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二章:所以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一座繁华的城市,城市中的街道交错纵横,房屋林立。

    点亮在城市中的灯光将整个城市照亮,使得夜晚与白昼都没有了分别。

    这是一座王城,坐落在城市中央的那座城堡说明了这一点。

    高耸的城堡像是顶触着天空,立在大地的一侧,让看到它的每一个人都忍不住感叹它的宏伟。

    它就像是一个与天空比肩的建筑,有时候会让人忍不住的想,如果站在这个城堡的最高处的话,是否伸手就可以摘下那挂在天空的星星。

    当然这也只能是一种幻想,城堡的最高处是女王居住的地方。

    那里除了女王之外没有人可以上去。就连送餐打扫的侍人都只能在规定的时间之内进出,进出之前都要受过严格的检查。

    城市中灯火辉煌,繁华无尽,而那城堡的最高处,只有一片寂静。

    那最高处的房间的窗户半开着,透过窗户就可以看到在整个城市的灯火,还有天空中无尽的星辰,这里绝对是夜晚整个城市中风景最美的地方。可惜,并没有人能欣赏。

    窗边除了风声,就再没有别的声音。

    明亮的灯光,照亮着房间中的每一个角落,地板上铺着华贵的毛毯,顶部的吊灯挂坠着晶莹的魔法水晶,宫廷工匠制作的家具美观并且牢固。

    室内很宽敞,宽敞到了可以说是空旷的程度,除了各种精致的摆设和用具之外,就只有一个女人坐在房间中。

    女人穿着一身深蓝色的长裙,裙摆很小,包裹着她正交叠在一起的修长的双腿。她的身子微微倾斜着,靠坐在一张极尽装饰的沙上。

    肩头披着一件红色的披风,披风的领口处白色柔软的绒毛轻轻的掩盖着她半露在外面的双肩和脖颈。

    一头金色的长,简单地盘在脑后,头顶戴着一顶金色的王冠,王冠上雕刻着这个国家最精美的花纹,最中央的位置上镶嵌着一颗亮红色的宝石。

    她叫做希尔曼,是这个国家的女王,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女王,同时也是这个国家有史以来最强势的王权掌握者。

    在她的手中,这个国家在短短的几年内成为了大6四国中最强盛的国家,她极具侵略性的性格和过于强硬的政治手腕让她在各国闻名,以至于开始有人称呼她的王权为狮心的王权。

    然而在她看来,这只是因为其余的人过于软弱了而已。

    此时,这位女王正慵懒的靠坐在自己的座椅上,一只手斜撑在自己的脸侧,低垂着她那修长的睫毛,把玩着手中的一块黑色的石头。

    一块通体黑色的石头,打磨的非常规则,是一种标准的方体。石头上雕刻着一些纹路,非常细密,看不清楚纹路的样式,难以理解是怎么被刻上去的。

    今天一位王国的老臣告诉她,她的父亲在临终之前曾经嘱咐过一件事。

    等到她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王的时候,就让她到王国宝库的最后一间房间中去,那里,有她父亲留给她的一件礼物。

    或许是老臣觉得她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王,所以将这个嘱咐告诉了她,让她去王国宝库的最后一间房间。

    从小到大,希尔曼对于父王的印象就只有他严厉到苛刻的管教,在她的记忆中,父王只送给过她一件礼物,那就是这个王国的王座。

    怀着复杂的心情,希尔曼来到了宝库的最后一间房间。

    在房间里,她看到了一个小盒子。用老臣交给她的钥匙打开了盒子之后,现盒子里面只有两件东西。

    一封信,和这个一个不起眼的黑色石块。

    信没有封起来,上面只有了短短的几句话。

    “留给我亲爱的女儿:

    你能来到这里说明你已经成为了一位王,我为你感到骄傲。这里是我留给你的最后一件礼物,当你需要时,就使用它,它会为你带来一位忠诚而又强大的仆人。

    但是,我也衷心的希望,你永远不会有需要使用它的时候。

    你的父亲。”

    希尔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或许是第一次她的父亲用这样的语气与她交流,可是,却是用这样的方式。

    她拿起了盒子里的黑色石块,然后,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段信息。

    不知道从何而来,也不知是谁留下的,只是在她拿起石头的一瞬间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中的信息。

    “你是否愿意以你的罪恶为代价,召唤使徒?使徒将为你效命,完成你的要求与愿望。”

    这位女王拿着这块石头在宝库中站了许久,之后,缓缓地将它收了起来。

    ···

    “使徒吗?”

    房间中,希尔曼握着手中的黑色石块,淡淡地自言自语。

    那个声音再一次通过黑色石块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你是否愿意以你的罪恶为代价,召唤使徒?使徒将为你效命,完成你的要求与愿望。”

    希尔曼转动了一下黑色的石块,轻笑了一下。

    “要以罪恶为代价,父王,你留给我的这件礼物,到底是什么呢?”

    可是,她现在似乎正好符合了这所谓的召唤要求,同时她也正好需要这次的召唤。

    就像是冥冥之中的注定一样,她将石块举起,对着自己的身前,开口说道。

    “召唤,以这一次的战争为代价。”

    既然说召唤需要以一种罪恶为代价,战争这份罪恶,应当足够大了吧。

    像是自嘲一般的想着,希尔曼淡然地笑着。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

    冥冥中一个声音响起。

    “契约签订,您将拥有使徒的控制权,使徒将完成您委托的任务,直到契约结束。”

    石块化为了渣粉猛然散开。同时一团浓烈的黑色雾气从原本的石块中涌出,在她的面前凝聚成一团。无数道漆黑的浓雾,在半空中汇聚,交错。

    希尔曼看着半空中的黑雾,这块石头似乎真的能召唤出一种她未知的东西,从一个未知的空间中。

    但是她的眼中没有对未知的恐惧,反而带着一点点的期待。

    这就是你留给我的礼物吗?

    父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许只是过去了几个呼吸,在女王的视线中,黑色的浓雾渐渐汇聚成了一个人形。

    那人形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色长袍,全身上下都包裹在一层黑色的物质中,只能看得出是个人形的轮廓。

    直到汇聚完成,人形从半空中落下,站在了女王的面前,缓缓单膝跪下。

    沉闷沙哑的声音响起。

    “使徒初,遵从召唤而来,听候差遣。”

    同一时间,希尔曼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获得了一份契约,通过这份契约,她能够随时掌控对方的行为和生死,也就是说只要她的一个念头就可以让眼前的使徒消散。

    而且,契约也能够让她感觉到这位使徒的心中所想,这使得这位使徒对于她来说,几乎没有任何秘密。

    不可思议的召唤术。看着眼前全身都笼罩在黑色之中的“人”,希尔曼想到。

    她的脑海之中出现了有关于这位使徒的简单的信息,这些信息简单的说明了一部分使徒的能力。

    很强大,这是她对于这个使徒的第一个评价,要以她的方式进行评价的话,这位使徒的能力起码是一个圣者的程度。要知道她的国家作为大6四国中的最强国家,所拥有的也只有三位圣者而已。

    然而在她得到信息中,这位使徒似乎还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真是可怕的存在不是吗?

    希尔曼深深地看着身前那个黑色人影,嘴上却挂着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