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十七章:所以说电子查阅真是一种好文明
    初成为了护卫骑士后,希尔曼就在城堡的顶层给她安排了一个房间让她居住。这样既方便初护卫她的安全,也方便她在需要的时候向初下达指示。

    说起来也很无奈,虽然初身为骑士,但是大多的时候却更像是一个管家,自从她来到了城堡顶层,希尔曼的大多数杂务就都交给了她。

    显然相比于侍人,希尔曼更愿意相信初,不过这种信任有时候会让初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来参与战争的,还是来整理书桌或是清扫卫生的。

    提到战争,普兰恩沦陷后大6上的风波就没有停止过,但是莱因哈特国中却分外安宁,希尔曼暂时似乎并没有再次出征的打算,应该是想要让军队休整一段时间。

    军队疲乏不会给战争带来任何好处,而且莱因哈特刚刚接手了普兰恩的国土,还需要一段时间来稳定局势。

    没有了战火、铠甲、刀剑、军马,生活好像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

    希尔曼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处理国事,休息的时候,她喜欢靠坐在初的身边,看书或是吃一些午后的茶点。

    有时候她会和初聊几句闲事,几个笑话,初一般都接不上几句,也不会笑。

    两人坐在一起的话并不多,但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有时候也并不一定需要那么多的言语。

    对于希尔曼来说,初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一个会静静地陪在她身边的人,这就够了。

    对于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坐在王城的最高处的她来说,这已经有太多的不同了。

    一天早晨。

    希尔曼让初去王国图书馆借一本她想要看的书。

    王国图书馆建立在一条不算繁荣的道路上,道路很安静,在一条横穿王城的河流旁边,河边的路面上总落着几片落叶,偶尔会有几个行人倚靠在栏杆旁凝望着河水。

    可能就是因为这里的安静,图书馆才会选择建在这里。

    与道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王国图书馆是一座很宏伟的建筑,有人测量过,图书馆是除去城堡和钟楼外,王城第三高的建筑。

    同时,它也是大6上最大的图书馆,它简直就像是一座宫殿,书本与学识的殿堂。

    这座图书馆中有多少藏书?没有人数过,有人说有数万本,有人则说更多。

    总之,整个王室的所有藏书几乎都在了这里,并且对外开放。

    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时间来图书馆免费借阅任何书本,当然这需要及时归还。

    你也可以选择不还,如果你觉得你逃得过图书管理员的眼睛的话。

    说出来有些难以让人信服,这座堪比宫殿的图书馆里,只有一个图书管理员,但是从来没有丢过一本书。

    因为这位图书馆里员就是莱因哈特王国的三圣者之一,大学士——普罗曼特。

    初穿过河边的小路,走进了这座王国图书馆。

    整个图书馆中没有一点声音,哪怕这里是那么大,有着那么多人正坐在里面低头看书。

    她有些愕然地抬着头看着这座无论怎么说都过于庞大了的建筑的内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数不清的书架和数不清的书。

    这让她有一些为难,即使是她想要在这种数量的书本中找到希尔曼要的那一本也需要不少的时间。

    整座图书馆一共分为七层,中间的螺旋形的楼梯延伸向上,连接着每一层的过道,站在楼梯下,甚至能够看楼顶的书架边看书的人。

    在初走进图书馆的同时。

    坐在图书馆管理处的一个正在看书的老人抬起了头。

    老人穿着一件宽大的棕色长袍,长袍很朴素没有一点花纹和饰品,只是一件普通的长袍。

    宽大的衣服让老人的身形显得有些消瘦,他疑惑地看着初,摸了摸自己白色的胡子。

    初引起他注意的原因是因为初身上的气息,初身上的气息很复杂,也很阴暗,掺杂着浓重的恶意。

    通常有着这种气息的人不是罪大恶极之辈,就是满心怨恨,心灵扭曲之人。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他在初的眼中却没有看到半点阴冷和负面的情绪,相反,初的眼神比多数的普通人都要干净,只是这种干净里带着一片寂静和茫然。

    老人从不离开图书馆,也几乎不参加任何的国事和活动,否则的话,他应该会认识初。

    不过现在在他的眼里,初只是一个很特别的人而已。

    ······

    就在初还在为怎么找到希尔曼要的书苦恼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她的身边响起。

    “年轻人,我能够帮到你什么吗?”

    初回过头来,是一个穿着棕色长袍的老人正站在她的身边,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

    初不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这位老人能帮到她什么,但还是说道。

    “请问,这里有名为《四国近代论》的书本吗?”

    “哦?”

    老人的神情一愣,眼中带着一些讶异问道。

    “是你要看这本书吗?”

    他想过初会有很多种回答,但是没想到初会想要借这本书。

    无论怎么看,初都不像是会看这类的书的人。

    “不。”初理所当然地摇了摇头,她很少看书:“我只是替人来借书的而已。”

    老人了然地点了一下头,重新一笑,抬起手来说道。

    “《四国近代论》在第四层第三十六号书架第五行第十六栏第七本的位置上。”

    他在这个图书馆呆了几十年,可以说他记得这里的每一本书的位置。

    《四国近代论》这个年代已经很少有人还愿意看这种书了。

    老人说出的一连串的数字让初听得有一些蒙,呆呆地看着老人眨了眨眼睛。

    显然她没有想到老人能够给出这么准确回答,也完全理解不了老人所谓的第四层第三十六号第五行第十六栏第七本到底在什么位置。

    老人看着初的神情,猜到了初没听明白,背过手,笑着说道。

    “需要我带你过去吗?”

    “那。”初看向这个诺大的图书馆,放起了自己寻找的打算,回答道:“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