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来自缪星 > 第317章 都一样
    江海逸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答道:“为什么?废话,当然是参加星战联赛,成为明星选手。”

    丁蒙继续道:“就这么简单?”

    江海逸忽然嘿嘿嘿的笑了起来,笑声听着让人心里毛,他挥舞着手臂:“劳资要是成了天王巨星,当然是天天露脸挣钱、约会美女、好好享受我的人生……”

    其实这个回答并没有什么不妥,这星辉大学中的学生几乎绝大多数人都是他这种想法,但说出来就不一样了,现在可是数万观众盯着的。

    丁蒙一直按照孙诗菱的问话在问:“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你天天约会美女,那孙诗菱怎么办?”

    “她?”江海逸不屑的笑了,“等劳资得了第一名,还看得上她?”

    全场观众当即大哗,兄弟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在开玩笑,魔影奇树的力量是何其强大,尽管这棵奇树不是真的奇树,但逆源晶体制造出虚拟的掠噬界幻境,其效果完全没有分别。

    丁蒙道:“但孙诗菱始终是你女朋友,你不爱她吗?”

    “劳资爱个卵啊,女人不都是拿来玩的吗?”江海逸疯狂的大笑起来,“劳资一直想玩她,她就是不让劳资玩,劳资非要玩了她才肯罢休……”

    环道上的杜墨听不下去了,都说大考年年不同,年年都难,原来难的不是实力,而是各种五花八门的评测,今年考验的原来是人的心性。

    北看台上凌星弦转头看了腾马一眼,这一眼无疑在阐明一个观点:这种学生,他有可能通过评测,但不可能会被系统评估为第一名,星虹集团也不可能招揽他。

    腾马一张老脸气得都在颤抖,混账玩意,你这小子真是走火入魔误入歧途了吗?

    卡特尔永远都是那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呵呵,还真是,表面上道貌岸然,私底下一肚皮的坏水。”

    全场观众也是吃惊不已,任谁也想不到江海逸居然是这种人。

    这个时候就连丁蒙都感觉自己问不下去了,他低头道:“你还是别问了吧?”

    孙诗菱沉默着,声音很黯然:“我肯定也拿不到第一名的……我这一分让给你……你给我一个痛快吧。”

    小坏感叹道:“她还不算明白得太晚,丁蒙,满足她吧。”

    丁蒙点点头,手轻轻的一拨拉,长剑立即被他踩在靴底,明晃晃的剑尖正对着孙诗菱。

    孙诗菱艰难的开口:“谢谢!”

    说完她毫不犹豫一头撞了上去,剑身直接没入大脑,这种程度的伤害不用想也该知道是直接化光飘走。

    一看孙诗菱主动寻死,原本对她很厌恶的观众一下子由憎恨转化为同情,许倩倩叹息道:“唉……星辉五年生涯,就这么葬送了。”

    艾琳也在点头:“遇人不淑就是这样,所以最好别轻易相信那些男人。”

    代亦的注意力始终是在丁蒙身上,这会儿是个人就看得出江海逸获取了魔影奇树的能量,实力肯定暴涨了一大截上去。

    不过丁蒙还是很平静,他慢慢的走上中央神台,很平静的注视着狂暴不堪的江海逸:“都一样。”

    江海逸恶狠狠的盯着他:“什么都一样?”

    丁蒙叹了口气:“丧失心智也好,被同质化也罢,结果都一样。”

    这话江海逸实在不懂。

    丁蒙慢慢的抬手,镜花水月缓缓的升起,悬停在他面前,通体散着红通通的色泽,这是源能被灌注到内部的特征:

    “在我面前,你根本毫无机会!”

    那个“会”字一说完,全场观众看到了本次大会最为惊艳的一幕。

    镜花水月产生的剑光像一张火红色的天幕充斥着整个神台,丁蒙人却不见了,没有人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这片剑光,闪————灭!

    就如同你在眨眼之间,阳光前一秒都还很晃眼,下一秒就消逝得无影无踪,快到了无处可藏、无迹可寻的程度。

    这一剑正是当初赵跃老师传授给他的那最简单的“一刺”,但是这一刺却集中了他体内七个原点汇集起来的力量,以及这一年多来努力修炼的实力。

    这一刺带来的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死”!

