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沙漠帝皇 > 终章 三 沙漠之王 砂隐大名
    苍白皇帝被冻土阻挡的瞬间,魔神冻土便动了再度的袭击。

    一具具棺材从被霜冰冻结的地面上升起,一只只身体残缺的、类人或兽的怪异尸骸,从棺椁中踏步而出。

    枉死之棺。

    并且,那些棺椁本身,就是“生物”。

    面对此情此景,苍白皇帝眼瞳一凝,流转的灵砂在他右手汇聚,然后,手中如杖似剑的怪异十字架形武器斜上斜下一斩。

    一道黑色的裂缝从天空划下,仿佛天地被撕裂了一般。

    裂缝的后面,无穷无尽的白色荒漠出现在魔神冻土的视界之中。

    下一瞬,一只只身体形态异常的怪物从那白色荒漠中涌出。

    几乎每一个怪物的胸口都有一个或大或小的空洞,脸上也几乎都戴着奇形怪状的骨质面具。

    几乎是出现的瞬间,那些戴着骨质面具的怪异生物便齐齐张开口——

    虚闪!!!

    虚幻的、颜色各异的光束从激射而出,将那些刚刚爬出棺椁的异兽尽数击溃。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魔神冻土头上的霜寒冠冕泛起黑光。

    下一瞬,那些从棺椁之中走出的、被一道道虚闪撕裂的异兽尸体突然裂开,在诡异悲哀的咆哮与嘶吼声之中,一头头浑身黑蓝色,有着火焰与野兽利爪的生物破体而出。

    原本和枉死之棺连接的烈焰异兽们,在这个刹那,与那异形棺椁连接缝合。

    霎时,一股骇人的气息弥漫开来。

    从某种角度说,被杀死之后,反而变得更强了。

    幽冥禁军!

    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个人影从那白色荒漠之中飞了出来。

    这些人,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人形,身上皆穿着一身苍白的袍服。

    他们身上洋溢的气息,虽然几乎不输于那些个幽冥禁军,但是,魔神冻土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们的威胁不小。

    没有任何犹豫,魔神冻土右手一拳轰击空气,他一开始出现的地方,那与他对应的魔神之柱,忽然散出异样的光辉。

    而他的身体周围,那绵延的冻土,再度扩散,扩大了接近几十倍的距离,地面深处之下的砂层,也在以极快的度冻结——

    “冥王权能!”

    伴随着呼振声,魔神冻土的身躯突然浮现出了一圈圈异样的、充满死寂和邪祟感的纹路,而他那原本宛如狼兽一般的兽,也在迅异质化,转瞬之间,身体周围也萦绕上了宛如火焰一般的暗蓝色光晕。

    整个身躯从人形匍匐下地,化为了一只身形奇异的巨兽。

    面对生如此变化的魔神冻土,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的秦人之一——苍白皇帝,也再次握紧了手中已经卍解的斩魄刀,沉声低喝道:

    “归刃!骸皇鹫!”

    伴随着他的低喝,那柄十字杖一般的利刃顿时溃散重组,化为一颗虚幻的圆球,嵌入了他的胸口。

    下一瞬,无尽灵砂从那裂缝之后的苍白荒漠中涌出,汇聚在他的身躯之上。

    苍白风暴卷席之中,一只身躯庞大的、通体骨质的巨鸟浮现在天空之上。

    巨鸟的全身上下,都有宛如锁链一般的怪异锁链。

    交战,再次开始。

    两只怪异的巨兽,率领着己方的属下,再次交战。

    ........

    镜砂君王与苍白皇帝被荒芜和冻土挡下,但是,伊兹尔的目光却还是望着天空。

    望着那浩瀚黄沙上方的无尽虚空。

    嗡嗡——

    一个身着鹰铠甲的男人,悄无声息地浮现在那里。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伊兹尔低声道:

    “炼狱!”

    伴随着的他的声音,十根巨柱之中,又有一根缠绕着晦暗烈焰巨柱上显现出了一道身影。

    而巨柱周围的城邦中,一个个身躯漆黑,通体由火焰组成的生物,也齐齐出高呼:

    “吾等为暗日之子、焰中之民!焰中之城、日蚀之城的守卫者,吾等之主——魔神炼狱!”

    最后一道音声响起时,虚幻的、巨大的金字塔在天空浮现!

    镜中复合大神殿!

    在巨大的、虚幻的金字塔浮现而出的瞬间,一艘艘漂浮在天空中的、仿佛某种晦暗金属铸造的天空船浮现。

    曜影太阳船!

    并且,还有一只只长着公羊角的、背上有着一对巨大膜翼的怪物,从金字塔中飞出。

    尾随其后的,是一只通体鎏金般的暗色巨龙。

    浑身上下散着惊人的寒意。

    但那并不是它本身身躯寒冷,而是它将周围的一切光热尽数吞噬的结果。

    光与热不断被吞噬的环境下,暗色巨龙,魔神炼狱向着那鹰人身铠甲的男人飞去。

    “日蚀.....吞噬太阳吗......”

    鹰人身铠甲的男人低语了一句,随即,他抬起手中的赫卡手杖——

    “于王家沉眠之谷沉睡的法老,以吾图特蒙斯,以吾奈奥哈里斯之名......”

    下一瞬,男人的身后浮现出了一个宛如符号的眼睛。

    王权之神,鹰神荷鲁斯。

    下一瞬,鹰人身铠甲的男人身后,一道虚幻的、巨大的山谷陡然裂开。

    一个个头戴红冠、白冠、亦或者双冠、甚至蓝冠的法老从山谷之中走出。

    每一位法老的手中都手持代表亡故法老的连枷手杖。

    在从山谷之中走出的瞬间,每一位法老都向着那鹰人身铠甲的男人微微垂致意——

    方尖碑所指向的真正王者,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帝国的缔造者、沙漠之王、第一位世界英雄、王权之神。

    而对此,鹰人身铠甲的秦人,并没有任何得意。

    僭越了图特蒙斯一世与三世的名讳,僭越了赛特与荷鲁斯之名的他,并不会真的把自己当成什么伟大法老。

    一切,都是为了对抗那个魔神的工具罢了。

    面具下的面容依然冷漠,他握紧了手中法老赫卡权杖,向着魔神炼狱,动了进攻。

    不过,也是在这个时候,忽地,另一根代表魔神的巨柱忽地亮起。

    一位人形的魔神走那宛如骸骨堆叠的巨柱中走出。

    魔神,殉葬!

    “1V2吗?”

    “不,应该是2v2,”

    随着另一个声音响起,鹰人身铠甲的秦人,扭头看向左侧。

    一位背部背着沙黄色葫芦的男人,出现在他身边不远处,双手结印,眼眶中浮现出怪异的花纹,同时低喝道:

    亥-寅-巳-戌-辰-寅——

    “砂遁!砾金生转——”

    下一瞬,无数涌动的金沙凝结,形成了一个个人形。

    并且,其间还有十只形体怪异的巨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