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三十三章:你写日记吗
    山居村是一个不算大的村子,村里的人并不多,所以每家每户基本上都相互认识。这使得这个村子里的人与人之间关系很近,走在街上总是一路打着招呼。时不时还会聊上几句,你家的种子播了没有,田地翻了没,牛羊喂了没。

    在这个小村子里很容易就能分辨出外来人,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人们也很容易就能接纳外来人。

    就像是最近,大家都在聊村里唯一的寺庙里住下了两个新来的人,一个女孩和一个姑娘。

    村民们经常能够看到那个脸上有一条疤的姑娘外出砍柴和采买东西。

    在他们看来,这个姑娘虽然话不多,但是却是个善良的人,因为听说她经常会帮搬不动柴火的妇女把柴火搬下山(顺便),帮农户赶走田地里的麻雀(被吓跑的),在每天的日暮时分敲响晚钟通知农人和贪玩的孩子回家(寺庙的规矩)。总之,人们一致觉得,她是一个热心的好姑娘。

    而在村里的小伙子们看来,她是一个很容易让人脸红的姑娘,虽然她的脸上有一道疤,但是依旧带着别样的魅力。只是她总是不苟言笑,给人一种不好接近的感觉,所以一直没有人敢上去搭话,特别是在男孩们听说她一只手就可以搬动一棵樱花树之后,就更没有人敢了。

    就在这样不知不觉的气氛中,这个小村子接纳了初和樱子的存在,把她们当做了自己的一份子。

    天气晴朗,成群的鸟儿鸣叫着从村子的天空飞过。

    寺庙的大门被打开,初挑着一桶水走进了小院,自从她来了这个寺庙之后,挑水劈柴这种粗活都变成了她的工作,毕竟这个寺庙里除了她之外,就只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了,总不能让他们做这些。

    初提着水桶,走到了小院旁的水缸边,将手中的水倒进了水缸。

    堂上,传来了老和尚和樱子的声音,初一边倒着水,一边扭头看去。

    “日日自省,方能自知,亦能自悟。”

    老和尚坐在樱子的身边,念着像是绕口令一样的句子,模样像极了一个文酸的老学究。

    念完,他又自己品味了一下,然后才笑着看向樱子问道。

    “樱子小姑娘,你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吗?”

    樱子连字都没有认全,又怎么可能明白这种句子的意思,面露难色地说道。

    “我不知道。”

    自从樱花盛开的那天之后,她的性格似乎也变得开朗了一些,起码有的时候愿意主动说话了,不再总是那一副沉默不语的样子。

    “嗯,你不知道也很正常。”

    老和尚能够体谅樱子的基础,而且大多数的时候他也并不古板,时不时会开句玩笑,使得他嘴里的东西不至于那么的无聊。

    摸着自己的胡子,老和尚解释道。

    “这话的意思,是每天都自我反省,就能真正的认识自己,也能够在反省中感悟出新的道理。”

    “反省自己?”樱子重复了一部分老和尚的话,看她的神情,显然还是没有怎么听懂。

    这也在老和尚的意料之内,只见他笑着拿出了一本小册子,递到了樱子的面前。

    “对,这就是我今天要交你的东西,自省。”

    樱子接过册子,翻了开来,却现册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写,这就只是一本空的书而已。

    疑惑的看向老和尚,樱子仍然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老和尚盘坐着,转动了一下手中的佛珠,不再打哑谜,说道。

    “从今天开始,你每一天都记下一件事,并写下自己的心情。等到你写完这个册子的时候,再回来翻开从前记下的事,就会有不一样的体会。”

    这是很早很早之前,他的主持交给他的办法,一直到现在,他也都还在使用。今天他同样把这个方法交给樱子,希望这个办法能够让樱子有所收获。

    樱子看着手中空白的册子,这册子很厚,即使是每天都记一件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

    就在樱子想着能不能写完这册子的时候,一旁老和尚已经出声问道。

    “你可听明白?”

    “听明白了。”樱子回答道,将册子收进了自己怀里。

    老和尚笑着把手掌竖在自己的面前,嘴里念了一句佛号,叮嘱道。

    “那从今晚开始,切莫忘了。”

    说完,他看向院子里,正好看到了看着佛堂的初。

    老和尚挥了挥手算是打了一个招呼,对着初说道。

    “初姑娘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试一试?”

    刚才佛堂上的对话初都听到了,她自然明白老和尚说的是什么。

    但是她并不是很有兴趣,或者说她对于任务以外的事情,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兴趣。

    可这却引起了樱子的注意,她抬起头来看向初,眼里带着一些期待。

    看着樱子的眼神,初沉默了一下,对于召唤者的期待,她没有办法回绝。

    在几秒钟的对视之后,她终于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知道了。”

    就这样,初也走上了这条自我反省的道路。

    ······

    在山居村,黄昏时分一般就代表着一天的结束,即使是最顽皮的孩子也会在入夜之前的回家。

    清心寺的佛堂中,初和樱子各坐在一张桌子的前面,桌上摆着一本空白的书册,和一支笔。

    按照老和尚的要求,她们现在要写下今天中的一件事情,并且记录心情。

    樱子想了一会儿,就拿起了笔,用歪歪扭扭地字迹写下了自己要记下的事情。

    而初则是多等了一会儿,才拿起笔写了一句简短的话。

    可随后,初的笔却停住了,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她看向同样坐在堂上的老和尚,斟酌了一下,问道。

    “心情,应该怎么形容。”

    老和尚先是愣了一下,初的问题有一些特别,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等到片刻之后,他温和地笑了一下回答道。

    “感觉自己的心情得到了宽慰便是开心,感觉愈加抑郁便是难过,这么记就好了。”

    初点了点头,似懂非懂地看向自己的书册。

    最后,提起笔在写上了两个字。

    樱子看向初问道。

    “初写了什么?”

    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初遮住了自己写的东西,神情呆板地摇了摇头说道。

    “不能告诉你。”

    樱子看起来有些失望,但是既然初不愿意说,她也没有再问。

    这是初第一次拒绝了召唤者的要求,至于原因,她也不懂。

    慵懒的夕阳西垂,金色的余晖洒在堂前。

    初移开手,看着自己写下的内容,眼神茫然。

    “今天,教樱子练剑,樱子练得很不错。开心。——《初的日记》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