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咸鱼舰长 > 第9章 怡者,和悦也
    赛尔图航空站,虽然是民用站点,但正值战争年间,仍旧有不少真枪实弹的战士们在进行管控..

    同时,由于赛尔图前线战事吃紧,民用机场也被军部暂用,供给运输军资以及转送伤员等等作用...

    整个航空站无比的杂乱,由于要接应伤员,因此来往的不少军医,连带着整个机场都充斥着消毒水儿的味道,异常的刺鼻...

    这令李牧有种错觉,这哪里是航空站,反倒像医院...

    站前,通道处,李牧朝着蛋蛋嘱咐道:“回家别说太多关于我的事儿。”

    蛋蛋背着小熊背包,行李箱由一旁的尤利娅拿着,只见小家伙轻轻点头道;“我知道,跟以前一样。”

    “嗯,然后你奶奶追问你妈的事情,你知道怎么说了吧?”

    蛋蛋继续点头道;“妈妈跟男人跑了!”

    “好了,走吧。”

    尤利娅一脸黑线的望着这对脱线父女,简直不正常啊!

    她实在不敢想象,若是让李牧将孩子带大,蛋蛋的三观得扭曲成什么样儿。

    越想越气愤,尤利娅忍不住走到李牧跟前,揪着他的衣领,恶狠狠道:“你是怎么当父亲的?蛋蛋的母亲的事情竟然告诉她,你不知道她还小吗?”

    李牧眨眨眼,被人揪着衣领有些莫名其妙。

    此时蛋蛋却说道;“我没有妈妈,爸爸这是骗奶奶的...”

    尤利娅微微一愣,没..没有妈妈?

    那么这...这算是善意的谎言?

    但...怎么也感觉不到任何的善意啊~~~

    尤利娅一脸无力的放开李牧,转头走向蛋蛋,微微欠身抓住蛋蛋的下手,道;“走啦。”

    “嗯~”

    两人走了两步,蛋蛋忽然停住脚步,转头看向李牧..

    只见她小眉毛有些纠结,犹豫半晌,道:“兰顿爷爷说,蛋蛋是乳名,每个人都有大名的,我..我叫什么?”

    站在隔离区外的李牧微微一愣,道;“我没告诉你吗?”

    蛋蛋抿着小嘴摇摇头..

    “啊..那估计是我忘了,你的名字叫...额...叫...叫什么来着?...嗯.....”

    蛋蛋小脸上浮现一丝失落,转过身,低着头轻声道:“尤利娅姐姐,我们走吧。”

    尤利娅一脸可怜的看着蛋蛋,轻声道:“嗯....”

    蛋不知道李牧为什么不告诉自己的名字。

    或许是他忘了,或许是他不想说,或许是那个死鬼老妈取得..

    但这都是他们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为什么连知道自己叫什么的权利都不给...

    蛋蛋..蛋蛋..蛋蛋..蛋蛋...

    很难听哎!

    小家伙心中满是失落,过安检时亦是低着头,情绪低落..

    刚过完安检,就要走向通道,忽然后方传来一阵骚乱.....

    只见,李牧骑在隔离线上,周围一堆军人包围,打头之人更正厉喝不止...

    “下来!给我下来!给你三数....”

    “呸!!”李牧转头吐了口口水,骂道;“你这是对长官的态度嘛?我跨个栏咋啦?有明文规定不让跨?我又不过去,就骑着还不行?”

    后面的军人被李牧嚣张的态度给震慑住了,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

    此时,李牧转头朝着渐渐走远的小身影,吸了口气,大声道:“我想起来了!——”

    蛋蛋脚步一顿,豁然转身,本是失落的大眼睛中满是希翼之色...

    而一旁的尤利娅则是看着李牧那副德行,捂着额头一脸的无奈..

    只见后方的李牧骑着隔离栏,咧嘴大笑,双手竖起大拇指,大声喊道;“你叫...李!怡!苒!。”

    蛋蛋小脸终于浮现笑容..

    ‘怡’者,和悦也,既寄托父母期望美好祝福。

    ‘苒’乃木系,寓意茁壮成长。

    李怡苒,很好听呢~

    “走吧,尤利娅姐姐...”

    “好。”

    小怡苒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就连脚步也变得越的轻盈起来,一路上蹦蹦跳跳...

    至于身后传来的李牧叫嚣声,她完全没有去担心..

    “你干嘛?小心我掏证,我真的掏证啦?人多欺负人少是不是?有本事把我放下,我自己走!哼哼..我真的掏证了啊~~~”

    几十秒后...

    “大哥,别拎着,给点面子行不行?”

    .........

    “抱歉,长官,我们不知道您的身份!”

    机场军务人员一脸战战兢兢的喊道。

    “抱歉,长官!”

    一列士兵均都汗颜,这尼玛竟然真抓了一个少尉回来,真特么的衰。

    李牧拍了拍身子起身,叹气道:“我都说了,别逼我掏证,哎~~~~好了,就这样吧,我就回去了。”

    “嗯?您...您就这么走了?”

    一名士兵一脸愕然的问道。

    李牧眉头微挑,笑道;“难道你们想生点什么?”

    “不...不..”这名士兵连忙站直,挺直着腰板,大声道:“长官,走好!”

    李牧笑着走出审讯室,看着周围盯向自己的眼神忍不住耸了耸肩..

    直到李牧走出去后,众人才议论纷纷..

    “那人谁啊?好像很牛逼的样子。”

    “对啊,这么快就出来了?没有处分?”

    “来的憋屈,走的潇洒,来头很大?”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那名抓李牧过来的士兵满脸吃食的表情,道:“少尉,而且还是侦查舰队的舰长!”

    整个室内蓦然安静,片刻后传来哄堂大笑声..

    “牛逼啊,竟然抓了个舰长回来,你就不怕人家手底下的兵唯你是问?”

    “头铁!脑袋跟钢板儿来了会亲密接触啊。”

    “墙都不服,就服你!~~~~”

    那名士兵亦是苦笑一声,幸好人家长官大度,要不然真的问罪下来,他可没法担待。

    哎!!

    下回把眼睛擦亮点吧..

    .....

    另一边,李牧走出机场就笔直回家。

    少了一个整天粘着自己的小家伙确实有些不适应,但李牧接下来要去的地方还真是不能带这个小家伙一起去。

    平安回来吗?

    李牧想起蛋蛋走之前最后一句话,嘴角不由浮现一丝苦笑...

    怎么可能平安啊~~~~~

    战争充满了变数,瞬息万变的战场谁敢号称独段一切,就算是如今各国元都不知道将来会怎样,李牧更不敢去揣测了。

    哈~~~~~

    李牧仰头望去,星空格外的漂亮,璀璨的星光点缀着夜空美丽至极,同时....暗藏着危险。

    孤寂的夜晚,一道身影拉着长长的影子,缓缓涌入那黑暗之中,脚步异常的坚决。

    空气中更是仿佛传来一句低声呢喃:“既然躲不掉,那就....搏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