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游戏攻略指北 > 第二章 认命
    无论如何,铁蛋这种名字是绝对不行的,未免太难听。据说贱名好养活,以后作为冒险者这个名字说不定会保佑自己……不不不,接受不能。

    他盯着小姑娘多看了两眼,其实情况是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对方的名字他自然知道:“薇内?”

    “嗯。”薇内点点头。

    “那个……”他说,“我……从今天……现在开始改名了。”

    薇内歪着脑袋,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改名字,她好奇问道:“铁蛋为什么要改名?”

    不要再叫铁蛋了。

    虽然并不是自己的本名,只是玩笑取的名字,听到有人如此叫自己,抓狂。“嗯,额……”低头,抬头,左顾右盼,一时间他也想不到合适的借口,“没有为什么,就是换一个名字……你别管了,只要知道我现在改名就好了。记住,以前的名字绝对不能再叫。”

    “好吧,我知道了。”薇内说,“铁蛋。”

    教科书一般经典的回答,他磨磨牙,心想你故意的吧,不过小姑娘的眼神天真无邪。

    虽然玩家有许多奇奇怪怪的名字,至少npc没有,名字也基本符合游戏里面的背景。已经不再是游戏了,那些作为玩家时奇怪的名字果然还是不要吧,然后一大堆约翰、苏珊、杰克里面出现一个中文名字是不是很出戏,深深的违和感,入乡随俗,他犹豫着开口,“乔治、特瑞……不,德尤兰,叫我德尤兰吧。”

    ……

    ……

    不久后离开旅馆,期间数次纠正小姑娘自己的名字叫做“德尤兰”不要再叫错了,在街道上走了好一会儿,站在郁郁葱葱的大树下面,德尤兰依然感觉不真实、恍如隔世,怎么就穿越了?

    跟着旅行的修女来到这座陌生的小镇,由于修女的身体不好,便被托付给面前的大人,虽然很想念修女,但已经这样了,薇内一直跟在德尤兰的后面。德尤兰站在树下,她站在旁边,眼见德尤兰既不走,也不说话,看着对面高大的三层楼:“德尤兰?”

    “嗯。”

    “你看什么?”

    德尤兰收回视线:“没看什么。”

    小镇并不大,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并没有花多少时间,相比游戏里面似乎大了许多,细节也变得更丰富,像是地面的污水、跑过的孩童、枝头鸣叫的鸟儿、水车上的青痕、石砖上磕磕碰碰和划痕,至少教堂、酒馆、铁匠铺还是那个样子。

    德尤兰不说话,薇内也不说话,安静了好一会,这次是德尤兰先开口,他笑着问:“你戴着一个锅做什么?”

    薇内回答:“是头盔。”

    我知道,还知道这玩意提供一点守备,不过即便是防具,不妨碍德尤兰说:“你怎么带着这个,不觉得很奇怪吗?”

    “很奇怪吗?”薇内把锅摘下来,举起来左看右看。

    德尤兰问:“哪里来的。”

    “修女的,以前修女还用它煮汤。”她顿了顿,“啊。”

    “怎么?”

    “我饿了。”腼腆地笑。

    昨夜下了一场雨,地面积起了一汪水洼,德尤兰站在水洼的旁边看着几片落叶在水面打着转儿。真不客气,他转过头瞥了小姑娘一眼,他是知道小姑娘性格的,开朗又活力,他说道:“饿了吗?你想吃什么东西?”

    “随便。面包。”

    德尤兰下意识往口袋摸,一次、两次、三次,摸了一个空,那里什么也没有,随后摸到绑在腰边的腰包,从里面掏出钱袋,说道:“你想吃什么自己去买吧,我在这里等你。”

    薇内已经伸出手,双手并拢摊开。德尤兰找出一枚银币,放在小姑娘的手里面,他对这个世界的货币没有太多概念,问道:“够了吗?”

    “够了。好多。”薇内走了两步,回过头,“德尤兰你吃什么?”

    “我不用了。”德尤兰说。

    “修女说不吃东西长不高的。”

    “我已经很高的了,不用再长高了。”

    “我还要长高。”薇内举起手,比划着,“修女捡到我的时候只有这么高,现在我有这么高,以后我要长那么高。”她努力举高手,感觉不够又踮起脚,“就那么高,女孩子长得太高不好看。”

    德尤兰说:“长得高好看。”

    “那就再长高一点好了……”

    经过相处,大家变得熟悉,薇内的话变得多了起来。她叽叽喳喳说着,要长得像是谁谁谁那么高,谁谁谁长得太高男人都怕她,所以现在还没有结婚,大家都叫她独眼巨人,突然问德尤兰是不是冒险者,自己以后也要做冒险者……

    德尤兰听着她说,以前没现她有那么能说,忍不住提醒一句。

    “你不饿了吗?”

