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六十五章:理所应当的选择
    显示器上还在不间断地播放着随机抽取的历史记录,在那些记录里,有人类的战争,有机器人的诞生,有一切的毁灭。

    B3o68缩在角落里,抱着它手里的那株野草。

    它的眼睛半垂着,胸口的指示灯里黯淡的光一下一下地跳动,似乎那就是它的心跳。

    它的创造者毁灭了这个世界,并随之离开,将它留在这里忍受孤独。

    让它在这里,在他们留下来的残骸里,继续连他们都已经放弃了的任务。

    人类是自私的,这一点连人类自己都承认,他们是地球最宠爱的孩子,以至于他们被过分娇纵。

    但是B3o68不知道,它本以为,人类是被迫离开的,被迫离开了他们的故土,远走他乡。他本以为,人类是温柔善良的,他们身为万物之灵长,会照料万物,并创造新的生命。

    可现在,人类却亲口告诉了它。

    人类是罪人,它的创造者,是使得这个星球废弃的罪魁祸。

    工厂的窗外,天空中棕色的烟尘弥漫,在那里,地球像是正在控诉着人类的罪恶。

    正心碎地控诉着她的孩子们的背叛。

    B3o68不明白了,它应该怎么做,它的程序开始快的闪过,让它的电子音频也变得有些急促。

    初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间工厂的,在无数的机器人里,她第一眼便看到了B3o68。

    因为只有它那样伤痕累累。

    穿过静默的机器人,初走到了B3o68的身边。

    显示器上的视屏还在循环播放,初抬头看着视屏里的景象,她看到了武器,战争,和战争之后人们的悔恨。

    她看到了B3o68看到的东西,她也看到这一场盛大的罪恶的宴会,黑色的雾气在这颗行星上狰狞的尖啸。

    然后,等到一切过去,所有的罪恶平息,剩下的无尽的孤独,被毫无保留地堆积到了B3o68的身上。

    初的身边,B3o68眼中的绿光越来越灰暗,几乎就要慢慢消失。

    这时,初出声问道。

    “你还愿意继续吗?”

    初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就像是她到来的第一个夜晚,在星空之下向B3o68伸出的那只手,打破了它的孤独一样。

    “滴。”

    B3o68眼中的绿光再一次缓缓亮起,它抬头看向初,就像是初看着银河的时候,它看着她那样。

    初黑色的眼睛,似乎能够倒映出一切。

    沉默了一下。

    B3o68几乎没有犹豫,将手中的野草递到了初的面前。

    而这,就是它做出的选择,如果它的创造者是罪人,它愿意为之赎罪。

    初看着眼前的野草,却没有接过来,她淡淡继续地问道。

    “如果我再告诉你,找到适宜的环境之后你就会被关闭呢,这是人类给你设定的程序,你还愿意继续吗?”

    她没有去看B3o68,因为她几乎能够预料到B3o68震惊的样子,还有遭受欺骗之后的愤怒。

    但是初想错了,B3o68没有震惊,也没有愤怒。

    这个机器人只是呆了一下,然后又对着初举了举手里的野草。

    “滴滴。”

    和以往的它一样,淡绿色的眼睛明亮,像是在向初炫耀着自己的功绩,期待着初高兴的样子。

    初微微一怔,看向B3o68,在机器人的眼里,她没有看到一点迟疑,也没有掺杂任何的情感,只有一如既往的期待。

    好久,初轻声骂道。

    “你是笨蛋吗。”

    “滴滴。”B3o68茫然地侧过头,它不明白初为什么骂自己。

    微风穿过窗户,吹拂着它手中的野草。

    它只是,做出了自己应该做出的决定。

    ······

    那之后初和B3o68离开了工厂,它们记下了工厂的位置。

    虽然它们没有找到启动那些机器人的办法,但是如果以后B3o68有什么零件坏了都可以到这里来取,所以总的来说这次的工厂之行收获颇多。

    两人回到荒地上的小屋,B3o68将野草种在了草地里,像从前一样,它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草叶轻拂。

    等到夜晚降临,到了休息的时间。

    小屋里,初躺在床上闭着眼睛,B3o68习惯地在地板上躺下准备休眠。

    可是这时,它却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起身的悉索声,好像是初走下了床。

    还没有等它回头,初就已经在它的身后躺了下来,伸手抱住了它。

    B3o68的身子在一瞬间僵住。

    “滴滴。”

    它紧张地几乎说不出话来。

    “不要动。”

    初躺在B3o68的身后轻声说道,她的额头抵在机器人的背上,双手环在它的腰间。

    她合上了自己的眼睛,默默睡去。

    她想陪伴B3o68的孤独,带走它的罪恶。

    不是因为任务,只是因为她想。

    小屋里,两个人都再没有出一点声音,它们同样孤独,它们同样替人赎罪。

    不知道为什么,初靠在B3o68的身后时,想起了从前在使徒荒原靠在那个兽人身边时的感觉。

    明明是冰冷的铁板,却似乎很温暖。

    她想起了有一天晚上,她和兽人坐在一个荒原的山洞里休息,她坐在兽人的旁边,有些想要睡觉。

    那时的荒原外面下着雨,雨声淅淅沥沥地在耳边轻响。

    兽人看着山洞的外面,似乎在想着什么,突然,它对她说道。

    “喂,如果有一天,你和我之间只能有一个活下来,你可不要手下留情啊。”

    那时候,初记得自己只是半睡半醒地应了一声。

    “嗯。”

    “呵。”兽人咧嘴一笑,露出了自己尖锐的牙齿,装作一副凶狠的模样。

    “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可是到了最后,兽人却至始至终没有对她动过手。

    她记得兽人的血流过她的手掌的时候,格外的温热,而那天,荒原的雨格外的冷。

    初是不幸的,因为她走在一条荒芜孤独的路上,路的前面只有泥沼和深渊在等待将她吞噬。

    但她也很幸运,因为在这条荒芜孤独的路上,她遇到过许多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