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二三五章 追杀仇人,半路拦截
    西屋山。

    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不时之间可以听到众人的叹息声,望着九座巍峨的金山,一脸无奈。

    焚天带着王平安悄悄地返回西屋山,然后隐藏在虚空中,倒是没有人发现。

    “师傅,有他们的身影吗?”王平安目露凶光,有些急切地问道。

    “他们都在金山上参悟传承,等他们出来吧;需要我动手吗?”焚天庞大的神识一扫,将九座金山里的情况尽收入眼底。

    焚天和吴有道同是元婴修士,自然可以轻易透过重重禁制之力,将每一个修士都看清楚。

    “哦,师傅,我那两个师兄怎么样了?”王平安闻言微微一楞,继而好奇地问道。

    秦松和熊傲得到了吴有道的指点,加上天赋不弱,进展速度应该会比其他人更快。

    “有意思,此人应该是你的师兄吧,竟然已经到第六座金山了,是目前参悟速度最快之人。”

    焚天虚空一点,一张熟悉的脸庞陡然出现在空中。

    “这是熊师兄!想不到是熊师兄天赋如此了得!”王平安盯着空中的虚影一脸欣喜地说道。

    “嗯,还有一个也不弱,已经在第五座金山了!”焚天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

    他目睹了吴有道晋级元婴,一眼就看出了熊傲和秦松身上的气息与吴有道同源;不用想他也知道,这两人之所以如此快速参悟元婴修士的传承,多半有吴有道点拨的缘故。

    不管任何人都是有私心,吴有道这么做,其实再正常不过了;一个元婴老祖,当然不会让自己的传承落入其他人手里。

    他是一名散修,留下的传承被王平安得到,只能说王平安机缘好;经过一番考虑,焚天更是将王平安直接收为了徒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陆续之间有人从金山上跌落下来,彻底失去了继承元婴传承的机会。

    “有一个人出来了!”

    过了七天之后,焚天突然低声对王平安说道。

    “此人应该就是对你家人出手的鬼修了!”

    焚天老祖指着一个身形干瘦,一脸麻子的老叟对王平安说道。

    这老者眼里充满了懊恼之色,瞪着九座金山,咬牙跺脚。

    “金丹十二层?”王平安神识落在对方身上,顿时脸色大变。

    那麻脸老者似乎有所察觉,转身恶狠狠地向四周看了一眼。

    不过王平安有焚天罩住,区区一个金丹修士根本无法感应到他们的存在。

    “师傅,既然是此人对我家人下手,那么我去会一会他。”王平安沉吟了片刻,抬起头看着焚天,一脸认真地说道。

    “徒儿,你不是他的对手;再说了,还有两人没有出来,你急什么。冥蝠组织无恶不作,这一次遇见了定然送他们三人上路。”焚天拉住王平安,摇摇头说道;他话里有着让人心寒的淡漠,一言便决定了别人的生死。

    “好,那便留他活几日。”

    三天后,冥蝠组织另外一个金丹圆满修士也跟着从金山上出来。

    至于那个假婴修士却是已经达到了第六座山峰,仿佛正在冲击第七座。

    “轰!”

    再次过了十天,冥蝠组织的假婴修士砰地从金山上被抛飞出来。

    “大长老,你无恙乎?”

    另外两个金丹真人看见银眸男子也失败了,俱都是一脸阴沉,仿佛吃了老鼠屎一样。

    “唉,元婴老祖的传承果然非同小可,看来这传承与我们无缘。”银眸男子长叹一声,悠悠地说道。

    说完之后,便带着其余两破空而去。

    他们是杀手组织,一般都不会长期在外界逗留,这一次若不是因为出现了元婴修士的传承,想必他们根本不会留下来。

    “走,我们跟上去!”

    焚天身上遁光闪烁,直接笼罩住王平安,凭空消失了。

    ******

    “你们感觉到不对劲了吗?”

    在一片古木参天的树林里,银眸男子陡然悬浮在空中,眸中银芒闪烁,有些疑惑地说道。

    “大长老怎么了?”

    “我感觉一切正常啊,没有什么不对劲。”

    麻脸老者和另外一个金丹真人闻言神情一愣,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银眸男子在说什么。

    “我隐隐感觉有些不安,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可惜我使用灵眸都无法窥伺,究竟到底谁在跟踪我们,或者有什么不对劲之处。”银眸男子脸色阴沉,低声说道。

    “哈哈,果然不愧是冥蝠,对危机的捕捉果然敏感啊!”

