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三十九章:地藏的一天
    地藏是今天才赶到山居村的,这个偏僻的小村子并不好找,他走了很多的路才找到了这里的村门。

    至于他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他要来杀一个人。

    不过麻烦的是那个人现在似乎成了一个和尚,他并不想在寺庙里杀死那个人。

    他有一些偏执,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缺点,总是会执着于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不过他也已经习惯了这个缺点,所以,他准备写一封信,把他要杀的人约出来。这样既能解决问题,也对两个人都方便一些。

    而在这之前他要先吃点东西,他走了几天的路,早就饿了。

    这个时节的山居村到处都是飞落的樱花,就连街道的地面也几乎被花瓣铺满,没办法,谁让这小村子正好就坐落在樱花山的山脚下呢。

    地藏微微仰起了头,看到那入眼的樱色山峰,他叼着稻草的嘴巴动了动。

    这确实是一幅美景,就连走在樱花中的村人都像是这美景的一部分。

    “哎呦。”

    一个樵夫走过地藏的身边,他的身上背着两大捆木柴,可能是因为目光被地藏这个陌生人吸引,他没有注意到脚下的路,结果崴了一下脚。

    两捆木柴从他的肩上摔了下来,眼看木柴就要摔在地上散落一地。

    地藏伸出了手,握住了木柴上的捆着的绳子,提住了木柴。

    两大捆的木柴在他的手中就像是没有重量一般,被他只手提在手里。

    “你没事吧?”地藏看着摔倒在地上的樵夫,平淡地问道。

    “没事,没事。”樵夫连忙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柴没散就好,不然得费好大功夫。”

    说着,樵夫接过了地藏手里的木柴,虽然崴了脚但毕竟是习惯了这些的山人,一瘸一拐地还是把木柴背了起来。

    “多谢了啊兄弟。”简单地打了一个招呼,樵夫也就背着木柴走开了。

    地藏目视着樵夫走开。

    街上,看着地藏的村人的目光,从陌生开始变得友善了起来。

    山居村真的是一个很小的村子,也真的很容易接纳外来的人,只要你没有恶意,他们就会欢迎你。

    一家街边小摊前,地藏坐了下来,他点了一碗汤面,就坐在落着樱花的桌椅上等着。

    没多久,老板娘端着一碗汤面到了地藏的桌前。

    这村子里只有这一家小面馆,毕竟村里就这么大,没什么外来人,大多数的人都是在自家吃饭的,谁会没事吃面馆呢。

    面馆的老板娘是个寡妇,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挺不容易的。村人偶尔会照顾一下生意,所以也算是能够过日子。

    “您的面。”

    老板娘把面放下,在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擦手,回了后面的厨房。

    地藏看向自己桌上的面,这是一碗很简单的汤面,普通的白汤煮着面条,加了几片菜叶。

    不过这正好符合他的要求,他是食素的,不吃肉食。

    把自己的斗笠摘下放在一边,地藏从一旁的筷笼里拿了一双筷子。

    这时,几片樱花飞落在了地藏面前的碗里,飘在了面汤上。

    “哦?”地藏低沉的自言自语:“是上天赐了几片花瓣予我吗?”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地藏合上眼睛,将筷子捧在自己的面前,像是严肃庄重地行了一个礼。

    然后他才拿着筷子,大口大口地吃起了面条,仿佛是吃着什么山珍海味似的。

    旁人看不懂地藏,就像他自己也看不懂自己一样。

    但是他做的事似乎总是有那么一种奇怪的规矩,他自己的规矩,也只有他遵守的规矩。

    黄昏日暮,街上的行人大多都已经回去了,地藏还走在山居村的街头。

    他抱着剑,停在了一间破屋子的面前。这里是村庄的角落,这间屋子大概是废弃了,没有人居住,就连门都没有,门框上结着蜘蛛网。

    他准备在这里住上一晚,终归是流浪之人,通常能够有个墙角给他休息就已经很好了。

    “喵。”

    一声猫叫使得地藏跨进房门的脚步停了下来。

    他看向门框上,现一只棕色的野猫也蹲在那里,警惕地看着他。

    一人一猫对视了很久,一阵风吹过,吹动了门框上的蜘蛛网。

    地藏抱着剑,对着野猫出声说道。

    “在下地藏,今夜无家可归,不知可否在此借住一晚?”

    野猫竖立着的瞳孔带着警惕,它站起了身来,在门框上来回走了一阵,接着轻盈地跳到了地上,谨慎地慢步走到了地藏的面前。

    “喵。”

    天知道这一人一猫是不是真的在交流,只知道地藏蹲了下来,伸出手在猫的下巴上摸了摸,声音沉闷地说道。

    “你也是无家可归吗?”

    野猫眯起了眼睛,又叫唤了一声:“喵。”

    它犹豫了一下,跳进了地藏的怀里。

    地藏将它接住,抱着它,摸了摸它的背。

    “嗯,那今晚就住在此处吧。”

    说着,地藏抱着野猫走进了那间破旧的小屋里。

    夜里,地藏点起了一堆篝火,火光照着他和野猫的影子。地藏一只手握着稻草,逗弄着野猫。

    另一只手握着一笔,写着一封信。

    “当,当,当。”

    山居村中回荡着钟声,这是清心寺敲起的晚钟,钟声呼唤着还未归家的人们早些回家。

    地藏听着钟声,等待着刚写完的信晾干墨迹,坐在火边,擦拭着自己手中的刀。

    他这样的孤魂野鬼,哪来的家呢。

    清晨时分,空气中尚且带着晨露的湿气。

    老和尚抱着一框木柴出门晾晒,这几天的天气有些潮,害的柴房里的木柴都有些湿了,要晒干了才好用。

    将散开的木柴铺在门前,老和尚垂了垂自己的背,他的手脚越来越不灵便了,人总归是会老的,没有谁逃得过生老病死。

    就在准备回去的时候,他看到了门边似乎放着什么东西,走近一看,才现那似乎是一封信。

    这个村子里有什么话大家都是当面说的,有谁会写信呢?

    老和尚将信捡了起来,信封上工整地写着六个字。

    “清心寺主持收。”

    给老和尚我的?

    老和尚诧异地拿着信,他想不出来有什么人会给他写信。没有个结果,他摇了摇头将信收进了自己的怀里,走回了寺庙。

    寺外,街道的转角处,戴着斗笠的地藏叼着嘴中的稻草靠在墙边,他的怀里棕色的野猫的打了一个哈欠。

    地藏目视着老和尚回去,压下了斗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