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二五一章 神秘修士,决定闯关
    时间飞逝,天地摇颤,宛若世界末日一样。

    此时此刻,吴有道等人脸色大变,如遭重创,一股让他们如坠入冰窟窿。

    “不好,这里有危险,我们一定要离开这里!”

    龙游和任逍遥对视一眼,俱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恐惧之色。

    “诸位道友,拼了!若是继续待在这里,我们定然会陨落于此。”

    任逍遥说完后,对着悬浮在身前的酒葫芦猛地喷出一口精血。

    精血落在葫芦上,葫芦滴溜溜一转,瞬间爆发出一股璀璨的灵芒,化作千丈大小,向着前方的空间轰隆隆地砸了过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其余三人也不再犹豫,毫不吝啬地用精血祭法宝。

    宝光冲天,法则之力弥漫。

    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空间缝隙出现在空中,肆虐的空间之力,如同道道剑气,将一切都搅碎。

    在这一片空间的最深处。

    粗大的玄铁链连接在巨剑上,威压如潮水涌动,向四周扩散开来。

    祭坛上的法阵,星光灿烂,熠熠生辉,以星火燎原之势,彻底点亮起来。

    “轰隆隆!”

    在这一瞬间,法阵上猛地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旋之所有符文溃散,而后疯狂地旋转。

    在祭坛上,突兀出现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灵芒黯淡的法阵再也无法镇压。

    几个呼吸后,法阵诡异的消失了。

    玄铁链,甚至有巨剑上的威压,陡然间衰落到极致;仿佛一眼千年,沧海桑田,一切都变了。

    “哈哈哈,千年一轮回,收割的季节来临了!”

    “咻!”

    一声狞笑传来,开裂的祭坛中,突兀出现了一道伟岸的身影。

    灵芒落地,化作一个面若冠玉,妖冶得如同女子一样的消瘦男子。

    这星辰如目,剑如眉,身穿一件青色长袍;周身萦绕一层青光,法则之力翻滚涌动,

    他仿佛大道的化身,无尽的法则之力奔涌而来。

    “封!”

    下一刻,这男子手中法诀掐动,嘴里咒语吟诵,一个个玄奥的符文凭空出现。

    这些符文落在巨剑上,巨剑的灵芒彻底消失了。

    “哼,不灭老儿,瞪大你留下的法则之力彻底消耗殆尽,便是我族人再现乾坤大陆之时。”

    “咔擦咔擦!”

    这时候,整个空间都在震动,祭坛龟裂,深不见底的沟壑下,仿佛连接着另外一个世界。

    “吼吼吼!”

    大量的古兽从沟壑中爬了出来,残暴的气息冲天而起。

    眨眼之间,四周便聚集了密密麻麻的古兽,怒吼连连。

    与此同时,又出现了五道灵芒涌动的强大身影。

    “参见尊主!”

    灵芒落地,化作五个神色各异的修士,对着青袍男子叩首行礼。

    “嗯!”

    青袍男子点了点头,一脸满意地看了一眼五人。

    “轰!”

    随着男子手中法诀掐动,祭坛颤抖,从沟壑里再次出现了十头帝兽。

    “拜见主人!”

    这十头帝兽眸中充满尊敬之色,对着那个青袍男子屈膝跪倒。

    “哈哈,儿郎们,随我出去尽情地杀戮吧!”

    随着青袍男子一声话下,十二头帝兽带着密密麻麻的古兽,如同潮水一样向外流去。

    煞气冲天,凝聚成黑色的巨龙,在空中翻滚咆哮。

    *******

    花开并蒂,话分两头。

    吴有道等人正在疯狂攻击四周的空间壁垒的时候,突然感应到了一股让人心悸的恐怖力量,席卷而来,天地摇颤。

    突然之间,所有的禁制力消失了。

    当他们的攻击落下,空间重重破碎,轰鸣声大作,空间之力向如同白色的气浪,向四周扩散开来。

    在外界,姬发等元婴大修士,同样感受到了天地的变化。

    一直悬浮在空中的传送旋涡,突兀炸裂;紧跟着,四周的空间纷纷爆破,仿佛引爆了千万吨TNT炸药,狂暴的气流所到之处,冰雪融化,汇聚成奔腾的河流。

    深渊世界中,一股外界的罡风吹拂进来,寒意刺骨。

    风吹过众人身上,寒风入骨;然而众人心里却是狂热无比,兴奋得周身都在颤抖。

    透过翻滚涌动的空间之力,可以清晰地看到外面的世界。

    “哈哈,禁制终于破了!我们赶紧走!”

