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格兰自然科学院 > 第二十九章 血眼黑影
    嘘!

    古博悄然走到窗前,房间再次安静下来,只能听到轻微呼吸声。

    “准备。”

    古博伸出手臂,一声喃昵。

    三人迅来到窗前,在黑暗中俯瞰着街道路灯下,那个摇摇晃晃走来的身影。

    空气中,不知不觉,未知压抑氛围弥漫。

    似乎随时会有什么可怖的东西,打破这股令人压抑的宁静!

    大气不敢喘的不安中,雷洛也跟着从窗子眺望出去,正在这时,古博悄然伸出一只手,默不作声将雷洛护在自己身后。

    不经意的动作,雷洛愣住。

    望着身前略显佝偻的年迈单薄身影,却仿佛山岳般伫立在自己面前,粗糙手掌本能将自己护在身后,原本心底深处的一丝丝怨气,在这一刻,瞬间消融,化为虚无。

    “导师……”

    雷洛为自己之前的灰暗抱怨心理,倍感羞耻,眼角不知不觉湿润了。

    自己之前行为,简直就像一个幼稚的孩子,稍稍取得一点小成就,就去邀功撒娇,没有获得满足就抱怨,简直是无理取闹。

    站在一位高等学者的角度,自己这般启蒙教育,又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呢?

    就在雷洛内心七上八下胡思乱想的时候,街道上孤零零走过的身影,已然到了街道尽头,等待上钩的目标却仍然没有现身。

    “没上钩?”

    硫岩皱眉喃喃,看向一旁古博。

    正当亮人焦躁皱眉时,豁然,三个黑影,仿佛完美隐匿于黑暗之中,悄无声息朝着那个孤零零身影潜伏过去。

    “哼哼,果然还是来了!”

    古博豁然一声冷笑,瞬间精神抖擞,在雷洛眼前身影一闪,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雷洛双目不停在房间扫视着,丝毫没有现导师踪迹。

    楼下!

    三个漆黑人影,悄然摸到那个孤零零行走的路人前。

    灯光下,从路人不经意露出的苍白肌肤来看,乃是一位相当罕见的白化病患者,此刻手里提着酒瓶,摇摇晃晃的走着。

    其中一个黑影突然提,一闪即逝,冲向这人!

    “喵!”

    就在偷袭黑影双眸喜色,认为即将一击成功的时候,眼前路人却突然“喵”的一声,化为一只黑猫,矫健灵活的逃开了!

    与此同时!

    这个偷袭黑影的身侧,一只苍老手掌,无声无息探了出来,抓在这人后颈处。

    “抓到你了!小东西,哼哼!”

    森冷声音,被抓黑影瞳孔顿时缩成针尖。

    被古博抓住后颈,豁然,随着他身体难以置信灵活扭动,头颅猛的旋转一百八十度,嘴巴宛如裂开了般,张开难以置信惊人弧度,露出里面森白牙齿,喉咙深处冒出一丝血光,似乎即将爆极其可怕的垂死一击!

    “一起死吧!”

    咔吧。

    然而,随着颈椎骨扭断声,落在研究进化奥义的高等学者手中,这个宛如怪物般张开血盆巨口的黑影,身体如同解剖台上切断中枢神经的标本,松软无力倒下。

    冷冷一笑,将尸体随手扔在一旁,古博转过头,冷笑看向另外两个黑影。

    曾经的古板学者老头,此刻已然化身为可怖影子杀手!

    两个黑影一惊,反应过来,赢下脚步,不由分说便向后逃去,动作行云流水。

    “都留下来吧。”

    就在两人身后,街道路灯顶上,一个黑影悄然站立,正是硫岩导师!

    呱呱呱……

    随着硫岩宽大袖口中涌出大鼓惊人黑烟,冲天而起,紧接着这些浓烟丝丝缕缕分开,化为数以百计的黑色乌鸦,一时间,偌大街道天空都被这些乌鸦遮蔽,出“呱呱呱呱”的混乱嘈杂叫声。

    难以形容的冷寂不详,顷刻间在这片空旷街道蔓延开来。

    这些乌鸦时而化为烟丝的无形之体,度极快穿梭,时而化为实体,吐出一颗颗灰色烟球,这两个黑影被乌鸦群彻底困住,左支右绌,相形见绌。

    古博见此,苍老严厉面庞一抹冷笑之色。

    “哼,竟敢在格兰自然科学院撒野,不用教会审判,老夫亲自送你们去见光明神!”

    身体仿佛被一股无形磁场保护,紧接着古博身体渐渐化作一团黑色影子,朝这两人极快飘去。

    被困的蒙面两人,明显流露出一丝惊慌。

    知道自己已经逃无可逃,面对化为影子不加掩饰飘来的古博,其中一个黑影赫然砍下自己的一支手臂,不知疼痛般用另一只手举起,口中默念咒语,进行着神秘的献祭仪式。

    与此同时,这条被砍下的手臂,竟化为了能量惊人浓血,自头顶流下,转瞬间便要化为覆盖全身的血衣。

    “哼!”

    古博苍老身影一声冷哼,未知控及方式,瞬间让这个黑影僵住,连同即将落下的血衣,也当场停顿。

    无声无息,苍白手掌抓了过去,摧枯拉朽般撕碎了这层还未完全的血衣,人影顿时出不似人类的哀嚎声。

    “啊吼……”

    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出现!

