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二十八章:这是一条永无止境的路
    又是这片血红色的天空,天上下着绵密的小雨,雨水流过无声的尸体。

    荒原空无一物。

    在这空洞的死寂里,一团黑雾突然出现,凝聚着,渐渐组成了一个人的躯体。

    初披着黑色的长袍,伴随着黑雾散去,睁开了眼睛。

    任务结束,她重新回到了这里,使徒荒原。

    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茫然地看着前方。

    她在想什么,她在想任务结束之前的事情。

    在她回到这里之前,希尔曼留给了她一个礼物,一个很浅的吻。这让初很疑惑,因为在她的心里似乎出现了一种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的情感。

    离别的伤感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有些复杂,她并不是都能够理解。

    不过,她会按照要求,好好保管这件礼物的。

    放下手,看着眼前的“风景”,初找了一个地方,沉默地坐了下来。

    一个活的东西都没有,不会有人和她说话。

    她只是安静地坐着,闭着眼睛。

    对于她来说,这既是一种休息也是一种等待。

    等待着她的下一个任务,等待着下一个她要收集的恶。

    这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谁也不知道那个声音什么时候才会注意到她。

    也许是一觉睡醒之后,那个声音再一次从她的上空响起。

    “欢迎回来,使徒,恭喜你完成了这次任务。现在你拥有6ooo点的罪责,是否需要进行强化?”

    “强化?”初听到这个声音,慢慢看向天空。

    “是的。”虽然已经讲过一次,但是初似乎不记得了,声音不厌其烦地再一次讲解道:“消耗罪责可以增加身体的能力,或增加自身恶的上限。”

    “嗯···”初沉吟了一下,回想起来,上次声音和她介绍的时候确实有说过这能力。

    略微思考了一阵,她说道:“你随意分配吧。”

    “没有问题,按照随机的分配,我会帮你增加1oo点的身体属性,并增加1ooo点恶的上限。”

    声音说完,初就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再一次得到了的强化,这种明显的增长让她的有些不适应,同时她的身体中那股名为恶的存在也滋长了一部分。

    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可即使如此,初依旧能够感觉到,她变得更加麻木了,她甚至已经渐渐的开始失去触感。

    想来最多再有几次这样的强化,她就会彻底失去触觉。失去触觉之后呢,可能就是嗅觉、味觉、听觉、视觉了吧。

    当然,初并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即使是去了五感,她还是可以用恶来判断位置和辨认方向,这不会影响到她完成任务。

    只要能够完成任务就好了,不是吗?

    但是那样,她还能好好保管希尔曼的礼物吗?

    她没有答案。

    “你是否已经准备好进行下一个任务了呢?”声音问道。

    初没有出声,点了点头当做回答。

    “很好,下一个任务已经确定,收集“仇恨”的恶。你想要休息一段时间,还是立即出?”

    “出吧。”

    在等待的时候,她已经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她需要任务,任务能让她感觉得到自己的存在,而不是和这里的尸体一样。

    初站起身来,身上的黑袍上泛起了一阵水面一样的波动,在尸体上沾染的血迹被抖落了下来。这件长袍是她用恶化成的,本身就有着自净的能力,同样,破损之后也会在第一时间修复。

    “那,祝你早日归来。”

    初的面前,一扇门缓缓打开。

    正准备走进去的一刻,初突然回过头说道:“那个。”

    “嗯?”空中传来了一个疑惑的声音,也许是没想到初居然会起话题。

    “这里。”看了看荒原上横七八竖的尸体,初犹豫了一下说道:“什么时候能打扫一下?”

