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二三六章 诛杀仇敌,有道出关
    “灵火!”

    “还有这是生之奥义!”

    焚天一直都在关注着王平安的一举一动,看见虚空中陡然出现的灵火和奥义,他神情一滞,脸上露出了一抹罕见的惊容。

    天地灵火十分稀少,加上在南域没有高级的炼丹师,灵火更是凤毛菱角,可遇不可求。

    与此同时,王平安手中的龙吟剑,爆发出一道道狂暴的剑气,如火红色云岚涌动,一股焚天煮海的热浪翻滚涌动。

    一剑斩下,剑如同九天红色蛟龙,轰地一声直接贯穿了那天初级金甲尸。

    没有了尸气和甲胄的保护,金甲尸整个身体都变得脆弱无比,根本无法挡住凌厉的龙吟剑。

    “呜呃!轰隆!”

    金甲尸如同出膛的炮弹轰地砸落出去,尘土飞扬,天地变色。

    只见他腹部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四周剑意萦绕,窟窿里依稀可见褐色的肌肤,暗黑色的血液冉冉流出来,一股臭到让人呕吐、眩晕的气味,弥漫在空中。

    “你伤我宝贝?死!”

    在另外一边,麻脸老叟身形一滞,脸色红白交加,继而转身恶狠狠地盯着王平安,愤怒地说道。

    “笨虎,你看好了!”

    大黄狗看到王平安已经击溃了金甲尸,顿觉得有些尴尬,于是向着白虎怒吼了一声。

    “嗡嗡嗡!”

    下一刻,一股玄奥的气息从大黄狗身上散发出来。

    四周灵气激荡,向着头聚拢过来!

    “叮铃铃!”

    一直挂在大黄狗脖子上的昆吾铃,滴溜溜一转悬浮在空中。

    伴随着大黄狗施法,铃铛在旋转中疯狂地变大。

    斑驳的铜锈,亘古的气息,玄奥的符文,带着历史厚重威压轰地映照在四周。

    华光璀璨,让人炫目得无法睁开双眸。

    “叮当!”

    突兀之间,昆吾铃猛地摇曳起来。

    一圈圈古怪的能量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如同九天坍塌,轰地涌入麻脸老叟的识海里。

    “啊啊啊……”

    麻脸老叟如遭重创,猛地捂住脑袋,发出一声凄厉地惨叫。

    “吼!”

    几乎在同一时间,白虎周身红芒大作,猛地向前一扑。

    虎爪如利刃,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如喀斯特地貌上冲天而起的石柱,巍峨锋利。

    爪影交织纵横,如道道罡风剑气,直接笼罩住了麻脸老叟。

    白虎眸中闪过一丝嗜血的气息,毫不客气地拍了下去。

    “不好!”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麻脸老叟竟然从神识混乱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了。

    当他抬头看见虎爪如山岳轰击而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桀桀桀!”

    只见悬浮在空中的巨大骷髅头滴溜溜一转,向着虎爪激射而来,萦绕着阴森森的气息轰地一声撞击在虎爪上。

    “砰!”

    “咔擦!”

    两者撞击在一起,散发出恐怖的气息,虚空泛起道道涟漪。

    麻脸老叟仓促之下的反击,并没有彻底击溃白虎的攻击。

    此时此刻,整个骷髅头的阴气都消散了,四周的鬼影冤魂,也都在血色气罡下为之消融。

    虎爪虽然偏移了,但是依然狠狠地拍在了麻脸老叟的肩膀上。

    整个肩膀轰然炸裂,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他身形一闪暴退三丈,空中回荡着凄厉地惨叫。

    “小骷髅头,给我碎!”

    在这时,大黄狗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前爪虚空一划。

    只见昆吾铃微微摇颤,顿时向着骷髅头轰地砸了出去。

    符文萦绕,古铜色的铃铛上有一股强大到极致的气息,每一道纹路都是流光闪烁。

    如山岳崩塌,如苍穹日月坠落,其威压震动九天,轰破万古,逆流无尽的时空岁月。

    “叮当!轰隆隆!”

