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二二九章 帮助六宗,洞府爆炸
    一个月后。

    王平安终于将手中的药材消耗完毕,炼制了大量的灵丹。

    不过结金丹只有二十枚,还有数十枚辅助冲击瓶颈的灵丹;另外,王平安为自己的家人炼制增加寿元的灵丹。

    他不知道日后能不能够找到强大强大的丹方,炼制出可以改变凡人体质的灵丹,但是他还是努力让家人强大起来,并且增加他们的寿元。

    同时,王平安还炼制了一炉定颜丹。

    丹颜丹可以人保持青春美貌,容颜不衰老;虽然是一种十分鸡肋的灵丹,但是深得女修的喜爱,恰好在太清门的传承中,有定颜丹的丹方,他便尝试着炼制了一炉。

    距离十年之约还有四年,王平安便不打算外出了,在大荒城里闭关,看一看能否冲击金丹之境。

    至于能否成为焚天老祖的徒弟,他并不是十分在乎;他只想尽快强大起来,然后掌控剑府洞天,所以在剑道上的参悟,他丝毫不敢懈怠。

    修炼越到后面越是艰难,加上在大荒城没有灵脉,也没有大型的聚灵阵,王平安的修为进展十分缓慢。

    虽然修为进展缓慢,近乎已经停滞,可是他依然没有服用灵丹。

    见此一步一脚印,将基础夯实,为后面的路奠定基础。

    虽然修为进展缓慢,可是对于生死奥义的参悟愈发深入,只是他依然无法两种奥义融合在一起。

    王平安需要修炼的东西太多了,还有鲲鹏战体,各种空间秘术,都需要他花时间去参悟。

    转眼之间过去了三年时间。

    在这三年时间里,王平安终于成功地踏入了筑基十一层。

    他出关不久之后,大荒城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师傅,你怎么来了?”

    看到吴有道突然造访大荒城,王平安充满了疑惑。

    在他想象中,吴有道应该正在闭关修炼冲击金丹圆满之境才对。

    “哈哈,安儿,我已经是金丹十二层圆满了,这一次我来是告诉你,我要准备去冲击元婴之境了。”吴有道身上散发出一股让王平安心悸的恐怖气息,笑哈哈地说道。

    “咦,你三年前才金丹十一层,为何如今这么快就到圆满之境了?”王平安闻言愣住了,皱着眉头问道。

    在他看来,吴有道是绝对有潜质成为元婴老祖,若是他这几年服用灵丹,揠苗助长一样将修为强行提升到圆满之境,这有些得不偿失。

    “安儿,这一次回去后,其余五宗经过商议,将大量的上品灵石交给了我,加上门中的聚灵阵,我这才晋级到金丹圆满之境。”吴有道一脸感慨地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次他坚决守护大荒城的至情至性,赢得了大家的信任;还是王平安的归来,让六宗空前团结起来,反正其余五宗,竟然都同意将大部分灵石分配给吴有道。

    “哈哈,竟然还有这等好事,六宗一心,这实在是太好了。”

    王平安闻言眉头舒展,笑得灿烂无比。

    之前他还在犹豫,那些结金丹若是全部都给天剑宗,恐怖也没有这么多筑基圆满的修士。

    若是从六宗里挑选最精锐的筑基修士,那么成功晋级金丹的概率定然大大的提升了。

    王平安带着吴有道和两只灵兽来到洞府中,他让白虎密切注意外面的动静。

    看到王平安如此谨慎的模样,吴有道也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眼里充满了疑问。

    “安儿,你如此这番模样,可是龙飞来寻仇了?”吴有道神色凝重,担忧地问道。

    “呵呵,师傅多虑了,实是有他事。”王平安摇了摇头,翻手取出了十来个玉瓶。

    “师傅,你看这里是什么?”

    看着王平安笑眯眯地将玉瓶递给自己,吴有道一脸疑惑地打开了其中一个玉瓶。

    “结金丹!”

    吴有道脸色微变,有些震惊地说道,慌忙将其余玉瓶打开。

    “全部都是结金丹,竟然还有的已经产生了丹纹。安儿,这结金丹你从何处所得?”