    “饿,饿的。”一边说,薇内跑到一家面包店的前面。

    德尤兰看着小姑娘跑远,他以前很喜欢她,刚刚得到立刻解散原来的随从,把她练到高等级。好好想想,带着人家到处杀怪,不是照顾,根本就是虐待吧。反正现在是可以摸摸、抱抱、亲亲的薇内哦,世界第一可爱,真棒啊,不过不能对小姑娘出手。

    薇内很快回来,抱着一袋子面包,拿起一个面包递出去,虽然德尤兰说不要,她记得他的份,还有剩下的钱:“德尤兰,给你。”

    德尤兰接过面包,咬了一口,味道不错。

    “这个好吃。”薇内说。

    “嗯。”

    “不过我还是喜欢吃肉。”

    “我也喜欢吃肉。”

    “肉、肉、肉。”薇内举手。

    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走,把整个小镇走得差不多,在小小冒险者公会的前面驻足,最终没有进去。德尤兰先吃完,薇内吃完面包,拍拍手,拍掉食物的碎屑,扯起衣摆插嘴,他们来到仅有的小酒馆前面。

    “昨天这里有人打架。”薇内说。

    “谁赢了?”德尤兰问。

    “大个子赢了。”

    走到广场,旁边有一栋高大的钟楼,钟声“咚咚咚——”响,薇内突然说:“修女不知道哪里去了。”

    “不知道。”德尤兰心想,那个修女在游戏里面送给玩家口哨后就直接消失了。

    一个下午,他们把整个小镇几乎走遍了,站在十字路口,薇内问:“德尤兰,我们回去了吗?”

    “回去?”

    德尤兰停下脚步。

    他向四处张望,有农户,有装满商品的载货双头马车,侧面刻有商人做生意时使用的徽章,扛着剑叼着草根的佣兵或者是冒险者,路边摊出售小饰品、陶壶、香肠、火腿、熏肉、板鸭、手工酿造的啤酒,各种干花干草装在大口袋里面,商人开始收拾东西。

    他抬起头,看到路边酒馆招牌上画着溢出泡沫的酒杯。夕阳越过屋顶斜射在身上,他感受不到一点温暖,只感觉冰冷的寒意涌上来,半天过去,穿越带来的新奇和兴奋消失,想起一个问题,没由来感到一阵害怕、恐慌、孤独,回去,回哪里?

    德尤兰仰起头,深呼吸,茫然望向四周。

    “德尤兰怎么了?”薇内现异样。

    德尤兰听到稚嫩的声音,他低下头:“没事。”

    “真的?”

    “真的没事。”小姑娘在担心自己呢,德尤兰露出一丝笑容,解释,“我只是在想一点东西。”

    询问无果,薇内站在德尤兰的身边,跟着抬起头,只看到路边建筑红色的屋顶,还有屋顶的风信鸡。

    薇内还是担心:“德尤兰……”

    德尤兰勉强露出笑容,有心说一点什么,终于没有开口。

    傍晚回到旅馆的房间里面,德尤兰从窗户看下去,心底突然冒出一个大胆想法。如果自己死在这里,会不会回去,回到原来的身体里面?想归想,他们居住在三楼的房间,只是往下看都有一点担心,不会做的。毕竟谁也不能保证一定回去,说不定死了就没了。

    是夜,吹灭蜡烛,这里有两个月亮,月亮的清辉从窗户洒进房间,房间里面只能看到家具朦朦胧胧的轮廓。

    薇内先睡了,德尤兰还没有睡,依然站在窗台边。

    从窗台离开,德尤兰没有回到床上,他原来站着,这时蹲下,顺势就坐在铺着肮脏毛毯的地板上面,靠在窗台下面的墙壁上面……

    如果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那自己在原来的世界是不是消失了?不过是自己穿越成为别人,虽然是自己创建的角色,那么是变成失去意识的植物人?父母怎么办,他们一定会很伤心吧,尽管自己有一个哥哥,说到底说了一个人。

    除此之外,层出不穷的问题有太多了。

    不管游戏、小说还是电影,他看过玩过许多,不只一次想过所谓穿越的事情,穿越之后如何大杀四方,此时真正经历,心中放不下的东西有太多,感觉并不是那么美好,焦虑、烦躁还有害怕,真的想回家,所谓的叶公好龙就是如此吧。

    失魂落魄。

    德尤兰没有听到脚步声,直到一只手掌放在自己的脑袋上,他抬起头看到穿着一件肥大T恤当做睡衣的薇内。

    “没事的,没事的。”薇内一边说,抚摸他的头,一遍又一遍。

    “没有迈不过的坎。”她继续说。

    德尤兰仰起头,后脑勺搁在墙壁上面,双手松开膝盖放在地板上面,盯着小姑娘,没有说话。

    “生什么事情了?”薇内抬起右手,摆出秀肌肉的姿态,“说给薇内听听。交给薇内吧。”其实她是治愈系。

    薇内抱住德尤兰的脑袋。

    一天、两天……接下来,德尤兰花了有些天时间总算接受现实,既来之则安之吧。

    薇内一直担忧着,尽管德尤兰说着没事,她又那么敏感,如今总算是睡一个好觉。只见她蜷缩在床上,嘴巴抿起来,身体弯起来像是一只虾米,薄薄的被子缠着身上,短在枕头上面散开,婴儿肥的手臂握成拳头。

    德尤兰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她。

    薇内突然睁开眼睛,她看着德尤兰,说道:“德尤兰是不是想偷偷亲我?”经过这些天,他们已经变得熟悉了。

    “不。”德尤兰说,“你又不可爱。”

    “明明很可爱。”

    总而言之,他们的生活开始了。