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咸鱼舰长 > 第2章 或是白痴?
    军部后勤部门。

    “那个菜鸟不会弄错吧?”

    “要是连送抚恤金这点小事儿都没做好,他还有什么作用?”

    “那个小家伙挺好玩的,看起来呆呆傻傻,有种天然呆的感觉。”

    “哈哈哈哈,我也是,让他帮我填写表格,竟然满口答应了。”

    “叫李牧是吧?等回来了,我也好好使唤他。”

    “这种散漫的小子必须要好好教训一下,大伙儿说对不对?”

    “对!”众人大笑着迎合道。

    没错,李牧并不是什么特派员,他只是在某些人眼中有些天然呆的普通后勤兵而已。

    ........

    另一边,剑拔弩张的气氛因为李牧的到来变得愈的怪异。

    两名持枪恐怖分子虎视眈眈的望着李牧,而后者则是很自然的走到兰顿中将身旁,将一封厚厚的信封放在对方的手中,温声道:“军部并没有忘记您,这是您应得的养老金。”

    “您老也不要太灰心,小子随时可以来陪您下棋聊天。”

    说完,李牧就在兰顿中将一脸看傻子的表情中,起身敬了个标准的军礼,道:“那么,今天就这样失礼了,我下个月还会来的。”

    咔!

    子弹上膛的声音,此时枪口已经对准了李牧的脑袋,狰狞壮汉不知何时站在李牧身旁,冷笑道:“站住!”

    “但是,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啊。”李牧一脸呆呆的用手掌堵住枪口,满脸傻白甜的样子说道;“还有很多退伍老兵的养老金要放...”

    “你..你...”不知为何,那个壮汉有些慌了,呵斥道:“别闹,把手放下。”

    嗯?

    此时,李牧的眼睛已经从壮汉身上移开,一眨不眨的望向对面两个不同类型的美女。

    一个甜美可人,一个成熟御姐...

    此时,那个小美女满脸的慌张,而成熟御姐则是一脸不信任以及看白痴的眼神..

    只见那位成熟御姐一脸不屑的望着自己,两人对视,对方轻哼了一声...

    李牧一下忍不住笑了出来,道:“嘿呀!”

    “办事要紧,还是生命要紧,你自己做决定!”狰狞大汉用力的怼了怼枪口,挤出一丝冷笑说道。

    李牧眨了眨眼睛,大大咧咧的笑道;“预定是预定,并不是决定。”

    说着掌心向下,将枪口微微下压,那名狰狞大汉脸都黑了。

    这尼玛太无视人了!

    可此时他也不敢开枪惊动下方严阵以待的军队,只能憋得满脸铁青,恨不得咬碎眼前的这个德亚兵蛋子。

    另一边,李牧乖乖的走向那名女子,一屁股坐下来,笑道:“你好,我叫李牧,你们好像被卷进麻烦的事情了,可是我已经来了,放心吧。”

    望着李牧那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女子一脸嫌弃道:“白痴!”

    “那个,不用拷上吗?”李牧毫无自觉,甚至举手提问,随后指了指一旁的女军官道;“如果可能,我想跟这位拷在一起。”

    两个恐怖分子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没有嘛?那太可惜了,你们也不专业啊。”李牧挠挠头,一脸可惜的摊开手道。

    望着李牧那副轻松的模样,女军官一脸头疼的叹了口气,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

    大楼下方的仍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所有的出入口被严密的看管,几乎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封锁了起来。

    青年中尉有自信,他不会让任何人随意进出...

    监控室内,青年中尉着急来回走不,时不时的看向上方,皱着眉头道:“应该会有联络,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消息?难道计划失败了?”

    “中尉,有信号连接进来了。”

    此时,一名士兵惊喜道。

    青年中尉精神一震,激动道:“接上!”

    滋啦...

    画面出现,但却并不是李牧的那张脸,而是狰狞壮汉的诡笑...

    “德亚联盟的军人素质真是高,害怕我们人质不够用,竟然还送一个进来。”

    画面一转,镜头上出现李牧一脸天真的笑容,登时青年中尉好悬没有一口老血飚出来。

    “好了!”狰狞壮汉将枪械掏出来,咧嘴道:“再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若是还没有任何的答复,那么在场的所有人你都将与我们一起为陛下献忠!”

    啪~~~~~~~

    画面再次变得模糊,青年中尉脸色铁青,此时他感觉满世界的乌鸦都围在自己脑袋上转悠,一个劲儿的嘲讽自己。

    傻瓜!傻瓜!傻瓜!.....

    “混账东西!!”

    青年中尉气愤极了,手里的杯子‘砰’的一声,摔在地上,羞愤之下,不由怒吼道;“告诉特战队,五分钟后强行突击。”

    “那...那兰顿中将呢?”