    突兀之间,前方百丈的空间轻轻泛起涟漪,焚天带着王平安踏空而来。

    此时放声大笑之人正是焚天。

    “你…你是焚天老祖!”

    冥蝠组织的三位长老神识落在焚天身上,顿时骇然失色,周身颤抖,如遭重创,难以置信地惊呼道。

    人的名树的影,像焚天老祖的身份,在冥蝠组织里当然保存有,所以他们一眼就认出了焚天。

    “还有你,你是王平安;不是说你没有在十年之内晋级金丹,焚天老祖放弃收你为徒吗?”

    银眸男子缓缓地将目光转向王平安,一脸震惊地说道。

    “哼,就是你们来大荒城找我,然后还对我家人出手?”王平安冷哼一声,周身都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杀气。

    “这…..焚天老祖,王小友这一次是我们不对,我愿意赔偿百枚上品灵石,千枚中品灵石。”

    银眸男子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然后慌忙开口说道。

    一百枚上品灵石,一千枚中品灵石,纵然是六宗一时间都无法拿出来,然而冥蝠组织一个长老,竟然毫不犹豫地拿出这么多灵石,可想而知这个组织究竟有多少财富。

    “做梦!对我家人出手的应该是你吧,竟然对凡人出手,今日不杀你誓不为人。”王平安阴森森地看着麻脸男子,冷冷地说道。

    家人是王平安的逆鳞,对方竟然差点让他与家人阴阳两相隔,他内心早已经充满了仇恨。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王平安身上气势暴涨,一股浩荡的剑意冲天而起,转眼之间一股堪比金丹修士的强大气势萦绕在他周身。

    “铿!”

    龙吟剑滴溜溜一转,咻地从他身上飞出来,悬浮在空中,一片璀璨的剑芒划过苍穹,仿佛一片红云。

    “大白,大黄,上!”

    王平安虽然对自己的修为十分自信,可是他并不傻,自然不会傻到与一个金丹十二层的修士去比拼,所以打头阵的事情直接交给了两只灵兽。

    “汪汪汪!”

    “呜嗷!”

    白虎和大黄狗不敢有保留,俱都扬天大吼,周身妖气翻滚,天地之间的灵气轰隆隆地聚拢过来。

    白虎和大黄狗身上迸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血脉气息,亘古不朽,煌煌若天威。

    大黄狗周身萦绕着一层奇异的墨色符文,庞大的吞噬之力此起彼伏,疯狂地吞噬着四周的灵气。

    白虎身上的血脉气息更是让人汗毛颤栗,嗜血、残暴、冷厉,仿若一个来自九幽地狱的恶魔。

    眨眼之间,两兽之间化作了庞然大物,恐怖的灵压激荡翻滚。

    “这…这是什么灵兽,这气息好可怕!”

    冥蝠组织的三大长老感受到两头灵兽身上爆发出来的气息,脸色大变,眼底蓦然浮起一丝恐惧之色。

    就连一直平静不语的焚天,感受到两只灵兽的血脉之力后,脸色都微微动容。

    “吼!”

    白虎怒吼一声,举起虎爪,对着麻脸老者狠狠地拍了下去。

    “住手!”

    银眸老者脸色变了变,虚空一爪,一道银色雷霆之力凭空出现,对着白虎激射而去。

    “哼,本座什么时候让你动手了!”

    焚天见此情形脸色一沉,重重地哼了一声。

    那个宛若乡下老农一样的金丹真人听到这冷哼后,身形一晃,差点就从空中跌落在地上。

    银眸男子倒是有些本事,脸色微微一变,平静地悬浮在空中。

    “焚天老祖饶命!”

    下一刻,两人慌忙对着焚天鞠躬,一脸诚恳地哀求道。

    元婴之下皆为蝼蚁!

    面对着元婴老祖的拦路,银眸男子根本没有想过自己能够逃脱。

    只要焚天之个指头,他们恐怕都会消失在天地之间。

    恐惧!

    难以形容的恐惧从心头升起!

    压抑,难过,如同溺水一样无助恐慌!

    “轰隆隆!”

