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游戏攻略指北 > 第三十章 极限
    德尤兰带着薇内,从冒险者公会离开走出苏伦区,经过花园广场,来到贵族和富豪聚集的都华区已经到傍晚了。

    都华区可以说整个伦琴最漂亮的地方,白色的别墅,有着红瓦盖成的屋顶,疏疏密密排列在一个山坡的斜面,隐没在郁郁葱葱的茁壮大树后面。

    贵族圆环把柔软的长箍住,穿着绣满了蕾丝边的华丽长裙的贵族千金河边坐在的凉亭里面,不过德尤兰更在意的是站在贵族千金身边短的可爱女仆,不如说是那一身黑白女仆装。

    骑着白马走过的贵族青年,并不像是冒险者那样全副武装,而是一套整齐的制服。跟着后面的扈从骑士,他们倒是高大魁梧,铠甲鲜亮,利剑锋锐。

    两个人走在山下,沿着静静流淌的多玛河支流前进,比起热闹的苏伦区,除开偶尔传来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的马蹄声,这里委实安静许多。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环境的影响,还是没有从德尤兰给的打击中缓过来,薇内一路上安安静静。

    太阳快要落山,西方的天空燃烧着一片橘红色的晚霞,不久前还充满金色阳光的路边树林,枝繁叶茂的大树拉出一条条长长的影子。前面有一座石桥,经过石桥可以到伦琴一家伯爵的宅邸,德尤兰走到桥边没有再前进,仰头看着石桥桥墩和桥面的石缝里,长了绿茵茵的苔藓。

    从石阶下面走到桥下,这里早有一个贵族青年背着双手望着河水,德尤兰看了一眼收回视线在石阶上坐下,卷起裤腿开始脱鞋。

    都华区不是没有冒险者,许多贵族手下养着一批冒险者为自己服务,许多贵族干脆也是冒险者,一方面享受紧张刺激的冒险生活,也是一种可以炫耀的谈资,另一方面那些遗迹之中罗德帝国失落的魔法道具、武器装备,对于贵族来说同样价值不菲。

    贵族青年瞥了德尤兰一眼,虽然一身冒险者打扮,气质和冒险者差别很大,漆黑短,深邃的黑眸,比自诩为罗德帝国正统后裔伟大的利盖尔皇帝更像是罗德人,事实上要论正统,罗德帝国最后一个公主嫁的是北方的贝伦帝国。

    德尤兰不知道站在他旁边的贵族青年短短时间想了多少东西,他交代薇内看好自己的鞋袜,从小小的码头走进经过一天暴晒温暖的河里,踩在鹅卵石上面,慢慢走进桥洞里面,还是费了一番功夫找到一枚宝石胸针。

    回到岸上,德尤兰在贵族青年奇怪的视线中用裤子擦干脚,穿好鞋袜,潇洒离开。

    曲折蜿蜒的路上,薇内好奇问:“德尤兰刚刚你在河里面找什么?”

    “这个。”德尤兰摊开手,那是一枚宝石胸针。

    伦琴的法师训练师,女子爵玛格丽特重要的宝石胸针无意之中遗失了,翻遍了整个宅邸也没有找到。经过对话,从她的口中可以得知,一直待在宅邸从没有出门,最近一次出门是前往伯爵家为伯爵千金授课,再从一个贵族管家口中可以得知,小桥的河里有什么东西亮闪闪的。

    其实一般来说法师没有那么容易遗失东西,原因一个法师经常使用某个物品,他身上的魔法光环就会不自觉地分出一小部分附加到该物品上面,从而让两者之间建立感应。比如在自己的地盘,一个法师只要一个响指就可以点亮灯,一个响指让水杯主动飞到身边。女子爵玛格丽特找不到自己的宝石胸针,主要还是遗失地点距离太远。

    薇内拿起宝石胸针,举起来看了一下,看不出名堂,感觉还不如废弃城堡得到的红宝石耳坠更漂亮,她好奇问道:“德尤兰你怎么知道那里有宝石胸针?”

