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二十五章:神抛弃人的原因
    “曼特恩与弗尔斯特背叛了宣言,带领士兵杀上了山峰。

    在黑骑士的护送下,狮心的女王踏过鲜血和尸体离开。”

    当吟游诗人开始传唱这样的故事的时候,已经是四国议会的几个月后了。

    在那一天,议会山峰里生了太多的事情,真相已经无法掩盖,事实被人们得知。

    吟游诗人们用诗歌编写了这场充斥着背叛与血腥的议会,唱遍了整片大6。

    曼特恩的国王和弗尔斯特的国王逃回了自己的国家,他们心中的恐惧久久难以抹去,但是他们没有选择坐以待毙。

    他们都明白,战争已然必将到来,而他们也必将迎战,而这,会是殊死一战。

    弗尔斯特和曼特恩同时调集了所有的士兵驻守在了他们与莱因哈特的国界交界之处,伊斯塞恩山丘。

    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决一死战,虽然他们已经失去了圣者,但是他们也没有退路。

    在春末,这一年春天的最后一场小雨里。

    希尔曼以她国王的名义,召集了莱因哈特的士兵。

    铠甲反射着透过阴云的阳光,雨滴从刀刃上滑落。

    无数的士兵站在细雨中,等待着他们的国王,宣布战争的开始。

    希尔曼站在城墙之上,俯视着一望无际的军队。

    她没有说什么长篇大论,更没有激动人心的演讲。

    她只是举起了自己的王权之剑,举向天空,剑柄上的狮子仿佛在高声咆哮。

    她说出了她唯一要说的一句话。

    “这一次,历史将由莱因哈特书写。”

    踩着沉重的步伐,如同大地震动,军队向着伊斯塞恩山丘而去。

    ···

    城墙的高处,希尔曼默默地看着迈进的军队。

    初从她的身后走来,一只手举起披风,替她遮挡着天中落下的雨滴。

    两人一同站着,望向西方。

    “陛下。”初出声说道:“我还是不明白,那时您为什么要放走那两个人?”

    初所说的那两个人,正是议会山峰的曼特恩王和弗尔斯特王,那时希尔曼没有让初杀死他们。

    但是如果在那个时候就将他们杀死的话,莱因哈特统一大6应该会更加简单。

    希尔曼站在初的身边,沉默了一下,回答道。

    “这片大6已经和平了太久,人们需要一场战争的洗礼,否则,帝国难以稳固。”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初,又回过视线来,看着远方。

    她明白自己所行的罪恶,但是如果没有铁血,又何来的帝国?

    “初,你就在我的身后好好看着吧,我一定会,建立起一个新的世界。”

    希尔曼出神地注视着远处,似乎在那里,她看到了她所说的那个新的世界。

    那个,沐浴在黎明的阳光中的帝国。

    ···

    前纪二年,莱因哈特的女王亲率士兵,迈入了伊斯塞恩山丘,世界黎明前的血战,就此展开。

    ···

    长风在山丘之上呼啸,旗帜在风声中猎猎作响。

    绵延无尽的山丘里,弗尔斯特和曼特恩的军团站在一起。

    他们将盾牌伫立在地面,将长矛举在自己的身前,双脚踩在冰冷的潮湿的土地上,双眼紧盯着另一方的丘陵。

    而两国的国王也骑在骏马上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天中昏沉,阴云密布,阳光穿不过阴云,只能将云层照得斑驳。

    也不知道是不是风更大了一些,胸膛中的心脏加跳动。

    在弗尔斯特和曼特恩人的注视下,山丘的另一边出现了一面旗帜。

    那是一面金红色的旗帜,旗帜上,咆哮的狮子向着他们张开了血口,他们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握紧了手中的长矛。

    战争,要开始了。

    终于,旗帜之下,一支骑兵从山丘之后出现。

    他们的身上穿着莱因哈特特有的铠甲,身下骑着凶猛的鸟龙。

    这是莱因哈特的鸟龙骑士团,大6上几乎没有军队能够挡住他们的冲锋。

    而在骑士团的后面,无尽的莱茵哈特士兵走来,他们的身躯犹如岩石雕琢,坚不可摧,他们的刀刃犹如天神所铸,锋利无匹,他们目光高傲,犹如身披着光辉。

    在这光辉的军团前,那个将战火带给了大6的女王,莱因哈特·冯·希尔曼骑着骏马慢步踏上了山丘。

    山丘几乎被士兵占满,这场战争必将会在大6的历史上留下史诗般的一笔。

    莱因哈特的士兵的明白,他们在塑造一场历史。

    而弗尔斯特和曼特恩的士兵明白,他们在保卫他们的文明。

    在两支军队沉默无声的对视中,希尔曼抬起了自己的手。

    猩红色的披风在她的身后抖动着,她举在半空中的手停顿了一下,最终沉沉落下。

    同一时间,曼特恩和弗尔斯特的国王也挥动了他们的剑。

    “呜!!!!!”

    战争的号角吹响,震耳欲聋,却叫人听不清楚是悲鸣还是振奋人心。

    士兵们知道的,只是咆哮着,拿起了自己的长矛与长剑,向着敌人杀去。

    地面上的石子颤抖着,因为大地也在颤抖着,天空也在颤抖着,整个大6都在为这场将要重新建立世界的战争颤抖着。

    就像希尔曼所说的,新的世界,必将建立在旧世界的废墟之上。

    现在,已经是时候将这陈旧的一切变作废墟了。

    罗兰提着长剑冲在大军之前,她银色的头就像是这昏沉的世界中的一道银色的微光,不同于希尔曼的光辉,她的光芒并不显眼,但是她从不迟疑。

    “为了莱茵哈特之荣光!”

    她高吼着,她的身后,士兵也高吼了起来。

    “为了莱因哈特之荣光!”

    为了他们的信仰。

    在这支势不可挡的军团下,弗尔斯特和曼特恩的士兵也迎了上来,他们的呼吸沉重,但是脚步却在加快。

    他们奋力地向前冲锋着。

    “为了弗尔斯特!”

    “为了曼特恩!”

    同样的,也是为了他们的信仰。

    两方的士兵都是为了信仰而战,他们没有对错,战争也没有对与错,只有胜利和失败。

    两支巨大的军团终于撞在了一起,天空中昏暗的阳光仿佛都滞涩了一下。

    肉眼看不到的,浓烈而又阴暗的气息从战场中蔓延了开来。

    黑色的雾气覆盖着整座山丘,连天空都被遮挡在了之后。

    罪恶在人群之中升腾着,流淌在人们的血液里。

    也许这就是,神抛弃人们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