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三十八章:做人不能狡猾
    山居村的四季更替着,一年年过去,对于这个就像是与世隔绝的小村庄来说,每年的四季似乎都总是一个样子,让人说不清楚到底是安宁还是乏味,但是也总有人会喜欢这样的生活。

    四年,樱子也已经从当年的那个小孩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老和尚更老了,不过还算手脚灵便。初一点都没有变,四年,对她来说可能并不能算是一个很长的时间。

    “今天樱花又盛开了,樱子应该会喜欢吧,心情:喜。”

    房间里,初记下了今天的日记,虽然她每天就只会写上简短的一句,但是四年了,她手中的册子也已经快要记满了。

    笔尖落下,一片粉白色花瓣却是从窗外飞了进来,落在了她书本的旁边。

    放下笔,慢慢合上了笔记本。

    初伸出手捏起了那片粉白,花瓣很柔软,触感很舒服。

    抬头看向窗外。

    外面的小院中已经花瓣纷飞,春天的樱花就像是冬天的雪一样,铺满整个院子。

    种在小院里的那棵樱花树随风摇曳着,带着梭梭的声音。

    看着窗外飞散的樱花,初站起身走了出去。

    走到房间外,阳光微暖。

    初的眼睛眯了起来,无论是看过几次这样的景色,她还是会忍不住被吸引。

    “真美不是吗,但也就只有这几天。”

    樱子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初回过头。

    她的身后,窈窕的少女站在门前,黑色的长就像是丝绸一样垂在腰间,浅粉色的衣服朴素却更映衬出了少女那种有些脱尘的美好。脸上带着浅笑,线条很柔和。

    樱子不再是从前那个沉默寡言的女孩,现在的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像是樱花一样的少女。

    她的手里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摆着几碟各种颜色的圆形小球。

    “樱花只会开一周左右的时间而已。”

    就像是惋惜一样地说道,樱子看向初,笑了一下,将盘子放在了地上,坐了下来。

    “吃团子吗,我自己做的?”

    老和尚一大早就上山采野菜去了,所以樱子就自己做了一点吃的。

    “吃。”

    初盯着团子,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坐在樱子的身边。

    团子吃不出是什么馅的,但是味道还不错。

    两人坐在樱花里。

    初顾着吃团子,樱子则是若有所思。

    “初几岁了?”

    “不记得了。”初嘴里塞着团子,讲话有一些模糊。

    “不记得了吗?”

    “你父母呢?”

    “······”初顿了顿,摇了摇头,继续股着嘴巴着说道:“不记得了。”

    “也不记得了吗?”樱子说着,仰着头。

    也是,初是使者不是吗,家人什么的······

    “初。”

    “嗯?”

    “抱歉。”

    “为什么?”初有一些疑惑。

    “没什么。”樱子笑着小声说道:“团子好吃吗?”

    “好吃。”团子有些糯,初有些费力地才将团子咽下。

    “那作为报答,初帮我扎头吧。”樱花里,樱子回过头来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根簪递给初。

    这根簪是两年前初送给她的,是用当年燕子送给初的树枝做成的礼物。

    “好。”初有往自己的嘴里放了一个团子,点头答应了下来。

    樱子背过身去低着头,初拿着簪轻轻地卷起樱子的头。

    耳边想着风吹动樱花树的声音,樱子突然说道。

    “初,如果我报仇了的话,你就会走了吧?”

    “嗯。”初如实回答道,带走了罪恶,她就会走。

    “是吗?”樱子喃喃自语着,垂下眼眸。

    沉默了许久,她才继续说道。

    “其实,我不知道我还想不想报仇了。”

    她很珍惜眼前的一切,而就算是杀死了仇人,父母也不会再回来了。所以她不明白,自己还应不应该报仇。

    樱子的身后,初沉默着,因为要不要继续任务,是召唤者的选择,初不会介入。

    樱子感觉着那双盘起自己头的轻柔的手,声音有一些沙哑。

    “如果我不报仇的话,初的任务是不是就算是失败了,这样会让你很为难吧?”

    初没有回答,樱子等着初的回答。

    终于,初咽下了自己嘴里的团子,说道。

    “如果是樱子的话,没关系。”

    房前,樱子的神情怔了怔,眼眶微微湿润起来,她低下头看着落在身前的樱花,笑着说道。

    “是吗,这样啊。”

    初将手中的簪扎在了樱子的头里,绑成了一个简单的头。

    “绑好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下一刻,樱子回过头身,扑进了她的怀里,红着眼睛抱住了她。

    初一时没有控制好重心,向后仰去。

    “砰。”

    随着一声闷响,两人一齐摔在了房前的木地板上。

    樱花落了一地,两人倒在樱花里。

    当然,初垫在下面。

    “初。”樱子趴在初的身上,没有松开手,只是低着头将自己的脸靠在初的胸前,用着微微颤抖的声音,轻声说道。

    “你真的是太狡猾了。”

    初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有一些湿润,她不知道樱子为什么突然说她狡猾。

    她只是呆呆地躺在那里,让樱子抱着。

    “嗯,对不起。”

    ······

    山居村的街上来了一个陌生人,走在路上的村民时不时地会打量几眼他,但是没有人准备上去搭话。

    因为这个陌生人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好相处,他带着一顶斗笠,遮着脸庞,嘴里叼着一根稻草杆,怀中抱着一把棕红色的剑。

    他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连那盛开的樱花山都没有看一眼,只是低着头走着。

    直到他到达他的目的地,这个小村子里唯一的寺庙。

    清心寺。

    戴着斗笠的剑客抬起头来,看着寺庙匾额上的字,他在庙门站了许久。

    “是一个寺庙吗。”压了压自己头顶的斗笠,剑客像是叹了口气。

    “那还是不要在这里犯杀戒的好。”

    说着,他转身离开。

    虽然他要杀这个寺庙里的一个人,但是也不一定非要在寺庙里杀不是吗?

    毕竟是佛门净地,还是莫要染上血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