    士兵弱弱的问道。

    只见青年中尉眼眶慢慢变红,脖颈处青筋暴起,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吐出。

    “卫!国!殉!葬!”

    .........

    外面正在想方设法的进行突击准备,李牧确实满脸的惬意之色,不断骚扰女军官。

    “请问你有男朋友吗?”

    “请问你今年几岁?”

    “请问你是塞尔图本土人嘛?”

    “请问......”

    被李牧问的烦了,女军官眉头深皱,呵斥道:“你觉得现在是问这些时候吗?”

    “啊?哦~~~~”

    李牧笑了笑,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尤利娅,可以了吧,你别烦我了。”

    李牧轻笑一声,道:“好的,尤利娅。”

    另一边,兰顿中将虽是瘫痪,但脑袋还是灵光,并且这位拼杀在战场的将军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

    那双褐色的眼睛虽是有些浑浊,但里面仍是有一丝精光不断闪烁。

    如今这是一个什么局面,兰顿中将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在这个屋里充当人质中自己是最有价值的一个,但话说来也讽刺,他如今就是一个被卸下军权的瘫痪老人,并不会有多大的关注度。

    至于他以前的好友们,均都在那场政治斗争中下台。因此换了他当这个裁决者:放弃自己是一个最好不过的选择。

    一个是中央星域的登6战,另一个是瘫痪老人,孰轻孰重,这都不需要权衡利弊...

    总的说来,这就是一个死局。

    包括他在内,这屋里的所有人都面临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死局怎么破?

    通常的方法是拉几头老虎进局,然后把整个死局搅乱变成一个乱局,从而谋求一线生机。

    但此时此刻,老虎是不可能有了,那就只能......

    兰顿将军眼神带着一丝疑惑望向调戏女军官的李牧,李牧的到来很好的让两个恐怖分子放下警惕,哪怕是心里一丝的松动都有可能翻盘。

    可唯一的关键就是.....这个李牧是不是真的傻!

    “嘿!这就是德亚军人啊,都这幅德行吗?哈哈哈哈哈....”望着李牧的样子,壮汉大肆嘲讽,几乎将自己的优越感展示无疑..

    他们甚至感觉这场仗打的没啥必要,若是每个德亚军人都是如此,还需要打什么仗,吓唬一下就乖乖投降了。

    面对嘲讽,李牧的表情并没有变化,甚至连一丝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只是跟着呵呵笑着,看着就是一个傻子一样。

    一旁的尤利娅看不过去了,冲着李牧怒吼道;“你是德亚军人吗?一点军人的姿态都没有,忘了宣誓的时候,军人三大守则嘛?”

    她实在不敢相信,这种人是怎么通过军部审核的。

    李牧仍是维持着笑容道:“记得啊,英勇、守护、谦虚!”

    说完,李牧指了指手持枪械恐怖分子,又指了指地面,道:“英勇。”

    指着尤利娅跟兰顿将军等人道;“守护。”

    最后指了指自己,夸张咧嘴阳光笑道:“谦虚!”

    尤利娅差点一口气没过去,一片挺翘的酥胸上下浮动,显然是动了肝火..

    李牧低头一脸猥琐的猪哥样,两个恐怖分子顺着目光看过去亦是被瞧了个满眼,看着那巍峨的双峰浮动,就差没留口水了。

    三道目光赤裸裸的盯向自己的胸部,尤利娅不由气急败坏,刚想着捂住胸口,但忽然灵机一动,转头朝着兰顿将军的孙女,露出歉意的表情,道:“琳达,抱歉了。”

    昂?

    呆萌的琳达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大腿微凉,只见尤利娅一把将自己的裙子掀开,洁白的肌肤展露无疑,春光乍泄,那小短裤更是销魂..

    嗷~~~~~~~~

    两个恐怖分子狼嚎一声,鼻血飙升...

    军营是男人的世界,正所谓‘当兵两三年,母猪赛貂蝉’,看着眼前这幅景色,而且是一个诱人的小姐姐春光泄露,两人瞬间没把持住,双双怔了片刻...

    趁着分神的瞬间,尤利娅侧身一躺,一个扫堂腿将两人撂倒,枪械也随之飞了出去,好巧不巧落到李牧身前...

    “不好!”

    两人心中大惊,其中一人已经摸像自己的袖口方向。

    而注视着这一切都兰顿中将则是眼睛一亮。

    啪~~~~~

    两人落地,尤利娅心中一喜,大声道:“捡枪啊!!”

    李牧轻声的哦了一声,只见对面两人脸色大变,警惕的看着李牧。。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

    李牧持枪,现场瞬间优劣对换....

    但在下一秒,兰顿将军差点忘了自己四肢瘫痪,使劲儿的扑腾,上去就要打死李牧。

    “喏,你的枪。”

    李牧一脸傻白甜的将手里的致命武器拱手相让。

    狰狞壮汉也傻了,下意识的接过道;“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