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游戏攻略指北 > 第十一章 在这个冰冷世界,只有……
    如果遭遇抢劫,我们可以把钱包扔向对方远处,趁对方去捡时逃跑。德尤兰想到办法,原因是以前听过这样一种说法。他当然也想过万一失败怎么办,不过没有多想,反正现在算是成功了。

    没有多少精彩的战斗,德尤兰作为持剑的剑士、战士,一套鲁莽、浴血、天神下凡爆全开,接着冲锋、撕裂,又或者是孤狼姿态加背水之势起手,天衣无缝、剑舞、燕返、心眼一闪绝杀,而对方作为斥候自然是凿击、肾击控制,然后绞喉、毒刃、出血……

    引诱计划成功,德尤兰当时拿起剑一把拨开跑过来的薇内迎上去,毕竟一切还不到结束的时候。作为好学生,在学校从来没有打架,更不要说打人砍人什么的,杀鸡都不太敢,虽然穿越到这个世界练剑有那么久,也想过到时候遇到敌人怎么办怎么办,不能因为敌人是人就心软,这时还是有一丝动摇,好歹最后挥出去了,并不华丽的一剑。

    到底做了那么久的斥候,战斗力还是有一点,当剑挥过来,男人整个人向后仰堪堪闪避掉攻击。

    好被动,男人在地上打滚,希望能拉开距离。

    德尤兰是新手,换一个人有这样的机会,对方的脑袋早就掉下来了,掉在草地上咕噜噜滚动,留下一条血迹,随即无头的尸体好像才反应过来倒在地上。虽然是新手,挥舞着剑攻击根本不需要专门学习,追上去,他的第二剑又挥下去。

    德尤兰不会剑术,他的攻击全无章法。不过男人也不见得多厉害,像是在方寸之间腾转挪移,轻而易举避开一次次攻击,遁入阴影绕到敌人的身后打出背刺或者割喉,这种事情根本做不到。

    德尤兰挥剑扫过去,男人弯下腰躲开。

    德尤兰挥出去的剑又回来了,这一次攻击的角度自然不如第一次,男人抬起脚。

    攻击有如疾风骤雨,男人只能一步步后退。胸口在剧烈地起伏着,心跳得很快,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想要反击,刚刚躲开攻击把手臂伸出去,但是德尤兰那一把剑伴随着剧烈的破风声又来了,只能再闪。一寸长一寸强,对方的武器是双手剑,自己的手上只有匕。

    斥候不是刺客,斥候的主要工作是侦查敌情,提前一步现陷阱拆除陷阱,为队伍避免不必要的减员,可以走在瓦砾上不出一点声音,可以轻而易举翻越围墙,奈何正面战斗不是强项,男人感觉有点憋屈。真的要还击了,他摸到腰间……我的致盲份呢?就是因为没钱才想做这种事情。

    有一句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这不是没有道理的,一次次闪避总有失败,男人终于结结实实挨了德尤兰一剑。德尤兰当初选择的是罗德人,力量并不算突出,即便如此比起npc那是强多了,若非如此凭什么满世界作死,这一下不是皮开肉绽那么简单。

    那些强者手握神兵利器就算砍到岩石上钢铁上,可以如热刀切黄油,势如破竹,无论如何德尤兰做不到,这么一剑狠归狠,并不能把人杀死。男人倒在地上,德尤兰举着剑,他的脸上也被路边生长的荆棘树枝刮出几道血痕,接下来的攻击却犹豫了。。

    为什么没有继续攻击,男人不知道,若是他回头可以看到一张苍白的脸,他的眼睛瞥到掉到一边的匕想要捡起来,刚刚握到匕,一只脚踩了上去不由自主松开。

    阴沟里面翻船,这是男人没有想到的,不过没时间想那么多东西了,跑,一定要跑,不想死。忍着剧痛,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手脚并用,试图逃跑。

    男人跑,德尤兰在后面追,大踏步,他没有费什么力气就追了上去,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却没有犹豫了,举起剑又是一剑砍下去,这一刻他听不见周围的声音。

    那男人依然再跑,不过度明显慢下来,甩着胳膊,踉踉跄跄。

    喘着粗气。

    呼~

    哈~

    呼~

    哈~

    呼~

    哈~

    德尤兰慢慢走在男人的后面,握着剑,瞳孔放大,又一剑砍在男人的背上。

    怕,他是真的怕,薇内虽然不是女儿,也不是亲戚,最初是因为穿越之前已经收养了干脆收养下去,如果一开始没有收养,未必会去寻找旅行的修女专门收养她……怎么可能,一定会去的,这些天的相处很愉快,那是自己的伙伴。小姑娘原来心大,后面总算知道害怕,声音带着一丝丝哭腔,听着那个声音,一颗心揪起来。

