。

    “砰!”

    然而,再次炸裂了!

    失败!

    失败!

    还是失败!

    王平安都已经麻木了。

    四周的法则之力十分混乱,整个法则囚笼都在摇颤。

    一缕缕恐怖的法则之力向着王平安激射而来,似乎要将他搅碎成齑粉。

    在这一刻,他识海里突然想起了一句话:三个月之期到来,化为灰烬!

    想到这里,王平安显得有些慌张,但是又无可奈何。

    王平安只能将金之法则和木之法则释放出来,将自己护住,不让法则伤害法体。

    同时,他还疯狂地凝聚出火之法则,尝试着让法则化形。

    第九十天到了。

    王平安终究没有成功将第三种法则化形,他失败了。

    “轰隆隆!”

    法则囚笼摇曳,海量的法则之力奔涌而来。

    “我命休矣!”

    “婉清,看来我要去找你了!”

    感受到周身法则破碎,王平安祭出了乙木鼎,悬浮在眼前。

    然而乙木鼎靠近法则之力后,顿时灵光黯淡,咻地再次飞入他体内,一副灵性大失的模样。

    “死亡奥义!”

    王平安依然没有放弃,直接祭出了死亡奥义将自己包裹起来。

    死亡奥义主宰死亡,他希望在法则的泯灭之力下,可以护住金丹不碎,那么就有重来的机会。

    “轰隆隆!”

    当王平安做完这一切后,法则囚笼轰破碎了。

    囚牢虽然破碎了,但是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了。

    各种属性的法则,通通都化形了,向着王平安奔涌而来,恐怖的威压落在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一念之间,王平安感觉到八种不同属性的法则之力就将死亡奥义破去了,轰地落在了身上。

    他的神魂仿佛游离出去了,他看到了法体化为灰烬,消失在法则之力中…..

    “死了吗?”

    在这一刻,王平安梦见了一个蔚蓝色的星球,看见了车水马龙的城市。

    恍惚中,看见了木婉清,笑靥如花地拉着他,一直安哥哥地叫个不停。

    “嗡嗡嗡!”

    就在法则之力接触王平安,他的法体开始消散的时候,从身上开始散发出一股天地震颤的恐怖力量。

    就在王平安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不见踪影地阴阳镜竟然突兀出现了,咻地冲出来,悬浮在空中。

    阴阳镜悬浮在王平安头顶,滴溜溜地旋转着。

    白莹莹的符文在王平安周身形成一片光幕,将一切法则之力都挡住了,那些一级化形的法则之力,遇上这符文的时候,竟然纷纷溃败,诡异地消失了。

    仔细感应,丝丝法则之力,竟然全部都被悬浮中的阴阳造化境吸收了,吸收了强大的法则,阴阳镜散发出耀眼的灵芒。

    几个呼吸后,八种不同属性的法则之力,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王平安法体残破不堪,各种法则之力在体内肆虐,神魂已经处在弥留之际。

    他能够感应到自己的法体,已经彻底废了;若不是阴阳镜从体内出现的时候,留下一缕气息,此时他已经爆体而亡了。

    “呵呵,大爷还是大爷,总是最关键时刻出现,可如今已经晚了…..”

    看着悬浮在空中阴阳镜,王平安心里苦笑不已。

    这一次法则入体,纵然有阴阳镜将法则囚牢散发的法则之力挡住了,然而他也无法将体内的法则之力驱除,他必将在陨落。

    “嗡嗡嗡!”

    这时候,阴阳镜滴溜溜一转,虚空中突兀出现了一片殷红似血的符文,符文中蕴含着磅礴的生机。

    阴阳镜似乎将吸收的法则,全部都化作漫天符文了,每一个符文里都有着一股让人心悸的力量。

    “红光所至,白骨生肉;白光闪过,万物寂灭….”

    在这一瞬间,王平安识海里突兀闪过了这几个字。

    下一刻,王平安的神魂彻底陷入了昏迷之中。

    与此同时,密密麻麻的殷红色符文落在王平安身上,王平安身上的法则之力陡然消失,磅礴的生机混着符文拂过王平安残缺的法体。

    宛若时光回溯,法体重铸;被法则之力摧毁的法体,竟然诡异重生了。

    在那一股磅礴的生命之力浇灌下,王平安宛若脱胎换骨;重铸的法体,还混合着丝丝法则之力。

    这情形,仿佛就是传说中的天生道体,天生感应大道,可以感应到法则的存在。

    做完这一切都,阴阳镜滴溜溜一转,都地落在再次飞入王平安体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王平安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苏醒过来的意思。

    四周星空斑斓,法则之力萦绕;法则囚牢破碎后,王平安再次置身在星空之中。

    “嗡嗡嗡!”