    “小心不要弄坏了,不然麻烦就大了。”德尤兰提醒,随口解释,“在你趴在路边橱窗玻璃上面看商店货架上美味的面包流口水的时候,在你挠人家猫咪下巴的时候,在你看着多玛河铁甲舰呆的时候,在你喊累趴在树荫石桌上面休息的时候,我,我在和人交谈,到处收集有用的情报。”

    “哦。”薇内应了一声,她没有深究,不想想那么麻烦的事情。

    来到一家宅邸前面,一般来说傍晚拜访不符合礼仪,但是女子爵玛格丽特论外,每天研究法术到深夜,第二天一直睡到下午起床是她的生活习惯,德尤兰轻轻扣响门环,这是一扇简单却结实的黑铁大门,缠绕着盛开的蔷薇。

    德尤兰知道这个宅邸里面没有仆人,倒是有两个待机的奥术傀儡,还有一把魔法扫帚,所以对穿过黑铁大门看进去乱糟糟的花园不感觉意外,对头乱糟糟披在肩头,戴着眼镜,睡眼惺忪,顶着一张没有半点多余修葺的素脸,单薄的睡衣外面披着一件大衣,穿着拖鞋踩在落叶的石板路走出来的女子爵玛格丽特没有一点意外。

    “你们找谁?”刚刚睡醒听到声音,还以为是谁拜访,居然是两个不认识的冒险者,玛格丽特抓着头问道。

    女子爵玛格丽特浑身上下充满着成熟女人的风韵,德尤兰多看了两眼,心想游戏里面没有一个玩家知道对方的年龄,是有选项可以询问,不会得到回答只会得到大火球,只能从边边角角知道一点信息。他把宝石胸针递出去,再把早已经编好的故事说出去——在河里面找到宝石胸针,听路人说好像是夫人你遗失的那一枚。

    玛格丽特接过宝石胸针,就是她遗失的那一枚。

    “可算找到你了。”玛格丽特双手握紧宝石胸针放在心口,再看德尤兰,她也当过冒险者,现在还是,倒不是为了遗迹的宝物,而是为了那些来自罗德帝国甚至更早文明的知识,所以很了解冒险者,一群无利不起早的家伙,“谢谢,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德尤兰露出微笑,他等的就是这一句话:“你好,我是德尤兰,我听说你是一名知识渊博的法师……”

    听德尤兰说完,玛格丽特微微蹙起眉尖,上下扫了德尤兰一遍,宽阔的肩膀,从衣领露出结实的胸膛,腰间还别着剑,她问道:“德尤兰先生,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不是战士吗?”

    “我是战士没有错。”德尤兰说完,他顿了顿问,“夫人,你知道吗?”

    玛格丽特摇摇头:“不知道。”

    “一个战士的能力是有极限的。”

    德尤兰说着心想,许多玩家喜欢玩战士,自己也不例外。主要战士的打击感排所有职业第一,玩起来畅快淋漓,其实火法大火球、炎爆术糊脸一点不差。操作不复杂,输出顶尖。扛起盾牌,肉度也就是抗打击能力也是屈一指。

    没有完美的职业,有优点有糟点。战士几乎没有远程输出能力,可以被游侠风筝,被法爷风筝,被许多职业风筝。只有物理输出,导致遇到某些敌人只能无能狂怒。没有好装备一个冲锋死在路上是很常见的事情,而且完全没有恢复能力。

    弱点太多怎么办,那就兼职咯,总有一款适合你。想要远程输出能力,物理输出游侠是一个,法系输出推荐法师,后者对人物属性有要求。想要恢复能力,那就兼职牧师吧,萨满可以释放治疗波,圣骑士最搭配战士。

    一只手抓着黑铁大门手指粗的铁条,德尤兰开口。

    “除非越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