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19.就在此地,别动(再求推荐票,谢谢)
    这一天生的事可是够多,陈松没有立马回到阴阳峰,而是先待在庄园里休息起来。

    偌大的房子归于自己,白天时候感到骄傲,晚上他就感觉有点心虚了。

    那年二十八,胆小如喽啰。

    《闪灵》、《小岛惊魂》、《林中小屋》、《孤堡惊情》,越想越刺激——不是他瞎想,实话实说,他真的听见了脚步声!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陈先生,您希望几点吃晚饭?”

    陈松知道是布鲁斯上来了便松了口气,他拉开门说道:“你不用管我,我自己随便收拾点就行。”

    老爷子微笑道:“这怎么行呢?艾玛已经准备好晚餐,我只要稍微加热即可。”

    想起老太太的身体状况,陈松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人家给自己做饭:“布鲁斯,你看我的脸,看出什么来了?”

    老爷子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我还没有研究贵国的算命文化,面相这方面不太懂。”

    陈松:“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能看出我表情很认真吧?我现在很严肃的告诉你,以后不要让艾玛忙活了,有你照顾我就够了。”

    “你是要解雇艾玛吗?”

    “不,让她带薪休假,她需要休息,我能看得出来。”

    老爷子淡淡的笑了笑,道:“艾玛不想多休息,她总是说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

    陈松依然坚持:“那让她去镇上转转,在庄园里转转,不要再去厨房忙碌!”

    晚餐还是正餐那一套流程,餐前有开胃菜和开胃酒,一杯红酒配鹌鹑蛋、青豆、小洋葱等等。

    他叉起一颗小洋葱好奇的看向布鲁斯:“这个可以直接吃的吗?”

    “是的,先生。”

    陈松塞进了嘴里咀嚼了两下张开嘴道:“有点辣。”

    老爷子沉默了一下,轻声道:“这个最好蘸着炼乳吃。”

    “那你还让我直接吃?”

    “它确实可以直接吃,只是最好蘸着炼乳吃。”

    陈松想再夹一颗小洋葱蘸炼乳尝尝,但已经没有了,开胃菜里只有一颗小洋葱。

    后面依然有汤和副菜,汤是鱼肉清汤,非常美味,陈松喝的嘴里留鲜。

    主菜则是一片片的薄肉片,配有黑胡椒汁、海鲜酱等,老爷子端上一盘后离开,陈松夹起一片看了看,着实有点生,还挂着血丝呢。

    “这估计就是一成熟的牛肉吧。”他苦笑着摇摇头,蘸了点黑胡椒汁塞进嘴里硬吞了下去。

    他以前在电视上见过欧美人生吃肉片,说是营养最丰富,如今轮到他来享受了。

    如果这菜不是老夫人准备的,他还真不会去吃,生肉实在是难以下咽,他搭配了好些调料才掩盖住那股血沫子味。

    一股热气逼近,他回头一看,看到布鲁斯小心的搬上来一个小烤炉。

    布鲁斯放下烤炉后突然懵了:“哎?肉呢?我先前放在这里要烤的生鹿肉片呢?”

    “我我我沃日!”

    北欧的华裔曾经用两句话来形容移民后的生活:好山好水好风光,好冷好骚好寂寞。

    如今陈松深有体验,他无聊了一个晚上,连找个聊天的人都找不到:国内是凌晨时分,朋友都在睡觉,等到朋友起床了,他这边该睡觉了。

    有一点倒是好,庄园特别安静,空气质量也特别好,这导致他的睡眠质量同样很好,梦见的长腿姑娘更是好。

    陈松满怀希望的拉开窗帘等待着冰岛的阳光,然后玻璃上露出一张脸。

    “日里妈!”陈松吓得全身该软不该软的地方都软了,然后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倒影,外面天还漆黑。

    距离天亮还有四个小时。

    还好他可以去九州世界,锁上房门后他把昨天买的东西收拾起来,打开光门穿过去就是太极宗的宗门。

    他没有直接去找桐峦子,对方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

    把东西收拾进一座亭子中,他背着手在宗门里面逛了起来。

    桐峦子说太极宗实力极强,是天冲神州修仙界执牛耳者,可从宗门规模却看不出这点,小岛上建筑不多,跟个精美的小景点似的。

    此时小岛上一片安静,所有房间都像是被鬼子洗劫抢掠一样,桌椅翻倒、纸笔乱扔,有些房间甚至门窗都被卸掉了,这样他有些心疼,就骂道:“狗日的小鬼子!”

    虽然一切跟鬼子没关系,但他还是愿意骂两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陈松捡了一些毛笔和砚台收拾起来,其中毛笔笔杆青翠如玉、触手光滑,砚台造型古色古香、玲珑有致,对于书法爱好者来说,这可都是好东西。

    这样他就现了一条生财之道,九州大乱、民不聊生,各宗门、教派乃至城池中必然遗留下许多东西,他带去地球都能卖上好价钱,到时候再把地球上的食物用品带过来,同样是好价钱!