    仿佛被一层无形火焰引燃,蒙面人身体从内部开始自燃,从古博手指接触的躯壳处迅蒸扩散,转瞬间便化为了灰飞烟灭,但身上的黑衣却没有丝毫破损,轻飘飘落在地面的鞋子上。

    黑暗中,四周街道被声音惊扰的窥视者们,出骇然惊呼。

    另一边。

    一只黑色乌鸦吐出烟球,呈骷髅状,扑在最后一个苦苦抵抗的蒙面黑影面庞,顿时这个黑影面部青筋暴露,黑色血管迅蔓延开来,身体却宛如冰块般,“嘭”的一声,僵直倒下。

    从黑影袭击伽黑伪装的猎物,到古博、硫岩现身,仅仅用了几个呼吸时间而已,便解决了战斗,并活捉了一个。

    心情大好,古博从影化状态恢复人形。

    “哼哼,看看面罩下是什么鬼东西,格兰公国已经十几年没有公开处决过巫师了!”

    一步一步,古博看向被乌鸦鬼火麻痹的蒙面黑影,苍老面庞得意一笑,弯腰欲要揭开他的面罩。

    突然!

    “导师,小心!”

    三楼的雷洛,似乎现了什么,不顾一切出惊恐叫声,提醒着古博,沙哑嗓音在这般空旷寂静夜晚是如此清晰。

    古博反应过来,再次化为黑影,瞬移般出现在十余米开外。

    不知何时,一个拄着脊柱白骨魔杖的黑影,赫然出现在先前被古博拧断脖子的尸体旁,若没有用肉眼去看,几乎无法感应到他的任何气息,悄无声息收走了尸体后,血色双眼看向古博,阴森森一声冷哼,挥动了白骨骨杖。

    与此同时,在古博的头顶,十米有余的骷髅骨手赫然出现,将下方空间锁死,无声无息,拍蚊子般,拍了下来。

    轰!

    上一刻的无声无息,这一刻便是惊天动地。

    近乎实质的音波轰然荡开,以骷髅骨掌为中心,街道青石路板寸寸龟裂开来,即使这条街道足够宽阔,仍旧波及到了一侧大理石建筑,裂缝顺势蔓延,楼道内传来惊恐叫声,紧接着便是“轰隆”一声,四楼简易危楼,瞬间垮塌下来。

    “救命……”

    求救声,哭喊声,混乱一片。

    这般战斗声势,显然早已出古博、硫岩控制。

    即时被雷洛提醒,再次化影状态的古博,堪堪避开攻击,然而刚刚擒下的唯一活口,却在骷髅手掌一击之下,彻底拍成了肉沫,融入碎石泥土。

    骨掌虚影消逝。

    古博深吸口气,凝重看向这个突然出现的黑影,毁尸灭迹的幕后之人,若非雷洛提醒,自己险些就要遭到暗算了。

    “多事。”

    豁然,这双腥红眸子却眺望向三层小楼,苍白枯瘦食指顺势指去,阴森低沉道:“死亡触摸。”

    毛骨悚然!

    这是雷洛从未感受过的恐惧。

    仿佛脚下是一片无底黑暗深渊,四周的冰冷蔓延过来,彻底将自己锁定,欲要将自己碾碎吞噬,眼中只剩下一抹渐渐抵近的漆黑,冷汗已经彻底打湿了雷洛后背。

    咕咚、咕咚、咕咚。

    这一刻,雷洛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脏的跳动,思绪也在这一刻变得格外清晰,恐惧随着肾上腺素瞬间蔓延至全身,内心几乎咆哮出声。

    “动,跑啊,快逃啊!”

    突然现身的幕后者,竟将雷洛作为攻击目标。

    古博惊怒,影子闪身救援,却是来不及了,黑色光点赫然是一枚乌黑的指甲,瞬间激射向雷洛胸口!

    “咦?”

    与此同时,猩红眸子巫师似乎察觉到什么,出一声轻疑。

    死亡触摸,献祭指甲并非消耗性巫术,而是通过让自己指甲不断汲取生灵灵魂,逐渐祭炼升级的死亡巫术。

    自己的这枚死亡触摸指甲,已经不知道献祭了多少生灵灵魂,早已完成通灵,而就在刚刚,自己正要随手献祭掉这个吱吱乱叫的小东西时,竟突然失去了感应?

    “啊!啊!啊……”

    短暂惊愕,紧接着便是无边无际痛苦,雷洛出撕心裂肺哀嚎。

    雷洛胸口处,星核项链赫然破碎,冒出一抹诡异白光,在白光的影响下,死亡触摸漆黑指甲飞融化,数不清的半透明哀嚎骷髅头失去束缚,向四面八方溃散开来,本能的痛苦哀嚎着。

    “不!”

    “不!”

    两个失声咆哮,竟是从幕后红眼巫师和古博口中同时出,不过一人是为溃散的灵魂痛苦,一人是因为雷洛。

    伴随着一阵耀眼白光,这些溃散的灵魂哼都没哼一声,便被白光吞噬殆尽。

    得到灵魂补充,白光没入雷洛血淋淋胸口中,不见了踪影,一切恢复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