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四十一章:好想喝一杯茶啊
    这一天的早晨,老和尚没有给樱子讲佛,他早早的回了他的禅房。

    门扉紧闭,老和尚坐在禅房里,面对着身前的一面墙壁,低着头。

    墙壁上挂着一张字,一个禅字,这是他的住持在去世前留给他的嘱咐,一字一语,说他悟透了,便是渡了。说来惭愧,这个禅字他看了近三十载,可到现在都还没有悟透。

    怎么才是渡了,他隐约感觉的到,这一次,他能够找到答案。

    对着挂着禅字的墙壁,老和尚躬下身,磕了三个头,额头每一次触碰地面,都会出一声空闷的响声,就像是被敲打着的木鱼一样的响声。

    磕头之后,老和尚站起了身来,他走到禅字的旁边,将字帖缓缓地摘下,露出了后面的东西。

    字帖的后面,是一个长布包,布包包裹的很严密,让人看不出里面是什么东西。

    老和尚盯着布包良久,伸出手,将布包取了下来。

    这包里是他多年前的剑,这把杀人无数的剑,是他一生的业障。

    老和尚握着布包,拿起了门边的禅杖,披上袈裟推了开门。

    门外,樱子正在院子里练剑,樱花树下,樱子的脸上带着汗水。

    她看到老和尚的打扮就知道老和尚要出门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问道。

    “住持,你这是要到哪里去?”

    老和尚行了一个佛礼,笑着回答。

    “老衲,要去结束一场修行。”

    在飞落的樱花里,老和尚披着轻摆着的袈裟,伫着禅杖,抱起布包向着寺外走去。

    一场修行,樱子不懂老和尚的意思,不过她经常听不明白老和尚嘴中的佛语,所以也习惯了。

    老和尚走到了门边,将要离去时,他回过头来对着樱子笑了笑。

    “对了樱子,在禅房里,我给你留了一件礼物,三日之后记得去取。”

    说完,他踏出门,将寺庙的大门慢慢地合了起来。

    他留给了樱子什么,他留给了樱子一个禅字。

    他悟不了的,他希望能够樱子明白。

    在那个樱花飞舞的日子里,和尚抱着自己一生的业障,向着西边走去。

    ······

    樱花山上,棕色的野猫在地藏的脚边追逐着从半空中落下的花瓣,山里微风阵阵,吹动着地藏嘴里的稻草。

    “铃,铃,铃。”像是铃铛一样的声音被风吹来。

    地藏透过破斗笠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满地樱色的花瓣中,一个老和尚伫着禅杖向他慢步走来,那铃铛一样的声音就是禅杖上的圆环出的。

    老和尚宽大的袈裟翻卷着,怀里抱着一个长布包。

    以地藏的眼光一眼就看出了那布包里的是一把剑。

    还准备反抗吗,地藏握着手里的剑,拇指轻轻地将剑刃推出。他要杀的大多数人都会反抗,这没什么奇怪的,但是毕竟这次是一个和尚,他本还以为会有所不同。

    哼,看来几十年的修行也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劣根,地藏的眼神中带着一些讽刺,眼睛中泛出了杀意。他已经准备好拔刀了。

    地上的野猫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没有再追逐花瓣,而是躲到了一颗树后。

    老和尚一直走到了地藏面前不到三米的地方,两人就这样站着,相互对视了一会儿,没有谁先说话。

    “咔,兹。”地藏握住了剑柄,将自己的剑抽了出来,剑刃和剑鞘之间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樱花四散。

    这真是一个杀人的好地方,不是吗?

    可接着,地藏的神情愣了一下,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他身前的老和尚。

    老和尚没有拔刀,而是就那么在地藏的面前跪坐了下来。放下禅杖,双手托着那个长布袋,举过了头顶,声音平和而缓慢地说道。

    “老衲别无所求,也不会反抗,因果报应,终是要偿还的。只是拜托施主一件事,用这把刀了结了我吧。”

    说着,老和尚解开了布袋。

    布袋滑落,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柄黑色刀鞘的长刀,黑里掺杂着一些污红,即使是站在一旁都能够闻得到刀上的血臭。

    上面全是剑痕,不管是刀鞘还是刀柄都显得不损不堪。

    就是这样的一把刀,代表着老和尚的另一个自己,一个他想放下却放不下的自己。从他杀了第一个人起,就已经注定,他放不下这场业障了。

    所以他悟不了,也渡不了,除非他偿还报应,也就是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这是他的一场修行,他用一生做的修行。

    地藏沉默了半响,收起了自己的剑。应该是接受了老和尚的要求,他走到老和尚的面前,伸手握住了那柄刀。

    抽出刀的时候,刀刃上锈迹斑斑,这柄数十年没有出过鞘的刀,在出鞘的时候出了一声铮鸣。

    地藏双手握着刀,举起了起来,站在老和尚的身前,他问道。

    “你这数十年,悟到过什么吗?”

    “什么都没有悟到。”老和尚笑着抬起头,看着地藏手里的剑。

    “但或许,你这一剑能够成全我。”

    放下此生,他也应该也就能放下业障,放下过往,放下所有的痴念了吧。

    都放下了,他也就是渡了吧。

    “那,我就成全你。”

    地藏淡淡地说道,锈迹斑斑的刀刃猛然落下。

    刀很快,快到在一念之间,但在这一念之间,老和尚想到了很多。

    他想到了母亲留给自己的最后一个饭团,想到了他杀死的第一个人,想到了他沉溺在世事的混杂里,想到了老住持在他额头上敲的那两下,想到了他幡然醒悟的那一瞬间,想到了那个禅字。

    他似乎什么都想到了,他似乎就要放下了。

    可这时,他的眼前却出现了一个正在识字的女孩。

    女孩回过头来问他。

    住持,这个字怎么读啊?

    他想回答,但不出声音。

    接着他又看到了一只飞落堂前的燕子,将一根嫩枝送给了一位脸上带着刀疤的少女。

    我是个好人吗,少女问道。

    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些时候,暮色里的晚钟,堂前的茶,还有那新年飞雪中的铃声。

    老和尚闭着眼睛,脸上露出了一个苦笑。

    他放下了一生孤苦,无有的留恋。

    却放不下这么一些东西。

    也是,他一生孤苦,只留下了这么一些东西,又如何放下呢?

    “刺!”

    剑刃斩过,鲜血溅出,染红了地上樱花的花瓣,巨大的痛苦和冰冷吞没了老和尚的意识。

    罢了,放不下,就放不下吧。

    他想着,手掌垂落,抬起头来,纷飞的樱花占据了他模糊的视线。

    好想,喝一杯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