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二四二章 鬼魅魑魉,强势出手
    王平安双拳轰出,空间之力翻滚,一道璀璨的银色光芒,伴随着一个个神秘的符文,轰地进入空间中。

    “轰隆隆!”

    王平安的拳头如同落在空间上,整片空间都泛起道道涟漪,轰鸣声大作。

    “砰!”

    突兀之间,空间破碎,一道狼狈的身影突然空间中弹射出来,砰地砸在地上。

    这人正是刚才冲入空间中的冷面书生,被王平安施展鲲鹏战体一拳轰击在空中,空灵体让四周的空间之力变得混乱无比,直接将他从空间里抛出来了。

    恐怖的空间之力,直接将冷面书生切割得遍体鳞伤,一眼看去宛若血人,气若游丝,仿佛随时都要陨落了。

    “汪汪汪!”

    大黄狗怒吼一声,猛地扑了过去,咔擦一声就咬住了冷面书生的头颅。

    “咻!”

    旋之,一枚蕴含着庞大威压的金丹从冷面书生体内飞出来。

    大黄狗眼里闪过一丝狂热贪婪之色,张开血盆大口,一道强大的吞噬之力瞬间笼罩住了金丹,直接就将它吞入了腹中。

    “呼,终于死了!”

    “我们走!”

    王平安呼出一口浊气,虚空一抓,收起九龙炼狱的大阵,捡起储物袋,与两头灵兽咻地消失在原地。

    在王平安离开半刻钟后,城主府外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个个鬼鬼祟祟的金丹真人。

    “为何冷面书生和血罗汉不见了?”

    “打斗结束了?难道他们两个已经陨落了。”

    这些人面露疑惑之色,心里忐忑不安,一时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冷面书生和血罗汉的赫赫凶名,他们都有所耳闻,这次前来寻找王平安,竟然诡异的消失了,这诡异的事情让众人嗅到了一丝危机。

    不过,王平安已经回去恢复伤势,根本无暇顾及这些金丹真人的窥伺;加上他们只是在城主府外徘徊,王平安也懒得去搭理。

    *****

    此时此刻,王平安正一脸紧张地盯着大黄狗。

    大黄狗刚回到王平安居住的小院子外,身上的气息急剧地下降,起伏不定。

    它看上去十分疲惫,萎靡不振,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模样。

    “傻狗,你怎么了?可是刚才受伤了。”

    王平安盯着大黄狗,一脸担忧地问道。

    毕竟大黄狗只是六级妖兽,虽然击杀了血罗汉,但是也算手段齐出,受到什么伤害,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所以看见大黄狗无精打采的模样,王平安第一时间以为对方被血罗汉击伤了。

    “不是,我没事儿;吃了两枚金丹,撑着了,我要去炼化金丹的力量了,这段时间不要打扰我。”

    大黄狗摇了摇头,无力地说道。

    大黄狗说完后,身形一闪,直接飞到王平安居住的房中,趴在地上,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只留下王平安和白虎留在原地,面面相觑。

    “主人,我看大黄应该是准备突破了,这一次吞噬两枚金丹圆满修士的金丹,应该有机会迈入七级妖兽之境了。”

    白虎看了一眼大黄狗,继而有些迟疑地对王平安说道。

    “啊!大黄要突破了?实在太好了!”

    王平安闻言,眼中充满欣喜之色,兴奋地说道。

    “我先去恢复一番,你帮我和大黄护法,若是有心怀不轨的修士靠近,杀无赦!”

    旋之,王平安一脸郑重地对白虎叮嘱道。

    如今大黄狗陷入了沉睡中,他和白虎又刚经过一场大战,一人一兽的状态都不是十分好,所以他要尽快恢复过来,再让白虎去休息。

    现在整个大荒城中,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在鬼鬼祟祟地盯着城主府,图谋不轨,王平安自然不会掉以轻心。

