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游戏攻略指北 > 第二十七章 自荐(第二更)
    在这个世界生活了那么久,经历了那么多,德尤兰早知道如今不再是游戏了,学习技能没有必要局限技能训练师。

    以前待在小镇,小镇只有寥寥几个冒险者常驻,其他的有也是去其它地方把小镇当做旅途的一个落脚点,好像自己以前遇到一个女冒险者搭讪,当时被害妄想症拒绝了,事后想起来后悔,可是再也看不到人影了。

    居住的旅馆有几个冒险者,说得好听是冒险者,不过就是比起平民强一些罢了,毕竟有能力的冒险者谁会一直待在小镇上?即便如此,德尤兰也向他们请教技能,结果没有一个人说得出一个所以然来。

    结果找来找去,还是只能去伦琴找技能训练师?

    德尤兰也不慌,他知道所有训练师所在。

    比如牧师和圣骑士的训练师在伦琴的神殿当中任职。

    冒险者公会附近有一家叫做橡树夫人的小酒馆,伦琴的游侠喜欢在那里聚会,大家一起交流经验,玩家可以在那里找人学习游侠技能。

    玩家例外,除开精灵之外其它种族很少有人能够成为德鲁伊,精灵本来就不多,德鲁伊那就更少了,而且德鲁伊习惯把森林当做家园,所以就算伦琴这样的大城市也没有几个德鲁伊。德鲁伊训练师喜欢变成猫,躲在房顶晒太阳,必须连续对话好几次,不然根本就不搭理你。

    术士不太受人待见,术士训练师挺难找的,必须在小巷里面揭他们的真面目才可以,当然对于玩家来说根本不是事。

    ……

    ……

    正午温度很高,晴空万里,天上没有一丝云彩,毒辣的太阳把地面烤得滚烫,空气中隐隐看见热浪。

    如此酷热之下,冒险者外面的广场上根本没有几个人走动。快穿越广场,前面骑楼的柱子整齐的排列,形成一条漫长的走廊,走进荫凉的骑楼下面,德尤兰抹了一把额头,全是汗,扯一扯衣领扇风,有一杯冰可乐就好了。

    薇内问:“德尤兰,还有多远?”

    “没多远了。”德尤兰回答。

    一路看着骑楼下商店的橱窗前进,穿过一条小巷,找到目的地,没有废多少功夫。

    “德尤兰,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你不是说去学习剑术吗?”薇内是真的感觉奇怪,现在还没有到饭店吧,德尤兰怎么站在一家餐厅不动了。

    德尤兰望了小姑娘一眼,他说道:“就是这里啊。”

    “这里?你不要欺负我年纪小,这是餐厅吧。”薇内说,“我们是来学习厨艺还是学习剑术?”

    “当然是学习剑术……厨艺的话是他来向我学了,我的厨艺很好的。”

    抓抓头,战士训练师是一家餐厅老板,这是玩家一直吐槽的,德尤兰也不例外,不过设定很合情合理就是了。

    战士训练师只是来自玩家的称呼,对方的名字叫做罗法尔。本来是军队军官,战争结束后成为教官,为阻止一个贵族对女孩子施暴,后来遭到报复从军队离开成为冒险者。在十年前的伦琴小有名气,一个富有正义感的豪爽冒险者,一次负伤后退役干脆开起餐厅。

    由于隐藏得很好,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一身本事。玩家得知他的身份,还是从npc的口中听说,餐厅的老板经常闲得没事情做教导周围的小孩子练剑,似乎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他们推门而入,只见餐厅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一个客人,毕竟不到饭点时间。除此之外,餐厅装修普普通通并没有太多特别的地方,木地板,方桌板凳,壁炉看起来很久没有用过了,墙壁上面挂着几张画,吊着几盆青翠的盆栽。

    小小的餐厅没有专门的服务员,当两个人坐下,迎上来的就是餐厅的老板德尤兰的目标罗法尔。上一次战争活跃在战场上,如今距离上一次战争已经有许多年了,但是他看起来没有半点苍老之色,刚硬的短,锐利的眼神,身材魁梧而壮硕。

    德尤兰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他迟疑了一下表明来意。

    本来以为是客人,看起来不是,罗法尔听完,他问道:“你们怎么找到我这里来了?”

