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二三零章 宗门来人,等待渡劫
    “咳咳,我问题不大,不必担心。”

    王平安重重地咳了一声,嘴角一片殷红,身上的气息十分萎靡,起伏不定。

    说完后,王平安直接掏出两瓶灵丹,分别倒出一枚扬天服了下去。

    与此同时,王战带着一大群武者匆忙赶过来。

    看着眼前满地狼藉,坑坑洼洼,众人俱都是一脸骇然,充满了恐惧。

    “安儿,你怎么样了?”王战一脸紧张,径直走向了王平安。

    “王城主,我师弟正在疗伤,现在不宜打扰。”熊傲面露迟疑,几个呼吸后便对王战说道。

    “爹,我没事!你叫人收拾一下这里的残局吧,我要去休养一段时间。”就在这时候,王平安突然缓缓睁开了双眸,低声说道。

    服用了灵丹后,王平安身上休息总算平稳了,脸色逐渐恢复红润。

    因为修炼了鲲鹏战体,身躯强度堪比妖兽,所以在生死奥义暴涨的狂暴的力量,竟然直接抗住了。

    不过,五脏六腑其实还是受到了不小的伤害,隐隐还有些移位了。

    因为,这一次他必须要闭关一段时间,将身上的暗疾修复好。

    继续和王战解释了几句后,王平安便带着两只灵兽离开了。

    很快地,王平安修炼造成的轰动逐渐消退,大荒城再次恢复往日的平静。

    出关之后,王平安便不再继续参悟阴阳造化诀,也不再想着如何将两种奥义融合在一起。

    他悄然离开了大荒城,再次回到剑府洞天里。

    在剑府洞天里,他开启了第一关的考验,一次次地沉沦在无尽的剑气星空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平安对太虚剑诀的参悟更加深刻了。

    半年后,当王平安回到大荒城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是一位面容清癯,背负长剑,留着三捋长须的中年男子;该男子身上若隐若现的威压,证明他是一位金丹真人。

    “大师兄,你怎么来了?”看见来人,熊傲一脸欣喜。

    “师兄,你…你成功凝聚出金丹,成为一代金丹真人了?”

    熊傲神识在秦松的身上一扫,继而震惊万分地惊呼起来。

    吴有道一共有两个弟子,大弟子便是眼前这位青松,熊傲则是小徒弟;本来他还想将王平安收入门下,奈何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他打消了收王平安为徒的念头。

    这一次吴有道将结金丹拿回去,其余五宗分别给了两枚,其余的都留给了金剑宗的弟子,他的大弟子秦松也得到了一枚。

    他果然没有辜负吴有道的希望,最后成功凝聚出金丹。

    当他巩固了修为后,出关没有几天,便发现吴有道的洞府上弥漫着一股强大的威压。

    与此同时,他收到了吴有道的传音,让他来大荒城将王平安和熊傲接回来,他的天劫将在一个月后来临。

    晋升元婴,不管是失败还是成功,都会引来滚滚道韵,浩荡天威,能够让修士加上对天道的领悟。

    王平安赐予了他结婴丹,吴有道当然不会让他错过这一场机缘。

    同样,这一次他还邀请了其余五宗的修士一起前来,观看他渡劫。

    “哈哈,侥幸突破到了金丹之境,全靠师傅栽培,还有平安师弟的结结丹。”秦松一脸谦虚地说道,眼中却是止不住的得意之色。

    吴有道将金丹交给其余五宗和本门弟子的时候,谎称结金丹是王平安从虚空海秘境所得。

    所以他们目前都还不知道,其实王平安可以炼制结金丹,一直还以为真的是王平安机缘巧合得到了这么多灵丹。

    不过,当知道王平安竟然愿意将结金丹拿出了给他们的时候,六宗的个金丹真人心里都充满了感激。

    那些得到结金丹的修士,更是对王平安感恩戴德。

    “师兄,不知道此次前来所谓何事?”熊傲脸色一正,低声问道。

    毕竟如今他的大师兄已经是金丹真人,一般的事情根本不会让金丹出动。

    现在大师兄来了,定然有不寻常的事情要发生了。

    “你叫平安师弟来吧,到时我在告诉你们。”秦松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并没有直接告诉熊傲,吴有道已经突破元婴,只剩下渡劫一关了。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来到了王平安居住的小院子。

