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十章:漆黑色的骑士
    银色的光束在一个刹那之间划过两军混乱的战场,向着希尔曼的王驾马车落下。

    “休想!”罗兰怒吼了一声,双手握着长剑斩落在那道光束上。

    长剑的度很快,即使是那道光束快到几乎出了所有人的反应时间,但是长剑还是横在了光束的前面。

    剑刃上带着扭曲的风卷,翻动着罗兰银色的短,她高的剑术让剑刃几乎拖出幻影,可以相信的是,她的剑在大6之上没有几个人可以挡得住。

    然而长剑却没有给光束造成任何有效的阻拦,因为这是空间魔法,和其他的任何一种魔法都不一样。

    光束好像是真的只是普通的一道光一样,穿过了长剑,没有激烈的碰撞,甚至没有接触,就那样穿透了过去。

    随后,在罗兰紧缩着的瞳孔的注视中,没入了王驾马车里。

    城墙上,空间贤者休贝特咧开带着血的嘴角笑了起来。

    好像一切都有了定局,但是,下一刻,他们都愣住了。

    没入王驾马车的银色光束没有消散,而是滞涩了一下。

    “刺!”

    带着一阵席卷的狂风,一柄漆黑色的骑士剑从马车里飞了出来。

    剑刃旋转着,猛然将银色的光束撕扯成了两半,粉碎在了半空上。

    撕裂了光束后,骑士剑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飞向远处,最后带着一股巨力刺入了地面,立在了整个战场的中央。

    光芒照在剑上,漆黑的剑身中,光华一闪而过,照映出了这片纷争的战场。

    一切生的太快,快到大多数人都没有看清到底生了什么。

    罗兰有些呆涩地回头看向王驾马车里。

    那柄黑色的骑士剑她认识,是那个黑骑士的佩剑。

    而休贝特也呆呆地站在普兰恩的城墙上,他可以透过空间看到很远之外的事物,自然将一切尽收眼底。

    这反而让他更加不能理解,为什么,为什么希尔曼身边的那个骑士可以阻挡住他的空间魔法。

    这几乎颠覆了他有关于空间的所有理论。

    其实休贝特的这个空间魔法并不复杂,他通过自身对于空间的掌握,将一个目标拖入一个单独的空间之中,然后在那个空间里动法术。

    这样一来,这个法术就只会针对目标一个人,而其他的人,虽然也能够看到目标被攻击,但是因为根本就不处在一个空间层面上,所以不可能帮助目标抵挡。

    他对于空间的感知有限,本来这个法术的距离也很有限,平时的时候能够将四十米外的目标拖入平面空间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但这一次他燃烧了自己的一部分生命力,所以能够跨过一整个战场对希尔曼动这一次法术。

    可休贝特没有想到的是,希尔曼的身边多了一位特别的人,当然,准确的说也不能完全算是人。

    初作为使徒有一个特性,她可以在任何地方移动到召唤者的身边,即使两个人不处在同一个空间层面也一样。

    就是因为这样休贝特的魔法被初挡了下来。

    魔法结束的一瞬间,希尔曼也回到了原本的空间层面。

    希尔曼坐在马车里,神色平静,并没有因为受到攻击而有半点的慌乱。

    她先前就研究过普兰恩的这位空间贤者,自然有所准备,就算初不能挡住这次攻击她也有别的办法。

    不过,初能够挡住,倒是让她不需要再消耗一件魔法道具了。

    希尔曼看向身边的初,正准备说些什么,可当她看到初的样子的时候,她脸上的神情也微微一怔。

    初还维持着那个扔出骑士剑的姿势,黑色的铠甲单膝跪在地上,低着的头盔下,那双漆黑的眼睛盯着马车的外面,眼神冰冷。

    瞳孔中泛出了一点点猩红色,微弱的红光闪烁着。

    契约的存在让希尔曼能够感觉得到,初此时的愤怒,因她遭受攻击而生的愤怒。

    在初看来,召唤者受到攻击,这便是她失职,她不允许自己失职。

    “陛下。”初低沉且沙哑的声音在希尔曼的身边响起。

    “可以让我前去吗?”