    昆吾铃剧烈的摇颤,砰地向后倒飞回来,再次挂在了大黄狗身上。

    大黄狗身上气息起伏不定,咻地向后倒退出去,轰地一声就砸落在大地上。

    地动山摇,天地变色,开裂的大地上出现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

    那个诡异的骷髅头被昆吾铃砸中后,仿佛地狱的城门被轰破了,一道道阴冷的气息喷涌而出。

    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冉冉升起,肆虐的灵气四处散溢。

    浩荡的气流逐渐消散,再次露出骷髅法宝。

    骷髅法宝已经化作扑通头颅大小,灵芒黯淡,通体龟裂,仿佛随时都会化作碎片。

    也不知道昆吾铃是什么宝物,竟然直接将一件上品鬼道法宝轰得灵性大损,近乎于化为废宝。

    “噗!”

    法宝被毁,身受到重创的麻脸老叟仰头吐出一口鲜血,身形摇晃,差点就坠落在地上。

    “呜嗷!”

    趁他病,要他命!

    白虎在一旁虎视眈眈,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一爪参天巨爪,轰地一拳直接砸中了麻脸老叟。

    麻脸老叟猛地化作满头血雾,消失在天地之间。

    “咻!”

    金丹包裹着一个储物戒,咻地向外激射而去。

    白虎仿佛早已准备,猛地张开血盆大,一口就将逃窜的金丹吞了。

    失去了控制的金甲尸,一下子就被王平安劈成了四分五裂,然后在熔岩赤炎里化作了灰烬。

    “汪汪汪!狗爷的金丹呢?”

    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大地上的沟壑里传来一声狗吠,大黄狗嗖地飞了出来,一脸急切地问道。

    “没了!”

    王平安收敛身上的气息,脸色微微发白;他看了一眼大黄狗,笑着说道。

    “师傅,杀了他们!”

    紧跟着,王平安眸中冷芒闪烁,看向了银眸男子两人。

    “老祖饶命!这是腾蛟国太子龙飞的注意,不关我们的事情。”

    在麻脸老叟陨落后,银眸男子就已经知道今天无法独善其身了,惶恐地不停向焚天磕头。

    在这种情况下,他毫不犹豫地将龙飞供述出来;龙飞背后有元婴老祖坐镇,王平安若是去报仇的话,定然会与一个元婴老祖为敌。

    反之,若是不去的话,那么这一定会成为他心头上的一根刺,挥之不去,日后甚至有可能成为心魔。

    银眸男子此话一出,王平安和焚天脸上微微一愣,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打算。

    “嗡!”

    此时,银眸男子在抬头的一瞬间,双眸中有着无尽的雷霆之力萦绕。

    “轰隆隆!”

    他周身猛地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灵压,整个人的气息仿佛一下子跨入了元婴境。

    虚空轰鸣声大作,陡然出现了五道拇指粗细的银色雷霆之力,向着王平安轰击而去。

    “哼,不知死活,燃烧寿元有用吗?”

    冥蝠组织的大长老本是假婴之境,身为亡命之徒,自然无比狠辣果断。

    在这一瞬间竟然直接燃烧寿元攻击王平安,妄图让焚天出手,他乘此机会逃跑。

    在攻击王平安的同时,银眸男子周身竟然开始萦绕出一个奇异的法阵,仿佛整个人都要化作雷霆遁去。

    雷遁强大无比,若是同阶恐怕还真的会被他逃跑了。

    可惜银眸男子遇到的真正的元婴修士,并且还是最强大的剑修。

    “嗡!”

    焚天冷哼一声吼,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柄浩荡的大剑,寒意森森,剑之法则弥漫。

    只见他单臂一扬,一道道蕴含着法则之力的飞剑凭空出去,轰地将所有雷霆之力击碎了。

    “咻!”

    与此同时,银眸男子已经化作一道雷光破空而去了。

    “叱!”

    焚天冷笑一声,一柄火红色的飞剑从他体内嗡地飞出来,向着银眸男子激射而去。

    “轰隆隆!”

    虚空震动,空间破碎,恐怖的空间之力肆虐翻滚。

    一道千丈大小飞红色巨剑轰地劈在了千丈外的雷光中。

    “啊啊啊….”

    一道凄厉地的叫声响起,雷芒消失,血雾萦绕。

    那个宛若老农一样的金丹圆满修士,眼中布满恐惧之色是,手里直接捏碎了一张符箓。

    符箓爆发出璀璨的银色光芒,四周空间波动,那金丹真人嗖地飞入了空间里。

    “传送符!”

    王平安感觉到四周的空间微微一动,脸色大变,便要施展法术祭出九重榜。

    “哼,想跑?”