    “师弟,大师兄来了。”熊傲对着房门敲了三下,朗声说道。

    下一刻,房门径直打开,王平安笑容满面的从房中走出来。

    “哈哈,恭喜秦师兄凝聚金丹!师兄光临寒舍,顿时令寒舍蓬荜生辉,里面请!”王平安虽然没有见过秦松,但是却听熊傲说过。

    “平安师弟,这一次多亏你给师傅的结金丹,愚兄这才侥幸晋级金丹境;师弟日后有需要愚兄之处,尽管吩咐即可。”秦松笑着对王平安鞠了三个躬,一脸郑重地说道。

    他也是一名剑修,尽得吴有道的传承,为人刚正不阿,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自有器中君子之风。

    主客坐定,王平安为秦松和熊傲分别倒了一杯灵茶。

    “咳咳,不知道秦师兄此次前来所谓何事?”王平安重重地干咳一声,有些好奇地问道。

    如今秦松成为金丹真人,应该好好修炼,巩固修为才对,怎么突然就来大荒城了,这让王平安心里好奇不已。

    “这一次可是大喜事,师傅亲自吩咐我过来接你回宗门。”秦松轻轻放下茶杯,一脸兴奋地说道。

    “秦师兄的意思是师傅开始结婴了?”

    王平安闻言神色一动,期待万分地问道。

    “哈哈,师弟果然聪明!师傅已经成功结婴了,天劫即将在一个月后来临。”秦松点了点头说道。

    “大师兄,师傅真的结婴成功了?”在一旁的熊傲,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傻了,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

    元婴,在南域最强大的存在,几乎就是一方主宰,没有人可以与之抗衡。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有了一位元婴修为的师傅。

    “熊师兄,其实没有渡过天劫,一切都是未知数;我等修士逆天而行,多少人陨落在天劫之下,谁有能够说一定可以渡过呢?”王平安看了一眼熊傲,悠悠地说道。

    “哈哈,两位师弟说这些干嘛,说不定师傅吉人自有天相,能够顺利渡过这一次天劫也说不准。”秦松尴尬地大笑了一声,眼底依稀可见一抹担忧之色。

    天威浩荡,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尽埋葬。

    “嗨,说这么沉重的话题作甚,我们先回宗门吧。”王平安摇了摇头,叹了一声说道。

    ******

    次日,王平安和家人告别后,又给他们留下一堆符箓后,这才离开大荒城。

    这几年龙飞都没有来找麻烦,王平安心里还是有些担忧,但是为了让两头灵兽也可以看到元婴修士渡劫,他只能都带它们一起前去。

    因为担心吴有道的天劫会提前来临,王平安直接让白虎托着三人飞行。

    经过十余天的路程,三人灵兽终于来到了天剑宗。

    宗门在巍峨连绵的山脉上,奇峰秀岭,飞瀑流泉;山间飞禽走兽往来,云雾缥缈,宛若人间仙境。

    “咻咻咻!”

    不时间,可以看到有修士往来。

    来到一座云雾缥缈,高耸入云的峻岭上的时候,只见秦松手中突兀出现了一面古朴的令牌。

    随着他将一缕灵气注入令牌中,令牌滴溜溜一转,爆发出璀璨的灵芒。

    云雾陡然自动散开,一道巍峨的山门出现在三人眼前,门前还有一柄冲天而起的石剑,一股让人心悸的威压扑面而来。

    “哈哈,平安你来了!”

    就在这时候,山门大开,梵音大作,一道威严的声音遥遥传来,如同来自于九天之上。

    紧跟着,吴有道从门中激射而出,咻地落在了三人面前。

    “师傅,你怎么出来了?”王平安笑眯眯地看着吴有道。

    吴有道周身灵压浩荡,隐隐有一种玄奥的气息,仿佛勾动天地之间的大道之力。

    当这一股力量彻底爆发出来之后,应该就是天劫来临之时。

    “你来了,我岂能不出来?”吴有道笑了笑,一脸感慨地说道。

    王平安将结婴丹给他,这事情他无法说出去,但是他也丝毫掩饰他对王平安的感激。

    “咦,那人是谁,为何老祖亲自出来迎接?”

