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游戏攻略指北 > 第八章 小题大做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德尤兰有一把双手剑,除此之外没有盾牌,也没有铠甲,一件皮甲都没有。薇内更是什么都没有,西塞赠送的一把木剑,她平时挥舞着跟着德尤兰练剑,应该不算吧。就在这一天下午,他们前往小镇仅有的武器防具店。铁匠铺倒是有两家,也出售武器,种类不是太多,而且不出售防具。

    武器防具店在一家面包店旁边,建在一个坡上,从台阶走上去,门是开的,走进去,里面并不大,凌乱金的年轻老板趴在柜台上面,似乎听到脚步声抬起头,说一声“欢迎光临,各位随意选购”随后又趴下去,看起来没有太多推销的热情,德尤兰也乐得自在,以前逛商店,便不喜欢有服务员跟着一直推销。

    一把把剑放在摆在墙角的木桶里面,虽然已经有一把双手剑了,德尤兰还是拿起其中一把看了看。比划一下,手指摸上去,其实他根本不会鉴赏,剑刃看起来还是蛮锋利的,剑身上没有繁杂的花纹,颜色白完全没有金属的光泽,剑柄也有够粗糙的,白色粗糙品质,这点他还是敢下定论。

    几条长柄武器挂在墙壁上面,有骑枪,有鸦啄战锤,从形状看来像是鸟类细长的嘴,由此得名,也叫做鹰啄战锤。

    德尤兰相中一块陈列在柜台上面的圆盾,用交错并排的木板拼起来,外面蒙着鞣过的皮革,边缘还蒙着铁皮,手臂穿过盾牌内侧的皮带,五指抓紧把手,挥挥手感觉不错,重量也合适。盾牌只能配单手剑,他尝试着拔出自己的剑一只手握住,有点压力,双手剑当做单手剑果然不行。

    “德尤兰德尤兰,我想要这个。”

    德尤兰把盾牌放在身前,听到薇内大喊大叫。

    小姑娘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把巨大的双刃斧,双手握着斧柄尝试了几次提不起来,只能拖着。

    德尤兰撇撇嘴:“提都提不起来……”

    “没问题……看我的……”薇内吃力地举起来双刃斧,没几秒又因为太重放下去,弯着腰喘息一下又提起来,摆出姿势,“剑刃风暴。”就算小小年纪,还是知道的,她只是说一下。

    德尤兰抱起一个铁盔,铁盔两边有角伸出来,从空洞的面罩往里面看,又倒过来看一下,伸手进去摸一下填了一点什么东西以免磕人,是厚厚的布,把铁盔戴在头上,透过面罩细小的格状缝隙看出去现视线狭隘,又因为面罩的关系呼吸不畅。

    “我试一下。”薇内就喜欢凑热闹。

    “给你。”

    德尤兰把铁盔反过来放在薇内的头上,薇内还是小孩子,头小,而铁盔大,戴起来晃晃荡荡,又因为铁盔是反过来的,面罩在后面,理所当然什么也看不到,他看着小姑娘顶着铁盔一下撞到柜台,一下又撞到墙,笑得恶劣、开心:“你喝醉酒了?”

    薇内把头盔扳正,一板正经说:“喝了一大杯。”

    铁盔有点重,戴起来不舒服,薇内把头盔摘下来,呼了一口清醒的空气,脸蛋有点红:“不好,不如我的头盔好。”

    德尤兰问:“你的锅盔?”

    “嗯。”

    德尤兰说:“明天你就带着你的锅盔出去吧。”

    软皮甲、硬皮甲、钉皮甲、甲片用线缝在皮革上面的鳞甲……整个武器防具店仅有一件板金铠,可以说是镇店之宝,打磨后的铠甲闪闪光十分漂亮,挂在一个木架上面。德尤兰问了问价格,买是买得起,可是买了后dLc赠送的钱可就不多了,现在自己又没有其他收入来源,只能含泪拒绝。

    最终走出武器防具店,德尤兰什么也没有要,薇内兴奋把玩着自己新到手的武器,对于德尤兰是一把短剑,对于她来说长度刚好合适。

    当双月升起来,夜空五颜六色的星光闪烁,房间里德尤兰盘着腿坐在床铺上面,钱袋拿出来把钱全部倒在床上,四枚金币,也可以叫做飞龙,原因是金币背面飞龙的图案,金灿灿的崭新崭新,许多银币,更多铜币,看起来当真赏心悦目。

    原来一直没有好好数一下,德尤兰今天一个个点过去,总算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钱。数完有点心寒,坐吃山空,dLc赠送的钱已经所剩无几。

    德尤兰觉得少,没见识的薇内觉得不少。她说道:“好多钱。”

    德尤兰说:“不多。”

    薇内抬头看了德尤兰一眼,老气横秋:“那你要多努力了。”

    德尤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又了给小姑娘脑袋一拳头。无论几次,欺负小姑娘真有趣。

    薇内抓着德尤兰的裤子:“德尤兰德尤兰,给我看看。”

    薇内跪在木地板上面,趴在德尤兰的床铺上,拿起一枚金币,眼睛闪亮亮,问道:“好漂亮。”

    “那当然了。”

    有钱人终成眷属,有钱人事竞成。德尤兰突然想到这一句,他哈哈笑着倒在床上,顺手扯过枕头抱紧,看起来有必要搞点钱了。可是不管肥皂还是玻璃,这里世界全部都有,自己也不会制作这些东西。他想了一圈,现自己竟然如此废物。

    一个晚上,德尤兰没有想到什么靠谱的赚钱方法,第二天他们早早起床穿戴整齐,准备进山看看,露出金灿灿麦田边的小路遇到一点小问题。

    “有狗。”德尤兰说。

    一大白狗趴在木桩,低吼着。

    有些养狗人以为狗很可爱,即便扑你也只是想要和你玩,他们从来不去想不是人人都认识金毛或者雪橇三傻,又有多少人他们有多么怕狗,也不想和你的狗玩。小时候被狗追过好几次,为此打过狂犬疫苗,德尤兰稍微怕狗,其它都没有问题,当它们大叫起来立刻就不行了,就算只是泰迪,此时身体立刻变得僵硬起来。

    薇内问:“它会不会咬我们?”

    “不知道。”德尤兰说,“我们绕路吧。”

    薇内却在这时抽出剑,她现在有剑了,不是木剑,豪迈道:“德尤兰,你不是有剑吗?我们不是有剑吗?”这一刻,她分外帅气,作为dLc赠送的伙伴,从来不简单,“如果你怕,让我来保护你。”

    “让开,交给我,你先走。”

    堂堂大人还不如小孩子?对,我有剑,德尤兰摸到剑柄,抽出来,下定决心,我是要成为强者的男人,只是一条狗就退缩未免太逊了,不如回家种红薯,所以来吧,今天就拿你来开刀。啊,我的第一战。

    薇内仰着头看德尤兰,两个人对视一眼,薇内点点头:“让我们一起消灭它。”

    德尤兰感觉哪里有一点不对,如果那不是一条狗,是一条恶龙就好了。

    德尤兰牵着薇内的小手往前走,即便告诉自己不要害怕,还是有点紧张的。

    那一条狗最后没有扑上来,只是叫,叫了一会儿被从麦田走过来的农夫叫住。

    德尤兰看着农夫拿着镰刀按着草帽注视着自己。

    一个大男人握着剑和一条狗对峙,是不是很傻?

    终究只是一点小意外,他们顺利走进山林。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人一直跟在他们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