    焚天老祖冷哼一声,周身剑气激荡,轰隆隆的飞入空间里。

    空间震动、破碎狂暴的力量仿佛将苍穹都要刺破了。

    “砰!”

    下一刻,百丈外的空间中砰地跌出来。

    焚天手指一点,满头剑气直接落在对方身上,瞬间化作齑粉,只要一个金丹和储物戒悬浮在空中。

    “汪!”

    大黄狗狂吠一声,盯着那个金丹,眼里充满了渴望之色。

    但是慑于焚天的强大,它并不敢直接上去吞食金丹。

    “小家伙,给你!”

    焚天似乎十分喜欢的黄狗,哂笑一声,那一枚金丹滴溜溜一转便落在来到的大黄狗眼前。

    大黄狗对着焚天拜了三拜,一口就将金丹吞了。

    “多谢师傅!”

    王平安来到焚天面前,一脸尊敬地鞠躬道。

    “哈哈,冥蝠组织恶贯满盈,死有余辜,我只是顺手为之;对了,你身上的伤势如何?”焚天笑了笑说道。

    “师傅,徒儿没有事!”王平安摇了摇说道。

    “这个给你!我们回去吧!”

    焚天将两枚储物戒交给王平安,身上遁光一闪,带着王平安破空而去。

    再次回到大荒城后,王平安便跟着焚天修炼道法,深居浅出。

    焚天看到的大荒城的法阵过于简陋,于是亲自出手为大荒城布置下了强大的禁制,让整个城池的防御能力有了质的飞跃。

    同时,焚天还告诫王平安,目前不用去找龙飞寻仇。

    王平安听到了焚天的传承倒是一脸平静,直接点头答应现在不去寻仇。

    虽然如今他身后有两大元婴师傅,可是王平安并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私事,最后引发了几位元婴老祖的大战。

    一个月后,六宗传来消息,吴有道的传承已经被人得到了。

    得到传承的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不是吴有道的大徒弟秦松,而是只有筑基六层的熊傲。

    在这一次进入金山中,他的天赋彻底暴露出来,所向披靡,最后力压群雄获得了吴有道的传承。

    腾蛟国和猎妖城,还有其他诸多势力的修士叹息不止,无奈地离开了西屋山。

    虽然这些人都知道吴有道肯定会指点自己的徒弟,但是元婴修士的传承非比寻常,并不是有人指点就可以得到,就像轻松修为高深,又得到吴有道的指点,最终还是无法获得传承。

    总的来说,这事情不仅需要妖孽般的悟性,还需要机缘,没有机缘根本无法得到传承。

    天道无情,但是冥冥之中却还是有那么一丝机缘,让求道者把握。

    ******

    很快地,冥蝠组织有三位长老在七城区域陨落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南域。

    冥蝠组织失去了最强大假婴高手坐镇,势力立刻暴跌,许多被冥蝠组织追杀过的修士,已经蠢蠢欲动,欲要剿灭这组织。

    听到冥蝠组织三大长老陨落七城联盟区域的后,龙飞几乎都吓傻了。

    他心里最清楚不过冥蝠组织这一次要去击杀什么人了,想不到如今竟然直接陨落在了内陆。

    他不知道是王平安还是吴有道击杀了冥蝠组织的杀手,但是他是真的被吓破胆了,从西屋山回去后,直接在皇宫闭关,不敢外出了。

    这还是龙飞不知道焚天也收王平安为徒的消息,若是知道了,恐怕在腾蛟国皇宫里闭关,都会感到惶恐不安。

    时间飞逝,距离吴有道结婴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轰!”

    这一日,在天剑宗的一座灵峰上,轰然爆发出一股庞大的灵压。

    紧跟着,天地之间灵气涌动,逐渐在虚空中形成一柄千丈大小的金色飞剑。

    剑气如纵横,法则之力弥漫,磅礴的气势镇压九天十地,整个天剑宗的修士彻底被惊动了,纷纷匍匐在大地上。

    “老祖!是老祖出关了吗?”

    这些修士虽然脸上带着恐惧,但是却无比的激动,扬天望着虚空中悬浮着的参天巨剑,眸中闪烁着狂热之色,仿佛在祭拜着一个神祇。

    “轰隆隆!”

    半刻之后,虚空中的飞剑轰然破碎,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啸声,一道人影从山中激射而去,滴溜溜一转,在空中幻化出吴有道威严的身影。

    “尔等都起来吧!秦松,你来我洞府一趟。”

    话声一落,天地之间一切威压旋之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