    她想要亲手去弥补自己的过失。

    但即使在怒火之中,她仍然选择尊重希尔曼的决定。

    看着身边的骑士,希尔曼轻笑了一下。

    初又一次让她体会到了一种特别的感觉,但她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难得你任性一次,那么,去吧。”

    说着,她看向外面的战场,战场纷乱不休,兵戈不止,她却温声说道。

    “去向这个世界的人们,展示你的锋利吧,我的利剑。”

    “是的,陛下。”

    沙哑的声音应道。

    初站了起来,缓缓地走出了马车。

    战靴踩在了战场的沙土里,骑士走了出来,天中的光照在漆黑的铠甲上,照耀着她,走向了战场。

    随着她每走出一步,她身上的气息就愈加浓郁一份,直到最后,她的整个身上都在飘散着淡淡的黑色雾气。

    王驾马车的一旁,罗兰复杂地看着初的背影,她还是不喜欢初身上阴冷的气息,但至少,初现在已经证明了她有着担任王国骑士的能力和荣耀。

    休贝特看着那个从马车中走出来的那个黑骑士,眼中越来越难以置信。

    从骑士身上溢散出来的黑雾在战场之上飞舞着,他在那片黑雾中,感觉到恐惧、憎恨、愤怒、痛苦······

    几乎所有的人的负面气息与情绪,都在夹杂在了那个骑士身上缠绕着的黑雾里,激烈地纠缠和扭曲着,气息浓重到像是要将天空遮蔽。

    那,到底是个什么人?

    从实力上看,这个骑士绝对是一个圣者,但是休贝特从未听说过莱茵哈特有这样的圣者存在。

    或者说,这样的人,真的能够成为圣者吗,全身都包裹在人的负面中。

    这样的人,真的拥有着圣者的心吗?

    休贝特不敢相信,战场中的那个黑骑士,有能够被称之为圣者的资格。

    那根本就是世间负面的集合,世间之恶的集合。

    即使是在混乱的战场之中,那个慢步走来的黑色骑士还是那么刺眼。

    她身上的黑雾飘散着,负面的气息渐渐地感染了战场中的其他人。

    厮杀变得更加疯狂,每个人的眼中都露出了血腥的红色,他们莫名的感觉到了一种从心底泛起的愤怒,开始时变得更加暴躁和残忍。

    初仰起头来,顺着那道银色的光束射来的方向,她看到了城墙上那个穿着银灰色法袍的老人。

    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初的手掌张开。

    立在战场中央的那把骑士剑如同受到了召唤,震颤了一下,从地面中抽离了出来,划过一道弧光,自主地飞向了初的手中。

    “啪。”

    漆黑的骑士剑被初握住的一刻,初猛然将长剑挥动,剑风卷起地上的砂石。

    她低下了身子,眼中的红光闪动着,缓缓抬起。

    休贝捂着自己的胸口站直了身子,刚才强行动的魔法让他的胸口到现在还在阵痛,但是很显然,已经没有时间留给他调理了,他知道骑士是向着他而来的。

    看着骑士,强忍着阵痛,休贝特举起了法杖。

    即使我身躯已老,也绝不可能输给你这样的家伙。

    他再一次开始吟唱法术。

    而同时,战场中的那个漆黑色的骑士,也动了。

    地面突然裂开,激起了一片尘土,骑士的身影消失在原地,空气中炸开一圈气浪。

    时间仿佛定格。

    箭矢停留在半空之中,嘶吼的士兵面目狰狞,火焰和奥数的光芒闪耀,而骑士的身影在一瞬间穿过了这一切。

    气浪出现的几秒钟之后,一声如同炸裂的巨响传开。

    “砰!”

    就像是被撞破的水面一样,空气被撞破了。

    这个声音甚至覆盖过了战场的嘈杂,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

    然后,他们看到了一个一闪而过的黑影,还有黑影的眼中拖曳着的一抹红光。

    ······

    “那一天,人们第一次见到了,那位漆黑色的骑士。

    ——选自后纪9年《王国骑士录—黑骑士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