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格兰自然科学院 > 第二十八章 夜伏
    “师弟,你不要多想,导师就是这样,不擅表达自己的心意。”

    回去的路上,沙陀罗宽慰着雷洛。

    不时有年轻学者停住脚步,向沙陀罗导师鞠身行礼,学院尊师重道文化氛围浓厚,每每遇到熟食学员,沙陀罗都会报以标志性微笑,黝黑面庞与洁白牙齿形成鲜明对比,将这些学者视为学院的未来。

    雷洛痛苦之色。

    “难道导师的眼里,只有无双师哥吗?”

    想到无双对自己的温暖关怀,雷洛埋怨情绪竟又突然倍感失落,甚至生出了一些自卑,就宛如吃光明神醋的安娜,无力无助。

    相比于无双师哥的种种传闻,自己的这些所谓成就,实在是不值一提。

    沙陀罗拍了拍雷洛肩膀。

    “师弟,导师曾说过,这个世界本身就不公平,有些人不但天生便人一等,更付出了远常人努力,他们是真真正正的天才!和他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是平庸者的悲哀!即使我们再努力,也永远无法越!”

    沙陀罗的话,让雷洛感受到了他内心的无比绝望,也诞生了不甘和抗争。

    平庸者的悲哀?

    即使再努力也永远无法越?

    雷洛眼中,浮现出一个月前百灵师姐带自己回到家里,第一次见到无双的情景,让自己自内心的敬佩,伴随着他的种种传说,毕业考核力压六大学院,同时期六大学院所有自称天才的学者在他面前,都是那般的黯然失色,以至于无人能够与之争锋的孤独寂寞。

    相比之下,自己又算什么……

    若自己是古博导师,也必然会为有无双这样的弟子而骄傲!

    雷洛紧握着拳头,但想到无双师哥后,却似乎连呐喊的勇气也没有,渴望得到古博导师的肯定,哪怕只是从无双师哥那里分出一丝,自己也满足了!

    豁然,雷洛停下脚步。

    “师弟,怎么了?”

    雷洛看向沙陀罗,紧咬牙关,一时间竟有几分决然。

    “只要能像大师兄一样,登上学院精锐榜第一名,毕业考核力压六大学院,导师也一定会像对待大师兄一样,对我另眼相看!”

    沙陀罗看向雷洛,四目对视。

    一瞬间,沙陀罗从雷洛的眼中看到了很多,雷洛同样如此。

    “师弟,你要记住,从我们进入学院的一刻,我们就已经担任起学院薪火相传历史使命,同样道理,导师不论如何对待我们,他也都必然会担任起薪火相传责任,将所学知识无私传授给我们!得不到导师关注,只能怪我们自己不争气,不能怪其他。”

    沙陀罗语重心长,再次轻抚雷洛肩膀。

    ……

    雷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内心煎熬,将无双师哥作为自己的追赶学习目标,虽然这些天自己已经很努力了,但相对于自己欲要达到的目标而言,却显然远远不够。

    这其中的差距,已非努力所能够弥补。

    该怎么办?

    这些天制作自然标本经历,仿佛旋涡般,不停在雷洛脑海中旋转着,在眼前一一浮现,自己却抓不到任何脉络。

    “啊……”

    心情烦躁,雷洛从床上坐起。

    月光透过玻璃窗,洒落在木质地板上,雷洛赤脚来到窗边,眺望向远方茫茫夜空,内心得以片刻安宁。

    咕咕咕。

    寂静的夜空,猫头鹰叫声分外清晰。

    雷洛稍稍一愣,转头望去,只见一个隐藏在黑暗中身影,肩膀上站着一只猫头鹰和一只乌鸦,鬼魅般漂浮到雷洛窗前。

    “啊!”

    雷洛吓了一跳,咚咚咚惊悚倒退,却突然被身后一人捂住嘴巴。

    在雷洛的惊恐挣扎中,突然身后陌生人影出一声轻疑。

    雷洛脑子飞旋转着,是谁悄无声息潜入自己房间,自己将会怎样?