    “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此时男人倒在地上,还没有死,胸口还是起伏,求饶。

    呼~

    哈~

    呼~

    哈~

    “放过你?”德尤兰说着,双手握剑换成一只手握着剑,鲜红的血液顺着剑身滴落滴滴答答落在山坡的泥土上面,落在枯叶上面。

    “放过你?”德尤兰重复了一遍,击败了敌人,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没有动手杀人的勇气。

    男人挣扎想要起来,德尤兰自言自语:“放过你,放过你……我想了想,放过你让你回去,等你伤好了,当了那么多年冒险者不可能不认识一点人吧,报复我们怎么办?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要不然报告治安队,或者报告冒险者公会怎么办?虽然是你先动……杀了一了百了。你前面说这里有灰熊,嗯,有灰熊,灰熊又把冒险者拖走了。对啊,这个世界死人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何况是冒险者,冒险者外出冒险没有回来很正常的。”

    德尤兰举起剑,还是感觉不行。他回过头,薇内在后面,小姑娘看到杀人一定会有心理阴影吧。

    放了,还是杀了,犹豫不下。

    呼~

    哈~

    呼~

    哈~

    突然,德尤兰突然大喊一声,不去想其它的事情太多的事情,高高扬起剑……

    鲜血溅到脸上,顺着脸一路滑到下巴,不等落下去,德尤兰伸手抹了一把,半张脸染上血。

    杀人了,他没有脑子一片空白,依然冷静,他只感觉自己不是自己,不过以前也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谈不上自己是什么人。杀人了,他左看看右看看,视线没有焦点,一股巨大的窒息感。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东西,片刻的失神,他松开剑,剑落到地上,抬起手抓了抓,感觉手不是自己的手,完全没有感觉。

    呼~

    哈~

    呼~

    哈~

    德尤兰在山路一侧的坡上坐下,原来肾上腺分泌,根本不知道累,现在感到累,呆呆坐着,一动不动,一声不,直到薇内追上来喊了一声“德尤兰”转过头看向小姑娘,露出笑容:“死了,杀人了,是我杀的,和薇内没有关系。他先动手的,他先拿出匕……我本来不想杀的。”

    德尤兰说:“杀人了,没什么大不了,薇内不用怕。”

    “不怕。”薇内说。

    德尤兰站起来,虽然游戏当中杀人如麻,一言不合手起刀落,这种事情没有经验,他看了眼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尸体:“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候,不能被人现是我们杀的,我们把他的尸体藏起来吧。我们回去一点,那里不是有一个悬崖吗?推倒悬崖下面去,过两天就被野兽吃完了……好像藏起来也没什么意义,被人现就现……还是藏起来感觉好一点。”

    “找一找,他的身上有钱吗?”德尤兰现自己是真冷静,“那一把匕有点用……还是不要吧,万一被他的朋友现认出来怎么办?一起扔到悬崖下去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匕用……他的衣服包起来扔,不要留下指纹。”

    “什么是指纹?”薇内问。

    “指纹啊,就是你手指上面的纹线,每个人都不一样。通过指纹,找到犯罪嫌疑人。”

    终于,他们把一切做完,其中摸尸体基本没有收获,犯罪现场好好破坏了一番,找到一处小溪把脸上、手上、剑上的血迹全部洗干净,衣服裤子上面的血是一个大问题,用水洗一下,还有点就有点吧,用泥土擦一下掩盖。

    下山的路上,德尤兰提醒薇内不要露马脚,一路上胡思乱想。那个男人有没有朋友知道他今天跟踪自己两人,由于他没有回来,从而判断是自己两人杀了他,然后决定报复。代入身份想一想,如果我是那个男人见财起意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一起分账。以防万一,干脆今天就跑到别的城市吧,可是那样好像是畏罪潜逃。

    他们回到小镇,回到旅馆,西塞迎上来问一句:“你们回来了,收获怎么样?”

    “你看看就知道了。”德尤兰笑着说。

    告别西塞回到房间里面,德尤兰感觉自己刚刚的表现很不自然,话说薇内的表现倒是很好。

    在房间一直坐到傍晚,德尤兰带着薇内去吃晚餐,一直讲生硬的冷笑话,晚上德尤兰坐在床边,脑袋里面依然乱纷纷,他始终没有释怀,没事都是装的,突然听到薇内的声音:“德尤兰,你还在害怕吗?”

    “不怕。”德尤兰回答,死鸭子嘴硬。

    “德尤兰……”薇内吸吸鼻子,突然抱住德尤兰的脑袋,摸摸头,像是很久以前那一次一样,“没事的,没事的。他是坏人,我们是好人,是他开始的。嗯……德尤兰真会骗人,居然说魔法包里面放着那么多东西,明明没有。德尤兰好厉害,哈哈哈就打倒他了。多亏你了,德尤兰,不然我一定会被他杀掉。”

    真讽刺,自己居然还不如一个小姑娘。

    真讽刺,两次都需要一个小姑娘安慰。

    甩甩头。

    “薇内,你说得好听,你连不是连那么尸体都不敢碰吗?”德尤兰笑,他抬起手,抱紧薇内,小姑娘的身子软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