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四十六章:不懂得恶的天真
    平口,这里是郡沪外不远处的一个小乡村,这附近的村子不多,如果不想在露宿荒郊,通常的情况下,路过这一带的旅人、商人都会选择在这里歇脚,然后再转往郡沪。

    这使得村子里的村民生活都还算富足,毕竟人流往来的越多,也就会产生越多的贸易和物品流通。

    不过这几年就不是很好了,因为南边闹饥荒的原因,大量的饥民都开始向附近的地方逃难,有很大的一部分就进入了郡沪这一带的地区。

    饥饿的人什么都会做,人以食为安,这是自古不变的定律,或者是偷,或者是抢,那些饥民将各地都扰得不得安宁。

    这其中就包括平口这样作为路口的村子,他们几乎是最先受到扰乱的。

    但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也不会让村民的生活太过艰难。毕竟饥民也只是饥民而已,他们漫无目的的游荡,总会有离开的一天。

    最重要的问题是,有一部分饥民因为长期没有食物,最终在附近的山林里聚集成为了山匪。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搜刮来了武器,时常在附近的村子威逼劫掠,抢夺粮食。而且他们的动作很快,几乎抢了粮食就会逃回山林里,没人知道他们的确切位置,也少有人能够主动找到他们。

    有人粗略的估算过,这一伙山匪已经达到了二三十人,每个人都配着刀,手里只有农具的小村庄村民根本不敢反抗他们。

    平口村,一个小孩正坐在门前,看着草丛里的一朵白花呆,白花上停着一只白蝴蝶,就像是正在和小孩在对视一样,也一动不动。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生的话,也许小孩可以在这里上一天的呆。

    几个农妇正在屋外晾晒衣裳,风吹着湿漉漉的衣裳阵阵抖动,将水花抖落,落在人身上的时候还有一些凉爽。

    可就在这种时候,村口却传来了一阵骚动。

    一个农人慌慌张张地扛着一个锄头跑进了村子,他跑回了自己的家里,然后紧紧的关上了门。

    原本在晒衣服的几个农妇听到了骚动,看向了村口的方向,当她们看清来了的人,立刻变得也慌乱了起来,纷纷丢下了自己手里的衣服,逃回了屋子里,将门锁了起来。

    几乎很短的一段时间里,所有的村民都躲回了房子里,有一些大胆的也只敢透过窗户偷偷地看几眼外面的情况。

    只有那一个小孩还呆坐在家门前,他的父母不在家,他天真的抬起头来,不知道生了什么。

    村外,一伙人走进了村子里,他们穿着灰黑色的布衣,脚下踩着木屐,手里都握着明晃晃的刀刃,有的将刀刃扛在肩上,有的则是随意的将之垂在地面。

    这伙人就是附近饥民组成的山匪,不过他们已经不能叫做饥民了,现在的他们比真正的山匪还要像山匪。

    “喂!”

    像是头领一样的人从山匪之中走了出来,对着空荡荡的街道大声吼道。

    “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吗?”

    街道上没有一点声音,除了小孩之外,甚至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所有的村民都躲在房子里,一句话也不敢说。

    山匪的领头人瞥了一下嘴巴,提着手里的刀,在街道上来回扫视了一圈,最后,他的视线落在了街边的那个小孩的身上。

    他咧嘴笑了一下,露出那熏黄色的参差不齐的牙齿,抬起步子,大步走到了小孩的身边。

    “小孩。”他说着,拿起手里的刀,用刀身在孩子的脸上拍了拍。

    “你父母呢?”

    孩子呆呆地看着这个头领,眨了眨眼睛。

    “不在家。”

    “那么,你知道你们家的钱放在哪里吗?”头领将手中的刀刃横起,用刀锋贴着小孩的脖颈。

    “不知道。”

    小孩天真地摇了摇头,他确实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架在他脖子上的是什么东西。

    “啧。”头领的脸色一黑,把刀从小孩的脖子上放了下来,直起身子,重新看向村子里。

    “喂!”

    他大声叫道:“我们今天只是拿一点钱和粮食的,你们最好现在就给我拿出来。”

    “如果你们不给的话。”头领的眼神变得阴沉了起来。

    “就别怪我们硬抢了!”

    街道依旧安静无声,村民们没一个人敢说一句话。

    在这些带着刀的“武士”的面前,他们从来就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领头人等了半响,见还是没有人主动把钱粮交出来,他抬起头,拍了拍自己的脸,像是一脸无奈。

    但是下一刻,他就回过头来,一脸凶恶地看向了自己身后的山匪。

    “那兄弟们,我们只能自己拿了!”

    山匪们的脸上,露出了说不出是兴奋还是狠厉的表情。

    “哦!”

    他们高声吼道,举起了手里的利刃。

    那副模样,就像是一群恶鬼在嚎叫。

    领头人点了点头,笑着看向身前的孩子,他的嘴角愈加上扬,举起了手里的刀,他的阴影将孩子笼罩。

    阴影下,孩子天真的看着对着自己狞笑的人,似乎完全不知道将要生的事情。

    “那个。”

    就在领头人的刀要落下的时候,一个人叫住了他。

    “啊。”领头人手里的刀停了下来,一脸扫兴地回头看去。

    他这才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村口外又走进来了两个人,那是两个女人,大晴天的,她们却撑着一把伞。

    叫住领头人的,就是伞下的一个穿着浅粉色衣裳的女子。

    所有的山匪的目光都聚集了过去,看着那不远处伞下的两个人。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女子的声音仍然平淡好听。

    “我们想问个路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