    德尤兰早就想好了理由,他说道:“我听周围人议论……”

    来龙去脉搞清楚了,罗法尔笑着问:“可是我为什么要教你们?”

    “我们听说只要是有天赋的人,你愿意倾囊相授……我们就是那个有天赋的人。”德尤兰知道这些东西,完全是他以前做过任务。其实他也不敢保证成功,但是总要试一下嘛,不行再想想办法。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遇到一个有趣家伙了,罗法尔豪爽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了,他顿了顿正色道,“不知道你从哪里听说我的事情,有一点说错了,不管再有天赋,奸邪之人不教。”

    听到这里,德尤兰心想,这就对了。他记得以前初次来到这里,对方也不愿意传授技能,不过等到出门时触任务,干掉欺负老人的地痞流氓之后,对方会从餐厅走出来,说什么你很有潜力,其实就算你创建的角色选择的是法系天赋也这么说,简直乱来,同时还有一颗赤诚之心……接下来便顺理成章。

    “我们是好人。”德尤兰不要脸说。

    “你说我就信?”罗法尔说,“我就觉得你不像好人。”

    “你才不像好人。”薇内站出来了,“德尤兰是好人,大好人。”

    罗法尔这才注意到站在旁边的小姑娘,只见小姑娘满脸煞气,这么维护吗?他多看了德尤兰一眼,反正现在也没有事情,说道:“既然你那么自信……跟我来。”

    走到餐厅的后院,这里有一个花园,漂亮的长青藤棚架下,地上开着红的、黄的、蓝的各色的山菊花,花园旁边的空地上面有一个训练场,有一个人形训练木桩。罗法尔在人形训练木桩旁边捡了一把剑,对准德尤兰。

    “试一下。”

    德尤兰张张嘴,他很想说,刀剑无眼,大哥小心不要伤了我,最后还是决定不开口。

    “德尤兰加油。”薇内大喊,又说,“大叔,小心一点,不要伤了德尤兰。”她倒是替德尤兰说了。

    德尤兰听到小姑娘的话,深感欣慰,平时没有白疼你。

    罗法尔听了,他指着自己:“我是大叔?好像确实是大叔。”

    德尤兰摆开架势,他说道:“我要进攻了。”

    “来吧。”罗法尔只是随意站着。

    德尤兰没有专门学到什么剑术,但是有些东西不需要学。两个人相距不远,他算着距离,右脚往前迈出,左脚随后跟进,眼见对方没有动作,举着剑就是一记斜劈,理所当然被招架,剑刃砍在对方抬起的剑上。

    德尤兰收回剑,又是一横扫,又被招架,跟着又是一剑,不无意外也被挡下,接下来一次、两次、三次……更多次,不管他再怎么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全部被轻描淡写挡下来。

    “动作可以再快一点。”

    “可以换一种攻击方式,比如试着刺一下。我都腻了。”

    不断的劈砍、挥斩,德尤兰渐渐进入状态变得专注起来。他眼睛眯起来,盯紧了对方,抬起来右脚挪到后面,收回剑,双手握紧剑柄越过头顶想要砍下去,福至心灵,脑海中陡然有一道电光闪过,他这一剑没有劈实,而是借着劈下去的动作向后收剑,然后刺出去……

    依然没有出现意外,他的剑被罗法尔轻松挡下来。

    虚实已经摸得差不多了,罗法尔一剑弹开德尤兰,说道:“我觉得你不是剑术天才。”从人形训练木桩上摘下一块抹布擦了擦剑,把剑重新放好,又随口问一句,“看你这水平……学剑几年了?”

    德尤兰回答:“差不多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