    没有中间商赚他差价,因为他就是中间商。

    九洲的太阳总是昏昏沉沉,明明没有污染,天空一片澄净,可太阳却模模糊糊,即使雪停云消,依然看不到太阳那炽烈霸道的身影。

    时间过去了八九个小时,桐峦子身影还是没有出现,这样他等不下去了,便推门回到他栖身的房间。

    听见门响,缩身躺在木床上的桐峦子勉强抬起头来:“似似先生回来了么?请恕弟子,咳咳,咳咳!”

    桐峦子的身体状况比一开始更要糟糕,脸颊烧的通红,全身无力,咳嗽的时候能听见痰音,绝对是感冒烧——这点他不会看错,好歹是个兽医。

    陈松去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道:“你烧了!”

    “没事,”桐峦子虚弱的挣扎着要爬起来,“弟子是感染了小小的风寒,不足道哉。”

    “快烧成叉烧肉了还没事呢,我拿几片药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他这次过来是带着被子的,赶紧拿出来给桐峦子包上,然后再开光门回到庄园。

    这时候布鲁斯已经起床了,他去厨房一看,果然看到了布鲁斯的身影。

    “陈先生,有什么事吗?您看起来很着急?”

    陈松道:“镇上有药店吗?我需要买点药。”

    布鲁斯问道:“您哪里不舒服?”

    “噢,我水土不服很可能会感冒,想先准备点感冒药、退烧药和抗生素。”

    “家里有感冒药和退烧药,但如果需要抗生素那我们就得去门诊医院了,请跟我来。”

    天色一片漆黑,小镇毫无动静,老爷车如幽灵般穿过镇子,只听见几声狗叫声。

    然后拐弯的时候一条狗突然就窜了出来,见此布鲁斯反应很快,立马踩了刹车。

    狗子反应也很快,四肢杵在地上身子往后拉,同样给刹住了。

    陈松笑了,扭头对布鲁斯说道:“你们冰岛狗挺会刹车啊。”

    布鲁斯脸色变了:“陈先生,你这样侮辱我……”

    陈松急忙解释:“我说的不是你,是外面的狗,你误会了。”

    他挺喜欢小动物的,便落下窗户探头去吹了个口哨。

    狗子看都没看他一眼。

    冰岛有全民免费医疗政策,但并非看病一分钱不用花。

    陈松这次去的是镇医院门诊,先需要花两千克朗来挂号,这就得自费,后面的检查诊断乃至开药则是免费了。

    拿到挂号单,陈松对布鲁斯说道:“这挂号费真不便宜,在我们国内只有大医院的顶级专家才是这个价钱。”

    布鲁斯笑道:“但这是冰岛,您得适应这里的物价。”

    虽然他挂号了,可是医院没有正式上班,只有一名值班医生和一名值班护士,陈松找到他们的时候,两人还在床上呼呼大睡。

    在值班室看到睡在一张床上的两个人,他有点懵:“冰岛就这么开放吗?他们就这么睡一起?就这么睡在一起!”

    布鲁斯笑着敲了敲窗,同时解释道:“埃迪里克松医生和艾薇儿是夫妻,哦,艾薇儿就是这位护士小姐。”

    “唉,有老婆真好。”

    男医生埃迪里克松大约四十岁,脾气很温和,被从睡梦中吵醒后先露出个职业性微笑,看清布鲁斯样子后急忙起身:“嘿,布鲁斯,是艾玛需要帮助吗?”

    布鲁斯道:“哦,不,艾玛很好,谢谢你的关心。这次是我的新任老板陈先生,他需要你的帮助,他想开点抗生素。”

    埃迪里克松问道:“你的新任老板?”

    他好奇的看了看陈松后继续问道:“嗨、伙计,你的身体怎么了?”

    陈松把桐峦子的症状诉说出来,医生纳闷的看着他道:“我可看不出你的身体跟你描述的有什么相符之处。”

    “那个,这是我之前的症状。”陈松只好这么解释,“这会扛过来了,年轻人火力壮。”

    医生耸耸肩道:“你肯定隐瞒了什么,听你的介绍这是病毒性感冒合并细菌性感冒,但它的症状不会很快消失,这样吧,我先给你做个血象分析。”

    陈松为难了,自己身体没问题,血象分析一下子就能看出自己没毛病。

    他说道:“这就不用了,实不相瞒我也是医生,所以我不会搞错情况。”

    医生问道:“你也是医生?有从业资格证吗?”

    “有!”陈松回答的理直气壮,大学时候他就考出了兽医从业资格证,所以他没说谎

    医生还要问他,结果值班室电话响了起来,护士艾薇儿接起电话后立马点头用冰岛语说了什么。

    听到她的话,医生对陈松说道:“你稍等先生,有紧急情况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