    丁蒙站在江海逸的身后,背对着他轻轻一挥手,镜花水月立即消失,而江海逸也缓缓的仰天倒下,先是化为一股黑烟,然后化光飘走,大家甚至还不知道丁蒙是怎么秒的他。

    整个观赛区变得鸦雀无声,这种实力,也许在战将战君眼中还不足畏惧,但是这种实力是由一个不到22岁的年轻人所展示出来的,观赛区的安静证明了这些学生的敬畏之心。

    不过奇怪的是江海逸被淘汰之后,大考还是没有结束,有些学生已经想到了,真正考验人的是魔影奇树。

    小坏道:“丁蒙,这魔影奇树构成极其复杂,我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分析出来,作为掠噬界的奇毒,k病毒自然可以抵挡,但如果按照孙诗菱的说法,你确实有可能会看见自己的心魔。”

    小爱肃然道:“所以要不要接触它,一切交由你来选择。”

    此刻在万众瞩目之下,丁蒙沉思片刻还是坚定的朝那团七彩能量处走去,慢慢的伸出了手指。

    手指一接触到魔影奇树,就如同在感应舱中“唰”的一下进入了虚拟世界,而且丁蒙现在看到的,正是第一次见到逆源晶体内部的情形,它就是一个光的世界,五颜六色的光芒照耀着四面八方,来到这里面,就如同来到了一个绚烂瑰丽的陌生世界。

    然而这些光却不是死的,它们纷纷开始生变化,围绕着丁蒙急旋转起来,幻化成一圈圈的动态画面,这些画面的度同样快得无法形容,小坏她们见过的有、没见过的也有。

    小爱立即报警:“不好,这些都是他的记忆和想象,信息流太强大了,acT557o号的念力和脑域很难全部吸收,会产生负面状态。”

    在外界看来,丁蒙的情况果然和江海逸差不多,丁蒙先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大吼出声:“够了!住手!混账……”

    他似乎也看见了很多不愿意看见的事情,表情狰狞而愤怒,一个人在水池边疯狂咆哮起来。

    全场观众也看得傻眼,难道说丁蒙也要被同质化吗?

    梁怡然这会儿恢复不少,鼓起勇气走上桥,用力喊道:“丁蒙,代小姐来了。”

    她问得非常聪明,因为之前江海逸的回答明显是孙诗菱在提问,她现在这么问,无非是在为广大女生提问。

    谁知丁蒙的回答完全不一样,他的拳头捏得老紧,情绪异常激动:“所有人,都得死!”

    梁怡然一下子怔住了,她反而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杜墨踉跄着走上来:“丁蒙!”

    “杜墨!”丁蒙的瞳孔也变成了血红色,不过身体还好,还没有变成那种妖魔化的黑色。

    杜墨似有所悟,这个魔影奇树估计让你看到了内心深处最邪恶的东西,就好比罂粟一样,它明明就是有毒有害的,有时候却散着邪异的诱惑力。

    杜墨深吸了一口气,他和丁蒙的交集不算多,只能挑那些两人共有的经历来问:“丁蒙,不是斯莱曼队长要你来的,是你自己要来的,为那些死去的人来讨回公道的……”

    他猜对了,丁蒙现在大脑中信息流汇聚得最强的就是他自己的想象,他所看到的是大盛王国和kV3o3号星上的灾民难民成批成批被屠杀的场面,如同杀鸡在宰牛一般残忍,所以他非常愤怒,这股愤怒已经让他彻底失去了理智。

    其实杜墨的呼喊他大部分内容是听不到的,就隐约听到了“斯莱曼”三个字,一听到这个名字,丁蒙就清醒了不少,四周幻境旋转度立即慢了下来。

    杜墨也是精神一震,他看见丁蒙瞳孔的血光黯淡了很多,这一刻,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喊出声:“丁蒙,我们源能者的使命,是为了那些不能作战的人而战,为正义而战,正义必胜——————”

    “唰!唰!唰!唰——”

    丁蒙的意识逐渐清醒,四周幻境再度生改变,现在变成了很多个人的笑脸:

    黑暗的战舰通道中,躺在地上的小四露出了温暖的笑容:“谢谢你……丁哥……谢谢你……谢谢……谢谢……”

    明媚的阳光下,碧绿的草地上,丁文赫微笑着把小刀捧在手上:“郑明兄弟,丁蒙兄弟,我现在以‘大哥’的名义,将英雄小刀正式传授给你们,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这把刀的第十五代传人……”

    漫天风雪下,农家小院中,郑明的笑脸依旧清晰:“丁蒙,我的好兄弟,如果我这次去了一旦遭遇不幸,请你一定要取回这把刀,好好的保管它,让英雄小刀世世代代的流传下去,我们的每一代‘大哥’,都没有愧对前任的托付……”

    最后一道夕阳落下,禹兴扬的微笑是那么满足:“丁蒙,这把英雄小刀……请你不要辜负所有人为它付出的这一切……”

    ……

    看着这一张张的笑脸,听着这些人的声音,丁蒙的眼睛渐渐湿润了,内心的那股暴戾也逐渐平息。

    在外界看来,他整个人又恢复了正常,他忽然运转八个原点,猛的张开四肢一声怒吼,《霸王崩山劲》伴随着所有的喜怒哀乐、离情别绪瞬间炸裂出去。

    也就在这时,他的视野“唰”的一下真正恢复正常,他现自己回到了虚拟舱中,而同一时间,观赛区的直播场景也“咔”的一下消失,本届星辉大考至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