    三天后,一直盘坐在房里修炼的王平安,身上的气息终于恢复平静。

    王平安出关后,白虎这才恢复伤势。

    当王平安再次去看大黄狗的时候,发现大黄狗已经被璀璨的黄芒彻底笼罩住了。

    血脉之力汹涌澎湃,如浩瀚之海;符文萦绕,恐怖的吞噬之力若隐若现,仿佛一头上古真灵,正在逐渐地苏醒起来。

    转眼之间,时间再去过去一个月了。

    一切显得风平浪静,并没有人继续寻找王平安的麻烦。

    不过,很快地平静地日子就被打破了。

    这一日,大荒城里再次出现一大群炼气修士,这些修士竟然无视修真界的规则,强行对凡人出手。

    他们坑蒙拐骗,无恶不作,看见貌美的女子,便强行收为奴婢;甚至于,一些珍贵的药材,他们都用十分低廉的价格强买强卖。

    同时,这十多个炼气修士,还强行赤果果地威胁收购药材的店铺,不得收购百年药龄以上的药材。

    一时间,大荒城里怨声载道,乌烟瘴气,所有人的处在惶恐之中。

    “大白,去将他们全部都杀了!”

    当王平安知道这事情后,顿时暴跳如雷,直接吩咐白虎将这些修士全部都击杀了。

    这些炼气修士,修为最高的也不高只有炼气五层;在白虎眼里,甚至于都不如一只蝼蚁。

    悄然之中,全部都被大黄狗吞吃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白虎残暴血腥的手段镇压下,那些蠢蠢欲动的修士,终于稍微收敛了。

    然而,一个月后,祸事再起。

    原来,一群不知道那里出来的武者,竟然开始在大荒城里收取保护费。

    这些人几乎都有着三道四道灵印,修为十分强大,堪比大荒城的执法队伍。

    “哼,看来不给这些人一些教训,真的以为大荒城是个天堂,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地捣乱。”

    王平安听完王战和自己述说的情况,一脸铁青,身上爆发出了一股让人如同坠入冰窟窿的寒意。

    “爹,这事情交给我去处理吧,你先去安抚那些店铺和居民!”

    旋之,王平安盯着王战郑重地说道。

    “好,安儿你小心点!”王战点了点头,也没有问王平安做什么。

    ******

    “大白,我带你去转悠一圈,你看看究竟是谁在窥伺我身上的传承,将他们都记下来。”

    回到房间后,王平安寒着脸对大白虎说道。

    此时,王平安眼里有一丝狂热之色,周身都散发着浓郁的杀气。

    傍晚,王平安让白虎趴在自己肩膀上,优哉游哉地开始在大荒城里转悠。

    果不其然,很快就有一道道不好好意地神识,若有若无地落在他的身上。

    王平安一脸平静地地行走在街道上,仿佛根本没有发现有人在窥伺自己。

    暗中那些金丹真人,脸上充满了狐疑之色,根本不知道王平安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你们说这小鬼向做什么?要不要现在出手制服他!”

    “嘿嘿,我看你们是想死,你们看到那头白色的小猫一样的灵兽没有,据说就是王平安的灵兽,厉害无比。”

    “哼,我怀疑这小鬼在钓鱼!这些天大荒城被我们弄得乌烟瘴气,他应该忍不住了,想引我们现身。”

    暗中议论纷纷,都在猜测在王平安大摇大摆地现身,究竟想做什么。

    在夜色降临的时候,王平安施施然地回到了城主府,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

    城里居住的凡人,还有白天被王平安询问过的商人,倒是兴致勃勃,充满了激动之情,似乎自己已经和城主府搭上了关系。

    “大白,你都记住了吧?”回到自己的房间,王平安施展了一个隔音法阵后,淡淡地对白虎问道。

    “主人,我已经都记下了,一共有三十五人,其中有二十个是金丹九层以上修为…..”

    白虎眸中闪过一抹嗜血,嗡声嗡气地对王平安说道。

    “好,今晚你看看谁靠近城主府,若是单人的话你就去击杀他。”王平安眼里闪过一抹狠辣之色,冰冷地说道。

    白虎点了点头,悄无声息地离开房间。

    ******

    夜,静悄悄。

    王平安盘坐在城主府的大殿里,双目紧闭;白虎伸了一个懒腰,如同一头灵猫一样,咻地飞了出去。

    “主人,有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在东北角。”

    半刻钟后,白虎突然飞了回来,落在王平安肩膀上,低声说道。

    “终于来了吗?既然是单人,杀了他!”