    吴有道四人一脸兴奋,转头对身后的金丹修士大声说道。

    “破!”

    只见焚天手握金色灵剑,一剑劈出,天地震动,一道三丈宽的空间甬道,突兀悬浮在空中。

    他身上遁光一扫,嗖地飞进了甬道中。

    其余三大元婴修士也纷纷祭出法宝,开辟道路,带领金丹真人离开深渊世界。

    “桀桀桀!我的奴仆们,为何这么急着离开?”

    就在这时候,一股震慑天地的恐怖威压从后方激射而来;与之伴随的还有一声刺耳的奸笑,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给我留下!”

    只见天地震动,一双遮天蔽日的恐怖拳头凝聚在空中,向着众人轰击而来。

    “不好,这里怎么会大修士,这力量绝对是大修士级别的恐怖存在。”

    这些人脸色大变,一脸绝望地惊呼道。

    还没有踏上空间甬道的金丹真人,疯狂地排开两边的修士,生生地挤进甬道里。

    “轰隆隆!”

    拳头砸在空间上,轰鸣声大作,露出一个上百丈的豁口,在甬道中的修士纷纷掉落出来,化为漫天血雾。

    “砰砰砰!”

    刚落地的吴有道等人,突然心头一惊,顿觉一股排山倒海的恐怖力量,轰地从深渊世界里爆发出来。

    强大的力之法则弥漫之处,每一个金丹真人都化为齑粉。

    “好恐怖的力之法则,难道是帝兽!”

    四人如同破麻袋一样倒飞到数十丈外,身上的气息起伏不定,并且吐血不止。

    “咻咻咻!”

    四大元婴修士想也没有想,身上遁光一闪,周身弥漫着暴虐的气息,化作四道闪电,眨眼消失在天际。

    “轰隆隆!”

    几个呼吸后,身后的空间破碎,一头帝兽托着一位眼神冷厉,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如闪电一般从空间里飞出来。

    “哼,四个元婴的小蝼蚁,竟然跑了!”

    男子坐在帝兽身上,眼里闪过一抹凶光,有些意外地说道。

    此时此刻,从身后的空间里,有无数古兽挤出来,如同潮水一样遍布大地。

    咆哮声、怒吼声,声震千里,一股肃杀的气息萦绕在天地之间。

    *******

    苍茫的雪地里。

    吴有道等四大元婴修士,慌不择路地疾驰而去。

    一连续奔波了一个时辰,他们依然不敢掉以轻心,还不时向身后望去。

    “好多的古兽啊!哪人究竟是谁,似乎可以驱动古兽。”任逍遥心有余悸地说道。

    “不清楚,这一次圣道宗和其他宗门的修士集体失踪,我怀疑让我们进去其实就是一个阴谋,让我们做炮灰。”龙游脸上充满着不甘之色,眸中有着一抹杀意一闪而过。

    这一次不仅被坑了,搭上了这么多位金丹真人的性命;虽然不是南域所有的金丹修士,但却是最精锐的一部分,如今全部都陨落在了深渊世界中,怎能让他不怒火燃烧,杀意滔天。

    唉,有时候实力卑微,也是一种原罪;若是我们南域有化神坐镇,谁敢轻视?”任逍遥叹了一声,悠悠地说道。

    “走吧,我们先离开这里,回猎妖联盟吧!”

