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游戏攻略指北 > 第十章 獠牙
    一只手勒着小姑娘的脖子,一只手握紧匕,男人没有想到事情进展如此顺利。

    故事还要从几天说起。

    成为冒险者接近十年,不过一直没有完成高难度的委托,或者狩猎巨兽,所以现在还是低等级冒险者。谁叫自己没有天赋呢,什么叫做只知道赚钱后在酒馆喝酒或者到处找女人?没有天赋的人不管怎么努力都不行的,那些有天赋的人就算什么不做都可以。

    又被队伍赶走了,操!作为斥候那么危险私藏一点东西有什么问题?有本事你去。该死的牧师躲在队伍最后面,就知道吧啦吧啦喋喋不休。总之还是分到一笔钱,现在这笔钱又花得差不多,到冒险者公会看看有什么合适的任务……操!

    站在告示板边往柜台看,那个小妮子为自己办理业务的时候没有半点好脸色,现在看到小白脸,像是一条情的母狗。

    那个是身份牌和冒险者日志?小白脸带着小女孩,他们原来是在注册成为冒险者吗?冒险者日志装进腰包里面了,那是……以前的队长就有一个,那是魔法道具,那是魔法包,虽然看起来小,但是可以装进很多东西。一个新人冒险者居然有这样的魔法道具,模样看起来也像,贵族家的公子千金出来历练了。

    初出茅庐的贵族家的公子千金……最好骗了,然后凭借自己作为斥候的身手,想跑还不容易吗?反正这里也没有家,跑了就不回来了,换一个地方改头换面谁认得出?

    深吸一口气,露一个笑脸……

    居然失败了,还蛮警惕嘛,可恶的小女孩。

    本来想就这么算了,事情在几天后又生一点变化。那两个人居住在旅馆里面,每天跑步、练剑,那是一个下午偶然现的。瞧瞧那个剑术,乱七八糟,那个身手估计连自己都看不过,既然如此,是不是……没有想到机会来得那么快。

    一直跟踪到山上,从现在开始被现也没有关系,还知道警惕嘛,不错。装作路过,你以为这样就完了,直接刺杀好像有一点难度,那么……轻松到手,接下来只需要威胁一下,魔法道具是我的了,那个魔法包里面不知道装着多少东西,装着多少钱。

    ……

    ……

    德尤兰问:“什么意思?”

    一切骤然之间生,直到匕抵在喉前,薇内也是才反应过来。

    男人低吼:“不要动。”

    不知道是不是心大,反正只听见薇内说:“我就知道……那个,不要杀我。”

    男人低下头,他没有想到这小姑娘还敢说话,他道:“别说话。”

    “我不说话,你放过我好吗?”薇内问。

    男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点无力,喂,你搞不清楚现在什么状况吗?

    另一边,事已至此,德尤兰也知道自己遇到什么了,毕竟原来便有猜测,他问道:“你想要什么?”

    “那个。”男人盯着德尤兰腰间,脸上满是垂涎之色,只要得到那东西,不管是自己用也好,卖出去也好,卖出去够花天酒地一阵子了,“把那个给我。”

    “那个,哪个?你想要什么东西?”顺着对方的视线,德尤兰知道对方想要什么,还是问出这一句,无非是为了拖延时间想一个对策。就连他也想不到自己可以如此冷静,甚至头脑比平时更清晰。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东西。”男人大喊,“给我,不然我就杀了你的女儿。”

    德尤兰说:“她不是我的女儿。”努力想办法。

    男人低下头,薇内抬起头,她开口道:“真的,我不是他的女儿……德尤兰只是看我可怜……不对,是可爱,收养我罢了。”

    “我不管……”眼见德尤兰一步步走近,男人揽着薇内后退几步,“站住,不要动,你再动一下试试看。”

    “啊。”匕贴得很近,薇内这时也有点慌了,“德尤兰……”