    虽然之前从王平安手里得到结婴丹,可当吴有道发现王平安拿出的玉瓶里都是金丹后,心里还是充满震惊之色。

    要知道在整个南荒,筑基修士不计其数,可是无数人穷极一生之力,依然无法得到一枚结金丹,而后寿元消耗殆尽,抱憾终生。

    “师傅,这都是我炼制的,可惜没有药材了,若不然我还能炼制出更多结金丹,我打算将这丹药交给你,让你回去分配给六宗有潜力的筑基修士,看看能不能多增加几个金丹真人。”王平安看着一脸惊愕的吴有道,笑着说道。

    “你…你炼制的?你说你还会炼制结金丹。”吴有道闻言满脸震惊,一副如同见了鬼一样的神情。

    “嗯,我如今是一名高级炼丹师。”王平安淡淡地说道,仿佛在诉说一件十分平静的事情。

    “高级炼丹师…高级炼丹师!”

    “你让我怎么说你呢?你真是一个妖孽!”

    吴有道眼神闪烁,激动得语无伦次。

    以前一直以为王平安只是悟性奇高,如今看来完全不是,他整个人仿佛就是一个迷一样。

    陷入虚空秘境里,错过了入口关闭的时间,最后却还是平安地出来了;更是从里面带出了结婴丹,让他有了冲击元婴的希望。

    “师傅,我其实一直都会炼丹;既然你要去冲击元婴之境,那么我去为你炼制几炉辅助灵丹,我虽然还只是高级炼丹师,但是一些用于冲击瓶颈的辅助丹药,还是能够炼制的。”王平安不想吴有道纠结自己的身上的秘密,于是便转移了话题。

    “哈哈,安儿,为师能遇到你,真的是一场造化啊。”吴有道捋了捋胡须,笑着说道。

    “这个结金丹你还是留两枚吧,看你这情形,应该不久就要冲击金丹之境了。”

    吴有道没有拒绝王平安的好意,已然打算将结金丹收下。

    “师傅,我已经留有自己使用的结金丹了,这些你拿回去吧。至于你怎么分配,这就和我无关了,你这一次得到了其余五宗的恩惠,正好将结金丹给他们。”王平安摆了摆手说道。

    两人寒暄完毕后,王平安这才带着吴有道去和家人见面。

    之后,王平安悄然离开了大荒城,再一次回到剑府洞天里。

    炼制冲击元婴之境的辅助灵丹,需要用到药园里的药材,他只能回剑府洞天里采摘。

    数日之后,王平安终于炼制出了一炉太清丹,这是一种可以护住修士神魂,顺利渡过心魔劫的灵丹。

    紧接着,他又炼制出了一瓶破厄金丹,这灵丹可以帮助修士冲破瓶颈。

    炼制完这两种灵药后,王平安几乎虚脱了。

    他的修为太低了,根本无法支持着他大量炼制高阶灵丹。

    吴有道一直都在密室里,看着王平安将灵丹炼制出来。

    当结果灵丹的一刹那,吴有道紧紧地握住王平安的双手,眼里依稀有晶莹的光芒闪烁。

    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当他绝对留下来守护大荒城的时候,也许是因为心里的坚信,坚信王平安没有陨落。

    吴有道曾经幻想过王平安成为他的徒弟,也曾幻想过他十年金丹,成为焚天老祖的徒弟。

    在王平安的带领下,六宗走向强盛,成为南域第三大势力。

    “师傅,六宗里有没有炼制结金丹的药材,若是有的话可以带来给我,我可以帮他们炼制。”在吴有道要离开大荒城的时候,王平安忍不住开口说道。

    “药材?你不说我还真的忘记了,六宗各大金丹长老手里,自然会有炼制结金丹的药材,我这一次回去帮你收集起来;至于其他药材,日后再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若是让太多人知道你是高级炼丹师,恐怕不是一件好事。”吴有道沉吟了一会儿,缓缓开口说道。

