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格兰自然科学院 > 第十七章 简陋小屋
    待佣兵离去,街道重新恢复平静。

    走了一会儿,雷洛左看右看,来到学员住宅区域,不仅是雷洛,很多与雷洛年纪相仿的衣着华丽贵族学员新生也纷纷来到到这里。

    雷洛在附近转了小会儿后,来到这家名为“格兰港湾”的房屋中介店门前。

    “哟,小弟,过来看房子吗?来来来,进来坐啊!”

    雷洛才刚停在店门口,便有一位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身姿丰满女人,笑盈盈走来,鲜红嘴唇宛如烈焰,格外热情。

    丰腴身子紧贴着雷洛,浓妆香味扑鼻,不由分说便挽住雷洛胳膊,几乎是拖拽进屋内。

    “我们这有学院内各种房源,只要你有需求,包你满意!一看小弟你就是智慧通透、年轻有为学员,将来一定会有所成就!不过学习可是件苦差事,费脑子,你想想啊,脑子都累了,身子要是再受委屈,那还能好好学习吗?对不对?所以嘛,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房子,不能在外面委屈了自己,你看看这些房源……”

    雷洛的目光,随着对方话语,落在这些房屋交易价格上了,看着上面标注的让人无法置信天文数字,骇然咽了口口水。

    几百、几千、甚至是几万的交易金币!

    仅仅是一座房子,怎么可以卖到这种价格?

    雷洛犹豫道:“那个,我想租……”

    话还没说完,热情洋溢女人便打断了雷洛话语。

    “哎呀,小弟!一见你就感觉特别亲切!别嫌姐姐啰嗦,听姐姐一句劝啊,租多不划算啊!你想想,你要在这里住三年,就要支付三年房屋租金,按照这里房租平均每月一枚金币计算,一年就是十二枚金币,三年就是三十六枚金币!”

    神色一转,女人又道:“这么多钱交了房租,你要是买一套房产作为投资,三年后说不定还增值了呢?三年后,你要是打算离开圣格兰堡,到时候再把房屋卖了,说不定反而赚了一笔,这一正一负差价,小弟弟你是位学者,就不用姐姐我来帮你算了吧?你说对不对?”

    那张涂满口红嘴唇,哔哔吧吧一刻不停说着,雷洛要是有钱,当真恨不得在这里买一套房子了。

    “我没钱。”

    雷洛无奈道:“只想租一间房子。”

    女人一声叹息,也看出雷洛确实没有太多油水样子,便道:“恩,租房的话,我们这里也有……”

    热情度降低,女人也不再挽着雷洛手臂,自顾自的开始介绍房源情况,月租七八十银币到数枚金币不等。

    这次,是雷洛打断对方的话。

    “呃,我想租那种最便宜的房子!最便宜的!”

    “最便宜的?”

    撇了撇嘴,女人想了想后,无奈道:“哎……小弟,看你也不容易,我就跟你透个实情吧。学院最便宜的房源是东南老区宿舍楼,是学院最老的一批住宅,设施不是很完善,距离教学楼也远,一般每月月租五十银币左右,再低真没有了,我们中介都赚不到什么钱,一般不会对外介绍。”

    “五十银币!真没有更低价格的租房了吗?”

    女人翻了个白眼道:“也有,学区外面的房子便宜,或者你去找家店铺做工,说不定店铺会优待勤工俭学学员,包吃包住。”

    “那,好吧!”

    雷洛妥协,只能接受每月五十枚银币的天价房租了。

    缴纳押金,挑选房屋,商定条件,签订契约。

    耗费了一上午时间。

    当雷洛在契约上签了“雷洛·古博”名讳后,女人不禁再次翻了个白眼,显然把雷洛当成了某个落魄贵族了。

    “好了,以后每月十号,按时缴纳房租,逾期一天收取千分之三利息,这是房间钥匙,注意保存,房间里的家具若是出现损坏,需要照价……”

    本能的说到一半,意识到房间里根本没有什么家具,女人被自己逗乐了,摇了摇头。

    待女人离去,看着这个只有十几平米小房间,只放得下一张床和一张书桌,已经不知多久没住人了,墙面粉刷也许多脱落,竟然还有一些蟑螂在墙角乱爬着,雷洛不禁一声失望叹息。

    这种房屋,竟然也要自己五十枚银币租金。

    若是在玛瑙湖小镇,房租都够自己再盖一间这种房子了。

    至于对方所说的公共设施陈旧,距离教学楼路程较远,雷洛倒是没有在意。

    整理了一下房间杂乱,雷洛又在外面的公共洗漱区域找到扫把,找来一条破旧抹布,开始清理起来,时间不知不觉过去。

    夜幕降临。

    “呼,终于收拾好了!”

    望着小屋,虽然破旧,却总算干净整洁了,想到今后很长一段时间自己就要住在这里了,难免生出许些亲切。

    屋子位于学院外院的东南角,青石板铺成的街道随着岁月侵蚀,变得坑洼不平,附近几座老楼都是这种迷你单间宿舍,人满为患样子,一到夜晚,孩子哭闹、练习手风琴、夫妻吵架的杂七杂八声音便开始沸腾起来。

    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似乎早已适应,与玛瑙湖小镇的寂静夜晚形成鲜明对比。

    雷洛来到阳台,趴在上面,眺望向远处学者街道的灯火辉煌繁华灯景。

    “以后,这里将是自己全新生活的开始!”

    一时间,雷洛不禁内心澎湃起来。

    “新搬来的?”

    雷洛朝着声音处望去,邻家窗台上,一名穿着宽松灰袍睡衣的三十几岁美妇靠坐着,嘴角叼着一根烟卷,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一只手拿着酒瓶,隐隐有了几分醉意,露出一条雪白长腿,坐在二楼阳台,无所事事的样子,看向自己。

    “你好,我叫雷洛。”

    雷洛礼貌打着招呼,看到对方衣着暴露,不敢多看,转头看向其他方向。

    “还是个雏?怕姐姐吃了你啊!”

    女人仰头“咕嘟”一声,灌了口酒后又狠狠吸了口烟卷,吐出的烟圈随风吹走,淡淡道:“你是通过贡献徽章进来的吧?”

    “啊!你怎么知道?”

    雷洛诧异的问着。

    女人瞟了雷洛一眼,把烟头随手丢到楼下街道。

    “三年一届,我在这送走不少学者了,你这间屋子的租客我都认识。”

    “您是?”

    雷洛惊讶的看着对方。

    女人像是自我嘲笑的样子,漫不经心道:“我的第一任丈夫和你一样,也是拿着那枚徽章进来的,他说要成为最伟大的魔法师,给我永恒的幸福,后来却因为魔力反噬,自我面前自燃成灰烬了。”

    “啊?”

    雷洛大吃一惊!

    女人却醉醺醺冷笑接着道:“我的第二任丈夫,是位远近闻名的药剂师,因为在魔鹰森林现几株魔星草,就被西兰公国的一个佣兵团杀害了,到现在连尸体都没有见到,留下了我一个人看守药剂店!”

    嘭!

    酒瓶被随手扔下街道,幸好楼下没人经过,女人关上窗户回到房间,雷洛一个人久久回不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