    “一个大男人对小女孩出手算什么本事……好好好,我不动我不动。”德尤兰眼见匕贴在薇内脖子上面,虽然没有血珠渗出来,看得心惊胆战,不敢再刺激。

    “把剑放下。”男人说。

    “我放下。”德尤兰没有把剑扔下,而是把剑戳进泥土里面,紧接着举起双手。

    “把那个魔法包扔过来。”

    “我可以给你,但是你怎么保证我把东西给你,你就放过她,我的伙伴。”德尤兰双手背到身后,摸到腰包,包里面放的东西哪些可以用?虽然珍贵,没有什么舍不得,可是有限无敌药水要喝了才有用,炎爆术卷轴是没有施法时间,大火球滚滚而出还是会给人反应时间,而且最后的结果十有八九是整个山头山崩地裂,龙息药水不方便取出来,无差别攻击估摸着能把自己也清了……倒是对策好像有点头绪了。

    “我……”

    男人刚开口,德尤兰打断他的话:“你誓,对神明誓,只要我给你,你就放过我的伙伴。”

    对一个小小魔法包起歹心,皮甲完全没有光泽,看起来很久没有保养了,拿着匕,腰间还别着一把,总之一身破烂装备,可以肯定是低等级冒险者,同时是一个斥候类型的职业,正面战斗力不强。

    “就这样。我的包里面有很多钱,很多很多钱,过一千金币,这些钱足够你在大城市买一间房子花天酒地玩女人。不仅仅有钱,还有许多珍惜的药水,活力药水、猫眼药水、狮王药水、巨人药水、铁木合剂、多重抗性合剂……”

    德尤兰想到办法了,但是不知道成功率如何,试一下,还是稳妥一点?希望敌人的脑子不要那么好……那家伙看起来也有那么大了,还是低级冒险者,为了一个魔法包打劫,估计脑袋也不怎么样吧。不过被那样的家伙骗了,自己的脑子也不怎么样。

    “所有的东西,你想要,我全部都可以给你,我唯一的要求是保证我的伙伴安全。你求财,没有必要杀人。东西全部给你,你拿着东西走。你敢伤害她,不要怪我不客气。东西给你,你敢伤她半根毫毛,我誓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德尤兰看了薇内一眼,突然看见小姑娘点头,那个意思是——我做好准备了,你动手吧。等等,你点头做什么,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我自己还没有做好打算。

    “这次我认栽。你拿着东西走,去北方的贝伦帝国,去西方的威兰王国,留在利盖尔也可以,反正去别的城市,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德尤兰开始解皮带,两个腰包,一个普通道具,一个魔法道具,扔哪一个?

    “嗨,接着!”

    根本不给反应时间,德尤兰把普通腰包往男人身后一扔,魔法包里面放着要命的东西,至于对方聪明、足够小心没有中陷阱,那么再想办法了,走一步看一步。没有十全十美的办法,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腰包在天空划过弧线,男人的视线不由自主跟着移动,他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一个。

    当腰包飞起来,薇内更果断,把勒住自己脖子的手臂一掰,整个人往地下滑,刚刚脱离束缚在地上连滚带爬。

    人质跑了,男人没有管,只要东西动手就可以了,他眼看着腰包落在地上,折过腰弯下去捡。“吱呀吱呀——”蝉鸣声响不停,上午大太阳,阳光穿过树隙在地面留下点点光斑,风刮起来,树枝摇晃出“沙沙——”声,他的手抓住腰包,腰包一瘪,梦寐以求的东西得到了,一颗心几乎跳起来,陡然现身前的阳光消失,被什么挡住了。

    若真有那么厉害,就不是现在这个模样了,沦落到一个队伍都找不到,真有本事的斥候就算名声狼藉也大把地方可以去。心中已经想到什么,男人没有向前滚去闪避攻击,此时他蹲在地上呆呆回过头,只见一个阴影背着光高高举着剑,这一刻显得格外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