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五十九章:唯一的罪人,最好的结果
    雨越下越大,大到不得不找一个地方躲雨。

    废墟里,初和B3o68找到了一间教堂,相比于其他的建筑来说,这里保存的相当完好,至少屋顶没有破损。作为一个避雨的场所来说,它已经达到要求了。

    教堂的面积不小,走廊、庭院、忏悔室、礼拜堂一应俱全,虽然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人来过了,但是依旧能够看得出当年这里聚集着的无数信徒的模样。

    初和B3o68推开礼拜堂的门时,尘封了不知道多久的大门落下了一片灰尘。

    B3o68跺着脚抖落着残留在身上的雨水,至于刚落下的灰尘,它不在意,它本来就浑身都是。

    B3o68的跺脚声在宽阔寂静的礼拜堂中阵阵回响,初向前看去,成行的长椅排列在两旁。上面堆积尘埃,有的倾斜着,有的倒在地上,这让这个原本庄严的祷告之地,看起来带上了几分苍凉。

    雨中微弱的阳光穿过墙上的窗户,落在祷告台前,使之难得的留有着些许圣洁。

    “沙沙沙。”

    雨点敲打着窗户,外面的雨声不止。

    初简单地环顾了一圈礼拜堂。

    不知为何,目光停留在祷告台前,有些出神。

    祷告台上没有修女吟唱着圣歌,没有神父读词,只有一本孤零零的书摆在那里,摆在台前的支架上。

    “滴滴滴。”

    B3o68的电子音作响,它似乎是在抱怨这个并不好的天气,它不喜欢雨天,雨天可能会让它短路。

    初慢步走向祷告台,直到静立在台前,她仰着头看着祷告台后的墙壁,那面墙上绘着精美的壁画。

    虽然有许多地方的颜色已经脱落,但是依旧不难看出那壁画画着的是什么。

    它画着一片血色荒原,而荒原之上的昏沉天空外是七色的霞光,霞光里有一张嘴巴,像是代表着一种未知的声音。

    也就是初为什么从一进来就注视着这里的理由,这壁画就像是在画着使徒荒原一样。

    画着那片她伫立的荒原。

    B3o68不知道这一点,不过它见初望着壁画呆,也没有打扰初,安静地找了一张长椅坐下。

    因为初不理它,它只能一边听着雨声,一边百无聊赖地转着自己的手指。

    好久,初不再注视着壁画,她低下头,看着支架上的那本书。

    那是一本厚重的书籍,如果要具体形容有多厚重的话,大概就是砸在头上可以对人造成致命伤害的那种厚重。

    初伸手拂去了书页上的灰尘,然后将书本翻了开来。

    开篇的第一页,书本上只写着一句话。

    “神明已死,但其意志尚且弥留,继续着其未尽之事。”

    书上的文字初看得懂,在传达任务信息的时候,那个声音就已经将这个世界的各种语言也传达给了她。

    初继续阅读,她的直觉告诉她她应该读下去。

    她不知道读了多久,那暗黄色的书页被她一页一页地翻过。

    直到她读到了其中的一个章节,她的手停了下来。

    “神曾派使者带走人的罪恶,但使者最终死于罪恶。神离开后,祂的意志继承了此未完之事。它欲要带走人的恶,于是它开始寻找使者。

    神的意志不同于神,它召集无数人与性命至于荒原。

    它如此残酷无情,让无数性命相互残杀,只意在选出最恶之徒。

    直至恶徒于尸骸中诞生。

    它用罪恶为恶徒重塑躯壳,让罪恶撕扯其体魄,让痛苦为它的降生颂唱赞歌,让磨难铸就它的灵魂。

    恶业如同泥潭将之吞噬,漆黑的阴影覆盖住它的脸庞。

    因它是尸骸中诞生的恶徒,乃不值得被施予丝毫的怜悯。

    神意任其痛苦哀嚎,任其祈祷,任其求饶,皆不予理会。

    终于,恶徒被漆黑覆盖,听候神谕。

    神意说它名为使徒,而非使者,并命它去往人世,带回罪恶。

    于是,神意使最恶之人带走人的罪恶,然后让之替人承受责罚,让罪恶消泯。

    ——《使徒的降生》”

    初看着书页,看着书页上的告词。

    也不能分辨这是巧合还是必然,如同她注定会看到这段文字。

    恍然间,她有一种看着自己的感觉,就像是在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看着自己的诞生一样。

    不是吗,这是多么像啊,和她诞生时的情景。

    从尸骸中走出,被阴影覆盖。

    原来,我是恶徒吗,最恶的恶徒?

    初看向自己的一只手掌,也是,她杀了那么多的性命,有如此称谓也不过分。

    忽然,初笑了一下,她展颜露出笑容,温和平静。

    “这样啊。”

    她看着自己的手掌说道。

    她的声音里没有一点怨恨与憎恶,只有一点点释然。

    原来,这些都是她应当承受的责罚。

    那样的话,就让她来承担吧,她愿意如此。

    就像是她愿意带走希尔曼和樱子的罪恶一样,她也会带走B3o68的,带走每一个人的。

    毕竟,她是最恶的人不是吗,这样说的话,她是最有理由承担这些的人。

    B3o68打量着教堂,它好奇这个奇特的建筑,四处观望着。

    这时,它看到了一根绳子,绑在教堂的墙壁上,B3o68疑惑地看着绳子,伸手拉了一下。

    绳子被拉动,上面的尘埃洒落。

    接着···

    “当!”

    教堂上的礼钟被拉响,在雨中传开,传荡在灰色的城市里。

    B3o68很惊讶,随后又拉动了绳索,它对这些会出声音的东西总是乐此不疲。

    “当当,当——”

    礼钟一声又一声的响着,像是又回到了从前祷告时的模样。

    修女们站在祷告台上唱着圣歌。

    神父宣读告词。

    而祷告台下,初孤身伫立。

    圣洁的光芒透过窗户,照在她的身上,让她的罪恶无处躲藏。

    神圣的祷告前。

    她是罪人,亦是唯一的罪人。

    静默地聆听着,神的责罚。

    “万福玛利亚,你充满圣宠。

    主与你同在。

    你在妇女中受赞颂。

    你的亲子耶稣同受赞颂。

    天主圣母玛利亚。

    求你现在,为我们罪人祈求天主,予我们宽恕。”

    所以神宽恕世人,只留下一个罪人的话,那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回复一下书评:有许多读者说这个世界有点像机器人瓦力,额,怎么说呢,确实有一部分的灵感出自这部动漫,不过也就是废墟和孤独的机器人这两点会有点像,另外的一些设定和故事主线绝对是会不同的,大家也可以自行对比。

    然后有一个读者说罪恶不可能被带走,我怎么不上天。苦笑,我当然知道罪恶不可能被带走,这只是一种设定,一种假指的概念性的东西。如果你硬要这么说,那修仙小说里的气运,业力这些你都可以去说说,我也拦不住你。

    好了目前就这些,新年出行,大家注意安全,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