    在他没有成为元婴修士之前,他还真的不希望王平安是高级炼丹师的身份暴露出去。

    若是暴露出去了,难免会被猎妖城和腾蛟国直接掳走。

    一个月后,吴有道再次回到了大荒城,果然带上了五份炼制结金丹的药材。

    这一次回来,他还将熊傲带过来了。

    炼制好结金丹后,吴有道再次回天剑宗去了,熊傲则是留在了大荒城。

    按照吴有道的说法,在王平安闭关的时候,熊傲可以帮他照看大荒城,给武者刻画灵印。

    *******

    花开花落,人间几度春秋。

    距离十年之约已经到了。

    王平安并没有晋级到金丹之境,甚至于徘徊在筑基十一层巅峰。

    也许,纵然王平安晋级金丹了,焚天老祖也不知道他还活着。

    王平安回来的消息,只有龙飞等人知道;但是龙飞受到那么大的屈辱,根本不敢将事情抖出去。

    加上王平安深居浅出,大荒城有十分偏僻,他还活着的消息根本没有传到焚天的耳里。

    此时此刻,王平安静静地盘坐在洞府里,周身有一红一白两道灵涌动。

    红白两种符文交织涌动,白者晶莹如玉,红者殷红似血。

    勃勃生机,寂灭死意,此消彼长,互相消耗,一股玄奥的气息萦绕在洞府里。

    王平安双目紧闭,手中法则掐动,死亡奥义和生之奥义,浩浩荡荡,有一种逐渐融合的趋势。

    在这一年时间里,王平安没有继续去提升修为,反而一直都在参悟生死奥义。

    如今,他隐约感觉自己已经触摸到了两种奥义融合的契机了。

    “嗡嗡嗡!”

    随着王平安手中法诀掐动,两种不同属性的奥义,逐渐靠近在一起。

    两种奥义竟然真的诡异的开始融合在一起,红白交加,一股让人心悸的威压轰地爆发出来。

    一圈圈强大的灵压,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傻虎,好像不对劲啊!”

    一直趴在地上休息的大黄狗和白虎,嗖地爬了起来,眼里闪过一丝惊疑之色。

    在这一年里,也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的暴涨,可是它们从没有感应到如此强大的危机。

    这危险让它们感觉到十分不安,有着毛发竖立的感觉。

    “要不要叫醒主人?”白虎浑圆的眼珠闪过一丝迟疑之色,看着大黄狗问道。

    “这…..”

    “轰隆隆!”

    就在这时候,生死奥义交织在一起的灵芒,竟然突然炸裂了。

    一股让人恐惧的力量,蕴含着死亡生机,矛盾与诡异,四周的空间瞬间泛起丝丝涟漪。

    几乎在同一时间,王平安倏然睁开了双眸,脸上一片骇然。

    “主人!”

    白虎怒吼一声,双爪虚空一抓,一道道恐怖的爪影凭空出现,直接将笼罩住肆虐的生死力量。

    “砰!”

    虎爪炸裂,血肉模糊,一圈红白交融的力量,冲天而起。

    地动山摇,洞府轰然塌陷炸裂。

    “你们快走!”

    王平安对着白虎和大黄狗怒吼一声,周身银芒闪烁,咻地向外激射而去。

    “轰!”

    然而,浩荡的力量,还是狠狠地落在了他身上,整个人如同破麻袋一样被轰飞出去。

    轰鸣声大作,响彻整个大荒城。

    “怎么回事?城主府炸裂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大荒城里的武者都发现了城主府里的变化。

    一直盘坐在城主府的熊傲,脸色大变,向着爆炸的地方激射而去。

    “这气息…师弟出事了!”

    熊傲神识一扫,身上遁光一闪,直接冲入了滚滚硝烟里。

    一眼望去,方圆百丈,大地沟壑纵横,房屋坍圮,一股死寂的气息弥漫在空中。

    然而,在死寂中,又隐约可以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生机。

    “主人….”

    “王平安,你怎么样了!”

    与此同时,从残破的废墟中,嗖地飞出了两头灵兽。

    仔细一看,赫然是双爪依然在滴血的白虎,以及一身狼狈的大黄狗。

    “我师弟出事了?”熊傲脸色阴沉得几乎滴水,难以置信地问道。

    “砰!”

    突然之间,一片废墟砰地弹飞开来,一道痛苦的闷哼从地下传来。

    “我没有死,你们嚎什么。”

    “主人,是主人!”

    大黄狗眼里一片喜色,带着大黄狗三下五除二将废墟移走了。

    只见王平安衣衫褴褛,气若游丝,不停地咳着血。

    但是他身上有一层蒙蒙的银芒,肌肉虬扎,充满着力量,竟然看不到有其他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