    “···”

    一阵沉默之后,声音回答道:“没问题······”

    “嗯。”初应了一声,转身走进了大门。

    ————————————————————————

    樱子的一家住在一个山脚下,这是个很偏僻的地方,周围除了低矮的小山,就是树林和河流,就算是最近的村子离他们的家也有十几里远。

    可即使是这样,他们一家也生活的很幸福。

    从樱子记事起,他们就住在这里。

    家中的小木屋是父亲亲手搭的,用的山里最结实的木头,每天早晨睡醒的时候都可以闻得到那种树木特有的香味。

    木屋的门前有一颗樱花树,听说樱子之所以叫做樱子,就是因为她出生的那一天,门前的樱花树正好盛开,粉红色的花瓣落了一地。父亲一拍脑袋,就决定了她的名字叫做樱子。(也许大多数的父亲都是这样取名字的吧,苦笑)

    沿着屋子前的小路往外走就是他们家的田地,田里种着谷物和蔬菜,还立着几个母亲做的稻草人。樱子平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去田边玩耍,她是个充满好奇心的女孩,在她看来一切都算是那么新奇。

    无论是田里跳走的青蛙,还是偶尔回来偷吃谷物的灰鸟都可以是她的玩伴。

    她可以坐在小路边看着父亲在田里劳作,一边听青蛙唱一整天的歌。也可以躲在草垛里,懒洋洋地晒太阳,然后伺机吓走来偷吃的飞鸟。

    父亲有些严厉,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劳作了一天之后,坐在家门前,抽一袋烟,伴着夕阳等着门前的樱花树盛开。可是每年樱花盛开的时候,他总是很忙,不是在田里耕地,就是在山中砍柴,没有什么时间看樱花。

    母亲很温和,她最喜欢晚餐的时间,每到这个时候她都会准备好美味的食物,看着樱子和父亲狼吞虎咽,她就会坐在一边掩着嘴笑。

    他们一家的生活很平淡,但是樱子愿意永远这样平平淡淡地生活下去。

    可是,一天夜里,他们的家中来了一个客人。

    那个客人带着一顶土黄色的破斗笠,嘴里叼着一根稻草,身上的衣服宽松邋遢,露着胸膛。嘴角留着胡渣,腰间挎着一把刀。

    在客人的嘴中,父亲从前是一个很厉害的刀客,杀过很多人,而现在,他要让父亲还债。

    说完,他拔出了腰间的刀。

    樱子至今不能忘记那时的景象,父亲浑身是血的倒在血泊里,母亲跪在父亲的身边哭泣,而那个人举着刀,对着母亲。接着刀光落下,鲜血溅出,母亲也倒在了地上。

    樱子含着泪,摔坐在地上,傻傻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刀客冷漠地看向她,却没有再动手,而是点起了一把火,扔进了那间包含着樱子所有回忆的木屋里。

    木屋被火焰点燃,焚烧着,在吱呀的呻吟声中倒塌。

    刀客收起刀,丢下嘴里的稻草,手轻搭在刀柄上,转身离开,离开之前,他说了一句话。

    “浮生一世,总有偿还之时。”

    不知是说给樱子听的,还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也许他的意思是,早晚有一天,自己也会是这么一个收场吧。

    眼泪模糊了樱子的视线,呆坐在炽热的火焰中,恍惚间她在地上摸到了一块石头。

    那是一块黑色的石头,上面有着古怪的纹路,不知道从何而来,就好像是突然出现的一样。

    但在樱子握住这块石头的时候一段话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你是否愿意以你的罪恶为代价,召唤使徒?使徒将为你效命,完成你的愿望。”

    声音带着一种莫名的魔力,让人不自觉的聆听。

    一瞬间,名为复仇的想法充斥了樱子的心,她几乎没有多做思考,无论什么代价,她都愿意付出。

    女孩紧紧地抓着这块不知来历的石头,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说道。

    “召唤。”

    她没有等太久,石头真的起了作用。

    火焰中,一个黑色的人影向她走来。

    “使徒初,遵从召唤而来,听候差遣。”

    “我要报仇,教我剑术,我想要亲手报仇。”

    火光映着女孩空洞无神的眼睛,她呢喃着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然后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