    王平安身上遁光一闪,跟着白虎离开了大殿。

    东北角,一个身穿黑色锦衣的中年男子,一脸鬼鬼祟祟,四处张望,正逐渐靠近王氏族人居住的地方。

    “你在找什么?”

    突兀之间,一道缥缈地声音凭空出现,让人不寒而栗。

    “谁!”

    锦衣男子脸色大变,手中寒芒一闪,猛地向后刺去。

    仔细一看,此人手中握着的正是一柄黝黑色的匕首,上面如同有一层墨汁流淌一样的光泽。

    “吼!”

    白虎举起前爪,狠狠地拍了过去。

    “砰!”

    一股庞大的威压落下,男子手中的匕首直接被拍飞,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砰地落在了地上,口吐鲜血。

    “七…七级灵兽!王平安!”

    这中年男子脸色充满了恐惧之色,挣扎着要站起来,嘴中的血液咕噜噜地向外冒出来。

    他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站起来。

    “哼,你鬼鬼祟祟地来这里,可是图谋我身上的传承?”王平安一脸淡漠,冷冷地说道。

    “我…在下武夔,久仰王城主大名,特意来此拜访您,何来图谋一说。”武夔脸上神情一滞,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继而缓缓地说道。

    “嘿嘿,真当我是三岁小孩不成?拜访我?白天为何要用神识窥伺我,既然是拜访,为何要选择在晚上?”王平安冷笑一声,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盯着对方质问道。

    “咳咳,想不到你都知道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你身上的传承已经被大量修士觊觎上了,你保不住!”武夔剧烈地咳了一声,脸上闪过一抹凄然之色。

    “大白!”

    王平安没有听对方废话,直接对着白虎喊道。

    “吼!”

    白虎怒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一把将此人生生地吞了。

    “主人,又有两拨人向这里飞过来了,想必是刚才灵气激荡起来了他们的注意力。”白虎吞吃了一个金丹真人后,显得十分兴奋,急吼吼地对王平安说道

    “在东南方向的是两个金丹中期修士,在正北方向则是单人,但是好像是个金丹八层的高手。”

    “我们先避一避!”王平安脸上神色阴晴不定,沉吟了片刻,这才开口说道。

    半个时辰后,在白虎的感应中,这三人终于离开了。

    王平安带着白虎再次出击,又将一位金丹二层的真人击杀了。

    一个、两个、三个…..

    时间到子时的时候,王平安带着白虎已经击杀了五个金丹真人;这些金丹真人都只是金丹初期或者金丹中期,在七级巅峰的白虎爪下,根本无法逃脱,全部都成为了它的点心。

    “主人,我又发现了一个人,现在已经潜入大殿中了,好高明的隐匿身法!”

    当王平安和白虎回到城主府的时候,白虎眼眸闪过一丝血色,突然震惊地对王平安说道。

    “什么?竟然有人潜入了城主府里。”

    王平安闻言更是周身汗毛竖立,狂暴的杀气冲天而起。

    这人能够悄无声息地进入到城主府,那么就很有可能威胁到他的家人。

    “吼!”

    “大道毛贼,赶紧滚出来!”

    白虎感受到王平安的愤怒,扬天大吼,周身散发出嗜血的残暴气息;它托着王平安咻地冲入了城主府里。

    “咻!”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道灵芒从城主府里激射而出。

    “哪里逃!”

    白虎愤怒异常,前爪一抓,眨眼化作百丈大小,寒意森森,轰地就砸在了灵芒上。

    “不好,竟然七级灵兽!”

    灵芒里响起一声急促的惊呼,继而一道璀璨的灵芒闪过,一面神秘的盾牌突兀出现在空中。

    “砰!轰隆隆!”

    虎爪狠狠地拍打在盾牌上,盾牌上灵芒黯淡,符文溃散,瞬间龟裂。

    锋利地虎爪去势未减,猛地拍在那道模糊的身影上,身影仿佛一道破麻袋,砰地倒飞出去了。

    虎爪落在大地上,大地开裂,尘土飞扬,掀起滚滚浓烟。

    “金丹九层!”

    王平安神识落在地上的金丹修士身上,脸色微变,有些吃惊地说道。

    原来此人竟然是一个金丹后期修士,完全不知普通的小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