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三十四章:燕子的报恩
    每天记下一件事,这种自我反省的方式有没有用,初没有认真体会过,但是她每天都会陪着樱子写下一件,慢慢地这也就变成了一种习惯。

    值得一说的是,每天记下一件事的时候,会让她感觉到一天确实是真真实实的度过了,这种真实感和从前是不一样的,从前的她对于时间的观念很模糊,可能要很久才能察觉到一次时间的流逝。

    特别是在荒原上,那里没有白天与黑夜,更没有所谓的时间。

    怎么说呢,这种真实的感觉,让她很在意,这也算是她愿意继续记录事情下去的原因之一吧。

    “沙。”竹扫帚扫过地面,带起一片灰尘,初穿着一件淡灰色的布衣在清心寺的门前扫着地。

    樱花的花期很短,早在几周前就已经凋谢了个干净,随着春末的临近,天气也渐渐的热了起来。

    路过寺庙的人们有时会笑着和初打一个招呼,初一般都会点头回应。他们大多都背着锄头和袋子,推着手推车正准备去田里劳作。春末,人们也都忙碌了起来。

    “吱吱吱吱。”

    地快要扫完了,寺庙的房檐下,传来鸟叫声,初抬起头看去。

    那里筑着一个鸟窝,在房檐和墙壁的夹角里,用细小的树枝和泥土搭建而成。

    老和尚说,这种鸟叫做燕子,每年的春天都会来农家筑巢,然后孕育后代,等到夏末的时候又会离开。

    燕子刚筑巢的那几天,弄的房檐下总是有细碎的泥土,现在看起来这个巢居倒是也挺精致的。

    刚刚出生的雏鸟在温暖鸟巢中张着嘴巴叫个不停,似乎是等待着外出的父母回家喂食。

    当初看向它们的时候,它们又齐齐的闭上了嘴巴,缩回了鸟巢里。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初的气息如此呢,动物对于气息的感应总是要比人强烈一些,所以绝大多数的动物都是躲着初走的。

    见雏鸟都躲了起来,初收回了视线,拿起扫把准备走回寺庙里。

    可她刚走到屋檐下的时候,屋檐上的鸟巢却掉了下来,正好摔在她的脚边。

    见到落在地上的鸟巢,初停下了脚步。

    鸟巢很牢固,落在地上的时候起到了一个很好的缓冲的总用,并没有让里面的雏鸟受伤,但是这些小家伙还是吓得缩在一起,身子止不住地颤抖着。

    看着这些小东西,初顿了一下,默不作声地走到了鸟巢的旁边。

    鸟巢里的雏鸟抖得更厉害了,有的甚至忍不住叫出了声。对于它们来说这是一个很糟糕的情况吧,家从房上掉了下来,还有一个危险的家伙慢慢靠近。

    不过初并没有做什么,她只是把扫帚靠在了门边,然后拿起了鸟巢,踮起脚,将鸟巢重新放回了房檐下的横木上。

    也不知道为什么,把鸟巢在横梁上的时候,初的心里泛起了一丝波动。

    今天,就写这件事吧,初想到。

    看着鸟巢没有再要掉下来的迹象,她默默地拿起扫把,转身离开。

    鸟巢里,雏鸟们停止了颤抖,它们小心地把头探鸟巢,见那个危险的家伙不见了,又开始叽叽喳喳地叫唤了起来。

    初走过门框,现老和尚正站在门边,手握着佛珠,淡笑着看着她。

    “怎么了?”初收拾着扫把,问道。

    “我在想,初姑娘心地善良,果然是和我佛门有缘的。”老和尚笑着,温声说道,拨动着手里的佛珠,他似乎总是这么不紧不慢。

    “善良?”初看向老和尚。

    “是啊。”老和尚点了点头,说道:“初姑娘是一个好人不是吗?”

    初刚才把鸟巢送回原处,他都看在眼里。

    好人,听到这两字,初神色怔了一下。随后,她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

    “我不是一个好人。”

    说完,走进了寺庙,留下老和尚一个人站在那里。

    一般要到午后樱子才会和初开始练剑,现在的时间还早,在这之前,初还可以批一些柴火。

    院子的一边,初拿着斧头,出神地将一段木头砍成了两半。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工作,至少对于初来说是如此。以她的能力,就算是直接将一棵树砍成两半也没有什么难的。

    “啪!”

    又是一声轻响,一截木头断成两半落在一旁。

    初有些心不在焉地又拿起了一根圆木放在面前,她想着老和尚对她说的话。

    好人······

    她是一个好人吗,当然不是,无论是好还是人这两个字都和她沾不上一点关系。

    但是她的心情却有一点起伏,她想,如果说她真的是一个好人呢,没有过去,只是一个心怀善意的普通人。是不是说生命就能够有意义呢,是不是说就能够一直感觉到那种真实感呢?

    “啪!”斧头落下,初想着心事,忘记了将握着木头的手收回来。

    斧头劈断了木头,同时也劈断了初的食指。

    感觉到了痛感的初低下了眼睛,看着自己被砍断的手指,她神色平静地将食指捡起,接在断口上。

    很快,她的食指就重新长在了一起,简单地活动了一下,初无声地看着自己的手指。

    刚才手指断去的时候,她几乎没有感觉到痛感,她的触觉越来越弱了,伴随着的就是她的痛感也越来越弱了。

    也许这是一件好事吧,能够让她更好的完成任务。

    但是,初放下手,继续砍着木头。

    她果然不是什么好人,她只是一个满身都是罪恶的怪物。她想着。

    那天下午,初比以往还要沉默,即使是在教樱子剑术的时候,她都没有说上几句话。

    晚上,清心寺的晚饭一如既往的只有素材,一小份腌菜,一小份炒菜,一小份汤,还有一小碗饭。

    老和尚的手艺很不错,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算是他为数不多的长处之一。

    即使是都很简单的小菜,他也总能做的很美味。腌菜不咸不淡,带着一点酸辣的味道。小炒和菜汤都很清口,但又不会给人太清淡的感觉,米饭也很香,颗粒饱满,有着谷物特有的清甜。

    三个人的晚饭很安静,但不是那种陌生人坐在一起吃饭的生涩的安静,而是那种日常生活中恬淡的安静。

    三个人一起坐在堂前,吹着晚风,吃着温热的食物。偶尔老和尚会说一些往事,毕竟是老人,总是喜欢回忆从前。

    原本今天也会一样,但不同的是,老和尚的故事说到一半的时候,堂前突然飞来了一只燕子。

    它的嘴里衔着一枝树枝,树枝上有着一片嫩绿的新芽。

    燕子飞落在堂前,吸引了三人的目光,只见它轻快地跳了几下,跳到了初的面前,低下头,将树枝放在了初的食盒边。

    三个人都微微一愣,燕子晃晃了脑袋,清脆地叫了几声,然后就飞出了堂外,消失在了夜色里。

    食盒边,那枝树枝纤细牢固,想来会是很好的筑巢的工具。

    老和尚最先回过神来,他轻笑了一下,对初说道。

    “看来这是燕子的报恩,好好收下吧。”

    初怔怔地伸出手,拿起了那根短小的树枝。

    树枝上,新芽的嫩绿色像是点亮了她眼中的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