    他们是征召来的修士,无法离开,身上都被下了禁制;自他们从地下深渊世界出来,就有人知道他们还活着了。

    其实,他们还真的想离开,宁愿当一个散修;起码不用冲在最前线,以他们的实力,定然可以猎杀古兽,赚取妖晶,等到这一场大劫过去后,便可以飞速崛起了。

    然而,这一切都是梦。

    他们这些被征召来的修士,就像风中的落叶,根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

    等乾坤大陆大变,古兽来袭的时候。

    南域一片和平,少有纷争,彼此都在积蓄力量,保存着宗门的传承。

    此时此刻,在大荒城中,王平安所在的地方。

    方圆百丈,一切都化为齑粉。

    在他周身萦绕着丝丝缕缕剑之法则的奥义。

    经过数月的闭关参悟,王平安终于成功地领悟了一丝法则的奥义。

    他先是参悟了吴有道留下的印记,窥探到一丝法则奥义;触类旁通,紧跟着又参悟了焚天留下的法印,两大元婴修士流下的剑之法则奥义,已经被他彻底地消化了。

    此时,他的修为也已经突破到了金丹二层。

    大黄狗和白虎,也是将吞噬的金丹和金丹真人血肉炼化了,修为都卡在了七级巅峰,距离化形境仅差一步之遥。

    “是时候去闯剑府洞天第二层了,不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平安睁开双眸,一脸凝重地说道。

    乾坤大陆有无限机缘,更有传说中的化神修士;再者,两个师傅都已经去了乾坤大陆,所以王平安也打算前往乾坤大陆。

    如今没有了征召令,想要去乾坤大陆,那么只能去闯剑府洞天;让金金猴回忆起更多关于乾坤大陆的事情,同时他也可以将剑府洞天带在身上。

    这一次前往剑府洞天,其实是一件十分冒险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陨落。

    因而,王平安花了一段时间陪伴自己的父母,并且再次为族人刻下了灵印。

    王平安将大黄狗和白虎留在了大荒城,并且叮嘱它们帮他照顾好大荒城。

    “大白,这一次我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我提前为你解除禁制吧。”

    王平安有些伤感地盯着白虎,淡淡地说道。

    说完后,他嘴里咒语吟诵,手中法诀掐动。

    “嗡!”

    一个个符文落在白虎身上,一枚神秘的血珠突兀悬浮在白虎头上,最后砰地炸裂。

    “主人…..”

    白虎扑通一声直接跪在王平安面前,虎目中有一层水雾流转。

    虽然它和王平安名为主仆,可王平安从来没有把它当作一个奴隶;一直以来,情同手足,面对无数强敌,才走到了今天。

    “呵呵,我说过百年后放你自由,你若是表现好,可以提前放你自由;如今你自由了,希望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帮我庇护一下大荒城和我的族人。”王平安抚摸着虎头,笑着说道。

    “主人,你一定要回来啊,你的族人还需要你;你不在的时候,我会将你的族人看护好!”白虎站了起来,眼中充满了坚定之色。

    “王平安,要不你带我去吧?”大黄狗眼珠子滴溜溜旋转着,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用了,你就帮我守着大荒城吧;若是我的本命牌熄灭了,你就去天剑宗,告诉我两位师兄,让他们有空照顾一下族人;然后…然后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王平安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会儿,脸上有着丝丝担忧之色。

    “好,王平安你的命比蟑螂还硬,我相信你可以回来。”大黄狗摇着尾巴,宽慰道。

    “嗡嗡嗡!”

    王平安闭上双眸,身上开始爆发出一道道凌厉的剑气,丝丝剑之法则萦绕在周身。

    “咻!”

    石剑再现,空间破碎,一股庞大的空间之力笼罩在王平安身上。

    几个呼吸后,王平安陡然消失在原地。

    看着王平安消失在眼前,大黄狗和白虎眼中都露出了一抹担忧。

    “狗爷,你说主人这一次可以闯过第二关吗?”白虎转头看着大黄狗问道。

    “不知道,我无法推演王平安的命运轨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那金猴遮挡天机,又或者主人身上气运滔天,无人可以推演。”大黄狗摇着头说道。

    “走吧,我相信他会回来的!”

    ******

    剑府洞天里。

    金猴依然像往常一样在水潭边钓鱼,如同一尊雕像,一动也不动。

    “主人,你来了!”

    一阵空间波动过后,王平安突兀出现在剑府洞天中。

    “咦,主人你竟然已经晋级金丹了,以你这速度,对于闯第二关我越来越有信心了”金猴目光落在王平安身上,震惊地说道。

    “金猴守护,其实我这一次前来,便是要闯第二光。”王平安开门见山,十分直接地问道。

    “什么?你现在要去闯第二关!不可能,你才金丹初期,绝对不可能闯过,你会陨落的。好不容易有人被剑府洞天认主,我岂能让你轻易陨落。”

    金猴闻言愣住了,继而将头摇得如同拨浪鼓,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王平安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