    在这时候,星空震动了,散落在星空中的各种飞剑法宝,都在摇曳,发出阵阵清鸣。

    与此同时,各种法则之力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几个呼吸后,在虚空中凝聚成了八个颜色各异的法则珠,齐刷刷地飞进了王平安的体内。

    旋之,星空再次恢复了平静。

    王平安身上的生命气息越来越强烈,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苏醒过来。

    约莫过了一刻钟后,王平安身形微微一动。

    萦绕在他周身的法则之力,嗖嗖地进入他体内,消失不见了。

    “咦,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不是死了吗?”

    王平安一脸茫然地睁开双眸,眼中充满了意外之色。

    “这…这里是剑之星空,传承的空间里,我没有死!哈哈…..”

    “一定阴阳镜救了我!”

    王平安很快就确认了自己完好无损,忍不住兴奋地大叫起来。

    在昏迷的一刹那,他看到了阴阳镜洒落下一片殷红的符文。

    “我的法体竟然也重组了!”

    “丹田里这是什么?”王平安正在检查身上的状况,突然之间愣住了。

    原来在丹田中,不知什么原因,竟然多了八枚拇指大小,颜色的各异的珠子,珠子萦绕淡淡的法则之力。

    王平安好奇不已,忍不住将神识之力渗入珠子中。

    “轰!”

    下一刻,他感觉自己似乎进入了法则的世界,珠子中竟然蕴含着法则之力,并且都是化形的法则,仿佛被封印在里面一样;但是却有可以让王平安随时参悟,

    王平安将八个法则珠查看了一遍,一连串符文从珠子上浮起来,嗖地从丹田中飞出来,最后进入他识海里。

    “哈哈,原来这是第二关的奖励,这才是最大的宝物啊!有这八个法则之珠,何愁日后无法推演其他法则,凝聚成形呢。”王平安将那些符文中的信息梳理一遍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这些信息里,除了八枚法则之珠外,还有一篇炼化剑府洞天的灵诀;但是对于剑府洞天的来历,却是一字不提,这让王平安颇感意外。

    “还有我的火之法则!”

    王平安心念一动,一道法则之力喷涌而出,化作一柄实质化的法则之剑。

    在这一次昏迷中,再次苏醒过来后,他竟然诡异般的参悟了三种法则。

    同时,王平安还法则自己的法体对法则十分灵感,好像脱胎换骨一番。

    “我的法体为何变得如此通灵,难道是因为阴阳镜的缘故?”

    王平安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之色,脸色阴晴不定。

    他虽然陷入昏迷之中,但是他可是看到自己法体已经消融了大半,如今完好无损,这一切定然与阴阳镜有关。

    记载里,阴阳镜红光一闪则为生路,彻底激发后,纵然陨落了,在红光下也可以死而复生,端得无比了得。

    梳理完后,王平安强制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

    “嗡!”

    突然之间,四周开始出现一股庞大的排斥力,直接笼罩在他身上。

    下一刻,他毫无反抗之力地被传送离开剑之星空了。

    *******

    “三个月之期已经过了,看来主人陨落了;可惜我无法查看二关的情况,根本干涉。”

    金猴一脸惆怅,缓缓地地低下头,哽咽着说道。

    以为遇见的是一场希望,却想不到最后是绝望,眼睁睁看着自己培养起来的苗子,就这样没了,它内心的复杂可想而知。

    懊悔?无奈?痛苦?

    或者百感交集,什么都有吧。

    “嗡!”

    就在这时候,四周的空间波动,一道灵芒闪过。

    王平安突兀出现在金猴眼前,周身都散发着让人心悸的法则之力,如同天生道子,勾勒九天,接引大道,如是大道化身。

    “主…主人,你…你可是通关了?”

    金猴声音颤抖,全身也跟着颤抖,如同发羊癫疯一样。

    它眸中金光闪烁,有激动,也有期待,更多的是惶恐不安,仿佛像是揣了一个美梦,害怕一不小心都被自己亲自揉碎了。

    到头来,一切都只是一场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