    这时候,白虎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利爪,终于砰地落在了麻脸老叟身上。

    在千钧一发之际之际,麻脸老叟翻手一拳轰向白虎。

    阴气大作,灰蒙蒙一片,一双宛若骷髅一样的拳影轰地出现在空中,猛然与虎爪轰击在一起。

    一朵巨大的蘑菇云浮起,白虎身形一晃,嗖地向后倒退出去。

    麻脸老叟正面和白虎轰了一招也不轻松,蹬蹬蹬地向后倒退看数步。

    “汪!”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道黄芒激射而来,如同流星划过苍穹。

    “撕啦!”

    一道清脆的布帛撕裂声响起,麻脸老叟的衣衫瞬间被大黄狗咬住了,并且直接被撕裂了。

    “死!”

    当麻脸老叟一脸心悸地悬浮在空中的时候,一道让他汗毛倒立的恐怖剑影激射而来。

    在他瞳孔中,剑影放大、炸裂,化作千万道凌厉的剑罡,如同流动的金芒,轰地劈向了他。

    “轰!”

    眼看麻脸老叟就要被王平安一剑劈中,一阵庞大的尸气爆发出来,一头高大的金甲尸陡然出现在空中。

    “哐当!”

    龙吟剑狠狠地劈在了金甲尸上,上面的甲胄灵芒闪烁,竟然挡住了王平安的攻击。

    趁着这一时间,麻脸老叟轻飘飘地向后横移三丈,一脸难看地盯着王平安。

    “吼!”

    白虎眸中陡然刺红,周身都萦绕上了一层淡淡的血雾,嗜血残暴的气息让人闻之心悸。

    “轰隆隆!”

    虎尾横扫而过,轰鸣声大作,若山崩地裂,恐怖万分,狂暴的力量让虚空都为之震动。

    “叱!”

    麻脸老叟轻叱一声,周身阴气大作,阴冷的气息侵入骨髓,一个个恐怖的骷髅头突然出现在他身边。

    阴气翻滚,一阵阵凄厉的声音此起彼伏,让人闻之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轰!”

    紧跟着,一股强大的灵压轰然爆发出来。

    “桀桀桀!”

    下一刻,一个磨盘大小的白色骷髅头悬浮在空中。

    骷髅头在摇曳之间,不时发出一阵刺耳的怪啸。

    “去!”

    只见麻脸老叟嘴里念念有词,手中法诀掐动,虚空中的骷髅头滴溜溜一转,眨眼化作百丈大小,对着白虎狠狠地咬了过去。

    “砰!咔嚓!”

    虎尾砸在骷髅头上,骷髅头一口就咬住了虎尾巴,一阵清脆的骨骼断裂声陡然响起。

    “呜嗷!”

    白虎吃痛之下,转头就向着骷髅头咬过去。

    “咻!”

    骷髅头仿佛有灵性一番,嗖地松开了白虎的尾巴,再次悬浮在空中。

    此时此刻,白虎的尾巴鲜血淋漓,萦绕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气息。

    “汪汪汪!”

    大黄狗怒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一个个诡异的墨色漩涡悬浮在空中,一股强大的吞噬之力横扫一切。

    阴气翻滚,如同百川入海,纷纷被大黄狗吸收,它仿佛是上古饕餮一样,来者不拒。

    “桀桀桀!”

    虚空中的骷髅头怪笑一声,猛地张开大嘴喷出了一道白色的火焰。

    这火焰中仿佛有无数阴魂在咆哮,有仿佛坟墓四周摇曳的鬼火,透着阴森森地邪气。

    这鬼火轰击在虚空中的漩涡后,漩涡竟然直接炸裂了。

    大黄狗身上气息起伏不定,仿佛承受了莫大的痛楚。

    与此同时,那一头恐怖的中阶金甲尸,散发着滚滚尸气,轰隆隆地向着王平安扑了过去。

    “生之奥义!”

    “熔岩赤炎!”

    王平安一脸平静,手中飞速地结出一道道法诀,一个个米粒大小的红色符文萦绕在空中。

    沛然生机充斥在天地之间,仿佛春天降临,万木萌芽,生机盎然。

    “叱!”

    殷红若滴血的符文落在金甲尸上,发出一连串滋滋的声音,一道白色烟雾腾空而起。

    伴随着一阵腥臭无比的气息,金甲尸如遭重创,身上的甲胄开始糜烂,露出里面褐色的肌肤。

    生死相克,在生之奥义的侵蚀下,金甲尸的防御直接被王平安破去了。

    在金甲尸身上的甲胄破裂的时候,熔岩赤炎轰地笼罩过来,直接将金甲尸彻底包裹在漫天火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