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 第229章 野心
    “再说下务工人员返乡引的治安问题,这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外出务工人员在外面涨了见识,受到许多不良现象的诱惑,比如赌博、吸毒等等,进而将这些现象带回到家乡来;另一方面则是将城市化的犯罪手段扩散到乡村,比如传销、诈骗等等,当地的村民因为缺少见识,上当的情况很多。”

    “而这些情况又会引其他治安案件,比如因为赌博引的打架斗殴,因为吸毒引的盗窃抢劫,因为上当受骗愤而报复引的流血冲突等等,这些情况必须尽早重视。”

    “关于这些,我们可以需要加强宣传,采用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汇演等形式进行普法宣传,让那些外出务工人员还有当地的村民知道那些行为是违法的,从而引起他们的警惕,避免这些事情大规模生。”很多时候,好多村民都不知道赌博、吸毒等行为是违法的,也不知道这种行为会遭受什么样的法律惩罚,如果能提前说清楚,这种情况肯定能好许多。

    “加强政府有关部门的协调合作,形成定期交流、良性互动、快反应机制…….每逢返乡高峰期,加强专项严打工作,针对赌博等常见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将问题解决在萌芽阶段,进而避免其后的种种问题。”

    “做好外出务工人员的后勤工作,在务工信息提供、子女就学、妇女权益保护、留守儿童教育等问题上积极开展工作,让他们可以放心的离家打工…….”

    沈隆认真的说,易学习认真地听、认真地记录,并经常打断沈隆的话就某个问题同他展开争论,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等他们的谈话告一段落的时候,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道口县政府只剩下这一件办公室还亮着灯。

    “实在是不好意思,一时听得入了神,没注意都到这时候了,同伟同志,咱们去吃点东西,然后我送你回去休息吧!”易学习连连致歉,其实他还有好多问题想和沈隆讨论,可都这么晚了,不好再打扰人家了。

    “不用不用,刚才已经吃饱了,现在肚子还撑着呢。”沈隆感觉到易学习也很累了,所以拒绝了他的邀请。

    推脱几次,易学习只好答应下来,亲自把沈隆送到招待所,第二天早上又专程过来给他送行,“同伟同志,以后关于这个问题我还想和你多交流交流,希望你不要嫌我烦啊!”

    “易县长太客气了,我这只是纸上谈兵而已,你才是真正的实践家,有机会聆听您的教诲我当然高兴。”这样,继李达康之后,沈隆在汉东省又多了一个交流对象,或许易学习没办法给沈隆提供更多政治资源方面的帮助,但是在基层政务的处理经验上,易学习甚至比李达康更为出色,沈隆以后肯定少不了要找他咨询。

    一路上换着开车休息,赶在中午两点,他们返回了吕州市,花了几天时间将这件案子了解,沈隆把他和易学习交流的结果整理成文件,重点分析了和治安相关的部分,然后带着这份文件到高育良家拜访。

    “老师,师母,我又来蹭饭了,你们该不会嫌我烦吧?”沈隆将易学习送他的茶叶包了些带过来,“一点儿朋友给的野茶,老师、师母可以尝尝。”

    “你今天来得可是巧了,你师母做了红烧肉。”高育良从书房出来,满脸笑容的招呼道,沈隆感觉他看起来比还在汉东大学的时候可精神了不少,或许权力真的能让人年轻。

    高育良的居所也有所变化,客厅里多了几盆盆景,松树枝干蜷曲,针叶苍劲,奇石异草精致美妙,再配上墙上的书画、桌上的花瓶,屋子里充满了书卷气,和沈隆去过的其它领导居所气质颇有不同。

    “那我可要多吃几块,师母的红烧肉那可以汉东大学一绝啊!”沈隆帮吴慧芬把自己带来的鲜花插在花瓶里。

    “你和高老师先杀两盘,我这还得会儿呢。”吴慧芬找出棋盘递给沈隆,然后沈隆和高育良就在客厅下起象棋来。

    高育良功力老道、火候深厚,沈隆思维敏捷、招数新奇,俩人杀了个旗鼓相当,高育良过足了瘾头。

    吃过饭,俩人来到书房聊起了吕州的事情,沈隆给他汇报了最近的工作,也把自己在下面打听到的一些吕州官场的信息通报给高育良,高育良是半路出家,基层关系薄弱,这些信息对他很是重要。

    说完了这些,沈隆又从公文包里拿出准备好的文件递过去,“高老师,前段时间我去了趟道口县异地抓捕,事后和当地的县长就外出务工人员引的治安问题进行了探讨,易县长的基层工作经验非常深厚,和他聊过之后我觉得大有收获。”

    “咱们吕州市外出务工人员比例不如道口,可绝对数量却要大大出,易县长现的很多问题咱们吕州市也有,所以我就整理了这份东西,您看能不能派上用场?”

    “同伟你干得很好,身为我的学生可不能光顾着解决现有的问题,还要能及时现问题,预防问题。”高育良表扬了两句,拿起文件认真地看了起来。

    他越看越觉得这份文件写得漂亮,不仅极其符合现实,而且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切实可行,并不是无的放矢,他完全可以将这份文件应用在吕州市的政法工作上,尤其是普法宣传那几条,不仅可以让他做出一番成绩,还能借着这个机会梳理一遍吕州市的政法系统。

    只是从这份文件上来看,他这个学生似乎并不甘心一直在公安系统转圈子啊,这里面很多地方都体现出了一个地方主官的视野,这恐怕不仅仅是那位易学习县长的手笔吧?

    他对自己的前途有着浓烈的野心,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高育良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一时间几乎忘记了这份文件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