    吱呀。

    玻璃窗仿佛被一阵风轻轻吹开,窗外鬼魅人影飘了进来,雷洛看不清人影面庞,只能看到肩膀猫头鹰熟悉的幽绿眼睛,以及……一只血色眼睛的乌鸦?

    “恩?”

    这个人影看到雷洛后,同样一声同样轻疑。

    似乎是认识雷洛,随即这人用苍老的声音向肩膀猫头鹰询问道:“你确定是这里?”

    猫头鹰认真点头道:“咕咕咕,没错,就是这里,他就是那场凶杀案的目击证人之一。”

    得到确认答复,这个从窗户飘进来的人影,顿时恼怒看向雷洛身后。

    “你这个老家伙,这不是你新收的弟子吗,你还怕他泄密不成?”

    “呃?”

    一小簇亮光浮现,雷洛仍被那只强有力大手捂住嘴巴,动弹不得,紧接着,身后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赫然是一副愕然之色的古博导师!?

    而面前从窗户飘进来的人影,则是古博导师的好友,一年级教导副主任,硫岩导师!?

    两个老家伙,半夜闯进自己房间干什么?

    “雷洛?”

    古博缓缓松开捂住雷洛嘴巴的手掌,眼角抽搐着,一百个尴尬写在脸上。

    震惊中,雷洛忍不住道:“导……导师,您这是干什么?”

    雷洛实在不敢相信,两个沙漏前还对自己爱答不理的导师,竟半夜闯入自己的房间,简直快要被吓死了!

    “呃……”

    古博看了一眼硫岩后,尴尬道:“我怎么会想到竟然这么巧,跑到了他这里!”

    随即古博看向正可怜巴巴的雷洛,仿佛受到天大委屈似得,又想到之前对这位弟子的冷落,之后和涟漪吵闹,头都快大了,没好气道:“哪住不好,怎么跑这里来了!不知道这里多混乱吗!怕是你在这里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让我给你收尸吗!”

    雷洛不禁委屈道:“因为……这里的房租便宜。”

    古博甩了甩手,不耐烦道:“行了行了,我和硫岩导师有重要任务需要借用一下你的房间,你在这里别出声就行了。”

    肩膀上站着猫头鹰和乌鸦的硫岩,恼怒的看了古博一眼,哼唧道:“你确定这个方法能行?这次我们要是搞砸了,教会可就有借口插手学院事务了,连续五位白化病患者遭袭,必然是黑暗世界的巫师残党在暗中收集通灵祭品,教会的仲裁者,可不是能够随意应付的!”

    古博凝重之色。

    “以伽黑的伪装天赋,再加上我的特殊魔导道具,那些巫师残党绝对不可能现异常!”

    雷洛默不作声听着两位老者交流。

    所谓白化病,是人类中一种较为罕见的病变,也算是一种变异。

    变异者身体毛皮肤会因缺少色素而白,无法承受太阳光直接照射,却能在黑夜中很好适应,往往还会拥有比常人更强壮的身体,获得一些特殊的天赋,可以说是人类中的少数适应这个世界环境的变异者。

    这一个月来,雷洛在图书馆中,已经悄然了解了一些巫师的基本常识。

    先,巫师通过大量的人体试验,几乎每一位巫师都拥着强横躯体。

    其次,巫师认为世间存在着无数的“灵”,而通过“平等”的献祭交易,与这些“灵”等价交换,便能够形成各种各样恐怖巫术,其中最常见、最强大的献祭方式,便是血祭。

    白化病人类的器官肢体,正是巫师的高等祭品之一!

    也正是因此,白化病患者们为了躲避可能的邪恶巫师杀戮,一般便会逃往欧洛拉教皇圣城,也有少数在各大公国自然学院安居,接受各公国皇家学者们的庇护。

    “嘶,难道说,那天晚上自己看到的死者,竟然是一位白化病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