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三十五章:地藏
    “哈啊,哈啊,哈啊······”

    密林里,一个身穿武士服的男人仓皇地穿过一片灌木。

    他的模样狼狈,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神情惊慌,衣衫散乱,腿上还有一道刀伤,鲜血直流,使得他的脚步颠簸不稳。

    他在逃命,但是即使他用尽力气,腿上深可见骨的刀伤还是让他寸步难行。

    鲜血沾在他穿过的灌木上,滴落在路面的枯叶间,整个林子里都是血腥味,将他的踪迹暴露无遗。

    他逃不走,可能他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胸膛里的心脏才会跳动的那么快,所以呼吸才会那么急促,所以他才会那么害怕。

    “砰!”

    男人的脚绊到了一根枯藤,他的瞳孔收缩,脸上的神情更加惊恐,但是他已经做不了什么了。

    身子一下子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向前摔在了地上,摔在了一颗枯树的前面。

    男人咬着牙,干睁着眼睛,用自己的手掌抓扒着身前的地面,似乎是想要再站起来。

    而这时,他的身后也传来了脚步声。

    那是一阵不急不慢的脚步声,一个人沿着他走过的路走了过来。

    那个人带着一个土黄色的破斗笠,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布衣,露着胸膛,嘴里叼着一根稻草。腰间挎着一柄棕红色的剑,象征着他是一个剑客。

    这个打扮怪异的剑客抬起脚,跨过沾着血的灌木,慢慢地走向了摔在地上的男人。

    “啊,啊,不要,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倒在地上的男人干哑地说着,拖着自己受伤地腿沿着地面爬行,想要远离身后走来的人。

    可他没能得偿所愿,戴着斗笠的剑客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一脚踩在了他的背上。

    男人被踩在地上,就像是一只被人踩在脚下的蝼蚁,他想要逃,却连站起来都做不到。在之前的追逐中,已经用完了他所有的力气,现在的他只能趴在地上,用手抓着地上的枯叶。

    戴着斗笠的剑客低着眼睛,斗笠的阴影下,那双眼睛冷漠无情。

    一阵缓缓摩擦的声音,他抽出了腰间的剑,剑刃在昏暗的密林中反射着寒光,照亮了地上男人的脸庞。

    “不,求求你,不要杀我。”男人的声音几乎带着哭腔,他毫无尊严地乞求着,只求对方能留自己一命。

    剑客的剑停在了半空中。

    男人以为他要饶自己一命,流着冷汗,出了一口气。

    但是下一刻,剑客淡然地声音响起。

    “十年前,你与一人生口角,一时不快,拔剑杀人,你饶他一命了没有?”

    “六年前,你醉酒闹事,当街打杀,二死一伤,你饶人一命了没有?”

    “三年前,你收人钱财,替他杀了一户人家,你饶了一命了没有?”

    他就像是无所不知一样,一件一件地在男人惊骇的目光中,将他的往事一一道来。

    最后,剑客不再说这些,他盯着男人的眼睛,像是叹了口气,说道。

    “太多了,剩下的我不记得了,你自己去阎罗殿细数罪过吧。”

    说完,他手中的剑落下。

    “不,不!”男人还想说什么,但是这次剑刃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刺!”

    一阵入肉的声音响起,剑刺穿了男人的脊背。

    “咳,嗬,嗬······”鲜血从男人的嘴里流出,他带着扭曲的神情,无声地垂下了头。

    剑客拔出了剑,用手抹去了剑上的血,他丢下嘴里的稻草,慢步离开。

    密林中,只留下了一具尸体和一根染血的稻杆。

    土黄色的破斗笠,宽大的布衣,嘴里叼着一根稻草,腰间有一柄棕红色的剑。

    这样打扮的一个人,是最近才出现在人们眼中的。

    人们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杀了数十个知名的武士,而这些武士都是因为他们从前犯下的罪行被他杀死的。

    人们叫这个人地藏,他是不是真的叫地藏,或者是不是一直叫地藏,没人去分辨。人们只知道,他会带着罪名找到罪人,然后杀死他。

    地藏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恶人,这也没人说的清楚。

    说他是一个好人,是因为他杀的人里面大多都是该死的人,都曾经犯下过该死的罪行。

    但说他是一个恶人,是因为他每次提刀上门的时候,都会抄家灭口。老人,女人他都会杀死,他说,这是为了偿还业障。

    他唯一不杀一种人,那就是孩子,因为在他看来,孩童不背业障。

    总之,地藏是一个偏执的人,他坚持着自己心中的公正。当他认为你该死的时候,他就会找到你,然后杀死你。

    他有一句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浮生一世,总有偿还之时。”

    ······

    路边的一个家小酒馆里。

    “店家一碗酒。”地藏将自己的斗笠放在桌案上,对着店里的店家叫到。

    “好嘞,稍等啊。”店家应了一声,去了后面倒酒。

    没多久,一碗清酒就被送到了地藏的面前。

    地藏拿起酒碗,看着酒水中自己的倒影,眼中的焦距微微扩散。

    腰间配刀剑者,是为武人,其中有豪侠、有浪子、有剑客,但亦有败类。败类凭手中利刃肆意妄为,凭一时好恶取人性命,这样的人不当在世上立足。

    地藏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有人说他这样杀人,自己不也是一个败类吗?

    地藏的回答是,如果有人能取了他的性命,他自然拱手奉上。

    但是在那之前,他要向这世上讨一个说法。

    这世上,魑魅舞爪,魍魉横行,该有人讨个说法。

    端起酒碗,仰起头,地藏一口将清酒饮尽。酒水顺着他的嘴角淌下,喉咙和胃里如同烈火灼烧。

    他擦了擦嘴巴,拿起了桌上的斗笠戴在了头上,提着剑离开。

    他要去找下一个人,下一个他要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