    “吴老祖竟然还对他十分客气,此子究竟什么身份啊!”

    这时候,有人看到了王平安和吴有道有说有笑的模样。

    一时间,众人纷纷围了过来。

    “咻!”

    几乎同一时间,一个胡须皆白,面若婴儿的老祖带着数人来到了吴有道面前,恭敬地行了一礼。

    “平安,这就是我天剑门的赵彦长老;还有这三位是刚晋级的金丹的的师侄。这一次多亏了你啊…..”

    双方互相认识后,这些人知道眼前之人就是拿出结金丹的王平安,纷纷向王平安表达感激之情。

    很快地,其余五宗的金丹真人也是闻讯而来。

    这些金丹修士,都知道结金丹是王平安所给,自然对王平安客气万分。

    至于宗门的筑基、炼气弟子,根本这是什么情况,一个筑基修士竟然被这么多金丹老祖围着。

    虽然心里十分好奇,但是也没有人敢去询问。

    等到众人都离去之后,吴有道将自己两个弟子和王平安叫到了洞府。

    “师傅,你特意叫我们所谓何事?”王平安若有所思地问道。

    “唉,你也知道当修士成为元婴修士后,需要留下传承;虽然这一次我已经定好在天剑门千里外渡劫,但是定然会引来其余三大元婴修士关注,到时腾蛟国和猎妖城的修士蜂拥而至是难免之事。”吴有道看了一眼三人,缓缓开口说道。

    “这三枚玉简你们拿着,里面都是关于我对剑道的参悟,我留下的传承应该都是关于剑道的,到时我希望是你们几个中的某人得我传承,而不是其余势力的人。”吴有道伸出手一抓,三枚晶莹地玉简出现在三人面前。

    “师傅,我就不去继承您的传承了,我身上还有焚天老祖的传承;再说了,我可不敢露面,这一次焚天一定会前来,我若是路面他定然知道我从虚空海秘境里出现了;我只需要在外面观看你渡劫即可,等你成为元婴修士后,纵然他们发现我从虚空海秘境里出来,也不敢把握怎么样了。”

    王平安摇了摇头说道,并没有去接过眼前的玉简。

    “这…既然你这么说,到时我渡过天劫,再重新将传承告之于你。”吴有道闻言愣了一会儿,有些无奈地说道。

    商议完毕后,三人径直离开了洞府,熊傲和秦松则则是慌忙去领悟玉简中剑道记载了。

    ******

    腾蛟国。

    皇宫深处,一间灵气缭绕的洞府中,龙飞盘膝而坐,身上散发着金丹四层的淡淡威压。

    在大荒城受辱后,他发了疯一样修炼,想到短短数年,竟然真的踏入了金丹中期。

    “咻!”

    就在这时候,一道如同鬼魅一样的身影,从洞府外激射而来。

    “嗡!”

    几乎在同一时间,龙飞倏然睁开了双眸。

    “龙大,发生什么事情了?”

    龙飞盯着眼前那个包裹在黑色长袍中的神秘男子,淡淡地问道。

    “太子殿下,你让我监视大荒城的王平安,如今距离十年之约已经过了半个月了,他果然没有晋级金丹。”黑袍男子阴测测地说道,他声音里有一股让人如坠冰窟窿的寒意。

    “哈哈,好,太好了!实在是天助我也!王平安,你没有晋级金丹,这一次我倒要看看吴有道那老鬼能保你几时。”

    龙飞闻言,脸上浮起一抹狰狞之色,继而狂笑起来,周身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杀意。

    这些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找王平安报仇;但是因为吴有道阻拦,加上有些忌惮焚七级妖兽,所以他一直都不敢对王平安展开疯狂地报复。

    如今距离王平安得到焚天的传承已经过去十年了,他却没有成为金丹真人,这说明焚天老祖再也不会收他为徒。

    想到这里,龙飞都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可以尽情地去报复对方了。

    次日,龙飞独自一人,悄悄地离开了腾蛟国前往外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